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在什麼地方嗎?”

“知道,是我親手藏的。”

“你去把它取來吧。”

“是。”

隨着楚南的命令,李國雄也不出去,只是轉了一個身,摸了摸身後的牆壁,牆壁上馬上呈現一個小暗室,然後從這個小暗室裏取出了一個包裝的小盒子。

看來這個李國雄能坐上這個部長的位置,靠的不單純是裙帶關係,大家以爲這個軟件肯定放在開發部某個祕密儲藏點的時候,他反而放在自己的辦公室。

人們最想不到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居然還有一個小暗室,有點武俠小說的味道。嘿嘿。

楚南接過小盒子,打了開來,取出裏面的一張A盤,然後放回一張早準備好的一模一樣的A盤,再關上小盒子。

“放回去吧。”

隨着楚南的一聲吩咐,李國雄乖乖地把小盒子放了回去,然後摸了摸牆壁,牆壁恢復如初。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在上帝之眼開發部開發出程序補丁之前,這個A盤已經被偷樑換柱這個事情是難以被發現的。

爲了保護個部長的隱私,這個部長辦公室裏面肯定沒有按照攝像頭的,這樣的話也不用高猛黑上帝之眼的網絡了,以免打草驚蛇。

過了一會李國雄就醒了過來,他完全不記得被催眠時的一切,只是感覺自己愣了一下,看見楚南還坐着自己的前面。

“可以開始了嗎?”李國雄笑着問。

“好,好,馬上開始。”楚南馬上動手爲李國雄鍼灸起來,李國雄差點兒舒服地睡了過去。

十多分鐘後,楚南聳聳肩離開了李國雄的辦公室。

想不到那麼簡單就完成了臥底的任務,不過……幸虧瞬間催眠大法,還有自己多開發了一種能看到男人致命點的功能。

其實也不算簡單,話說臺下三年功,臺上三分鐘,剛纔雖然只是兩三分就搞定了,可是自己着實準備了很多東西,並且在進上帝之眼開發部的第一天就吃下了聖丹,如果沒有學會天山折梅手的話,自己的壽命就剩下一年了,即使恢復了功力又能怎樣!

當然楚南不會那麼快辭職的,以後部長辦公室還是少去爲妙,要鍼灸的話就在下班後找個地方再幫他鍼灸幾次吧,也算是一點點變相的報答。

畢竟A盤是藏在他的辦公室,如果去多了,以後發現A盤不見的話,自己當然就成了最大的嫌疑人。

但是萬事都得講究證據,如果沒有證據,上帝之眼即使懷疑自己,也不能拿自己怎麼樣。最多……就是以明年不發聖丹威脅自己,咱本來就不想再要那顆聖丹,管他什麼威脅不威脅呢! 本來楚南一下班就要去雙雙滕遜集團交差的,打的到半路就收到劉晚晴的留言,“落月搖情”又上線了,讓他趕緊過去。

權衡之下,楚南還是先趕去了公安局重案組,先公後私嘛。

“警察姐姐,戰況如何?”走進辦公室,楚南劈頭就問。

“他又約你了,哦,不對,他又約小豬豬了。”劉晚晴訕笑一下,忙糾正,去,怎麼把他當成小豬豬了呢。

楚南坐了下去一看,“落月搖情”發來的是:“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

這……哪裏是約會啊,只是向小豬豬發發悶騷而已。

楚南略微思考發了一句過去:“我只記得一句‘不見去年人’,其他的就不懂了,呵呵。”

其實楚南這樣發過去是挺有講究的,如果什麼都接不下去,也許人家興趣索然,以後就不找你聊了;如果你什麼都懂,人家就失去了表現的機會,也同樣是興趣索然……

這就是藝術,扮少女賣萌的藝術。

的確如楚南所料,接下來“落月搖情”來了一個大大的抒情,談古論今,楚南就靜靜傾聽,偶爾來一句“哇塞”或“歐耶”,或恭敬地求教,總之半懂半解,又饒有興趣。

半小時後,“落月搖情”又發了一句過來:“今晚,約嗎?”

楚南毫不猶豫地回了句:“今晚已經有約,一個閨蜜過生日,我要出發了。88”

“落月搖情”最後也發了一個“88”過來,今晚的聊天算是結束了。

“我的小豬豬,他都第二次約你了,你怎麼不應約呢?”劉晚晴終於學會了虛心,這次認真地請教起來。

“一個男人真心喜歡一個女人的話,被女人拒絕兩次後,一定會發出第三次的邀請。”楚南以專家的口吻說,“看明天晚上吧!”

哦,按照這個說法,以後有喜歡我的男人約我時,我一定要先拒絕兩次。

可是如果他被我拒絕兩次後,沒有膽量再約我了,我是不是等於失去了一個好機會?

劉晚晴秀眉微蹙,暗暗思量起來,有很多東西的確太難把握分寸了。

第二天8點多,雙雙滕遜集團總裁辦公室。


林夢夕冰冷的秀臉一看楚南走進了辦公室就笑了,她可是很久沒有笑了。

楚南迫不及待獻上了PJ軟件,林夢夕笑得更加燦爛了。

“今晚大擺筵席,爲你慶功!”林夢夕確定是這塊A盤無誤後,興奮說道,一雙秀眼閃現出異彩,難道他真是老天爺賜給自己的福將?

“大擺筵席就免了,我還要繼續在那上班一段時間,再找個藉口辭掉工作,纔不會引起上帝之眼的懷疑。”楚南摸了摸,鼻子微微一笑說,“林總記得自己的承諾就好了。”

“我承諾過什麼?”林夢夕佯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

“你說過,只要我臥底成功,你會好好考慮的。”林夢夕這樣一說,可急壞了楚南,這還得了,自己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取回軟件,現在身上的聖丹之毒還沒有解呢,她竟然只是來一句“我承諾過什麼”,難道想空手套白狼!

“考慮什麼?”林夢夕依然懵懵懂懂的樣子。

“考慮我們的關係啊!”楚南只能講老臉豁出去了,“就是去開個房什麼的,然後啪啪啪……”

“我們雙修宮的雙修大法可不是簡單的啪啪啪哦,如果你喜歡啪啪啪的話,我就陪你。”林夢夕也終於攤牌了。

“你?知道雙修宮公主的身份了?”楚南瞪大眼睛,她媽媽林青玄不是一直不想把雙修宮的一切告訴她的嗎,只是希望她過着普通人的生活嗎,難道那次和自己的見面後改變了她的看法?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自己真是一個偉大的辯論家!楚南洋洋得意地想着。

“魔頭蚩般還未出山已經漸漸把魔掌伸到A市了,也漸漸伸進我們雙修宮了,我媽媽把一切告訴了我……她最終決定,與其被動挨打,不如主動出擊。”林夢夕徐徐地說,“等會我接上我妹妹一起去我媽媽住的山莊吧,她會爲我們護法的。”

“爲什麼要接上你妹妹呢?”楚南心頭慢慢盪漾開來,難道所謂的雙修其實是雙飛的意思,姐妹雙飛!

“到了你就知道。”林夢夕淡淡說,關鍵的時候她竟然賣起了關子,搞得楚南心頭癢癢的。

不過,算是搭上飛船的速度了,本來她只是答應好好考慮的,想不到今天馬上可以雙修了,看來魔頭蚩般真的開始有動作了。

還有一個可能,就是自己特異的體質,符合她們的雙修要求,不然她們隨便找個男人雙修就好了,爲什麼會是自己呢?

這應該就是現代人們整天掛在口上的互惠互利,雙贏的概念。

還是楚南做司機,路虎真是一頭猛虎,一眨眼來到了一中,林夢瑤已經在門口等了,看來林夢夕早就聯繫好了。

“姐姐,什麼事十萬火急啊!”在林夢瑤的心目中,楚南早就是自己人了,一上車就問個不停。

“媽媽說楚南完成任務後,讓我們馬上過去山莊。”林夢夕笑着對妹妹說,看樣子,林夢瑤還被矇在鼓裏。

“到底什麼事嘛,火急火燎的,還讓我翹課。”林夢瑤嘟起嘴,“不過有姐夫陪着,真好!”

一路上,林夢瑤給她姐姐講述,楚南如何指教一中足球隊,如何教隊員們楚氏一腳,如何大勝上一屆足球聯賽亞軍十一中的英雄事蹟。

聽得林夢夕秀目發出淡淡的神采,秀眉一揚:“反正我沒看見,你就使勁地吹吧!”

“姐姐,我沒有吹啊,反而覺得語言在姐夫面前太蒼白了!”林夢瑤信誓旦旦地說,“不信你可以問姐夫。”

“你左一個姐夫,右一個姐夫的,我看你們早就是一丘之貉了,我問他也是白問。”林夢夕翻了一個可愛的白眼。

而楚南只是笑笑,他現在的腦海主要是在YY,等會跟她們姐妹怎麼雙修呢,尤其林夢瑤還是一個高中生啊!要姐姐先上,還是妹妹先上呢,還是一起上呢……

上下其手,各司其職。

左右逢源,左擁右抱。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啊! 雙修宮夫人林青玄的山莊還是一成不變,木屋一間而已。當楚南和林氏姐妹到的時候,林青玄還是在那裏澆菜,似乎種菜澆菜等等日常生活已經變成她修煉的一部分,或者說種菜澆菜就是修煉。

她看見楚南他們來了,微微擡頭,眼神沒有絲毫的變化,似乎早知道他們今天會來一樣。

“媽媽。”林氏姐妹異口同聲叫了一聲,很親熱。

“林夫人。”楚南輕輕喚了一聲,還是先叫夫人吧,上次叫了聲林阿姨,熱臉就貼上冷屁~股了。

“我馬上好了。”林青玄繼續澆菜,一勺兩勺,似乎很慢,卻一會就好了,好像她能自如的控制時間一樣。

“屋裏坐吧。”林青玄帶着他們走進了木屋,楚南看着她風姿猶存的背影,心頭沒有一絲褻瀆之意。

來到山莊的這一刻起,楚南就感到非常舒服,一種發自內心的踏實的舒服,山還是山,只是這裏的山比別處的山寧靜多了;水還是水,只是這裏的水比別處淡定多了。

因爲這兒的空氣都別處柔和,所以連呼吸也比平時順暢多了。

如果可以選擇,楚南寧願在這兒一直呆着不走。

林青玄首先帶着兩個女兒進入了裏屋,應該是交代一些門派的事情。出來時,林夢夕秀臉只是微微發紅,倒沒有多大的變化,林夢瑤卻滿臉羞赧,有點不敢擡頭看楚南。

難道雙修宮夫人在裏面祕授了雙修之法,並且此法又極爲兒童不宜。應該是這樣,不然林夢瑤的表情怎麼會有那麼大的變化呢。

“楚南,枉我多活你幾十年,想不到竟然達不到你的人生境界,說起來非常慚愧。”林青玄坦言說,“自從你上次走後,說實在的,我就已經心動了,但是還是想等等看……可是時間證明我是錯誤的,魔頭蚩般已經悄悄對雙修宮出手了。”

他們各自坐下後,林青玄主動開口了,神情有點凝重。

“魔頭蚩般不是要等到1998年1月1日出山嗎?”楚南不解地問。

“是的,他雖然是個魔頭,卻非常守承諾,他現在肯定還蝸居在一個與世無爭的地方,但是他有徒弟啊。”林青玄繼續說,“我的結義姐妹李秋豔估計已經服下魔頭的徒弟的聖丹了,不然不會在公司揹着夢夕幹出了不少損害公司利益的事情。”

看來自己去臥底的這段時間,財務部部~長李秋豔又幹了不少好事!

“林阿姨,我們現在該怎麼主動出擊呢?”楚南改口叫林阿姨了,或許等會人家的兩個女兒都要和自己雙修了,應該親熱點。


“哼,我們雙修宮已經傳承了數百年了,魔頭雖然厲害,我們也不是好欺負的。”林青玄冷哼一聲,“再說,體質特異的你也已經出現——你就是我們雙修宮一直尋覓的雙修男子。”

“啊!”楚南叫出聲來,又驚又喜。原來真的被自己猜中了,並不是所有的人可以成爲雙修男子的。

從這個角度上看,還是遵循了互惠互利,雙贏的原則。自己沒有她們,恢復不了功力,她們沒有自己也雙修不了。

“夢夕和夢瑤,等會你們按照我傳授之法馬上和楚南雙修,我爲你們護法。”林青玄這次倒是挺爽快的,爲了遏制魔頭,她竟然願意讓兩個女兒同時和一個男人雙修。

“林阿姨,你能不能先解釋一下雙修之法呢,難道我只躺着不動嗎?”至今爲止,楚南腦海中的雙修之法,還是啪啪啪,本來只是以爲只需要和林夢夕啪啪啪就夠了,想不到這次竟然可以姐妹通吃,嘿嘿。

“雙修之法是我們雙修宮的鎮派之法門,所謂雙修就是我們雙修宮的姐妹和一個特質特異的男子一起練功,男子只需脫~光衣服,伸出兩掌就可以了,其他的練功法門就由她們姐妹執行,當然,她們也需……脫~光衣服。”林青玄面不改色地講解起來。

只是林氏姐妹聽見媽媽當着楚南的面說,包括林夢夕在內,終於臉紅透了。

“武林兒女勿需太在意小節,再說只要一次就可以,在日落之前,你們姐妹的功力可以馬上進入武聖等級……”林青玄撫~慰說道。

“啊!”楚南再一次大叫出來,一日之間就踏入武聖等級,這是什麼概念啊,一跳就跳過武士和武魂兩大層次,六個等級。

從一個平凡人馬上出凡入聖,到底是什麼感覺呢,肯定爽呆了吧!

“而你不但可以恢復身上的功力,而且還可以在原來的基礎上翻一番,可惜你本來只是武魂一級而已,翻一番也難以進入武聖等級,差不多時武魂三級吧。”林青玄說道,眼中暗暗又惋惜之情。

哇塞,能達到武魂三級的話也不錯了,自己再搭配上一心兩用,正版獨孤九劍,還是新悟的九九歸一,應該可以贏武聖一級的文馨了老婆了。


“以後呢,她們姐妹合體雙修就可以了,練一年相當別人練十年。”林青玄微微笑說。

去,怎麼跟咱情人體一樣一樣的,只是她們需要一個特質特異的人幫她們先來一次雙修,是不是把該破的破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