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殺我兄弟,就憑你們廢物。」男人開口。

千星看著,這個好像是鷹王?速度極快,攻殺凌絕,尤其還是用長矛的,和他的兵器有些像。

「我去,你終於來了。」牛奮他們幾個都癱坐下去,毫不講究形象,對白衣男人很有信心。

對面烏菱氣勢陰冷,其餘人也都惱怒,冷冷的盯著這邊。

「戰嗎?」白衣男人嗤笑,眼神銳利,氣勢孤傲。

「走。」烏菱哼道,帶人快速飛走,轉眼便沒影了。

剛剛剎那交手,她有些心冷,沒有底氣,她從不做沒把握之事。

「我靠,那些傢伙把我們群毆成這樣,你還真讓他們走了?」後面胖鳥幾個都頗為不爽,也能看得出來,他們關係都很好,說話很隨意。

「人都走了,還擺造型。」無影也在那鄙視,風頭都被搶了。本來他可是襲殺戰場,風頭無雙,當然他自己認為的。

「噗。」前面白衣男人身子一晃,手中戰矛都有些不穩,跟著吐出一口鮮血。

後面幾人大驚,「靠,你受傷了?」

「你們以為呢?我可是帶傷來救你們的,一個個混蛋還沒一句好話,還不過來扶著點。」男人哼道,氣質全沒了。

還是牛奮憨實,帶傷過去扶住白衣男人走回。

「這位是?」白衣男人看向千星。

「這是星帥,自己人。」胖鳥說道,「若不是星哥擋住那毒女人,等你每次都晚一步的架勢,我們估計都掛了。」

男人訕笑幾聲,對千星抱拳道謝。

「那位是碧睛琉璃豬家的那個吧。」男人看著一側的大坑說道。

「老鼠,還不去看看你老婆,人可都是為了你。」

「打死也不去。」無影臉色蒼白,他都快長雞眼了好不。

白衣男人臉色精彩,最後認真點頭,還是覺得應該祝福,「你們很配,早生貴子。」

無影都快哭了。

還是千星輕嘆走過去,「你沒事吧。」

胖女人搖頭,倔強要爬起來。

「我們走了,你自己小心吧,有些事……嗯,強扭的瓜不甜,愛情是兩個人的事。」千星不知怎麼說,怎麼都覺得古怪。

女人這次沒有吭聲,讓千星反而不好意思,這個死老鼠,招惹人家幹嘛。

胖鳥他們叫千星一起,也沖那邊擺了擺手,他們一起離去。

「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

「嘔,我錯了,各位大哥,我和她真沒關係。」無影喊道,「這事不能說出去……」

「先把上次偷我的內衣,哦,不,內甲給我還回來。」

「我換錢了,早沒了。」

「你個死老鼠,還有我的靈丹,一整壺啊……」

「都是自己人,同生共死過了,你們也忒小氣,還妖二代呢。」無影鄙視。

「我這暴脾氣,我怎麼覺得受傷也不想忍了,星哥,你別攔著。」

一行鬧哄遠去,剛剛才生死激戰,現在都跟沒事人的,不得不說都心大的很,夠爽快,千星也欣賞這份氛圍。

幾人同樣認同千星實力,妖族最崇尚的便是實力,何況剛剛一起對敵,戰的盡興,千星實力更強。

一行人離開,傷勢還沒好,便來到一個小部落喝酒起來。

幾個都是妖二代,部落認出他們,一個個恭敬的很,給他們騰出安靜地方。

「星哥,都是自己人了,正式介紹一下,我是胖鳥,這是牛奮,你都知道了,這個黑不溜秋有黑甲的傢伙……」

「鞘翅目?」千星之前都很詫異,這黑大漢的黑甲刀槍不入,百毒不侵的,怎麼打都沒事。

「呃哈哈……好像也是。」胖鳥笑道。

「是我不好意思。」

「我自己介紹。」黑大漢歪嘴笑著,「我叫弓甲,打架負責硬抗,長得黑,很多人都喜歡叫我老黑,不過親近的人都叫我老弓……」

「噗。」千星剛喝的酒直噴旁邊無影一身,無影幽怨的很。

「老弓,來,喝一杯。」旁邊牛奮舉杯說道。

千星愣愣的看著,一個壯碩無比的猛男,去叫另一個黑不溜秋的大漢老弓,兩人還很習慣親近,不由一陣惡寒,這個稱呼打死他也叫不出來。

「還是老黑算了,我覺得老黑更親切。」千星連忙說道。

「哈哈,隨你,他們有時也是隨便叫的,都是自家兄弟。」老弓笑道,「來,老弓我敬你,今天多虧星哥……」

千星忽然覺得有些想吐,他開始體會到無影的心境了,但那胖女人怎麼也是個女的。

「我說別總裝逼好嗎,你還沒介紹呢。」老弓看向旁邊的白衣男人說道,「這小子一直覺得自己是妖域最帥的,我都勸很多次,小白臉有什麼好……」

白衣男人臉色還更蒼白,他本來都是帶傷的。

千星看去,這個人才是幾個中最正常的一個,長得怎麼說的,白衣帥氣的沒邊,這麼坐在哪裡,氣質柔和,帥的都有些像女人,若只論臉白皮膚嫩,千星回溯的青春都自愧不如,這個人也最強,雖然現在柔和,之前戰鬥那孤傲的雄鷹氣質凌絕。

白衣男子瞪了老弓一下,頗為不滿。

「星兄,我是蒼井……」

千星喝下的酒又差點兒噴出,還好,只是兩個字。

「怎麼了,我的名字應該正常吧。」男人詫異。

「嗯,很正常。」千星笑道。

「敬你。」蒼井一笑,兩人碰了一杯,千星感應到他的戰意,他一樣感應出千星的,「你是用槍的,改天傷勢好了,我們切磋一下。」

「我也很期待。」

「好了,你們兩個九重天都別打擊我們這些八重天了,今天被虐的不爽,先喝酒,不醉不歸。」

「讓你們平時不努力。」蒼井說道。

「我們很努力了。」

「缺少生死磨礪。」

「老頭子說我們境界不夠,不讓出遠門。」幾人都感嘆,他們本體特殊,實力不夠行走大陸,小心出門隨便被人殺了煉藥,他們不是普通妖族。

「小蒼,你怎麼受傷的?」

「還不是也碰到毒窟的幾個老傢伙。」蒼井道。

「這些王八蛋,就是欺負我們境界還低,等著,等我們都進入星辰榜,一個個全部幹掉。」

「不說了,喝酒。」

「星哥,今天多虧你……」

一頓酒過後,大家都是自己人哥倆好,幾個妖族都很豪氣,也是意氣相投,無影和他們本來都認識,好像還是不友好的開端,現在也走在一起。

之前戰的痛快,大家都是同類同齡高手,都彼此認同。

千星也看出了,這幾個沒一個弱的,不是聖獸就是神獸,若非境界暫且還低,昨天毒窟那些人還真未必夠看,有時間都可以切磋交流。

他發現妖域還不錯,沒有那麼多複雜,要戰就戰,要和便和。

很快他發現自己想法好像也不是那麼對。

幾個妖二代皮糙肉厚,傷勢恢復很快,走在大道上,弔兒郎當,人見人讓路,妖見妖哄逃,一副見了惡霸的樣子,這幾個傢伙是多有名,現在看來估計和無影一樣,不是什麼好名聲。

****** 「老大,看到了嗎,我都羞於這些傢伙為伍。」無影嘀咕。

「你知道什麼,這叫我輩妖王風采,萬妖匍匐。」胖鳥聽著圓肚子說道,「星哥,在妖域和別的地方不同,能動拳頭絕不動口,叫罵那是娘們所為,儘管散發威勢,不然隨便宵小都想找你麻煩……」

「還有你這過街老鼠,我們和你不是一個檔次好嗎?我們是以力服人,你是妖見妖防備……」

「我還覺得我有一群忠實粉絲呢,到哪裡都大喊著無影無影,別跑,等等我。」無影反以為榮。

「也是,之前那個豬妖呢。」老弓說道,「你也忒不地道,人家好歹幫了我們,我們不熟悉,不好意思邀請,畢竟是異性,你也不管,人家都受傷了。」

「話說我記得你什麼都喜歡大的,那豬妖公主適合你。」蒼井一臉認真的勸說,「唯一讓兄弟們擔心的是,你這小身板……」

「哥,我錯了,咱別再提這事了好不,我真是受害者,不說了,我想哭。」

「哈哈哈……」

「其實我還是覺得那姑娘挺可憐的,你說呢,星哥。」

「我也覺得。」

「嗷嗚,我要和你們拚命。」無影大吼,又敗下陣來,「老大,我們是一起的,你怎麼和他們一夥了。」

「什麼我們他們,你個老鼠欠揍。」

「還嗷嗚,你以為自己的龍啊。」

「龍算個屁,來了照樣當坐騎。」無影驕傲道。

「小聲點,聽說這次無涯盛會真有神龍來。」胖鳥笑道。

「男的女的?」無影來了興緻。

「男的,不過很漂亮,估計和小蒼都有的一比,你喜歡的話還是有機會的。」

「嘔,你全家都喜歡。」

「你們說什麼?」蒼井在旁邊咬牙,嚇得幾個傢伙都跑開一些,還又繼續說笑。

千星看著,這傢伙身段姣好,唇紅齒白,現在故作生氣的樣子都有幾分女人嬌嗔,若不是昨天幾個傢伙酒後還邀請他一起溫泉泡澡,蒼井也在,他真狐疑這貨是女扮男裝。

平時有些帥氣的過頭,都成美麗了,不過戰鬥時的孤傲戰意,卻是沒錯的。

現在他也了解,幾個都是妖聖後人,身後老爺子都極強,而相對來說倉井家的最強,他身後是十大妖聖之一。

目前蒼井年齡不是最大,實力卻是最強。

其它幾個也都不差什麼,都是巔峰資質,八重天與九重天就如他前天和現在,一步之隔,隨時頓悟。

他們都算是妖族太子黨,不過沒有一點太子的威嚴,反而像混黑道的,長得也像,不知妖域是不是都是這麼隨意。

大家說笑,氣氛融洽,不論昨天生死中不拋棄,還是如今的隨性,都能看出他們關係很好,不拘小節。

千星喜歡這種氛圍,之前戰意都是沒錯的,這些傢伙雖然有些鬧騰,本質都沒錯,值得結交。

他們尊崇實力,感激千星救了他們,千星現在和倉井一樣是九重天,其餘都是八重天,所以都叫他星哥,他和蒼井是平等論交。

走過地方多了,千星覺得妖域並沒有什麼神秘,相對就是浩大,遼闊,少了些繁華柔和,多了些粗獷之氣。

這邊的數量遠比人類龐大的基數少,但高手比率很多,很容易碰到妖族高手,尤其這邊還是無涯盛會附近,多是人身出現。

幾人也為千星介紹著無涯盛會。

「星哥,沒什麼事就和我們一起去無涯盛會吧,肯定來了很多小妖女,銀狐啦,孔雀啦,白蛇了,都出了很多美女……」

「外族也來了不少,還有人族,聽說還有廣寒宮聖女,有機會抓了回家暖床,星哥喜歡哪個,兄弟們幫你,哈哈。」

千星無語,同時也吃驚,各路才俊還真都來了嗎。

「我呢,我看上了,你們也幫幫我唄。」無影擠過來,笑吟吟說道。

「你都有母豬了……」

無影幽怨的跑了。

「是呀,到無涯城我們再好好喝一杯,之前的酒都不好。」

「還有架打,兄弟們一起去,什麼各路才俊,同級全部干趴下。」

「星哥是想去無涯境內部看看的。」牛奮嗡聲說道,他是幾人中很憨實的,很多時候只會撓頭笑。

「無涯境,沒有名額?早說嘛。」胖鳥說道。

「無涯盛會還有時間,那就先去無涯境。」蒼井說道。

「你們帶帖子了嗎?」牛奮問道。

「刷臉唄。」蒼井笑道。

一行人改變方向,直奔無涯境去。

「是這群禍害,快走。」有人連忙護住自家妹子,還有人把自己的破兵器都收起來。

走過無涯境外圍,看到他們,不少人都第一時間躲開,幾人還很自豪,蒼井傲然飄逸,牛奮憨笑,另外三個還笑吟吟的對周圍招手示意,一副來視察的樣子。

千星看的很無語,他怎麼覺得掉進賊窩了呢。

徑直走到最深處,那裡有個門戶,有道境老人把守,「是你們。」

「能進去嗎?」蒼井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