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這第二階段也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有些人修鍊數年都未達到這一層次。

所有人此刻都是一副看笑話的模樣,嗤笑著看著擺弄的老者。

老者並未理會他們,當著大家的面施展了一次識紋訣。

只看到白老靜立在原地,隨後雙瞳中居然淡淡靈光涌動。

「觀紋,就是用神念將識紋訣在靈海中施展,隨後通過雙目傳導出來,就跟從手施展出來是一個道理,只不過這一次換做了眼睛而已。」白老對著末軒說道,聲音故意提高几分。

「再怎麼講,他也還是不會。」牧白的左後方,一道聲音淡淡的聲音響起。

只看到她插著手在胸前,嘴角帶著嗤笑,一副無所謂的模樣,連頭都不願抬起。

「還是風瑩同學講得在理啊。」牧白完全不顧班裡何狀,拍手笑道。

「風瑩,你不要小人得志,你忘記曾經誰站在你的面前,誰幫你扛打送你飯糧了嗎!」孫不理一副怒色。

「呵呵,可憐的人只會拿曾經來說事。」風瑩搖著頭,陰陽怪氣的假笑道。

「我早就說過了,我們早已經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了,再糾纏又有什麼作用。」風瑩趾高氣揚,一副傲嬌之姿。

「哦,我倒是忘了,這末軒和風瑩有過一些糾葛。」

「是啊,據說當時還是滿城風雨,整個後勤的弟子都知道了。」

「這末軒千方百計來到我們班,不會是為了風瑩吧。」

「有可能,不過風瑩跟人府的師兄據說..…」

…………

課堂上,一些弟子紛紛的議論了起來。

月戈和不理兩人手緊抓得泛了白,怒目盯著下方的風瑩!

這個風瑩已經不再是他們曾經認識的風瑩了,就像換了一個人,變得自私勢力!

此時,白老溫和的面色上也多出了一絲怒氣。

他的課堂雖然鬆懈,但是也絕對不允許弟子這樣搗亂!

「是這樣嗎?」末軒平淡的聲音響起,他平靜的眼眸中沒有一絲波瀾。

此時爭得面紅耳赤的眾人才發現,這件事的男主角居然如此平靜,就彷彿所有事情都跟他毫無干係一樣。

「你一遍就成了?!」白老如獲至寶,激動地說不出話來,就彷彿飢漢盯著仰慕許久的女人那般痴狂。

其他人聞言,吵鬧的教室剎那間戛然而止!

流露出了比老者更甚的震驚之色。

「他……他居然成了!」一些弟子如同見鬼一般看著末軒,眼中滿是不可思議!

「他不會是真如同傳言一樣,在隱藏實力吧!」一位弟子倒吸一口涼氣,不可置通道。

這築基三重天初期,怎麼可能會成功,這根本就是無稽之談!

可是眼前的他卻成功了,而且還是一次成功!

風瑩和牧白臉上也掛著驚詫的神色,作為過來者,他們知道這到底有多麼複雜,根本不可能一次性通過!

「嗯嗯。」末軒點了點頭。

他靈海中早有了識紋訣全套理論知識,在參透白老的識紋訣施展后,輕而易舉地將其施展而出。

「你看看那邊那一隻妖獸多少道銘文?」白老指著下方一隻關在籠子兔形鼠軀的獸族,對著末軒問道。

所有人的神光都集中在了那獸族身上。

「二百二十三道獸紋。」末軒目光一掃,當即回道。

「哈哈!哈哈哈!」

……

一些弟子捧腹大笑,這下方一隻長得像拳頭大的獸族,能有兩百二十三道銘文,痴人說夢吧!

…………

(未完待續……) 63章當我徒弟吧

這種關在籠子里的小獸族,一般都是寵物獸,最多也就十幾道銘文。

對方居然說兩百多道,這就算瞎蒙也要看著對象吧。

大部分人都是一副笑抽的模樣,「光嘴上騙過白老不行,這真正實力還是要有。」

一些人趁機冷言冷語。

然而,他們都沒發現,此時牧白和風瑩都沒說話,白老臉上洋溢著喜悅之色。

下一秒,白老指尖微微一動,那些譏諷之人如同施了定身術,形若呆雞,譏諷嘲笑的面容迅速僵硬,恍如石塊!

「此獸稱雲兔獸,是一種專門尋寶的獸族。」白老淡淡的說道。

此時那雲兔獸身上二百二十三道銘文全部顯現而出,末軒說得絲毫不差!

「這,這怎麼可能!」牧白恍如被人當頭打了一棍,呆愣在原地。

孫不理三人眼中也滿是不可思議,心中直呼變態,就連他們現在都沒能將識紋訣修鍊到觀紋這一步。

「這位同學,你叫什麼名字?」白老對著末軒問道。

見到這一幕,課堂上的所有弟子皆震驚不已,白老上課很少會問弟子名字,若要問,必定是班級上數一數二之人。

而現在他居然主動問末軒名字,這說明末軒已然在他心中位列此行。

「末軒。」末軒回答道。

「末軒,末軒……」白老似乎陷入了沉思,不知在思索些什麼,忽然恍道,「你是那個小神童末軒?!」

他與外門大長老是好友,曾聽對方說過這末軒,年僅五歲已進入築基境界,一年時間晉陞到築基境界後期,成為外門最顯眼的小神童!

要知道,一般人可都是七八歲,甚至十多歲才進入築基境界,進入築基境界之後往往要修鍊數年時間才能從築基一重天初期到築基一重天中期。

可這個小神童,堪稱修鍊奇才,僅是一年時間就從築基一重天初期晉陞到了後期。

他這個好友當時趁著近水樓台先得月,下榻去收徒,沒想到卻被拒絕了,記得當時他還調侃對方,成了外門第一個收徒被拒絕的長老。

後來就不知道什麼原因,這個小神童漸漸地就沒了消息。

「白老言重了,什麼小神童,只不是一個考了九年碧泉宗外門才考上外門的廢物罷了。」淡淡一笑回道。

末軒沒想到,這白老居然對自己有所耳聞。

「九年?你今年剛剛考上的?」白老一聽,非常詫異的問道。

這樣的一個小神童,怎麼可能考了九年,他記得當時六歲對方修為就已經達到築基一重天後期。

「嗯嗯,晚輩資質愚鈍,故今年才考上。」末軒控背禮道。

頓時,不知道有多少白眼朝他射來。

隱藏實力就隱藏實力,還資質愚鈍,你當我們眼睛都瞎了啊,你繼續裝,繼續裝!

入門測試修為僅是築基一重天大圓滿,複試當天,直接到了築基三重天初期,被秦莉女神導師欽點入班,還趁機摸了女神的手,識紋訣第一次施展,就達到觀紋這一階段!你這叫資質愚鈍,那我們叫什麼!一些年紀稍微大一點的老生,眼中冒著火光。

就連不理月戈兩人也不禁聳了聳肩,一副很無奈模樣看著末軒。

在羅剎場初級場令人談虎色變的紅魔,居然說自己資質愚鈍,這裝得,要不是我們經歷過,還都信了。

「築基三重天才考上,莫非實際的天賦在銘文這一塊?」

白老聞言,嘴中喃喃的說道。

識紋訣也算是銘文決法中的一種,要是真是天資縱橫的天才,還真有可能在這僅僅施展一次,就能成功融入靈海。

「要當真如此,那可是不得了的人啊!」老白一驚一詫,自說自語道。

班上一片沉靜。

「末軒,肯不肯隨我學銘文之術?」白老的話,打破了班級中所有的沉靜!

一些人不禁脫口,大驚的「啊!」了一聲。是不是自己聽錯了。

白老居然要收末軒這個修為僅為築基三重天初期境界的修士為徒!?

白老是外門地位超高的長老,同時也是正院的長老,人府的名譽導師,威望非常之高!

可他如今卻在班級上,當眾詢問一個築基三重天初期的弟子,願不願意隨他學習銘文之術!

上次一個正院練氣境弟子請求成為白老的弟子,卻被其拒絕了,如今卻要收一個外門的弱雞!

這世界是不是太瘋狂了!

牧白頓時感覺腦袋上方,一道響雷炸起。

風瑩的神色中也發生了變化,「這廢物,運氣居然這麼好,居然被白老看中!」

伍月戈幾人嘴角在抽搐,這怕是要逆天!白老親自問末軒,要不要成為自己的弟子。

「謝謝白老抬愛,末軒暫時還沒有這個想法。」末軒躬身歉道。

頓時,周邊一些嘲諷聲傳了出來。

「給臉不要臉,還真以為自己是天才了。」一些弟子嗤笑道。

「呵呵。」風瑩不屑的假笑了一聲。

不理他們則是一臉的疑惑之色,這白老威望如此高,末軒為什麼要拒絕對方。

「哈哈,你這小娃娃還當真有趣,果然我成了這外門第二個被拒絕的長老,不過沒關係,我猜這也是正常的,這是我居住地的令牌,周末你可以去找我,相信我哪裡的東西你肯定會感興趣的。」白老笑呵呵的說道。

「末軒謝過。」末軒控背接下了令牌。

一些人見到這一幕,眼睛就跟充了血一樣,眼紅得不行。

叮鈴鈴……

一節課在這個時候結束了,末軒回到了位置上,將令牌收到的儲物戒指中。

剛坐下,前面的小正妹就轉臉了過來。「末軒男神,好帥啊!」

「呵呵……」末軒無奈的乾笑了一聲。

「喂,說你呢,今晚不能有事,要和我去吃飯!」突然,小正妹如換了一個人一樣,話鋒一轉指向伍月戈。

「我就不信了,我幻鈺還約不到一個男的,末軒男神拒絕我情有可原,你今天拒絕我,不可饒恕!」只聽到小正妹嘴中在嘟囔道,今早上的仇她還記著。

…………

(未完待續……) 64章伍月戈的約會

「啊……啊?!」

伍月戈一臉驚詫之色。

「可……可今晚我還有事情。」伍月戈的臉瞬間又紅成了番茄樣,耳朵更是女子櫻唇透紅。

「今早上我跟你說了,不許拒絕我。」幻鈺轉身過來,大聲說道!

頓時許多弟子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伍月戈身上。

不理和末軒幾人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微微攤了攤手。

幻鈺汪汪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伍月戈。

「行…行吧。」伍月戈點頭應道。

「這才對嘛,我還以為你要拒絕我呢。」小正妹臉上,如同翻書般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孫不理和周勇頓時感嘆,果然女人是這個世界上最難懂的生物,上一秒還是一副要殺人的模樣,下一秒就可以變成一副楚楚可憐之姿。

就在這時,風瑩走了上來。

她的眼眸中,看著末軒幾人就像是螻蟻一般,充滿著不屑。

「沒想到你還這麼執著,這麼多年了還在追求我,不肯放棄。」風瑩開口第一句話,便帶著譏諷假笑。

頓時,班上所有弟子都將臉轉到了後方。

末軒只是微微一笑,並不想做理。

「你笑什麼?莫非你以為你考進高級班與我一堂,我會對你回心轉意,你會近水樓台先得月?呵呵呵,我勸你還是醒醒吧,我們現在已經不是一路人了!」風瑩冷笑道,嘴角帶著玩味的嘲笑。

聞言,孫不理和伍月戈周勇幾人眼中都帶著怒氣,這麼尖酸刻薄的話,這個女人是怎麼說出口的!

「對不起,我對你沒興趣。」末軒十分平淡的說道,就彷彿對面是一個陌生人。

「哦嚯嚯,看到我進階了,自認為比不上,自信心受打擊了?你現在跟四年前那樣,跪著求我呀,求我不要走,求我給你功訣讓你進階呀!」風瑩的笑聲傳遍整個教室。

「風瑩,你不要太過分了!」伍月戈站起來,冷冷的說道。

孫不理和周勇眼睛如同點了火。

「我說話,你們這些跟屁蟲插什麼嘴!」風瑩目光一冷,練氣一重天初期的威壓爆發而出,頓時將伍月戈幾人壓到了牆邊,緊緊地貼在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