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唐七點了下頭道。

“你此去幽谷,一定要多加小心,幽谷主人很可能不是一般人”逍遙冥叮囑道。

唐七沒在說話,只是輕輕的點了下頭,然後整個人化作一道流光向着遠方飛去。

看着遠去的唐七,逍遙冥才輕輕的嘆道“世人皆說我們血劫而成的修者劫難重重,可是他們誰又知道,我們的劫難,不過是天爲了滅殺我們而設下的種種阻難罷了,爲什麼我們修真卻沒有任何劫難?因爲我本是道” 古樸的書屋之中,綠光閃動,逍遙冥的身影再次出現。

“前輩,唐大哥沒事了吧”楊萍兒滿臉關心的道。

“沒事了”不知道爲什麼,逍遙冥突然有了種不想面對眼前這女孩的情緒,強壓下這股情緒之後,逍遙冥才道“不過他又去了一個十分兇險的地方,我爲他算過,他此行當有一劫,唯一能夠救他的只有你了”

“那前輩快告訴我,怎麼纔可以就唐大哥啊”楊萍兒急道。


看了眼楊萍兒,逍遙冥生出一絲不忍的情緒,問道“小姑娘,這次你可能會死的”

“只要能救唐大哥,死也值得”楊萍兒堅定道。

“唉”聽到楊萍兒的話,逍遙冥不由得長長的嘆了口氣,良久,他纔拿出了一個青色的項鍊,遞給了楊萍兒。

項鍊不知道是什麼物質構成的,入手冰涼,更爲奇特的是,在接觸道想念的那一瞬間,神識暴漲,彷彿可以看透時間的一切變幻一樣。

“這個項鍊可以穩住你的心神,使你不至於被那幽谷的魔霧所迷惑,在則,它可以自動追蹤唐七的氣息,這樣即使是在複雜的幽谷大陣中,你也不會失去他的蹤跡”逍遙冥解釋道。

“謝謝前輩”楊萍兒謝道。

“應該是我謝謝你纔對,好了,快點去吧”逍遙冥道。

楊萍兒道了聲謝之後,就被逍遙冥送了出去。其實那個項鍊還有一個特殊的作用,那就是可以保存佩戴這的靈魂,使其不在瞬間潰散。

————————————–

藍原星,正是唐七出聲的那個星球的名字。百年過去了,當年的朝廷如今也已經更換了。

當唐七再次踏足這個星球的時候,突然產生了一種想要會家看看的情緒。


順着泥濘的小路,走了很久,一路上唐七幾乎沒有見到什麼人影,有的也只是匆匆而過的江湖人士罷了,正是深秋時節,乾枯的樹稍上零落地掛着枯敗的樹葉,天色也是灰濛濛的,沒有一點秋高氣爽的感覺,倒是像快要下雪的樣子

“聽說百年前的唐家居然還有活人”兩個路過的行人正討論着什麼。

“不會吧,據說當年的唐家可是被天雷所劈中的啊,據說是壞事做多了,才引起了天罰….”其中一人繪聲繪色的說起了當年唐家所做的“惡事”。

聽到路人的話,唐七不由的拉住二人,激動道“兩位大哥,不知道你們說的唐家還有活人是不是真的?”

二人滿臉奇怪的看這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實在不明白爲什麼他會對唐家那麼關心,不過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下一刻,唐七直接瞬移消失在了二人的眼前。

“我是不是見到鬼了,”其中一人使勁的掐了自己一下。

“快走吧,我就說這地方邪門,大白天都有鬼魂出沒”另一人說完不由得顫抖了一下,然後飛快的向着遠方跑去。

“等等我啊…”另一人也跌跌撞撞的跟了上去。

……………

白光閃現,唐七的身影憑空的出現在了那片已經焦糊的土地上。

百年過去了,這裏一直沒有什麼人敢來,因爲據鎮上的巫師說,這片土地受到了上蒼的詛咒,凡是敢居住在這的人,全部都會被上天殺死。久而久之,這裏就成了鎮上著名的禁忌之地了。


看着地上那些焦糊的土地,一種悲傷的情緒襲上心頭,落葉飄散,冷風吹拂。

這一刻,唐七想起了昔日嚴厲的父親,頑皮的唐川,溺愛着自己的母親…….

唐七就這樣靜靜的站了一天一夜,沒有像別人那樣失聲痛哭,也沒有發瘋一樣的大笑。

“唐大哥,你沒事吧”追趕了一天一夜的楊萍兒終於找到了正在發呆的唐七。

聽到楊萍兒的呼喚,唐七慢慢的回過身來,木然的道“是我害死了父親,害死的唐家所有的人……”

其實唐七現在的狀況是十分的危險的,本來百年就達到飛昇期的他,在境界方面就有些不足,在看到昔日的家園之後,他突然想起了是因爲自己渡血劫纔會使得自己的家人死去的,一股深深的自責在他心底產生了。

“唐大哥,你怎麼了,快醒醒啊”楊萍兒顯然也發現了唐七的不對,關切的問道。

“是我害死了我所有的親人啊,先是自己的家人,後是收養我的天尊,趙叔他們,接着是靈兒……”唐七根本就不理會楊萍兒,依舊在那低聲的唸叨着。

就在這時,逍遙冥送給楊萍兒的項鍊突然冒出一陣淡綠色的光芒,剎時間,一股清流流進了唐七的體內,緊接着逍遙冥的聲音突然傳出。

“血劫之所以是時間最難度過的劫難,是因爲他能夠引響人的心智,當年我也是經過萬載的研究後才九死一生的渡過了血劫,而這小子,明顯是沒有經受到血劫後期的洗禮,所以纔會在接近這個地方後瞬間被殘留的血劫之能奪去了活下去的信念”

聽到逍遙冥的話,楊萍兒就像是看到就行一樣,抓着項鍊急道“前輩,你一定要救救唐大哥啊,他可是你唯一的傳人啊”

項鍊之中的聲音再次想起“放心,現在的不過是血劫的殘餘能量而已,一會這小子會暈過去,你帶着他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畢竟我不是真身在這裏,也幫不了他多久”

聽到唐七已經安然無事後,楊萍兒道了聲謝謝之後,帶着已經暈過去的唐七向着遠處的小鎮飛去。

就在他們二人走後不久,一個三十來歲的夫人出現在了那片焦黑的土地之上,看着消失的二人,低聲念道“他會是誰呢?難道真的是小七,不對,小七不會一點武功,就算的活下來,也已經是個老頭子了”說完搖了搖頭,然後閃身離開了。

————————————–

距離當年唐家不遠處,有着一個小鎮,叫做龍吟鎮。

今天的龍吟鎮顯得特別的熱鬧,因爲江湖中有人傳聞說,當年的武林至尊唐家的遺蹟處,留有當年唐家的至寶祕籍,雖然不知道消息是否正確,但是衆人還是從四面八方聚集而來。

平時根本就沒有什麼人的客棧今天卻是坐滿了各種奇裝異服的人。

此時窗邊位子上,正坐着三個彪形大漢,每個人身邊更是放着一把鋼刀,絲絲的寒氣從中溢出,行走江湖的人都知道,這三個人乃是當今武林一等一的好手,人稱—鬼命三刀。

“大哥,還等什麼,在等人就越來越多了,不如我們兄弟今天就去把那唐家的遺蹟給翻個底朝天,等得到祕籍後,我們三兄弟就可以達到武林至尊的地位了”其中的一個漢子喝了一口酒後,大聲喝道,完全沒有把酒樓中的衆人放在眼裏。

“老三你給我安靜點”那個被稱爲老大的人狠狠的瞪了眼那老三。

“不錯,老三,咱們現在出手,只會成爲衆人之矢,不如靜觀其變,然後坐收漁人之利”老二陰沉道。

“什麼衆人之矢,我們三兄弟怕過誰來着,就是當今排名第一的鬼娘子,咱們兄弟還不是會過……”老三不服道。

“住嘴,你在笨蛋,給我安心的吃飯”老大怒喝一聲。

一時間酒樓裏再次的安靜了下來,吃剩下了那些人吃飯的咀嚼聲和酒杯的碰撞聲。

“蹬,蹬…..”

一連串的腳步聲把衆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上來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貴婦人,雖然她沒有說話,但是那股淡淡的氣勢仍然讓人無法忽視她的存在。

“小雨,你也坐吧”那婦人對着身後的丫鬟道,那丫鬟也是三十來歲的樣子,一身淡淡素衣,從進來之後就沒有說過話。

“不了,小姐,還是你坐吧”那丫鬟搖了搖頭道。

“唉,叫你坐你就坐,來”那婦人一把拉住那個丫鬟讓她坐了下去。

此時窗邊,鬼命三兄弟手中的酒杯正不停的顫抖着,絲絲的美酒,從杯中溢出。就連那天不怕地不怕的鬼命老三也安靜了下來。

“是鬼娘子”鬼命老二顫抖道。

場中之人多是武林中人,敢到這來的人,多是有點分量的,鬼命老二這句話聲音雖然很小,但是還是被衆人聽到了。

瞬時間,整個酒樓都安靜了下來,無數張眼睛向着那貴婦人看去。

那貴婦人彷彿沒有察覺到一樣,依舊和他丫鬟慢慢的吃着,她的動作極慢,而且十分的優雅,一點都不像習武之人。

半晌,那貴婦人終於吃完了,然後站起身來,緩緩的離開了酒樓,至始至終連看都沒看那衆人一眼。

“奶奶的,就一個婆娘都把你們嚇成了那樣,真沒出息,下次疤爺我定要把那婆娘給弄回家去看看,到底有什麼不一樣。哈哈”牆角處,一個四十來歲的獨眼漢子狂笑道。

那獨眼漢子是遠近聞名的惡盜,十年前率衆佔山爲王,一身武功極高,即使是鬼命三兄弟也對他頗爲忌憚。

不過下一刻,那獨眼漢子的笑聲戛然而止,一絲的鮮血順着他的腦門慢慢的流了下來。

“獨眼疤狼死拉”

“居然是被一錠銀子給砸死的”

“肯定是鬼娘子殺的,這小子也太不知死活了..”

…..

看着酒樓中混亂的衆人,一個女子不屑的看了眼,然後緩緩的向着樓下走去,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那個跟隨在鬼娘子身邊的丫鬟,剛纔他結賬出來,剛好聽見那獨眼疤狼侮辱鬼娘子,所以順手就把他給解決了。

“小雨你又胡鬧了”那貴婦人對着下來的丫鬟道,把擊殺一個絕頂大盜當作是胡鬧,不知道那些江湖中人聽了會有什麼反應。

“那人不知死活,居然敢侮辱小姐,我當然要出手將他給殺了”那個叫小雨的道。

“唉,天下罵我的人多了,你殺的過來嗎?”貴婦人感嘆道。

“反正我見一個殺一個就是了”小雨道。

“算了,昨天的那個少年你查到什麼消息沒?”貴婦人搖了搖頭,改問道。

“查到了,正住在緣來客棧中”小雨點頭道,不過隨即又問道“小姐,那少年真的是七少爺嗎?”

“唉,我也不清楚,帶他走的那女孩,功力似乎不比我差,我也只是匆匆一瞥罷了”那貴婦人感嘆道。

“既然這樣那我們正大光明的去拜訪吧”小雨想了下道,畢竟對方的功力那麼高,如果貿然闖入可能就會有危險了。

那婦人沒在多說,這是輕輕的點了下頭,然後坐上了小雨找來的馬車,向着那緣來客棧而去。 緣來客棧,貴賓房中。

楊萍兒急的來回不停的走動着,他們來到這裏已經一個多星期了,唐七依舊處在昏迷之中,這讓楊萍兒擔心不已。如果不是逍遙冥告訴楊萍兒說唐七沒事,估計他早就帶着唐七到處找大夫去了。

“咚,咚……”

一陣連串的敲門聲把楊萍兒從胡思亂想中喚了回來。

“不是說沒事不要來煩我了嗎?”楊萍兒皺眉道。來到客棧的當天,楊萍兒就交代過店小二,沒事絕對不許來打擾。

“實在…不…好…意思”店小二那顫抖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什麼事?”楊萍兒打開們,看着雙腿不停顫抖的店小二道。

“外面來了…..兩位客觀,她們說你們…..的朋友,想要…..見你們”店小二總算鼓足勇氣把事情都說完了,畢竟這女人的恐怖他是見識過的。

“朋友?不見,我們在這沒朋友”說完直接把門關了。

本來唐七一直昏睡不醒楊萍兒就覺得十分的煩悶,而店小二又在這個時候說有人來拜訪他們,這閉門羹是吃定了的。

“咚,咚……”

楊萍兒剛關上門,那敲門聲又再次的響起。

“不是說了叫你沒事別來煩我的嗎?”楊萍兒打開們冷冷的道,一股元嬰期修真者纔能有的氣勢散發開來。

不過令她驚訝的是,這次叫門的不是店小二,而是兩個大約三十來歲的婦人。

前面的那婦人一身華麗的衣裳,顯得雍容華貴,整個人更是散發着一種鋼高貴的氣質,後面的那個女的就顯得差了很多,不過依然算的上是難得一見的美人,從她們的臉上根本就無法看到歲月留下的痕跡。

“你們是誰,”楊萍兒收回氣勢,看着二人冷冷的道。

見楊萍兒收回氣勢那婦人也忍不住長長的出了口氣,畢竟元嬰期的氣勢對她們來說實在太強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