我沒想到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竟然是程松的師弟!而且,這人幾乎是一語中的,把最靠譜的一種解釋說了出來!有很多弟子沒有想到這一點,聽到他這麼一說,皆是點頭贊成他的觀點!

」話雖如此,就算我們解釋了那四句話的含義,還是沒有任何的辦法渡河!」就在大家議論之時,程松忽然站了起來,眼神平靜的掃了一眼眾人,淡淡的說道:「不管是修道之人,還是未成佛的佛門弟子,心中純潔無雜念之人,恐怕根本找不出來!敢問在座的各位,有誰能做到沒有一絲七情六慾?有誰能保證內心深處沒有一絲執念和貪念?」

程松問到此處便停頓了下來,而他這番話,也讓再場的人全部沉默了下來!程松這番話說的很現實,他說的也沒錯。

就算我們是修道之人,內心還是會有七情六慾!真正能做到心無雜念的人,恐怕只有頓悟成佛的僧人!

但話雖如此,程松還是忽略了最重要的一個東西!而這被他忽略的東西,正是能橫渡天河的辦法。之前我也沒有想通,直到下午靈光一閃才想通了其中的秘密!

因為答案……就在那四句話里!

就在我要繼續讓他們發表破解之法時,林霄此時突然走到了我身邊,壓低著聲音小聲在我耳邊說了一句,「初九,人數不對,多了兩個人!」 「什麼!」

巍峨高山,墨家大殿。

墨袍華服的老者呲牙裂目,拂袖一揮五指成爪隔空將那名弟子捏著脖子提起來。「你說什麼?老夫的左兒被人殺了!」

「二長老饒命啊!二長老饒命,吼吼——」

弟子被捏的喘不過氣來。眼見就要翻白眼被掐死過去。大殿上的男人皺了皺眉,開口:「二長老。」

「哼!」

二長老怨恨憤怒的將弟子丟下。扭頭拱手行禮,「家主,老夫侄兒向來為墨家兢兢業業,效鞍馬功勞!此刻為墨家效命捉拿妖族,慘被賊人所害。還請家主為我侄兒做主!」

「千公子?朱雀上還從未聽過有這號人物。」

中年男人勾唇獰笑,眉目倨傲高高在上。「敢與我墨家作對,很有膽色。可惜,縱然天之驕子,犯我墨家,雖遠必誅!」

「這狐妖就算死了,屍體也該是我墨家的。且還有那大鵬鳥,派人繼續追查。活要見人,死要見屍。」

「家主,老夫的侄兒呢?」

中年男人倨傲冷漠瞥了眼二長老,淡淡開口:「派死士出去,殺了那人為你侄兒報仇便是。這件事,你自己下去安排。」

「是!」

二長老拳頭緊握。眼底凝聚憤怒。墨都左是他最信任的屬下,也是他的親侄兒。什麼千公子?敢殺他侄兒,范他墨家威嚴。

二長老發誓,定要叫那人生不如死。為他侄兒報仇!

眼底狠厲之色一閃而過。二長老又開口:「家主。還有那七星苑南宮無,合歡宗妖妖。他們也參與其中。他們縱容賊人殺我墨家弟子,這豈不是無視我墨家威嚴!」

「他們也是幫凶。絕不能放過他們。否則今日之事,來日必再犯。」

中年男人:「這件事七星苑和合歡宗自然知道該怎麼做。你操心這個,不如想想怎麼將那月千歡找出來!」

「她殺我兒離嬈。整整三個月了,你們卻絲毫沒有線索。我墨家養你們,都是一群飯桶嗎?」冷漠森然的話語,駭的二長老當即跪下。

他一心想為墨都左報仇。卻忘了自己的任務,抓捕殺死七小姐墨離嬈的兇手!

二長老臉色變了變,沉聲稟告。「回稟家主,此事十分蹊蹺。我墨家派往滄淵的弟子,無一歸還。更無人知道,那月千歡在哪兒。」

「月千歡壓根不在滄淵。二長老你派人前去,當然找不到人。」男子俊朗疏離的嗓音插進來。

二長老扭頭。大殿門口,有一青年男子踏著陽光走來。

墨家嫡系三公子,墨逸塵。

二長老愣了愣,「三公子此話是什麼意思?那月千歡不在滄淵?」

「嗯。父親。」墨逸塵抬頭,手裡拿著一方羅盤。「父親,我用離嬈的心頭血算卦。那殺她的賊人月千歡,此刻就在朱雀界!」

「什麼!」

「雖然不知道她用什麼法子躲到了朱雀界來。但正好,可以讓我為七妹報仇!還請父親恩准,讓我出山親自手刃月千歡。」

墨逸塵面上帶著笑容。卻笑得陰森可怖,一雙眼冷冽含煞。 「你去?」墨家家主,墨黎青挑了挑眉。凝眸冷哼,「你突破九階武君在即,出山只會阻擋你突破的機遇。」

「父親!」

「為父知你與離嬈關係最好。她的死,你難以接受。但她已經死了,為父不能讓一個死人拖累了你突破。」

說著,墨黎青目光暗含警告。冰冷盯著墨逸塵,「別忘了。今年三家世族之戰,易家雲夜也會參加。」

「孩兒不會輸給他!」

「那就先突破九階武君。我墨家是是朱雀梟雄之首。整個朱雀都要仰望我墨家鼻息而活。為父決不允許任何的失敗。」

墨逸塵拳頭緊握,「父親。」

「把尋人羅盤給二長老,你回去好好閉關。不到突破九階,不許出關!行了,你們都退下。我還要去拜見上使,詢問禁地之事。」

「是。」墨逸塵不甘,但也只能拱手行禮和二長老一同出去。

心不甘情不願的將羅盤遞給二長老。墨逸塵直勾勾盯著二長老,「二長老,羅盤已經給你了。希望你能儘快找到月千歡!不要讓本公子,還有父親失望。」

「三公子放心。老夫一定會抓住月千歡,讓您和家主處置!為七小姐報仇。」

「除了這個。本公子還在傭兵工會下了命令,殺月千歡者賞千萬靈石。希望二長老可不要被他人搶先,丟了我墨家顏面。」

墨逸塵盯著二長老,冷笑連連。「若二長老先抓到月千歡,這賞賜就是你的了。不僅如此,本公子還會在父親面前邀賞。如果是其他人,二長老可要小心了。」

這是在威脅他。二長老心頭抖了抖,面上賠笑安撫墨逸塵。看來這抓月千歡一事,得提到最前面來。

目送墨逸塵離開。二長老臉孔扭曲了幾分,「一個月千歡,一個千公子。哼!老夫會把你們統統抓住,一個也別想逃。」

他們還不知道。他們要抓的,其實就是一個人!

月千歡也不知道。墨逸塵懸賞千萬靈石來要她項上人頭。此刻,月千歡心情不錯的盯著火堆上翻滾的大鵬鳥翅膀。

大鵬鳥屍體被吸幹了,可這斬下的半邊翅膀還在啊!烈火一烤,肉香撲鼻饞的人流口水。

南宮無吞了吞口水,眼睛都快發綠光了。「千公子,這大鵬鳥翅膀真的能吃啊?」

「雖然本少以前也吃過妖族的肉。但那都是低級妖族,甚至只能說是妖獸。這大鵬鳥,六階妖君的實力。咱們吃了,不會被毒死吧?」

月千歡:「放心吧。大鵬鳥的身體沒有毒,而且這還是大補的東西。吃了洗筋活髓,對身體大有益處。」

正好燒烤好了一塊。墨九卿動動手指,切割成一條條薄如蟬翼的烤肉片。拿著盤子裝好,墨九卿笑的寵溺。「歡歡嘗嘗我手藝如何?」

「好。」

見月千歡吃了。南宮無被饞的不行,也迫不及待的從烤肉上撕下一堆。然而還沒放進嘴裡,南宮無一抬頭看見月千歡臉色微變。立馬身體僵硬了。

「不,不是說沒毒嗎?」 剛才我在讓大家破解那四句話的謎題時,林霄就一直在悄悄清點人數!按照我白天的交代,他已經把所有的弟子聚集在了古剎的二樓!

從進入昆崙山到現在,林霄一直負責照顧隊伍!他做事很小心謹慎,每一天早晚都會清點一下人數。正是因為他如此小心謹慎的性格,我才深信不疑的相信他!

而現在他說我們隊伍當中多了兩人,不要想也知道,肯定是那多出來的內鬼!大部分人都在看著我,我此時表現的很鎮定,生怕會驚擾了那多出來的內鬼!

我沒有選擇和林霄交談,是擔心內鬼會起疑。而剛才程松的那番話,無疑澆滅了大家破解謎題的熱情。

因為大家都清楚,在場的所有人中,不管道行有多高,不管心境有多平靜,但絕對沒有心無雜念的聖人!就算單純如初的依依,心裡也是有七情六慾!

不過,我的計劃就是要讓他們一步步解開謎題。只有接近真相,才能把內鬼找出來,這才是我的計劃!

為了把氣氛熱絡起來,我繼續說道:「各位,萬物相生相剋,我相信一定有破解天河弱水的辦法!不然的話,也絕對不會出現早上的奇觀!既然大家都說那是神的預言,那肯定就是為大家指路的!各位不妨再想想那四句話的含義,說不定有什麼東西被我們忽略了?」

我話音一落,王其鵬就接著說了起來,「沒錯!九哥說的對,連預言都已經出現,那肯定有橫渡天河的辦法!到時候,要是被陰陽道的人解開了謎題!那我們華夏修道之人的臉往哪兒擱?所以大家都仔細想想,一定要把這謎題給破解了。」

王其鵬這麼一帶頭,場上的弟子就開始議論了起來。趁著他們的注意力被吸引,我連忙朝林霄小聲的說了一句,「林霄,守住出口的位置,內鬼馬上要現身了!但在此之前,千萬不能打草驚蛇,一會兒你只管聽我命令便行!」

「好呢!」林霄激動的點了點頭,慢悠悠走到了大門的位置。

我看他們還在議論,就暗中清點了一下在場的人數。果不其然,我這麼一數,的確多出了兩個人。我記得很清楚,之前加上我總共是四十四個人。

可現在,卻有四十六個人!而這多出來的兩人,肯定就是那偷偷敲響幽冥鐘的人!不過,也是因為下午回想到有人敲響幽冥鍾吸引我們這件事情,我才機緣巧合的破解了那四句話的謎題。

林霄和孟嬴此時堵在了大門口的地方,楊老三和王其鵬他們也分別站在了窗戶的位置上,正好把二樓的所有出口全部封死。

我見時機已到,連忙開口說道:「各位,其實我早就破解了那四句話的謎題!但是……現在我們的隊伍中出現了叛徒,我不能當著所有人的面說出來!我記得我教過你們相傳密語的秘術,現在我就用這種秘術來告訴大家那四句話背後的真相!閉眼!施展秘術!」

我最後兩句話幾乎是命令般喊出來的,震的所有人皆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完全是一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的糊塗表情。

「九哥,你啥時候教過我們這種秘術?」這時,有一個一臉糊塗的弟子終於問出了口!

「哈哈!」我沒有理會他,而是看向了最中間的那兩個麻衣弟子。剛才在我讓他們閉眼施展秘術時,所有人都沒有閉上眼睛,唯獨他們兩人是最快的閉上了眼睛,雙手同時結出了一道天師指的手印!

他們原本是想用濫竽充數的招式來矇混過關,卻不知我就是故意要用這種方法來讓他們現出原形!

在聽到我那哈哈的笑聲后,這兩人才知道中計了,猛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皆是一臉憤怒的瞪著我!

「李初九,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陰我們?你記住了,我一定會讓你後悔的!」我還沒來得及說話,他們其中一人便指著我惡狠狠的說了起來。

那聲音我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兒聽到過,但一下子沒想起來!而隨著他們兩人的身份暴露后,其餘弟子立馬明白了過來,紛紛往後一退,把他們嚴嚴實實的包圍了起來!

但讓我詫異的是,這兩人竟然沒有任何的驚慌。那張蒼白又平靜的臉上,好像沒有任何的表情變化!

我正覺著不對勁,程松立馬想了起來,脫口道:「初九,這兩人正是我派出去的探子!那兩個探子已經死了,他們一定是陰陽道的人假冒的!」

程松這麼一說,立馬就點穿了他們兩人的身份。而我此時也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著他們冷笑道:「不得不說,你們好生聰明,差一點就讓你們知道了那四句話背後的真相!如果我猜的沒錯,這一切都是石明聖涵的陰謀吧?」

這兩人根本沒有害怕的意思,好像是在聽我說故事一樣,竟然還雙手交叉環抱於胸前,彷彿他們是在看熱鬧一般。

我淡淡一笑,心想看你們還能逞強多久?這才繼續往下說:「你們其實早就找到了去崑崙虛的通道,怎奈無法橫渡天河!所以,你們便敲響幽冥鍾把我們給引了過來!你們把我們引過來,無非是想讓我們來破解那四句話的謎題!而那四句話,根本就不是天降異象,也不是什麼神的預言!他們不知道石明聖涵的幻術,可我卻再熟悉不過。那天河的奇觀以及那石壁上的四句話,皆是石明聖涵設下的幻境!」

在我說出這番話之後,我就看到周圍的弟子皆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要不是我把這匪夷所思的情況說出來,他們可能根本想不通這一點!

但那兩個混進來的人仍舊是沒有半點的害怕之色,相反開始用挑釁的眼神來打量我。嘴角更是勾起了一道不屑的笑容,攤了攤手,示意我繼續往下說!

被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挑釁,我心裡此時也是有了怒火。但我還是忍著沒爆發出來,淡然一笑,繼續說道:「那四句話很明顯是關於天河的破解之法,你們陰陽道不知我們華夏的歷史,自然無法解開這四句話的含義,也無法杜撰出這四句話!若是我猜的沒錯,這四句話的來源,應該是來源於三大教派的掌教信物吧?石明聖涵破解不了,就製造出了假象,想讓我們來破解,你們最後漁翁得利!不得不說,你們的計劃真的是天衣無縫。可漏洞就在於你們的計劃太過完美,卻忽略了最簡單的一點!能夠在短時間內敲響幽冥鍾然後消失的人,恐怕也只有你們的東洋忍術能做到吧?」

「不錯、不錯!」誰知,我話音一落,這其中一人便一邊拍手鼓掌,一邊輕笑著回應道:「李初九,你的故事的確很精彩,我們也聽的很盡興!可是,你想過沒有,如果我們不是陰陽道的人呢?又或者說,我們對你那所謂的狗屁真相根本沒有絲毫的興趣!到時候,你是不是會很尷尬?」

「是嗎?」我沖著他們咧嘴一笑,沒有絲毫的動怒,平靜的笑道:「不管我是不是分析錯了,但今日你們必死無疑!」

話音一落,我便大聲喊了起來,「石明聖涵,出來吧!你我這一戰,遲早要面對!事到如今,你難道還要躲著嗎?」

我喊話之時便催動了真氣,那聲音朝著四面八方就擴散了出去!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要把石明聖涵引出來,和他們陰陽道做一個了斷!

可誰知,那其中一人卻是哈哈大笑了起來,搖頭嘆息道:「李初九阿李初九,我原本以為你能聽出我的聲音!算了,這次我們留你一條狗命。有時間我們再來陪你玩玩,告辭!」

這人話音一落,和另一人同時轉身,直接朝最近的窗戶沖了過去。

「想走,把命留下!」楊老三就守在那窗戶邊上,冷哼了一聲,當即一劍刺向了其中一人!

可誰也沒想到,那人竟然沒有任何反抗的意思,反倒是故意往前站了兩步,剛好讓楊老三的長劍完全刺進了他的胸膛中!

而在楊老三對付其中一個人之時,周圍的弟子則是一起對付另外一個。可還是同樣的結局,這人也沒有任何反抗,直接被群攻的弟子捅成了馬蜂窩。

隨著兩具屍體重重的倒在地上后,原本以為就這麼輕鬆的解決了他們。

可誰知,就在他們上去準備試探這兩人到底死透了沒有之時。這兩具屍體胸膛的地方,忽然飄出了一股邪惡的黑氣。

繞著空中轉了一圈后,猛的從窗戶鑽了出去,同時還留下了一句挑釁的話,「李初九,我還會回來找你的!這一次,看看還有誰能救你?」

「千萬不能讓他們逃了,追!」林霄見他們跑了,立馬帶人要去追!

「林大哥,別追了!你們追不上他們,就算追上了,你們也會死!」我看林霄要帶人追,立馬阻止了他們!

因為他們的實力,還遠遠不是他們的對手! 不是說沒毒嗎?南宮無手裡的大鵬鳥烤肉,啪的掉到了地上。

大鵬鳥的肉肯定是沒毒的。墨九卿看見月千歡臉色微變,眉頭皺了皺眉。

目光在月千歡身上一掃,緊皺的眉頭頓時鬆開化作微笑。墨九卿勾唇淺笑:「歡歡你要突破了?」

「嗯。卡了我幾天的瓶頸,這大鵬鳥的肉剛好補齊了。墨九卿,護法就交給你了。」

「好,有我在歡歡放心。」

目光觸及墨九卿邪氣勾人的微笑,月千歡嘴角微彎。有墨九卿在,她當然放心了。席地盤腿打坐,月千歡入定感悟突破的境界。

她本就是四階武君。受傷跌落了修為,現在修復恢復。重新晉級突破對月千歡就像是喝水一樣簡單。

反而是把南宮無看傻眼了。他愣愣看看月千歡,又低頭看看落在地上的大鵬鳥肉。南宮無張張嘴,「這大鵬鳥肉這麼神奇?千公子就吃了一口,就突破了?」

「我的天,本少發財了!趕緊吃,多吃兩口說不定我也能突破!」

結果。當然是南宮無把自己補的流鼻血,渾身發熱的滿地跑圈圈,也沒能讓自己突破一星半點。

嗚嗚嗚,好妒忌千公子。為什麼本少吃了這麼多都不能突破?千公子才吃了一口啊!

南宮無委屈巴巴,人比人氣死人啊!這差距有必要這麼大嗎?

妖妖站在樹下,目光靜靜看著月千歡。不知看了有多久,妖妖轉身離去。

她不會放棄的。不管千公子是男是女,她妖妖都喜歡!妖妖知道自己留在這兒,除了惹人嫌沒有任何機會。離開才是破而後立的辦法!

妖妖握著拳頭呢喃,「千公子,我會讓你刮目相看的。」

沒有人發現妖妖的離開。除了墨九卿,薄唇微勾,輕蔑傲慢。

什麼朱雀妖女。有他美嗎?有他實力強大嗎?有他巴拉巴拉……什麼都比不上,也有資格來妄想搶他媳婦?

雖然歡歡要留著妖妖,不能殺了她。不過~墨九卿指尖微點。劃開了一點水鏡,看不見人影但能彼此聽見對話聲音。

墨九卿:「墨訶,讓墨家去給合歡宗找些麻煩。」

「麻煩?」墨訶愣了愣,小心揣測一番開口:「尊上,是要滅了合歡宗嗎?」

「暫時不。要讓他們忙的,沒有任何功夫出宗。必要時,除掉一些礙事的爪牙。這個,墨家應該是得心應手的對嗎。」

「是。屬下領命!」

墨訶畢恭畢敬領命。雖然不知道合歡宗這是做了什麼,但明顯惹怒了墨九卿。想了想,墨訶聲音壓得極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