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卻被溪風誤會成了她用將孩子打得魂飛魄散來威脅他……說起這些,傾心不是不委屈的。

溪風又是沉默,然後問:「那你這些天總是用孩子來威脅我……」

傾心茫然:「我沒有啊,我知道我當初對不起你,本來我覺得,我們不見了也好,可孩兒的情況越來越不好,我這個做母親的無能,找不到能改善他情況的天材地寶,只能找你幫忙。」

「可你根本不願意停下來聽我說話,我只能說上那麼一句話來留下你……」

說著,傾心偏了偏頭,空洞的眸子對上溪風:「『我想和你談談孩子的事』這句話,哪裡有威脅的意思了?」

其實並沒有,只是溪風不信任傾心,才處處誤解傾心的話。

傾心垂下了眸:「可是每次我想和你說說孩子的具體情況時,你都不肯耐心聽我說。」

溪風張了張嘴:「……」他發現他無言以對。

傾心沒有說錯,他們之前每次見面都是溪風開口問傾心,讓她把孩子的神魂交出來。

然後傾心說暫時不能給他,溪風就自動理解為傾心不願意交給他,還想用孩子的神魂威脅他,所以根本就不聽傾心的話,徑直離開……

過往一點一滴浮現,溪風不由苦笑,鬧到如今這地步,其實也不能全怪傾心,他也有錯不是?

除一開始用攝魂術控制傾心,讓她有問必答之後完美扮演了背景板的君臨瞧了一眼溪風,然後解開了傾心身上的攝魂術:「你們慢慢談。」

說完,君臨的身影從院中消失的無影無蹤。

君臨給傾心留下了她被攝魂術控制期間的記憶,想想自己說過的那些話,對溪風的表白,傾心面上有些尷尬,一雙水眸盯著溪風:「你今天還跑么?」

溪風也有些尷尬,聞言道:「不跑了。」

絕色毒醫王妃 他頓了頓:「……是我的錯,明明察覺到了不對,卻連個解釋的機會都不願意給你。」

傾心苦笑:「別這麼說,我又何嘗沒錯?」那些話,那件事雖然都不是她的本意,但到底是她說的,是她做的。

頓了頓,傾心抬眸看著溪風,語氣中帶著幾分哀求:「我知道當初的事在我們之間劃下了一條天塹,我從未奢望過我們能夠和好……但小寶是無辜的,他雖然未曾出生,卻也確確實實是你的孩子,你……幫幫他好不好?」

「他的神魂已經越來越虛弱了,再不想辦法恢復,他就只能消散了……看在,看在你們那點微薄的父子情分,你救救他可不可以?」

溪風苦笑:「你也說了,那也是我的孩子,雖然他還沒來得及出生……我怎麼可能不救他?」所以,你真的沒有必要這麼放低自己的姿態。

……

君臨回來的時候,容函和容景已經從容華這裡離開。

不得不說,沒有看到岳父大人和大舅子的君臨,心裡也是著實鬆了一口氣。

瞧著君臨神色微鬆了松,容華哪能猜不到他在想什麼?不由失笑。

容華偏頭看著坐在自己身邊,和自己膩在一起的君臨:「怎麼樣?和溪風說了四大凶獸的事情了沒?」

君臨頓了頓:「……沒有,之後再說吧,先讓他把他的事情處理了再說。」

說著,君臨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無語:「溪風的那個戀人,瞧著也不是個沒心機的,怎麼就那麼簡單被人控制了,還是被身邊的人。」

就這幾句話,也足夠容華將事情拼湊的七七八八了,她笑了笑:「人不都是慢慢改變的?她現在有心機,有成算不代表她以前也有,再說了,你都說是身邊的人了,自然是防不勝防。」

更何況,有誰會特意防著身邊人的,就像曾經的她對白煙柳……

容華一陣恍惚,白煙柳這個名字,還真是很久沒有想起了。

不過也沒有恍惚多久,容華笑看著君臨:「這麼說,他們發生的那一切都只是誤會?」

君臨微微搖頭:「因誤會而起,但發展到那般田地,卻不能用簡簡單單的誤會二字來概述了。」

容華微微頷首:「他們可還會在一起?」

君臨握住容華的手:「會的,只是好事多磨,當初的事,留下的傷太深,總要給他們時間慢慢療傷,結疤。」

至於抹平,那不要想了,傷的太重,只能留疤。

君臨偏頭看著容華:「等溪風和那女子的事告一段落,我便會告訴他四大凶獸的事情。」

然後他就該離開了——其實溪風也不是不知道四大凶獸已經蠢蠢欲動,他之前也正準備趕過去,只不過正好在這裡碰上了君臨,又有傾心在這裡,才停了下來,打算先處理了傾心的事。

提到君臨要離開,容華微微垂眸,睫毛微顫了顫,沉默了一會兒才抬眸對著君臨微笑:「嗯。」

君臨靜靜的看著她,然後伸手蓋住她的眼睛:「不想笑就別笑,在我面前,你不用這樣勉強自己。」

容華眨了眨眼,睫毛在君臨掌心刷過,也彷彿在他的心尖刷過,讓他心頭微癢,耳尖悄悄紅了。

不過,容華被他用手蓋住了眼睛,倒是什麼都沒有看到:「沒有勉強,比起哭喪著臉,我更願意讓你看到我笑的模樣……」

……

八階煉丹神師的比試。

容華和容函父女同上場,可謂是在一瞬間吸引來了幾乎全場的目光。 父女同上場,且當爹的未滿三千歲,當女兒的未滿六百歲,這就吸引眼球了。

而且,這對父女還有個劍神宮的兒子(哥哥),煉丹水平雖然比這對父女低了一階,但卻在劍道上走的極遠,

其師尊,劍神宮的那位風行神尊,可是曾親口說過,雖然他作為師尊,且修為遠勝於弟子,但在劍之一道上,卻要比自己的這個弟子弱上一分……

如此,怎麼能不奪人眼球?

高台上,施晚撐著下巴瞧著容華和容函煉丹,目光灼灼,然而,作為五階煉丹神師,八階煉丹神師的手法對她來說,還是有些高深,雖然能有所悟,但差距太大,反倒不如六七八階的煉丹神師來的入神。

瞧著瞧著,施晚就移開了目光,以她如今的境界,再瞧下去也領悟不到什麼,且過猶不及,容易反傷自身。

往觀眾席上掃了幾眼,施晚就發現千羽家的位置上,那些個不擅長煉丹,只是跟著來長長見識的千羽家弟子,瞧著容華和她父親的眼神不太對啊……

施晚若有所思,隨後蹭到她爹身上——高台上坐著不少人,但絕對沒有她這個只是五階煉丹神師的小輩的位置,哪怕她是城主之女也不例外。

施晚低聲問她爹:「爹,你瞧瞧,千羽家看容華和容大師的目光可不太對啊。」

丹王城城主瞧了一眼,側頭對女兒道:「沒什麼不對,你忘了千羽家小公主的那件事?」

施晚眨了眨眼:「鬧的那麼大,我怎麼可能會忘……等等,爹你的意思是說,千羽家小公主在下界看上的人就是容大師,那容華和她哥哥就是千羽家小公主的一雙兒女?」

丹王城城主『嗯』了一聲:「容大師和劍神宮少主當初一在神界站穩腳跟,就四處打聽千羽家那位小公主的事情,雖然因為劍神宮的遮掩,知道的並不多,但也不少。」

施晚偏了偏頭:「這樣啊……那當初,千羽家怎麼沒有出面護著容華?」

當初容華爆出身懷兩大至尊神器之事時,九大至尊神獸,珏玥宮溫珏神尊,劍神宮風行神尊,容家齊齊發聲相護,可卻沒有千羽家的人站出來說話。

丹王城城主搖了搖頭:「誰說他們沒有出面護著?雖然千羽家沒有對整個神界宣告他們也是容大師之女的靠山,但是,有不少蠢蠢欲動之神,可都是千羽家出面壓下的,甚至,那個時候,千羽家可是出動了一隊精英弟子,斬殺了不少對容大師之女心懷不軌之神。」

施晚聞言點了點頭:「那看來,千羽家倒是挺在意容華他們的啊。」

不然,容華他們也到不了神界,要知道,神界也不是沒有出身大勢力的弟子愛上下界之人的,可那結果,卻都不太好。

不是自己被帶回勢力關起來,所愛和所愛之人的孩子被追殺,就是自己帶著所愛之人和孩子脫離勢力,結果一家人一起被追殺……

門當戶對,可是神界不少勢力都挺在意的一點,自然,也有那不在意門戶之見的勢力的弟子愛上下界之人,可是,那下界之人若非驚才絕艷,能以極快的速度飛升神界,兩人之間,照樣只能是悲劇。

丹王城城主笑了笑:「千羽家並無太多門戶之見,再說了,千羽家那個小公主可是整個千羽家的掌中寶,所以,他們哪忍心做讓自家小公主傷心的事情?」

寵溺成婚:傅先生請上坐 而容函,也證明了千羽家那位小公主的好眼光,放眼整個神界,都是驚才絕艷的人物。

別說他還有一對更驚才絕艷的兒女了。

這樣的人物,就算放在極在意門戶之見的勢力之中,也捨不得對其做些什麼,更何況是本就團結,不講究什麼門當戶對的千羽家了。

……

丹藥煉製接近尾聲,一縷異香徐徐飄散,凡是嗅到這股異香的神人,都覺得體內的生機陡然增加了近一程,不由紛紛瞪大了眼。

高台之上,那位作為評委的九階煉丹神師驀然站起了身:「起死回生丹?!!」語氣中充滿了不可思議和不敢置信。

聽到這個名字,整個會場上也是嘩然,起死回生丹啊,只要肉身在,就能夠將神魂從魂之大陸拉回來,讓人起死回生且保留生前所有修為的逆天丹藥。

而且,能吃下一枚起死回生丹,那麼起死回生丹會隱藏在體內,在身死之後發揮效力,使之重生……

雖然起死回生丹被歸於九階丹藥,但任誰都明白,這只是因為九為數之極的緣故,這枚丹藥的價值和難度,是遠遠超出九階的!

自然,這麼一種逆天的丹藥,不說煉製成功之後會引來的能夠毀天滅地的九九八十一道紫金神雷是如何難過,就說其煉製所需的主葯配藥都不是好尋的。

可現在,他們看到了什麼?

有神人集齊了煉製起死回生丹的藥材,還在這丹王會上開爐煉丹,最重要的是,如今場上飄散的異香,這是煉製成功了?!

觀眾席上某一處,有個面容普通落在人群中不會引起絲毫注意的男人激動的看著台上,若是容華能瞧見他,准能認出這就是血鯊的那位大頭領。

激動過後,那位九階煉丹神師卻是陡然臉色一變,對著丹王城城主道:「不好!快安排其他神人都退出這裡!」

擂台上有陣法,能保證煉丹師再煉製出招惹雷劫的丹藥之後不牽連到他人,甚至是周圍的煉丹師。

可特么的起死回生丹招來的可是能夠毀天滅地的紫金神雷啊!

擂台上的陣法估計是對其沒用的,到那時,別的不說,擂台上的煉丹師是絕對躲不過去的!

那位九階煉丹神師不由看了容華一眼,他真不明白,這多大仇多大恨啊,讓這女娃娃在這場合煉製起死回生丹……場上可還有她爹呢!她就不怕到時候雷劫連她爹都牽扯進去?

丹王城城主先是一怔,隨後反應過來,也是變了神色,是啊,起死回生丹煉製成功后,可是會有紫金神雷降下的啊!

不過沒等他動作,隱在暗處的君臨和溪風就已經出手,一片地方套了個防禦結界,射還是雙層的,君臨一層,溪風一層。

套完之後,溪風翻了個白眼:「我說,那丫頭是不是就仗著咱倆在這兒,所以才肆無忌憚的在這種公眾場合煉製起死回生丹?」

打量著他倆一定會出手是不是?

「嗯。」君臨回應了個單音節,證明溪風說得沒錯。

溪風:「……你倆之前都商量好了?」

「不錯。」君臨瞧了他一眼,「你和她之間的事處理好了?」

聞言,溪風頓時苦笑一聲:「算是吧。」

他頓了頓,嘆了口氣:「我想和她和好吧,當初的事就像一根刺,如鯁在喉,可放手吧,我又著實捨不得,就這麼糾纏下去,不和好也不放手,又不是我的性格,而且這樣既耽誤了我又耽誤了她……你說,這都叫什麼事啊?」

溪風覺著,他還不如不知道這背後的事呢!

溪風瞧了君臨一眼:「不如,你幫我推衍一下天機,我和她,我們倆最後會怎麼樣?」

君臨微微搖頭:「不說你我同等修為,推衍起來本就費力,就說現在天機模糊,也推衍不出個結果……最重要的是,感情之事,你得問心。」

溪風嗤了一聲:「我也沒想你能幫我推衍出個結果,就想你給我個原諒她的理由。」

君臨睨了他一眼:「呵日後你們倆過不到一塊去,你也好有個正大光明埋怨的人?」

溪風輕咳了一聲:「……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被潛以後 他還真沒想到這一點。

沉默了一會兒,溪風擺了擺手:「罷了罷了,站在四大凶獸和『惡』的事才是要事,至於我和她……日後再說吧。」

聞言,君臨淡淡道:「只要你不後悔就行。」

溪風頓了頓,勾起一抹笑意:「我不會讓自己後悔的。」

底下,瞧著突然出現的防禦結界,除了正心無旁騖,沉浸在煉丹之中的煉丹師們,所有神人俱是臉色一變。

可隨即他們就發現,這結界並無惡意,只是防禦罷了。

不過,這防禦結界之強悍,怕是神帝大圓滿級別的高手也是遠遠不及其百分之一……有神尊強者到場?!!

所有神人想到這點都不由心中一突,左顧右盼,卻什麼也發現不了,他們心中明白,不是那神尊強者已經離開,就是人故意不想讓他們發現。

不過,就情況來看,應該是後者。

神尊強者到場,他們本該行禮,然而找不到人也就只能作罷……畢竟,就算對著空氣行禮,他們也得找到正確的方向啊。

沒人注意到,在結界出現的瞬間,容華唇角微微勾起的弧度,和容函還有容景狀似不滿,實則眼中帶著笑意。

丹王城城主側頭去看那位九階煉丹神師:「現在……」

那九階煉丹神師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既然已經有不知名的尊上為我們解決了紫金神雷的問題,我們自然是要等待即將出世的起死回生丹了。」

他看著容華的方向,這段時間,已經足夠他們找到煉丹的是何人了,因為煉丹時間點有限,煉丹師們會提前將靈植處理成更好煉製的模樣,又因為每個煉丹師身邊都有陣法。

所以沒通過藥材第一時間辨別出容華想要煉製起死回生丹的煉丹師們,也都在異香出,丹藥即將成功的時候,找到了煉製起死回生丹的容華。 作為名為九品神丹,實則超越九品神丹的起死回生丹,

需要孕養的時間也是其他丹藥的九倍。

所以,在其他煉丹神師們的丹藥陸陸續續出爐之時,容華丹爐之中,起死回生丹還在孕養。

只不過,那縷異香卻是越來越濃郁,吸上一口能夠帶來的生機也越發濃郁。

當擂台上的煉丹神師們一個個成功收丹,察覺出容華所煉製的丹藥之後,一個個的露出了和其他神人如出一轍的不可思議和不敢置信之色來。

而當滿心震驚褪去,他們卻忍不住激動起來——有生之年居然能夠看到有人煉製起死回生丹這種在神界歷史上只出現過寥寥數次,只存在於傳說中的丹藥,怎能不讓他們滿心激動?

隨著容華對丹藥的孕養進入到最後的階段,天空中雲層也緩緩聚集,化作灰黑色的劫雲,雷鳴聲不斷。

那隱隱透出的天地之威帶來的壓迫,即便是觀眾席上的神人們都不由神色一變,更不用說擂台上參加丹王會的煉丹神師們了。

不過,他們再看過自身周圍不知何時出現的結界,確定這結界的防禦力足夠,並且會保證他們就算被雷劫籠罩也不會被牽扯其中之後,也就不管那麼多了——作為八階煉丹神師,雖然他們沒有見過神尊級別的強者,但是神帝強者卻還是見過的。

而他們心知肚明,結界上流轉的強大神靈力絕對不是神帝強者所能擁有的。

所以,為他們布下結界的,是何等強者已經是顯而易見的事情了,不過,作為一名煉丹師,比起神尊強者,自然是只存於傳說中的起死回生丹居然被人在眾目睽睽之下煉製出來了這一點更重要。

全音階狂潮 雖然,煉製者不滿六百歲這件事讓他們這些活了十幾萬年,幾十萬年的煉丹師都不由心生羞愧。

但卻也欽佩不已。

只是,眼睜睜看著容華居然連起死回生丹這等丹藥都煉製了出來的水合宮少主神色卻不太好看,容華集齊了起死回生丹的藥材,在大庭廣眾之下煉製起死回生丹,且煉製成功了這件事,水合宮少主震驚之餘,便是滿滿的嫉妒,怨恨。

嫉妒容華居然能做到她做不到的事情,怨恨容華能做到的事情,她居然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