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明豪點了點頭:“可以。”

“那明豪,你中午打算讓我吃什麼?”

“嗯?”高明豪思索了一陣:“本來想好好的宰你一頓的,早上問我那麼多的問題,可現在呢卻想不到吃什麼了,吃快餐吧。”

胡瑤琳抿着嘴脣一笑:“哦?你還想宰我呀,好狠的心呢,小女子可沒那麼多的錢讓你大吃大喝。”

見胡瑤琳露出小女兒的姿態,高明豪在這一刻竟然看呆了!

本來胡瑤琳很漂亮,再帶上那黑框的眼鏡,那雙眼睛給人無限的深邃,再加上她極具氣質,高明豪移不開眼了!

胡瑤琳還在納悶兒高明豪怎麼不回答,扭頭一看卻看到高明豪正呆呆的看着自己,那表情要多傻就多傻。

“咳咳~明豪,你在想什麼呢?”

高明豪這才從那唯美的意境當中回過神來,頓時就是一陣臉紅,丫的自己什麼時候變成這麼好色的傢伙了,自己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了!

可是不得不說,胡瑤琳真的太美了!

“這個……”高明豪也明白鬍瑤琳看出自己的窘態,一時之間也找不到如何解釋。


胡瑤琳卻笑了起來:“男人嘛,都這樣唄,你也不必太拘謹,總比一些口是心非的傢伙打胡亂說。”

“呵呵,呵呵……”高明豪訕訕的笑了笑。

這時兩人也走到了昨兒高明豪吃飯的快餐店,高明豪這才鬆了一口氣:“到了到了,就是這樣,你請客。”

說着頭也不回的走了進去,他實在沒面子在面對胡瑤琳了,雖然自己沒做錯什麼,胡瑤琳也沒說自己什麼,可是男人的自尊心讓他覺得太丟臉了!

今兒沒有昨兒那般簡單,本來按照高明豪的想法點兩分炒飯就可以了,但是胡瑤琳卻還是叫了幾個菜,等菜上來了高明豪就把所有精神集中在飯菜上。

這他沒辦法,因爲此刻胡瑤琳就坐在他的對面,越看得久越能夠體會到胡瑤琳的美態,或者更通俗的說,媚態。

那股媚不是一般化妝出來的妖媚,而是從骨子裏面透露出的媚。一般的媚不過第一眼吸引眼球而已,看久了自然而然就會厭煩。

可胡瑤琳的媚,卻是百看不厭,還會越來越被其所吸引。

由於高明豪把精神全部集中在吃上面了,絲毫沒有注意到他吃了多少!

一碗飯,兩碗,三碗……

很快,桌上就堆起了十多哥空碗,全部是被高明豪吃光飯放在這裏的。

等高明豪感覺到有點飽了,這才注意自己旁邊好像碗有點多。

什麼情況!

胡瑤琳也有點驚訝,剛纔高明豪吃下去的飯按照正常人來算,是足夠五六個大男人吃個飽的,可是他一個人卻吃完了!

“你真的能吃呀,看來幸好你嘴下留情沒有去其他地方,要不然我還真的會被你宰。”

高明豪更加不好意思了,想要解釋,可是桌上的碗這證據太有力了,容不得他多做解釋,無論怎麼解釋,這些飯菜總是你吃的吧。

這時高明豪才注意到胡瑤琳那碗飯動都沒動,但一看桌上的菜呢,空了……

“你怎麼沒吃呢?”高明豪硬着頭皮問道,他也不知道他這話怎麼說出口的。

胡瑤琳很想說,我到想吃,可是你不看看你那速度。十多碗飯不到五分鐘就解決了,桌上的菜在開始的一分鐘就沒了,你讓我怎麼吃,光吃飯呀!

“這個……”胡瑤琳也不知道怎麼說了,她怕說出來高明豪就更囧了,可是不說就輪到她了。

“哦,應該是飯菜不合胃口吧,那你自己去找吃的吧,我呢先離開了哈。”高明豪很不負責任的站起身來說道,在胡瑤琳錯愕的眼神中,快步的跑出了快餐店,好像在他的身後有着什麼會吃人的猛獸一般。

跑出了快餐店,高明豪狠狠的出了幾口氣,不行,下次不能再和胡瑤琳待一起了,簡直是要勾了自己魂呀。

她以後應該不會來找自己了吧,如果再來的話自己恐怕也受不了,是不是應該把事務所重新找個地兒。

高明豪離開之後,胡瑤琳卻皺起了眉頭慢慢的吃着面前的白米飯。

“他的意志好強大,居然能夠抵抗我的媚術,而且體魄也強大得可怕。但是他的體魄卻十分的混亂,而且體魄也沒有隱藏,難道不怕他人發現嗎?看來這次來燁城果然沒錯,居然能夠遇到這樣有趣的傢伙。” 高家。

高明豪選擇了直接回家,他怕胡瑤琳下午還去事務所找自己,自己家門她總找不到吧。

“媽,媽。”高明豪一邊拖鞋一邊叫道,但是也沒人迴應他。

在屋子裏面轉悠了一圈,也沒看到自己老媽的聲音。

去哪裏了呢?


懶懶的睡了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四點半了。自己老媽還沒回來,高明豪先去廚房把米放在電飯鍋裏面,又走出來坐在沙發上。

閒來無事,高明豪就坐在沙發上面思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而這些事情基本上都是因爲電視,這電視有沒有其他的功效呢?

只是打電話能夠看到別人太單調的,或者說這電視還有什麼技能自己沒有發現。

首先回想了一次電視施展的全過程,通話看到畫面是無法改變,只是每次啓動的一釐秒的時間裏面都會看到兩道微弱的電流閃過。

難道那就是通話的電流?想到這裏,高明豪坐正了身子,拿出手機對着段佩佩撥了電話。

電話很快就通了,果然高明豪就看到兩道十分微弱的電流閃現在自己的眼前,但是這次高明豪是很仔細的,他還發現其實在那片黑暗當中,不止兩道電流,還有許多十分微弱的電流,只是太微弱很難覺察到。

畫面裏,段佩佩正在辦公桌上面處理着文檔,連電話都是用肩膀和耳朵架着,兩隻手不斷的抄寫着一些文件。

高明豪看到段佩佩這麼專心工作,再想想自己想做就做,不做就不做的灑脫,唉不行呢!

“明豪,怎麼了?”段佩佩一邊工作一邊說道。

“就是想你了唄,想聽聽你的聲音呢。”說這話的時候高明豪也不臉紅,雖然剛纔他看胡瑤琳是看待了,最後連看都不敢看只能逃跑……

段佩佩卻信以爲真:“我也想你呢,只是現在工作好忙喔,回頭我給你電話吧,我要忙完這點。”

“好吧。那我掛了喔。”

“嗯嗯。”

高明豪正想掛斷電話,忽然畫面裏面突然出現了一個禿頂的中年男子。

本來男子走過來的時候還是板着個臉,可走到段佩佩的身旁卻露出了笑容,這笑容給高明豪的感覺非常的不好,因爲那傢伙笑得太色了!

“佩佩,晚上有空嗎?我們一起去吃個飯吧!”

正在忙工作的段佩佩擡頭一看,眼神之中閃過了一絲厭惡:“黃總呀,我今天沒有時間,工作還有很多,還要加班呢。”

被叫做黃總的男子連忙擺了擺手急切的說道:“不不不,佩佩只要你陪我吃飯,今天就不需要加班,但是也會給你算加班工資的,而且還是平常的三倍喔。”

高明豪看到這裏哪能不明白這黃總想要做什麼,這傢伙居然想泡自己的媳婦兒。

靠!段佩佩還是自顧自的忙着,過了好一會兒見黃總還在,無奈的說道:“黃總呀,你這樣別人會說閒話的,別這樣了。”

黃總冷哼了一聲:“誰敢說閒話?我們是男未婚女未嫁,正常男追女,男人呵護女人一點不行麼?”

段佩佩這時也放下手頭的工作:“黃總呀,你兒子都和我是一年的,我們倆不合適呀。”

“沒聽說過身高不是距離,年齡不是問題嗎?只要我們真心相愛……”說道這裏,黃總就想要伸手去抓段佩佩的手。


段佩佩這時站起身來,面色冰冷的說道:“黃總,請自重,這裏是公司!而且我也是有男朋友的人了,黃總我看你如果還要我繼續在這裏工作的話,請你就別糾纏我了。”

說完,段佩佩就抱着一疊資料走向了另外一個辦公桌,這時高明豪也無法在視線裏面看到段佩佩,卻能夠看到黃總。

“敬酒不吃吃罰酒,這是你逼我的。”黃總對着段佩佩的方向輕聲的自言自語道,接着就從口袋裏面掏出了手機。

“喂,準備好了嗎?”

“……”

“那藥真的有效嗎?”

“……”

“好,我們公司今天不加班,你下班的時候帶點人來,我就不相信她還能逃脫我的手心,我倒要看看到了牀上她會怎麼樣給我求饒。”

高明豪聽到這裏,心裏頓時產生了一個不好的想法,這傢伙打算強來了?

不行不行,自己得趕快通知佩佩,可是這會兒段佩佩的手機就放在桌上,人也不知道去哪裏了。

而現在時間快四點四十了,佩佩她們是五點鐘下班,不知道電話通知還能不能通知到段佩佩,高明豪這時也掛斷了電話,連鞋都沒有換就跑出了房門。


在樓梯間,高明豪見到了白玉蓮,白玉蓮手中還提着買來的菜。

“明豪,這麼急去哪裏呢?”

高明豪腳步沒有停下來:“媽,我有點急事,一會兒就回來。”

這會兒正是下班和學生放學的高峯期,高明豪本想打車的,可是看着沒有一輛空的出租車,撒開腳丫子就對着段佩佩公司方向跑去。

由於高明豪心中十分焦急,故此是拼盡全力在奔跑。

高明豪看不到他全力跑有多塊,可是馬路上的人也看得到。

此刻在燁城的馬路上,出現了讓人十分震驚的一幕,就是一個人,應該是一個人,由於速度太快看不清臉的人,正如狂風一般不斷的超車超車在超車,速度連汽車都趕不上。

很多人都想拍攝下來,可是能夠讓他們拍到的畫面也就只有兩三秒鐘而已,接着人就看不到影兒了。

一羣才放學的學生還在等待着過馬路,忽然感覺到眼前一個人影閃過,頓時張大了嘴巴。

“哇,那是不是飛人呀?”

“什麼飛人,我覺得那是超人。”

“超人人家是內褲穿的,這有可能是鳥人……“

“你們都說錯了,那不是人!!”

高明豪絲毫沒有理會周圍人的奇異的眼光,他此刻心裏只有快,再快,更快。

看了看時間,四點五十七,高明豪來到了段佩佩公司樓下。

此刻的高明豪也感覺到全身無比虛弱,其實他也不想想他跑了多遠,燁城雖然不是一個大城市,市區面積也是有四十多平方千米,而高明豪家住老城區,可段佩佩的公司則是在新城區,也就是說來到這裏就等於跨越整個燁城。

連出租車都需要跑一個多小時才能夠從老城區到這裏,更何況如今高明豪是用雙腿跑的。

拿出電話給段佩佩撥打了過去,卻沒有人接聽,這讓高明豪更加擔心。 終於,高明豪來到了段佩佩的公司門口,可是此刻公司人員已經都走了,只留下保潔的人員在整理公司。


高明豪衝進公司四周張望着,可是想的人兒並沒有在視野之中。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五點六分了。

難道自己還是晚了嗎?

而這時,忽然有人在拍自己肩膀,高明豪無神的扭頭一看,頓時喜笑顏開了起來。

原來段佩佩在下班的時候感到肚子不舒服,然後就去洗手間了,這會兒纔出來。

高明豪這才放下心來,幸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