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道明聖火出現后,原本在許濤右手上肆意瀰漫,蔓延的模糊黑氣頓時都被燒化了去!

見狀,許濤不禁大喜。不過,在驅散侵蝕自己的黑氣后,許濤立即就散去了道明聖火。許濤自知,現在的自己,還「用不起」道明聖火。就算是維持道明聖火在手上燃燒,許濤也能分明感覺自己的元陽之力在迅速流逝。

隨即,許濤抬頭望去,他發現馬坤現在赫然是又朝自己衝殺過來。見這般,許濤可是大感麻煩。經過剛才短暫的交鋒,許濤明白自己怕是不能輕易制服馬坤,如果不下重手打傷他的話……

旋即,馬坤便是揮拳來到許濤近前,而許濤卻不與之對碰。只見許濤猛的倒退而出,拉開了與馬坤的距離。

可是,馬坤卻沒因此停下攻擊,他反而更加瘋狂了。怒吼一聲,馬坤隨即朝許濤乘勝追擊!

他的右手因為受傷,已經不能使用,所以,馬坤赫然前伸左手,呈爪式!旋即,便就有大彭的黑色氣流匯聚到他的手爪之上。


很快,馬坤手爪上匯聚的黑色氣流就變得十分凝實了,依附著他的手爪,也變成了手爪模樣。從其上,向後漫散起幾縷長長的黑氣!

「暗爪!」

從馬坤口中,有一道沙啞,滄桑的聲音吐出這兩個字來。旋即,馬坤保持黑氣手爪前伸,速度猛然劇增。

才眨眼的功夫,他便就追上了已倒退數十米的許濤!

見狀,許濤不禁大驚。他趕忙運轉元陽之力,在面前凝出一面堅實的火焰盾牌。

火焰盾牌呈現為規整的六方形的姿態,其上徐徐燃燒著熾熱的火焰,赫然就是許濤的防禦法術之一,六方炎盾!

霎時間,馬坤揮著「暗爪」猛然打擊在了六方炎盾之上!

彭!

碰撞的瞬間,只見焰氣潰散,黑氣強勢,許濤凝成的火焰盾牌立即就被馬坤擊潰了去。緊接著,馬坤氣勢不減,揮著「暗爪」猛的抓向盾牌后的許濤!

這一切發生得很快,當許濤真正反應過來時,便就看到馬坤的黑氣手爪從潰散的焰氣盾牌中,鑽了出來,並前進,抓到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鮮血飛濺,灑在馬坤的臉上,身上。痛苦的嘶叫發出,許濤當即就被抓飛了出去!

飛出老遠的距離,當許濤落地時,還在地上連翻數個跟頭才停止下來。一路看去,地面之上已有不少許濤的血跡!

停止身形時,許濤是癱躺著的,他的胸口赫然是裂開了四條駭人的血口子。加上在百穴山被朱家龍打傷的那一條,五條傷口猙獰的躺在許濤胸口上,使得那裡變成一片血肉模糊……

在剛被打傷的血口子中,還盈漫著鮮紅的血液,血液止不住的流淌,把許濤的衣裳都給染紅了。

旋即,許濤奮力起身,聚力連點,使用「點穴止血法」, 萬能特效大師

可就在這時,馬坤猛然出現在許濤跟前,他跳躍在低空中,正準備當頭一拳給許濤打來!

許濤的血液還沾染在馬坤臉上,不禁使得他看起來變得猙獰,恐怖了不少……

「完了!」許濤心想道。

馬坤的「暗爪」能將超獸「巨力凶王」擊碎,許濤一面普通的法術盾牌自然是不敵。而馬坤的拳擊,能與「巨力凶王」相抗衡,那許濤的腦袋若是被打中了……後果不堪設想!

眼看著,馬坤揮動著拳頭,就要打中許濤的腦袋!而許濤,也只是無能為力的吃驚的看著馬坤!

「我就要死了嗎?」許濤最後想道,接著,他竟是不甘的閉上眼睛。

突即,從許濤背後,猛然射來一塊巨大的菱形堅冰!

菱形堅冰越過許濤的頭頂,狠狠的刺擊到跳躍起揮拳的馬坤身上,隨即將之帶著倒飛了出去!

許濤的危機,頓時化解了!

馬坤被擊飛了,許濤自是能感知到。他隨即猛的睜眼,目瞪口呆的看向擊飛馬坤的菱形堅冰。

這時,從許濤身後,響起了他熟悉的聲音!

「哎呀呀,怎麼就你們倆在這兒。這樣一來,知道我英雄事迹的人可就太少嘞!」 許濤不禁輕笑一聲,搖頭說道:「佳佳,你小子真是夠自戀的。救我的堅冰又不是你發出的!」

滕佳佳的聲音,許濤可是熟悉得很,當即便就認定是他來了。

隨即,許濤扭頭看去,他見到滕佳佳和胡津嫻正傲然站立在自己身後不遠處。胡津嫻抬著右手,其上正繚繞著些許寒冰之色,擊飛馬坤的菱形堅冰顯然是她發出的。

滕佳佳笑道:「津嫻是我的,她發的堅冰當然也算我的了。所以,救你的還是我!」

「真不要臉啊你。」許濤無奈的道。

「嗷!」

被堅冰擊飛出不遠,馬坤便就將之擊碎了去。當即,他怒吼一聲,打斷了許濤和滕佳佳悠閑的交談。

滕佳佳二人隨即看向馬坤,見他怪異的樣子,二人不禁皺眉。胡津嫻問道:「馬坤怎麼了?他竟會攻擊你,而且下的還是死手!」

許濤無奈一笑,道:「他失控了!你們兩個孤陋寡聞的傢伙,應該沒聽說過『偽暗』吧。」

聞言,滕佳佳疑惑的道:「『偽暗』,那是什麼?」

許濤接著道:「果然。別提問,現在不是時候,等解救了馬坤再說。現在我們三個聯手,先將馬坤制住再說!」

隨即,胡津嫻又問道:「就制住他嗎?呵,你們看著就好了!」

語罷,胡津嫻立即沖向馬坤,同時,雙手交合,結出手印。隨著她沖前,在她身旁忽即浮現一大彭藍玉色的寒氣!

見胡津嫻向自己衝來,馬坤不禁興奮一吼,隨即便急速迎了上去。同時,他左拳緊握,黑色的氣流隨即匯聚其上。

「佳,我們也上吧!」許濤急切喝道。

滕佳佳卻是悠閑,他笑道:「我們看著就好,津嫻的實力,你還不放心嗎?」

聞言,許濤不禁有些怒意,他喝道:「她算什麼。如果李欲沒跟我說謊的話,馬坤可是打倒了聚集在泯滅之谷的上百位本院修士!」

「什麼?不可能的吧!」滕佳佳不可思議的道。

許濤隨即朝胡津嫻和馬坤的方向衝去,同時對滕佳佳說道:「怎麼不可能,不然剛才我會需要你們來救嗎?」


「冰封風暴!」

馬坤已經來到近前,胡津嫻忽即喝道。接著,她便指揮著身邊的藍玉色寒氣,席捲上馬坤的身體。

馬坤隨即揮拳,但藍玉色寒氣卻是很快就把他包圍了起來。旋即,馬坤周圍的溫度大降,一塊巨大的堅冰瞬間由寒氣結成,將馬坤凍住了!

馬坤保持揮拳的姿勢,被堅冰凍住的他已無法動彈,不過,從他身上升冒起的黑氣卻是瀰漫到了堅冰之中。


見狀,胡津嫻站在堅冰之前,不禁得意一笑,她說道:「這不就搞定了。許濤真是奇才,晉級之後居然變廢物了,剛才竟差點被馬坤幹掉!」

胡津嫻正得意呢,可很快,她就得意不起來了,反變得十分震驚。因為她看到,處在堅冰之中的馬坤突然氣勢大漲,黑氣暴升,竟是將巨大的堅冰都給震碎了去!

震碎堅冰,馬坤隨即又揮拳,朝胡津嫻當頭打來。在他拳頭之上,黑氣似是在呼嘯著,威勢十分!

胡津嫻正處在震驚之中,她明顯來不及應對避開了,如果被擊中,她的下場也會不堪設想。

不過,在他之後衝來的許濤卻是及時趕到了。只見他伸手,猛一拉胡津嫻的后衣,快速將她扯飛出去。而後,許濤敏捷的使腳跺地,借力也快速退後。

兩人都退到了滕佳佳身旁,馬坤的拳擊當然落空了。他似乎很憤怒,隨即仰天長嘯,發出刺耳的吼聲。

儘管被救了,胡津嫻還有點驚恐未定,她拍拍胸口,粗沉的呼吸著。

見狀,滕佳佳不禁皺眉,他再望向馬坤時,臉色不禁變得難堪起來。他吃驚的道:「到底怎麼回事啊!馬坤怎麼會變得這麼強大!」

許濤輕呼一口氣,笑道:「都說別提問的了,先把他制服再說。」

滕佳佳道:「要是他真的打敗了上百位本院修士的話,憑我們三個怎麼可能制服他!」

這時,胡津嫻明顯已經緩過氣來了,她有些不甘的說道:「我就不信了,還治不了這小子!剛才小看他,大意了,現在我要使出全力對付他!」

說著,胡津嫻雙手結印,這次,不是在她身旁,而是在馬坤身旁,浮現了幾大彭冰色寒氣!寒氣出現,許濤不禁覺得這山谷內的溫度猛然下降了許多!

見狀,許濤卻是笑道:「你早該這樣了!」

胡津嫻不理許濤,旋即,她嬌喝一聲,道:「封魔冰刺!」

在馬坤身旁浮現的幾彭冰色寒氣忽即凝結起來,結成了數根粗長的冰刺!這冰刺,可是不凡,在其上可是有著巨大的黑色符文繚繞!

冰刺凝成后,皆是朝馬坤插去!

噗嗤!噗嗤!噗嗤!

數根冰刺一齊插下,卻是沒有一根插中馬坤的。它們只是插在了馬坤周圍的地上。

身為華成巔峰修士的胡津嫻準頭會如此之爛?當然不會,這其實是胡津嫻刻意控制的。這些冰刺並不是為了攻擊馬坤,而是為了制約馬坤。

冰刺沒有插中馬坤,插在他周圍的地上,憑藉粗長的身體,冰刺赫然是把馬坤緊緊「夾住」了。使得他動彈不得!

被冰刺制約住的馬坤,自是不甘,他拚命掙扎著,但就目前的情況來看,他這般行為只是徒勞。

見馬坤被牢牢束縛住了,胡津嫻不禁又得意起來,她哼聲道:「小樣,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可是,不久后,她的得意又被「打擊」了。

只見馬坤將黑色氣流凝聚在還能活動的左手拳頭之上,隨即,他揮拳擊打近處的冰刺,竟是能將冰刺打出裂痕來!

之前就說過,馬坤的拳擊力量可是能與「巨力凶王」匹敵。現在他擊打這冰刺,每一拳都只能打出一些裂痕,由此可見,胡津嫻這招「封魔冰刺」很不簡單吶。

修仙歸來之絕代仙君 ,給馬坤一些時間,他還是能將之化解的……

見狀,胡津嫻不禁呀然一驚,她無奈的道:「我靠,這小子太狠了吧!」

許濤隨即說道:「馬坤可是把朱英潔,胡錢娜,余邦文他們三個都打趴了的,能不狠嗎?」

一會兒的功夫,馬坤就將能打到的冰刺都打出了裂痕,甚至已把一根冰刺給打碎了去。


皺眉看著這一幕,滕佳佳隨即喝道:「我來加強對他的束縛力!」

說完,滕佳佳快速結印, hp賽琳娜的願望

「地岩鎖!」

滕佳佳怒喝一聲,隨即,從馬坤周圍的地上,突即冒出幾條土色的岩石。這些岩石就如繩索般輕柔,隨便盤動。但是,它們卻是比繩索粗幾倍,也硬幾番。

土色岩石隨即纏上馬坤的身體,將之與冰刺牢牢鎖在一起。特別是馬坤用來擊打冰刺的左手,滕佳佳還特別控制土色岩石多纏在上面幾圈。

完成這一切,馬坤身上的土色岩石隨即就變得堅硬十分。這一招,許濤也是見識過,在積雲山脈時,程航濤曾用這一招來對付過他。

左手不能動彈了,許濤三人看到,馬坤不禁憤怒起來。他開始不停咆哮著,想要掙脫滕佳佳二人給他施加的束縛!

「這下子,終於制住他了吧。」滕佳佳說道。

許濤凝視著馬坤,忽即,便就見到他身上的黑色氣流氣勢大漲!這時,許濤分明看到,在纏住馬坤左手的土色岩石上,出現了細密的裂痕……

許濤皺眉道:「恐怕沒這麼簡單……」

滕佳佳和胡津嫻隨即也發現了這一現象,他們也皺眉,道:「真是麻煩!」

許濤默默的看著馬坤,似是在思量著什麼。良久后,他才說道:「佳,趁馬坤還沒完全掙脫,我們使用那招吧!」

聞言,滕佳佳不禁一驚,他說道:「不好吧,傷到馬坤怎麼辦?」

許濤說道:「馬坤現在這般瘋狂,若不趕緊制住他,只會讓他受到更大的傷害……」

滕佳佳隨即沉默了,不過,很快他卻是默默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