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瑤笑,「我可沒幫上忙,人是簡明引薦的,文學院的院長也是看上了許香蘭有真才實學,我就是個跑腿的。」

張愛芸朝後面看了看。

「簡明沒回來嗎?」

陸瑤伸出食指指了指,「哦,他有個比賽要參加,明天周六,周天比賽,所以不到比賽完是不會回來了。」

張愛芸嘖嘖兩聲。

「簡明這孩子給我的印象就是愛讀書,現在終於對上他的愛好了,也是越來越有出息了,都要比賽了。」

陸瑤笑笑,對這個婆家弟弟她也是十分的欣賞。

「嬸子說的是,簡明就這點愛好,現在學了他喜歡的專業,每天都拿著本書看,我都說他,會不會學傻了。」 學傻是不至於,簡明這個人,讀書的同時也善於思考,只不過是不善於交際罷了。

解決了心頭大事,張愛芸高興啊。

可緊接著,許香蘭又說了句,「娘,還有另外一個選擇,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張愛芸瞪眼。

「去帝都大學還不好,你還想幹什麼啊?」

「嬸子,」陸瑤笑了笑,「是這樣的,佳佳她不是去帝都大學教英語了嗎,反響還不錯,她想要辦一個外語學校,專門教孩子外語,然後知道香蘭來了,她在大學英語學的還不錯,佳佳以為香蘭沒找到工作,就想讓香蘭去她辦的學校里當老師。」

張愛芸驚訝了下。

「佳佳是帝都大學的老師啊?」

這個他們還真是不知道。

「對,佳佳外語不錯,生完孩子之後在家沒事幹,就去應聘老師了,教的非常好,然後有人提議她辦個外語學校,她就動心了。」

張愛芸真為齊國風和戴佳佳感到高興,當初一家人鬧成那樣,戴佳佳又作天作地的,現在一家人和和美美的,佳佳也有了自己的事業。

所有人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不過——

「香蘭,你是不是想去工作啊?」

許香蘭:「……」

這麼快就被看透心思了?

「娘。」

「你別說話!」

張愛芸伸出手止住她的話頭。

「香蘭,我和你爹還不至於要你養,我們有積蓄,還有,你學業沒完成,以後想要有大出息都要比別人多努力十倍。」


自己的女兒什麼樣,在想什麼,張愛芸還是很好猜的。

「你今年大三,再上一年,明年就可以實習了,你就算是再急著工作,也不急於這一時,人家文學院願意收你,多好的事兒啊,你要是給我攪黃了,我告訴你啊,我就沒你這閨女。」

許香蘭:「……」

目前你真的是一句話就把路給堵死了。


陸瑤就知道張愛芸不會同意,要她她也不同意。

許香蘭只好作罷。

張愛芸一副這還差不多的表情。


「那什麼時候去上學啊?」

許香蘭:「我和他們說好了,等父親拆了線,出院之後我去學校報道。」

「哎呀,誰要你照顧你爹了,」張愛芸生氣的瞪她,「他一個老頭子有什麼好照顧的,你又不是晚上不回來了,文學院的課不是少嗎,你抽個空都能來看你爹了,醫院裡有我還有護士,你又不能貼身照顧她,趕緊上學去,免得夜長夢多。」

帝都大學那邊答應了,簡直就是天大的好事了,他們還不得趕緊抓住機會啊。

陸瑤抱臂看著許香蘭。

「就聽嬸子的吧,嬸子說的不是沒有道理,你一個閨女,照顧父親不方便。」

許香蘭只好點頭同意。

張愛芸高興的不得了,自家男人地位被占的委屈瞬間煙消雲散。

只要他們一家人都好,閨女也越來越有出息,名利什麼的完全不用在意。

張愛芸吃過飯和許香蘭一起走了,迫不及待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許戰英。

「瑤瑤啊,那下午就麻煩你帶著香蘭去辦入學手續了,不是嬸子催你,是一天不辦下來,我這沒辦法完全放心啊。」

陸瑤明白的點點頭。

「嬸子,放心吧,我下午只有一節課,上完課就帶著香蘭去。」

周五下午有課的,基本也就是他們這些理科生了。

特別是物化生和醫學院專業的。

**

回了醫院,張愛芸把帶回來的飯菜給許戰英乘上,激動的和他說了閨女要去帝都大學上課了。

許戰英不敢相信的看向許香蘭,和初次聽到這個消息的張愛芸反應一模一樣。

「香蘭,真的啊?」

不是他們不相信閨女,是帝都大學的門檻還是很高的。

香蘭當年的高考成績夠不上分數線,又是中途過來的,以為就算是能找個學校,也只會是給普通的一本,沒想到竟然有這麼好的事。

許香蘭重重地點頭。

「爹,這是真的,簡大哥的弟弟簡明,幫我問的他們院長,把我的事情說了,那邊就安排和我見面,考了考我的學識,院長說我進去完全沒有問題。」

文學這東西也是講究天賦的,有些人即使不上大學,文學底蘊也很強。

所以,他們只要看重了一個學生對事物還有人生的態度,又有獨到的見解,他們的要求就不會很大。

許戰英感嘆。

「我算是沒白疼阿誠這個臭小子。」

簡明不算是個愛多管閑事的人,要不是簡誠從中調和,這帝都大學,香蘭是去不了的。

張愛芸嗔了他一眼。

「你知道就好,以後可別在吹鬍子瞪眼了。」

許戰英挑眉。

「我不對他吹鬍子瞪眼,我還能對誰這樣?」

張愛芸:「……」

好,你有理。 下午,陸瑤領著許香蘭去了帝都報道,簡誠也去了何龍一的辦公室,把許香蘭的心思說了一下。

何龍一有些震驚。

沒想到他也有被利用的時候,主要是他還有被女孩子利用的價值。

「我就是和你通個氣,我是把香蘭當作自己的親妹妹的,她的婚事我很上心,我希望她能夠找一個對她好,愛她的男人,如果你對她沒意思的話,最好是一開始就回絕。」

許戰英對他有恩,簡誠不希望最後大家鬧得不愉快。

何龍一摸了摸下巴。

「我好像確實不小了。」

簡誠眯眼。

這話什麼意思?

何龍一收起不正經的神色,直起身。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放心吧,我會好好考慮的。」

這個年代的人們,對愛情,有憧憬,有期待,但是卻並不抱有希望。

大部分人,還是按部就班的,到了一定年紀就結婚生孩子。

何龍一也是等著屬於自己的愛情,只是遇見那麼多女孩子,沒有一個是他喜歡的,如今他都快要三十歲了,再不結婚,就真的說不過去了。

簡誠看了看他,「你,你,你不會是想答應了吧。」

何龍一撓了撓頭髮,倚在椅背上,慵懶十足。

「確實有這個想法。」

何龍一抬手,「你別用這種眼神看著我。」

何龍一也是看得明白,想得通徹了。

「雖說現在世人對男女之情的態度鬆了很多,但是自由戀愛還是很少,像你和白世界這樣,其實很少,就說白世界和簡小妹吧,他們一開始也算是你養母逼著相處的,雖說過程不好,但是結局是好的啊。」

簡誠抿了抿唇。

「我呀,就是粗人一個,不指望什麼愛情,兩個人在一起相處時間長了,或許就有了感情了,就算是沒有愛情,培養成親情,難道不是更好嗎?」

簡誠只是皺著眉頭,說不出勸解他的話。

這兩人在某些觀念上,還真是一致,有些話,舉的例子,竟然都和香蘭說的一樣。

簡誠不禁搖頭笑笑,低聲說道。

「或許,你們倆還真合適。」

何龍一看他。

「剛剛不是還勸我來著?」

簡誠站起來,理了理衣服。

「反正話我已經帶到了,你自己有分寸就好,還有啊,香蘭她雖說接近你別有目的,也是在在利用你,但現在我已經提醒你了,所以,以後你們要是真在一起了,吵架的時候可不能翻舊賬。」

何龍一無語的看著他。

「我在你心中就是這樣一個不明是非的人,還有啊,我和她還沒怎麼著呢,你就開始咒我們吵架了,你能不能盼我點好?」

簡誠舉手投降。

「好,是我多嘴了,我還要去看看我爹在新居怎麼樣,先下班了。」

何龍一嘖嘖兩聲。

「你最近是真的閑啊。」

簡誠轉過身,一邊走一邊說。

「來年想要這樣的自由都沒有了。」

何龍一點點頭。

也是,別說是阿誠,就是他,也要忙活起來了。

哎,還想著要談戀愛?還是認命娶個媳婦兒吧。

**

簡誠去父母住處之前,回去把陸瑤提前給他們準備好的一袋糧食背走。

到了父母那,大哥不在,說是去辦理入職手續了,明天就開始工作了。

見簡誠來了,簡向前招呼他進來,看見他後背的一大袋糧食,連忙上前幫忙。


「午飯後我去買了一小袋麵粉,還有一些紅薯,夠吃了。」

簡誠沒讓父親幫忙,把糧食背到了廚房裡放著又走了回來。

「爹,你和娘年紀大了,別再吃這麼多紅薯了,我過來前瑤瑤還特意叮囑我,看看你是不是買了,你果然還是買了不少。」

剛剛送糧食的時候可是看到一大袋紅薯。

「紅薯含糖量太高,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瑤瑤只說你們年紀大,不適宜吃太多含糖量的食品。」

簡向前笑:「瑤瑤是個大夫,說的話肯定有道理,那我和你娘就不吃那麼多了。」

簡誠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