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凱明悟,不覺有些可惜,如此之高的功法,竟然殘缺了,沒能流傳至今。只不過,若是真的流傳下來了,也輪不到自己修煉了。唐凱苦笑,真是造化弄人啊。

隨即他不再多想,只是在藥鼎中閉着眼睛慢慢體悟,他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知道確實不能再進行高強度的修煉了,否則操之過急會有問題。

老頭子的藥也不是萬能的,依靠自身的恢復纔是正理,於是用完這一桶藥以後,老頭子就並沒有再用藥爲唐凱調理身體,唐凱也並沒有去主動尋藥,而是在學院中東遊西走,在靈氣充沛之地進行恢復與修煉,這其間,也見識不少,看到了許多風景。

他有些嚮往課堂生活,曾向老頭子詢問過,然而老頭子卻說,一切東西由他來教,又何須那些普通的導師?

這讓唐凱心裏有些鬱悶,這麼長時間了,也沒見老頭子教過他什麼實質性的東西,而且老頭子自從收了他以後,整天神出鬼沒的,不知道在弄些什麼,神神祕祕的,彷彿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一樣。

唐凱暫時放棄了進入課堂的念頭,安心的在練武塔中修煉。基礎卷殘篇還有許多東西需要理解,他需要進入玉簡當中仔細體悟。逃亡的一年多時間,他並沒有空閒進入玉簡,因爲肉軀暴露在外很不安全,現在終於有時間慢慢體會了。

玉簡空間當中,唐凱靜靜盤坐,這石室初時感覺並不大,然而隨着修煉時間的增長,唐凱忽然發覺這石室並不只是一個石室這麼簡單。

肉眼看上去它似乎沒有變化,但是當運轉無上戰書時,這石室彷彿成了以一片巨大的空間,有莫名的力量在旋轉,耳邊似有大道聲音響起,像有無數的人盤坐周圍虛空,爲唐凱講經論道。

當唐凱第一次聽到這種聲音時,他驚疑不定,這一切那麼真實,然而當睜開雙眼掃視周圍,卻還只是普普通通的石室。

這殘破玉簡和石室、無上戰書本身就是驚天祕密,戰王所留傳承豈是一般之物?只是這等祕密能讓唐凱享用,卻難以理解,日後修爲上去了,自然會豁然貫通。唐凱並不是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人,一切順其自然便是了。

在石室空間當中,唐凱不僅修煉無上戰書時有大道誦經聲,就連領悟碎虛指的時候,彷彿都有無窮靈感,讓他明悟很多事情,他驚喜異常,抓住一切時機。

練武塔靈氣濃度本來就要比外界的高,雖然只是老頭子利用職務之便給唐凱弄了個第一層,然而這也是相當的福利,最起碼比雜役居住地要好上十倍,還有偌大的練武場在外,隨時供唐凱演練心中想法,便利至極。

只不過唐凱一般都在夜深人靜時出去驗證,老頭子曾說過碎虛指的珍貴,暴露在人前,會引發諸多覬覦,雖是殘本,卻也吸引人,畢竟是一部寶級下品的功法,難怪那灰衣老者一臉肉疼。

碎虛指功法深奧無比,非常難以理解,很多東西唐凱都聞所未聞,根本弄不清楚,即使有老頭子的講解,也是非常晦澀,老頭子在空間方面一雖然略有造詣,然而只可意會不可言傳,這是一種其妙的意境。

他只能不斷展示給唐凱,讓他自己琢磨。空間屬性太神祕了,屬於極高的層次,即使唐凱有石室的幫助,也依然艱難無比,進度非常緩慢。

“凝元於指,高度壓縮,引空間之動盪,點指射出。”唐凱站在練武塔後面的小樹林中,默唸碎虛指要義,不斷嘗試。這是碎虛指的初級階段,能夠引發空間震盪,就算成功。

他的右手指尖,隱隱約約有一絲波動,非常神異,彷彿扭曲了空間,讓人眼花繚亂,有種不真實的感覺。唐凱維持着這縷感覺,額頭逐漸見汗,非常困難,僅僅維持了不到一分鐘,他就汗如雨下,面色通紅,幾乎榨乾了力氣。

“不行!”唐凱的指尖,波動猛然消散,化作狂暴的氣流,衝向四方。這一縷僅僅只有指尖大小的神祕氣旋,竟造成如此之大的動靜,實在駭人。

“凝聚的力度還不夠,這樣發出去,根本傷不到人。”唐凱沉思,碎虛指奧妙非常,難以吃透,唐凱嘗試過無數遍,卻始終難以入門。

“不錯,還算有點樣子,按照這個進度下去,很快就能真正使用出來了。”老頭子不知何時出現在唐凱神後,加以點評。

“不過,你有沒有發現碎虛指的一個問題。”老頭子微笑,看向唐凱。

“我明白,”唐凱轉過身來,細細回味,“碎虛指應當是對空間屬性有所理解的人才能使用,或者擁有深厚靈元的人方可修習,因爲高度壓縮靈元,對修士本身就是一種考驗,靈元不足的人,根本無法達到碎虛指基本的要求。”

“不錯,你的靈元非常深厚,所以我並沒有阻攔你修習碎虛指,但你必須注意的一點是,即使能夠用出碎虛指,按照你目前的靈元總量,最多隻能發出兩指,就會筋疲力盡。”老頭子很滿意,唐凱能夠有自己的見解,說明他在修煉一途上非常有天賦。

“碎虛指的基本要義你差不多理解了,接下來只要不斷練習,就能夠有所進步。你能達到這種境界,爲師已經非常驚訝了。一般來說,修士在跨入道初境以後,才能打開識海,開發腦力,提升潛能與智慧,增強悟性,而你在吞元境就已經有了如斯悟性,將來必有前途。”

唐凱不語,其實很多時候,他都在藉助石室的幫助,來理解一些東西,然而石室的作用是有限的,它並不能提升唐凱的悟性,只能起輔助修煉,事半功倍的作用,再與靜心訣疊加,才能發揮出一些效果,最重要的,還是唐凱自身的悟性。

“碎虛指的修煉,可以稍微緩一緩,如今你遇上了瓶頸,需要一些時間來領悟下一層境界,接下來,爲師傳授你一些其他東西。”老頭子面色鄭重,直視唐凱。

“莫非是絕世功法,無上大法?”唐凱一臉期待,看着老頭子。

“哼,你還有閒暇的心思研究其他東西嗎?心法的進度如今慢下來了吧?”老頭子眼含深意,看着唐凱。

шωш ▲т tκa n ▲¢〇

“我…”唐凱慚愧,老頭子真心的教導他,然而他並沒有把自己擁有那篇無上戰書的事情告訴老頭子。

“你無需慚愧,你得到的機緣,就是你的,我不會強要你的東西,作爲師父,看着弟子能夠逐漸強大,就是心願。”老頭子看出了唐凱的心思,出言安慰。

“何況,修者一生只能修煉一部心法,想要修行別的,就要廢除現在的,老頭子我的心法也是上上之選,不過,相比之下,你的似乎更加適合你自己,所以不如就走你自己的路。”

“是,謝謝師父。”這一刻,唐凱心中有股暖流涌動。

“你小子,對藥材有興趣嗎?”老頭子出言詢問。

“有啊。”提起來藥材,唐凱驀然兩眼放光,他向老頭子講述了很多,包括各種藥材的特性、形狀、生長之地等等,讓老頭子目瞪口呆,繼而狂喜。

“你這傢伙,算是來對地方了!”老頭子大笑,非常慶幸,當初竟把唐凱搶了下來。

“莫非,師父要傳授我藥材相關的東西?”唐凱非常期待。

“不錯,爲師另有一重身份,那便是…”老頭子故意頓了一頓,急的唐凱抓耳撓腮。

“煉藥師!” 煉藥師專屬之術,便是煉藥術。一提起煉藥術,老頭子似乎面泛紅光,十分興奮,這是他一生所研究的最重要的領域,他也引以爲傲。



“煉藥術?”唐凱很是期待。丹藥是修士最需要的物品之一,必要的時候可以決定戰鬥的勝敗,甚至生死,所以一粒絕世丹藥,不僅能夠拍賣出天價,甚至能夠引發一場血腥的爭奪。

丹藥的種類不一而足,有直接提升修爲的,有輔助戰鬥的,有輔助修煉的,也有各種稀奇古怪的用途的,形式也並不是全都一樣,有液態的藥水,粉末狀的藥粉,凝固成其他形狀的藥塊,都統稱爲丹藥。

“不錯。煉藥煉藥,着重於一個‘煉’字,”老頭子搖頭晃腦,怡然自得。“既然要煉,須得有火,那麼,火從何來?”

老頭子神神叨叨,看着唐凱。

“不知。”唐凱老實回答。


“火自丹田來。”老頭子面帶得色,一臉紅光。

“丹田有火?”唐凱疑惑不解。靈元是無屬性的,可以通過功法轉換成任何一種屬性,然而老頭子的意思卻是,不通過功法, 也可以將靈元轉換成火。

“丹田不僅有火,還有土木水金風雷。”老頭子一語驚人。

“怎麼可能!靈元存於丹田內,是無屬性的,除非有些人天生就有特異體質,帶有屬性。”唐凱不解,這分明就是開玩笑,丹田當中若有這麼多屬性,這人體早就撐爆了!

“你剛纔說的第二句話,再重複一遍。”老頭子神神祕祕。

“我說,靈元儲存於丹田之內,是無屬性的。”唐凱再度強調了一遍,突然間,他莫名一怔,“等等,靈元是無屬性的,靈元是無屬性的…”唐凱低下頭,默默唸叨。

“無屬性…無屬性…難道?”唐凱一驚,彷彿明白了什麼。

“不錯,你想的完全正確。”老頭子會心一笑,這個便宜徒弟的悟性果然不是蓋的,竟然瞬間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

“可是,不是需要功法來轉換嗎?”唐凱有點迷糊。靈元是無屬性的不假,然而它卻不能自由轉換成帶屬性的靈元,必須要有功法的配合,理解功法的含義,打通特定的經脈,才能順利完成帶有某種屬性的攻擊,比如風影掌。

“未必。知道爲何這世上,煉藥師,煉器師如此之少嗎?”老頭子高深莫測。

“在天初大陸上,煉藥師、煉器師的數量是極爲稀少的,越是高階的,就越稀少,身價也越高。畢竟,不是誰都能自如的收集材料、煉造東西,光是煉藥與煉器的材料,就難住了一大批人。這是兩個十分燒錢的職業。煉藥師和煉器師共有九階,與丹藥等級相對應。初期的煉藥師和煉器師,需要大量的材料進行練習,練得多了,才能掌握技巧,漸漸入門。而煉製所需的東西,任何一樣都需要去購買,否則要花大量的時間去收集,品級越高的東西,就越難煉製,相應的材料也就越珍貴,所以若是沒有雄厚的財力支持,就無法弄到足夠的材料進行聯手,等級也就越來越難以提升。”

“不僅如此,對於最基本的火屬性的理解根本入不了門的話,就是再有錢,也是白扯,根本沒有用處、而要成爲煉藥師或者煉器師,就必須要有火,而且要對火有深刻的瞭解,對火有親和力,否則,一切都是免談。這一道門檻,堵住了絕大部分人的腳步。” 情深不相許 ,這裏面有很多門道,並非簡單就能說通的。

“原來如此。”唐凱明白了箇中關鍵,但是他本人對於煉藥師和煉器師知之甚少,所以請教了很多問題,老頭子都細心地一一解答。

“那老頭子你以前是什麼品級的煉藥師?”唐凱突然有些好奇老頭子的品級,想要問個清楚。

“是幾階呢?連我自己也忘記了。”老頭子喃喃自語,面色漸漸浮上了一層陰霾,看上去頗爲沉重,這其中,也許發生了一些事。

“管你是幾階,反正將來我只要超過你就好了。”唐凱不想觸及老頭子的往事,快速轉變了話題。

“你?超過我?再等三百年吧,哈哈!”老頭子恢復了常態,開始打擊唐凱。

“廢話少說,快點開始吧,我都迫不及待了。”唐凱心癢難耐,催促老頭子。

“想要開始,也可以,但首先,你要學會,從靈元之中變出火來,否則,只能說你沒有天賦,可以放棄成爲煉藥師了”。

“想要變火,就要徹底的理解火的形態與誕生的奧祕,這是接近於火之本源的領悟,憑你自己最起碼也需要十年以上。所幸老夫有一些傳功之法,可以幫你修行。閉上眼睛,按照我說的話做,放平心態,開通聽覺,封閉其他感覺,用心聆聽。我將以特殊方式,傳之於你。”

唐凱按照老頭子的要求,雙手捏靜心訣法印,逐漸封閉其他五識,陷入深層次修煉狀態。

“何謂火?火曰炎上,焚燒,上升,毀滅,創生。”

“狂暴躁動,焚盡八荒,又破而後立,帶來新生。灼熱而迅猛,和緩又溫暖,是爲火。”

“火者…”

老頭子聚音成線,緩緩道來,有奇異波動,彷彿醍醐灌頂,讓人聽之即懂,若大道天音,灌入唐凱識海,字凝化形,又變成無數音絲,進入唐凱思感,逐漸分解,使之領悟。這是一種特殊的傳功方式,傳授者用這種方式將自己的感悟娓娓道來,傳入被傳授者思感中,就相當於幾乎把傳授者自身的理解過程直接植入被傳授者腦海,使其可以更精確、更快速地理解要義。

唐凱的意念盤坐於石屋中,四周大道之音響徹,如滾滾浪潮,涌進他的意念當中,使他不斷領悟,以極限速度思索,逐漸成型。

“火!”老頭子說完不久,唐凱就驀然睜開了眼睛,掌心高速移動,與空氣摩擦,又有一絲靈元在掌中震顫,溫度越來越熾熱,彷彿要燃燒一樣。

“不對,不是這種感覺。”唐凱停下了手,再次陷入深層次感悟。

“慢慢領悟,三天之後,應該就差不多了。”老頭子撫須微笑,唐凱剛纔的動作已經有了那麼些意思,再加把勁,很快就能領悟。

“火起!”但是馬上,唐凱就再一次睜開了雙目,這次僅僅只是平伸出了手掌,掌心突然冒起了一簇火焰,明黃又帶有一絲赤紅,溫度頗高,然而唐凱卻絲毫無所覺,這是自他體內衝出的火焰,如今尚與體內靈元相連,自然不可能灼傷他自己。

“怎麼可能!”老頭子雙眼鋥亮,顯示出無比的震驚。“你這傢伙,悟性簡直高的嚇人,本來指望你三天內能學會就好,沒想到你居然沒用上半個時辰就完全理解了,簡直就是個,怪物!”老頭子不可置信,圍着唐凱打轉,快要崩潰了。想當年,他也是用了六個時辰才完全領悟的,已經把旁人唬的一愣一愣的,若是讓他們看到了唐凱,會不會用自己的火焰直接把自己燒成灰灰?

“不要小看任何一個人。”唐凱有了點成就,開始飄飄然了。


“那麼下面,進入魔鬼式訓練!”老頭子開始摩拳擦掌,陰森森地齜牙陰笑。這樣一個好苗子,他可是要好好培養。

“額。”唐凱忽覺一股冷風吹來,猛地打了一個哆嗦,有些後悔這麼明目張膽的挑釁老頭子了…

***

“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老頭子獨有的大嗓門幾乎把唐凱震暈了,好在這煉藥房中的空間是密閉,聲音根本傳不出去,否則練武塔中又要有不少弟子被震翻了。

“這白洋蔘要經過提煉汁液以後放入藥鼎,誰讓你碾成粉末的?碾成粉末的是天草參,你特麼是豬腦子麼?還有,百草液當中沒有水仙根,加進去中和了藥性這一份藥液算白做了,你怎麼背的配方?你浪費了我好幾十個藍晶幣,真是個敗家子啊!”老頭子都有點氣急敗壞了,唐凱在煉藥方面悟性極高,老頭子一度非常得意甚至震驚,因此他對唐凱的要求非常之高,很嚴苛,不允許他出現失誤,唐凱短短的兩個月進步神速,速度遠遠超過了當年的他,他表面上覺得不滿意,但是心中都已經飄飄然了,搶來的這個徒弟,悟性方面簡直就不是人!

然而他並不知道的是,唐凱雖然悟性極高,卻沒有高到這種地步,很多東西他都是在玉簡空間中頓悟的,那丹藥的配方、手法、火候、時機,並不是那麼簡單的,順序有先有後,一個不慎就會毀了一爐藥,這些藥材很珍貴,唐凱親自參與採藥、買藥,心中很清楚一個煉藥師是多麼的燒錢,所以他很刻苦認真,對於老頭子的責罵從來不還口,不頂嘴,老頭子是真心對他好,要傾囊相授,傳他一身本事,對於這個便宜師傅,唐凱心中已經充滿了崇敬,所以他也很努力,再者,每每看到老頭子驚呆的眼珠子時,唐凱的成就感爆棚,所以他一直在不斷地超越自我,給自己,給老頭子天大的驚喜。

二人很有默契,老頭子有意隱藏唐凱的天賦,唐凱也想低調下來。這個世界上天才不少,然而能成長起來的,卻往往不是大多數的天才,而是默默無聞隱藏自己的普通修士。太過出彩,太過高調,只能招致毀滅,樹大招風,這是任何一個人都明白的道理。唐凱露面的時間越來越少,久而久之,很多人也就放棄了對他的關注,正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主修煉藥術,導致唐凱的境界並沒有多少進步,但是煉藥術帶來的,確實靈元質量的高度凝聚和壓縮。煉藥術要求煉藥師本身有極爲渾厚的靈元支撐,靈元質量越純正,丹田產生的火焰威力越強,從而可以提升丹藥的成丹率和質量。

煉藥的過程中,唐凱甚至有數度近乎暈厥,丹田都被耗空了,但是他在一次次極限中,咬牙支撐,竟然不斷突破底線,其耐力和靈元純度都有一定的增長。甚至,他已經隱隱約約的觸摸到了一層屏障,通往道初境的大門橫亙在前方,只待打破。

“一根柱子和一百根捆起來的筷子一樣粗,但是它們相比,誰的威力更大?當然是一根柱子。”

唐凱明悟,量變並不能代表質變,即使有些人進步神速,進境非常之快,卻不代表他們的力量同樣過人,唐凱也曾爲此擔心過,但是在老頭子的指點下,也安心了起來。

不斷琢磨體會煉藥術的精華,唐凱的進境飛速的提升,老頭子給他買來練習的藥鼎,都毀了好幾座,這種狂熱與沉浸,讓老頭子心中無限欣慰。 這天清晨,唐凱緩緩從入定中醒來,吐出一口濁氣,朝陽透過窗縫,照射進房間中。唐凱走下牀,活動筋骨,只聽噼噼啪啪一陣爆響,渾身說不出來的鬆快。

唐凱穿着整潔的衣衫,從練武塔中走出,他摸了摸手上的戒指,走向風雲學院任務大廳。唐凱並沒有貢獻點,所以他需要完成學院發佈的任務,賺取貢獻點,來換得自己所需。

任務大廳佔地面積很大,是一棟灰色建築,門口人羣來來往往,川流不息,摩肩接踵,非常熱鬧,一些人滿臉興奮,顯然是完成了任務領到了不少酬勞,一些人垂頭喪氣,兩手空空,沮喪無比。任務大廳的任務並不是白給的,需要一定的押金,一個任務可以同時發佈給三組人,最先完成的那一組可以獲得全部任務酬勞,其他組則返還押金。

每個任務都有時限以及其他規則,根據難度的不同進行調整,共分成九個星級的任務,小到尋找阿貓阿狗,大到尋找天材地寶、搜尋祕境遺址等,這當中很少有刺殺任務,沒有人願意輕易得罪其他勢力,對於刺殺一類的任務總是謹小慎微,當然也有一些組織專門做這種刺殺任務,因爲他們實力強大,根本無懼報復。

任務大廳內部空間很廣闊,是一個巨大的大廳,有很多任務通道,幾乎個個都是滿員,唐凱隨便選了一個人少的靜候,順便擡頭看着任務發佈書。那是一個巨大的卷軸,被一種力量懸在半空,隨機刷新一些任務,供下面的子弟探討,每個任務通道也有各自的任務發佈書,都是巨大的玉簡,子弟通過觸摸玉簡可以對所有任務一目瞭然,然後自行選擇,任務難度也有等級限定,一星任務最爲簡單,適宜所有修士,七星以上星難度就不是什麼人都可以選擇的了,通常都是發佈給學院古董級人物的,有些大能閉關良久,要轉換心境,偶爾就會接一單任務賺取所需。修爲不夠的人,是沒有資格接下更高難度的。

過了很長時間,才輪到唐凱。他按住玉簡,閉上眼睛,一串信息在他腦海中閃過,讓他一目瞭然。

“一星任務,尋找二十株木靈草。時限,尚餘兩天,酬勞,一百藍晶幣,兩個貢獻點。”

唐凱一眼掃到了這個任務,目前並沒有人接,因爲酬勞實在一般,發佈的人看上去並沒有多少財產。任務大廳發佈的任務都是出自學院子弟,發佈任務也需要資金的,而且要把任務酬勞壓在任務大廳,這不是隨隨便便發佈的。

藥材等級和魔獸一樣,分爲一到九階,木靈果屬於一階藥材,是回靈丹的一味主藥,屬於很好尋找的藥材,帝都城外的平玉山脈所屬的外圍森林中到處都是,那是一片廣袤的森林,盛產藥材,而且魔獸數量並不多,大部分都是低階魔獸,並沒有徹底清理,是留給各大家族以及學院子弟試煉用的,相當於帝都用一片森林來豢養魔獸,手筆不可謂不大。

按照規定,每個人只能接一個任務,完成以後才能接下一個。唐凱並沒有再猶豫,在這個任務臺的登記處接下了任務。

“押金,兩個藍晶幣。”一道甜美的女聲響起,那是一個長相不錯的女孩,掛着職業性微笑。每個任務通道都有一位工作人員在接待,負責接收押金,解釋任務等,任務的評估和任務獎勵自然輪不到他們來負責,自有學院長老主持。


繳納完兩個藍晶幣,唐凱走出了學院,四處逛着,時間很多,他並不着急。帝都繁華無比,人流鼎盛,無時無刻不充斥着喧囂和熱鬧,在風雲王朝皇族的強橫威勢下,帝都並沒有敢於尋釁滋事的人,表面上看起來非常寧和與安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