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閒逛着,不知不覺兩人就走到了一間商場中,在一家潮牌男裝店門口停了下來。

馮小莫看了看徐夏身上穿着的衣服,打量了一番後,就拖着徐夏走了進去。

“小莫,幹嘛呢?”

徐夏不明所以。

“給你買衣服啊,夏哥你身上穿的看起來太寒酸了,你放心,我請你,我爸媽給我的生活費挺多的,每個月根本就用不完。”

馮小莫甜甜的笑着說着,又連忙解釋道:

“夏哥你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就是想把你打扮的更加帥氣一些!”

“不是,小莫啊,我覺得我現在的穿着挺好的,另外我也有錢,不用花你的錢。”

徐夏汗啊,這算什麼啊,馮小莫的態度很詭異啊,這是要包養他的節奏嗎?

踏馬,傳出去了以後還怎麼混啊,被一個十九歲的蘿莉妹子包養,還要不要臉了?!這事肯定不行啊。 “這件、這件、還有那件,那裏的兩條褲子看起來也不錯。

咿,潮牌裏面還有勁霸的褲頭,夏哥穿在身上一定很性感,大尺碼的裝十條吧……”

馮小莫在潮牌男裝店裏面揮斥方遒,根本就不給徐夏說話的機會,不過幾分鐘的功夫,就已經選了七八套衣服。

縣城裏面的消費水平不高,這家潮牌店,也不是什麼大牌子,但是,這裏的衣服也不便宜,就這些東西,估計算下來也得好幾千了吧。

徐夏有點咋舌啊,現在他雖然不缺錢了,但是,因爲思維在某些程度上並沒有轉換過去,依舊覺得衣服這些東西,能穿就行了,再加上他那天生衣架子的身材、顏值,就算穿地攤貨,其實對他來說,跟穿什麼名牌衣服都沒什麼區別,也不在意這方面。

“夠了,夠了,小莫,太多了。”

徐夏瞅着馮小莫還在瘋狂掃蕩,趕忙出聲制止。

馮小莫甜甜笑道:

“夏哥,我有錢,你別擔心啦。”

徐夏汗啊,他哪裏是擔心錢的問題啊,而是真的不合適。

不過,徐夏的反抗沒什麼效果,最終,一共挑選了十三套,足足十三套!

並且,徐夏搶着給錢,卻被馮小莫一本正經的拒絕道:

“夏哥,先就說好了的,我請你啊,你就別跟我客氣了,這點錢,我有的!”

說話間,馮小莫拿出了一張銀行卡,闊氣的刷卡付款。

就連收銀員小姐姐都看的目瞪口呆,眼神來回在徐夏和馮小莫身上瞄過,大感好奇,同時對徐夏也是鄙視,一個大男人,竟然用小姑娘的錢,人家小姑娘還只是箇中學生,也虧得生了一張小白臉的面孔。

徐夏出了暗暗嘆息一口氣之外,也只好將這些大包小包的衣服掛在身上。

以前聽說過陪女孩買衣服,男孩子一般就成了行走的人形衣架子,渾身都得掛滿各種口袋,但那些衣服都是女孩子的,像徐夏這樣,身上掛着的全是他自己的衣服,估計也不多見。

馮小莫看着自己的傑作,非常滿意的點了點頭,非常有成就感,就是沒法再繼續挽着徐夏的胳膊逛街了。


不過,徐夏的身上,也換上了一聲全新的衣裳,整個人的帥氣再次提升了幾分,馮小莫直犯花癡。

剛纔徐夏在試衣間換衣服的時候,她還偷看了一看,不是六塊腹肌,是八塊!是八塊!要不是這裏是公共場合,她肯定會激動的叫出聲來。


夢寐以求的身材啊!

她略作沉思,而後眼珠子滴溜溜的轉着說道:

“夏哥,我們找個地方將這些衣服放下吧,不然也太不方便了。

要不我們先回家,今晚你也別走了,就在我家住?”

徐夏深呼吸了一口氣,心頭打定主意,自己不能再這樣被動,否則被馮小莫給賣了都稀裏糊塗的。


庶難從命

“不用,這裏距縣中醫院挺近的,我車子就停在那裏,放車裏就行了。”

至於再去馮小莫的家,徐夏沒那個膽量,更別說,還住在她家裏了。

以馮小莫現在所表現出來的舉動,他一點都不懷疑馮小莫會不會半夜偷偷的用鑰匙開了他的門,然後溜進他的被窩裏。

齊人之福的事是好事,可徐夏享受不來啊。

“哦,也好,那我們先去把這些東西放下,然後再繼續逛街。”

馮小莫小雞啄米般點點頭,倒也沒指望徐夏能開什麼好車,所以也沒去問這個問題。

兩人走在了街道上,徐夏沒有主動去說話,馮小莫也難得的安靜了一會,在夜風的吹拂中,馮小莫的亢奮情緒漸漸平息了不少,回想剛纔做的那些事,自己是不是太主動了點啊?

可是,她真的看徐夏看對眼了啊。

而徐夏對她的態度不冷不熱,應該是之前她的貞子妝給嚇出來的吧。

懊惱!太懊惱了,悔不當初。

不多時,兩人便步行到了縣中醫院的停車場。

不知何時,徐夏的戰神GTR旁邊停了一輛破面包車,就連外面的鐵皮都鏽跡不堪,爛的不成樣。

馮小莫本能的就認爲那輛破面包車是徐夏的車子,但她並沒有絲毫的嫌棄,她從李秀茹那裏聽說過徐夏的情況,但那又有什麼關係,徐夏沒有的,她家有啊!

“夏哥,這車看起來挺不錯的啊,我還沒坐過這種車呢,而且空間看起來好大,就算再買三五個這麼多的衣服,也能放得下。

要不待會你帶我去兜兜風吧。

我爸開的那車雖然看起來還行,但一點都不實用,一點都不能裝,還是麪包車好,夏哥真有眼光。”

馮小莫的視線從破面包車上挪開,甜甜笑着看向了徐夏。

徐夏眼神怪怪的瞪着馮小莫,啥情況?

自己的車子什麼時候變成了破面包了?

馮小莫同學這是誤會了啊,不過,馮小莫說的那些話,倒是挺讓他受聽的,甚至有些出乎預料。

跟何璐、龔浩那兩個白癡一對比,高低立現啊。

就是有個問題,難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窮逼嗎?有點傷啊。

“小莫,這車不是我的。”

徐夏總不能真的將破面包的車門打開吧,他也沒車鑰匙啊。

“啊!不是你的,那你的車子在哪裏?”

馮小莫朝着周圍看去,雖然眼前就是那輛超貴的戰神GTR,但是她的眼神直接就掠過了,根本沒有絲毫的停留,不現實的事情,就不去想了。

甚至,馮小莫的視線還在搜索電瓶車的影子。

“是哪輛車啊?”

馮小莫找了一圈,也沒找到符合心裏可能的車子,只好開口問道。

徐夏拿出了車鑰匙,按下了解鎖鍵,戰神GTR的車燈閃爍了兩下,發出“吉吉”的聲音。

馮小莫猛然捂嘴了小嘴,驚奇萬分的驚呼道:

“這輛車是你的?!”

徐夏點點頭,

“是啊。”

說話的時候,熟練的拉開後排車門,將身上拎着的大包、小包通通放了進去。

“真的是你的車?”

馮小莫依舊覺得難以置信,因爲,這跟她所瞭解到的徐夏完全不一樣啊,倒不是有別的什麼意思,她又弱弱的接着道:

“租的?” 徐夏聳了聳肩,走到旁邊的副駕車門,將車門拉開,沒有去回答馮小莫的提問,笑着做了個請的姿勢。

馮小莫心頭好奇的不行,“哦”了一聲之後,上了車。

“去哪裏兜風?”

徐夏笑着說道,看着馮小莫此時的情形,他心頭暗笑,這就對了啊,主動權回到了自己的手中。

馮小莫踟躇了一下,而後弱弱的,難爲情的問道:

“夏哥,這車很貴吧,每個週末,我們學校門口就會停着好多輛這種級別的豪車,嗯……還有更貴的,所以我認識這車,聽說兩百萬打底。

你的車技怎麼樣?飆車要是哪裏撞了,修車的話,會不會超級貴啊?

要不我們還是走路去逛逛吧。”

徐夏瞅着馮小莫一臉我爲你着想的模樣,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難道自己真的看起來就像是窮逼嗎?

“沒事,有你在啊,你先前給我刷衣服的那張銀行卡里面應該還有不少的錢,我擔心什麼啊。”

徐夏故意這樣說着,順坡下驢的逗樂道。


“啊!夏哥,你沒開玩笑吧,我那張卡其實沒多少錢了,一個車燈都賠不起。”

馮小莫搖了搖頭,說的很爲難,也很苦惱。

“沒事!”

徐夏輕飄飄的說出兩個字,車子已經點燃了火,一腳地板油,立即傳來一陣燒胎的焦糊味,接着車子直接從停車位上平移了出去。

馮小莫只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加速度,將她的身體猛然貼在了座椅靠背上,她那俏臉當場就被嚇的煞白一片,完了、要撞死了。

徐夏眼角餘光瞅着馮小莫的樣子,車子已經開到了停車場出口,停車費還得交,他順口道:

“小莫,把停車費給了。”

馮小莫腦子還是懵逼的,“哦”了一聲後,從錢包裏面拿出五塊錢遞了出去,停車場的門閘打開,再次來了個彈射起步。

這一次馮小莫沒能忍住,直接尖叫出了聲來。

四年的時光 ,便放緩了速度,交通規則還是的遵守才行,畢竟現在直播還開着,得注意影響。

“夏、夏哥,你是個賽車手嗎?”

馮小莫平復了一些心情,拍了拍那還算挺拔的胸口,一臉後怕的問道。


徐夏搖頭道:

“不是。”

“那你的車技怎麼這麼好啊,剛纔、剛纔是燒胎、是漂移吧!太刺激了!”

“我看你剛纔挺怕的,怎麼現在不害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