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的鼻子發澀,握住文偉業的手說,「文叔,我從來沒怪過你,我這些年過的還好,你不用替我擔心。」

文偉業擦了把眼淚,可更多的眼淚掉了下來。

「文先生,我們找到其他人說,當初簡汐的爸爸被人逼死,是因為他手裡掌握著一個東西,這份東西,是不是對這些洗黑錢的人造成了威脅?你有沒有當年葉氏集團的資料?」慕洛琛望著文偉業說。

「東西?什麼東西?你們找到了嗎?」文偉業激動的說,「我怎麼會有那種東西?如果我有,我早就交給警察局了,那群黑心的崽子,別讓他們落到我手裡!不然我非整死他們,讓他們為成書償命。」

「東西暫時還沒找到,不過我們正在努力。」慕洛琛說。

文偉業有些失望的坐回了椅子上,「……好,還有,簡汐如果你們找到了,一定要交給警察局,讓他們把那些壞人繩之於法,成書在天上,也能安息了。」

「嗯,我們會的。」慕洛琛淡聲說,「文先生,打擾你了,很感謝你能告訴我們這些。」

「都是我應該做的,你們不用感謝我,應該感謝的人是我。」

慕洛琛側首看著眼眶通紅的葉簡汐說,「簡汐,現在事情真相差不多知道了,我們先送文先生回去,免得他遭受到那些人的迫害。」

葉簡汐點了點頭。

慕洛琛示意黎曼把文偉業送走。

文偉業站起來,頓了下腳步說:「簡汐,如果你查到那些壞人,一定要告訴我,我要親眼看著那些害你爸的壞人被繩之於法。」

「我會的。」

黎曼很快送文偉業出去。

慕洛琛抬手擦去葉簡汐眼角的淚水說:「說好了釋懷的,怎麼現在哭成了小花貓?」

「我才沒哭。」葉簡汐倔強的說。

慕洛琛抱住她說,「好,你沒哭,哭的人是我總可以吧?」

葉簡汐依偎在他胸口,心情有些失落,她一直以為自己的父親是世上最正派的人,可沒想到,父親竟然借著公司的明目進行洗黑錢,而且長達兩年。

她安靜著不說話,慕洛琛摸著她的一縷頭髮,想著剛才文偉業說的話,感覺有哪裡不對。

雖然文偉業說的每一條都和他目前掌握的證據符合,但隱隱的有種直覺告訴他,事情並非如此。

或許當初文偉業看到的並非全部,也或許一早就有人買通了文偉業,特意說這些話來給他們聽……

無論是哪一種,他都覺得,文偉業說的話有問題。

慕洛琛沒把心底的疑惑跟葉簡汐說,因為現在還沒任何證據表明,文偉業是有問題的,還是等他查出來再說吧。

在咖啡館坐了一會兒,慕洛琛送葉簡汐回公司。

葉簡汐回到辦公室,眼睛還有些紅,剛坐在自己的辦公位子上,唐游銘就把一份文件放在了她跟前,「今天之前,把這份文件翻譯好,我等著急用。」

葉簡汐打開文件,看到裡面全是法語內容,皺了眉頭,她可是一點法語都不會,可沒來得及跟唐游銘說,唐游銘就轉身走了。

看著一堆文件,葉簡汐準備給慕洛琛打電話,走一下後門,好歹他是個法語通。

拿出手機,撥通了慕洛琛的號碼,葉簡汐張嘴想要說話,門口走過來一個辦公室的小妹說,「葉助,門外有警察找你。」 警察?

葉簡汐本能地想到了陳一峰,但讓她糊塗的是,陳一峰過來找自己有什麼事情?以往陳一峰都是和慕洛琛來往,不會通過她。

葉簡汐滿腹狐疑的站起來,走出了辦公室,外面等著她的人卻不是陳一峰,而是兩名陌生的警察,兩個人都穿著警服,看到她的那一刻,把自己的證件亮了出來,說:「你是葉簡汐女士?」

葉簡汐點了點頭。

其中一個,拿出手銬拷上她的手腕,說:「我們現在以涉嫌非法詐取他人財產逮捕你,希望你能跟我們合作。」

冰涼的感覺自手腕間傳來,葉簡汐一下就愣住了。

非法詐取他人的財產?她什麼時候做過這些事情?

而在她拷上手銬的那一刻,辦公室里的人目光紛紛的投過來,有幾個甚至圍了上來,在一旁小聲的議論著。

「葉助理詐騙他人財產,一點都看不出來啊。」

「就是啊,平日里看著她平和的一個人,怎麼會做出這種違法的事情?會不會是搞錯了?」

「警察能搞錯嗎?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前幾天還看著她坐著VOLVO呢,說不定那輛車就是她用詐騙過來的錢買的。」

……

旁邊的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著話,葉簡汐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文:「警察同志,是不是搞錯了?我並沒有參加過任何詐騙的活動。」

「沒有搞錯,我們過來抓的就是葉簡汐,如果你覺得自己是清白的,到警察局裡說清楚,我們不會冤枉好人。」

警察說著,要她走。

葉簡汐站在原地說,「我可以打一個電話嗎?」

「不行,葉女士,請你跟我立刻走。」

葉簡汐想到自己的手機剛給慕洛琛打了電話,也不知道打通沒有,甚至不知道,慕洛琛什麼時候會知道她出事了。

很快,警察便帶著葉簡汐走了。

唐游銘從辦公室出來,看了眼鬧哄哄的辦公室,沉著臉色說,「都站在這裡幹嘛?一個兩個不好好工作,公司付給你們工資不是讓你們白做事的!」

員工看到他出來了,連忙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工作,唐游銘叫住一個手腳慢的,「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員工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了出來,唐游銘擰了眉頭,說:「你先回去工作。」

在員工退下后,唐游銘回了辦公室,他知道慕知寒對葉簡汐還有唐瀟瀟兩個助理不一般,所以在來公司之後,對她們都格外的苛刻。

可這幾天相處下來,也知道以葉簡汐沉穩的性格,根本不可能做出詐騙錢財的事情。

這大概是一場誤會,所以他猶豫了下,沒再管這件事。

讓葉簡汐在警察局裡吃吃苦頭也好,讓她看清楚,現在慕知寒已經不是他的靠山了……

到了警察局,兩個人帶著她進了一間房間,房門關上,兩個警察拿出一張A4紙遞到她跟前,「葉小姐,這是你的賬戶?」

葉簡汐看到上面的名字和信息,點了點頭說:「是,但這個賬戶並不是我親自開的。」

她自己有的幾張卡,都記得卡號,這張卡的卡號是陌生的,想起來之前裴娜曾經借走她的身份證,辦理了新的賬戶,這個賬戶應該是她辦理的。但葉簡汐相信裴娜簡單的性格,絕對不會做出詐騙他人錢財的事情。

「那是誰開的?」警察問。

「我的朋友裴娜,她曾經把我的身份證借走,說要開賬戶,開店鋪。」葉簡汐老老實實的說。

「為什麼她開店不用自己的?反而要用你的?」警察緊逼著問。

「那家加盟店要求信譽良好的用戶,才同意加盟,裴娜的信用卡曾經刷爆過,所以借了我的身份證。」

警察又連著問了幾個問題,然後讓葉簡汐提供裴娜的信息,拿到裴娜的信息后,其中一個警察站起來走了出去。

葉簡汐看著剩下的一個警察,問:「警察同志,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突然說涉嫌詐騙?」

「你這個朋友,借走你的身份證后,到銀行開了一個信用賬戶,借著這個賬戶向銀行貸款了五百萬,同時,他註冊了一家P2P網路借貸公司,陸陸續續的已經有幾百位群眾往裡面砸錢,綜合資產已經達到了千萬,現在那些被騙人沒辦法取出自己的錢,到我們警察局報了案,所以我們根據賬戶信息找到了你。」

警察看出她也是被人騙了,說:「下次再碰到朋友借身份證的事情,我們建議還是別借,哪怕是最親近的人也是這樣。」

葉簡汐蹙眉說:「裴娜不會騙我的。」

「騙子往往是從最信任人的開始入手,我們碰到好幾起這樣的事情了。」警察搖了搖頭說。

葉簡汐倚靠在牆上,不再說話,她和裴娜一起長大,情同姐妹,裴娜怎麼會騙她?

如果真的有問題,或許是秦紹明的問題……

可秦紹明看起來乾乾淨淨的一個人,會做這些事情?大概是她想錯了,裴娜和秦紹明兩個人或許都被騙了。

胡思亂想了好一會兒,葉簡汐依舊沒理出個頭緒,門口忽然有了動靜,她抬眸看過去,只見剛才的警察,帶著裴娜一起走了進來。

裴娜看到葉簡汐,淚水刷的一下落了下來,「簡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他們會說涉嫌資金詐騙?」

葉簡汐望著她說,「裴娜,你先冷靜下來,沒做過的事情,你就是清白的,跟警察同志好好說清楚,他們會還你清白。」

裴娜哭了一會兒,漸漸的平復了情緒。

兩個警察開始審問裴娜,裴娜回答了幾個問題,警察便察覺出來了問題,問她問題,她一概不怎麼清楚,有關賬戶的問題,她都交給了自己的男朋友去辦理,自己根本什麼都沒插手,只是做甩手掌柜。

得,一看又是個被騙的。

不過警察也沒那麼輕易地相信,而是給兩個人做了口供后,讓兩人在警察局等著,而他們去找秦紹明……

裴娜倚靠著葉簡汐坐著,眼淚不停地落下,「簡汐,紹明他不會騙我的,他說過他會娶的,會和我一輩子好好的……」

葉簡汐看著裴娜,心情複雜,其實根據警察掌握的線索以及裴娜的口供,秦紹明受騙的可能性已經非常小了。

可若是秦紹明真的是個騙子,裴娜該怎麼辦?她好不容易全心全意把自己交給一個人,甚至做好了結婚的打算,到頭來卻發現這個人可能是騙子,有幾個人能接受這樣的打擊呢?

三個人里,裴娜是最單純的一個人,葉簡汐真的不知道,如果秦紹明是個騙子,裴娜會怎麼樣。

葉簡汐陪著裴娜等了一個多小時,出去的警察終於回來,可他們沒有等來秦紹明。

「沒有找到秦紹明,裴女士提供給我們的住址、電話都是空的,秦紹明所在的公司也說,他已經在半個月前辭了職,現在我們已經把他列為了通緝犯。」警察面色嚴肅的說,「雖然你們兩個是被騙的,但你們涉嫌本案,所以你們可能要在警察局待一段時間,等確定你們兩個,的確沒有犯罪的嫌疑,我們會放你們出去。」

裴娜聞言,臉色越來越差,抓住葉簡汐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加大了力氣。

「不可能的,警察同志,是不是你們記錯了我給的信息,紹明他一直都在的,還有他的家人……」

裴娜站起來拉住警察同志的手說。

「裴女士,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可以等出去后,自己親自去看看。」警察說完,給兩人打開了手銬,又去忙碌了。

裴娜跌渾身無力的跌坐在椅子上,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小腹那裡也格外的疼。

「裴娜,別著急,沒事的,錢的漏洞我可以補上,其他的事情也都會慢慢好的……」葉簡汐看著她神色不對,連忙安慰。

裴娜茫然的抬頭望著她,低聲的呢喃:「汐汐,不會沒事的,我把自己交給了他,可他卻騙了我……」

她把秦紹明當成了後半輩子的伴侶,所以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給了他。

可現在……

什麼都沒了……

他的家是假的,父母是假的,工作是假的,結婚是假的,他說開店也是假的……那些她憧憬的未來都是假的……

裴娜感覺身體每一處都在疼,腦子都快要炸掉了。

葉簡汐聽到裴娜的話愣了兩秒,伸手緊緊地抱住了她,「娜娜,沒事的,現代社會這麼開放,沒人會介意這些的。」

裴娜趴在她的懷裡,卻覺得喘不上氣來。

沒人介意,可她自己會介意,自己保留了那麼久的純潔,交給了一個騙子,這個騙子還害了她最好的姐妹。

還有比她更蠢更失敗的人嗎?

裴娜的臉色越來越蒼白,小腹那裡的墜痛也越來越明顯,就像是有一隻手,在拉著她的小腹,拚命的撕扯那裡的肉……

「汐汐,我好痛。」

裴娜忍了好久,抓住葉簡汐的手說。

葉簡汐低頭,看向裴娜,這才注意到她的臉色呈現透明的顏色,而順著一股血水順著她的裙子,緩緩地暈染開來。 葉簡汐頓時慌了,「裴娜,你怎麼了?」

她只叫了一聲,裴娜腦袋便無力的歪在了她的身上,聲音虛弱的說,「可能是流產了。」

葉簡汐頓時感覺五雷轟頂,抓住她的手,對一旁的警察說,「警察同志,我朋友不對勁,我要立刻送她去醫院。」

警察走過來,看到裴娜這樣,臉色也是一變,但沒答應葉簡汐離開,而是說,「你在這裡等著,我們送她去醫院。」

他說著想要上前,把裴娜抱起來,可裴娜死死地抓住葉簡汐的手,疼得聲音都變了強調,「汐汐,你陪著我,汐汐……」

葉簡汐的眼淚刷的一下就落了下來,抓住警察的手說,「警察同志,我必須跟著她去。」

「不行,這不符合規定……」

警察的話剛說了一半,門忽然從外面推開。

葉簡汐淚眼婆娑的望著門外,視線恰好和站在門口的慕洛琛對上,慕洛琛微喘著氣息,額頭上布著些許的汗水,目光焦急的看著她,大步的走進房間,到她跟前,拉住她的手,掃了一眼,見她沒什麼大礙面色才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阿琛,救救裴娜。」葉簡汐抓住他的手著急的說。

「她怎麼了?」慕洛琛問。

「她好像小產了。」

慕洛琛對身後的緊跟進來的周文達說,「立刻送醫院。」

周文達上前,要把裴娜抱過來,抱著裴娜的警察厲聲問,「你們是什麼人,擅闖警察局。」

話音落,門口出現了陳一峰的身影,「讓他們走,後果我來承擔。」

那名警察見到陳一峰,連忙把裴娜交給了周文達。

周文達立刻抱著裴娜往外走,葉簡汐緊跟著。

慕洛琛微頷首,對陳一峰說:「陳隊長,我先走了。」

陳一峰點了點頭……

出了警察局,周文達把裴娜放到了車子上,立刻開車送她去最近的醫院,裴娜仰躺在沙發上,疼得冷汗不停地留下來,手幾乎捏碎,「汐汐,你說是不是我的報應,臉上天也不讓這個孩子生下來。」

葉簡汐低聲安慰著她,可裴娜聽不進去,只是抓著她的手,在胡言亂語,有幾次她疼得昏迷了,又叫著秦紹明的名字,說自己好疼。

十分鐘后,終於到了醫院,裴娜立刻被送進了急診室。

「是宮外孕,要立刻做手術。」醫生說,「你們先把手術同意書籤了,我們儘快給她安排做手術。」

葉簡汐從護士那裡接過手術同意書,顫抖著手簽下了名字。

沒多會兒,裴娜便被推進了手術室。

看著紅色的燈亮起,葉簡汐無力的坐在椅子上,靠著慕洛琛的肩膀說,「為什麼會這樣,阿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