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你們有這個權利。”周堅點了點頭。

“好好,有你這句話我心裏就有底了周隊長!”李有福激動的抓着周堅的手搖晃了幾下,然後轉身瞪着劉猛道:“小子,周隊長的話你都聽見了吧,聽說你是個撿破爛的,我也不問你多要,一口價一百萬,不多吧?”

今生住定 你胡說什麼呢爸!”

“你想錢想瘋了吧,還一百萬!”

李有福的話音剛落,李小婉和薛玥瑩不約而同的嬌聲痛斥道,周堅也無奈的搖了搖頭:“關於賠償的具體金額要根據犯罪嫌疑人具體的經濟情況而定,不是像你這樣漫天要價!”

“我漫天要價了嗎周隊長?你看看你看看,就我閨女這臉蛋這體形這皮膚,哪點不值這個價?不瞞您說,不知有多少大老闆來找我提親,彩禮錢都沒有低於七位數的,我要一百萬都覺得虧了!”李有福說着將女兒拉過去指指點點的說道。

“你這是要賠償還是在賣女兒?”薛玥瑩再次忍不住爲劉猛打起了抱不平。

“我……你管我幹什麼呢!哼!”李有福氣哼哼的怨恨的看了抽了自己一個大嘴巴子的薛玥瑩一眼,然後向周堅告起了狀:“周隊長,你可得好好管教管教你的手下了,沒大沒小的像什麼樣子!”

“你……”薛玥瑩的暴脾氣頓時被李有福激了出來,擡腿就要給其一記飛踹,嚇得李有福趕緊躲到了周堅的身後:“你看你看周隊長……”

“行了玥瑩!”周堅制止了薛玥瑩,然後回頭不屑的看着李有福冷聲說道:“你有要一百萬的權利,人家也有不賠償那麼多的權利,你自己看着辦吧!”

“奧……我明白了,你是這個臭小子相好的吧,怪不得呢,自從我來了之後你就一直爲這個臭小子說話,想和我玩暗箱操作徇私枉法啊,門都沒有,惹急了老子,老子找你們局長告你們去,哼!”李有福見薛玥瑩還在惡狠狠的用眼神剜着自己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指着暴力小警花“揭穿”道。

“你……無賴!”薛玥瑩實在不知該如何反駁李有福,指着李有福氣呼呼的頓了頓小腦袋撂下一句狠話:“有本事你就去告,我還怕了你不成,哼!”心裏則說,公安局長是本警官的老爸,他還能向着你個老不正經的無賴?再說了,他老人家對劉猛這個臭男人可是相當袒護的,到時候別說賠你一百萬了,不當場給放了你就燒高香去吧!

這時一直注視着低頭不語的李小婉的劉猛有些不耐煩的打斷正吵嘴的薛玥瑩和李有福道:“好了,只要能彌補對這位美女的傷害,一百萬就一百萬吧!”

“嘎?”劉猛的話剛說完,屋子裏一衆人都驚愕的望向了他,從震驚之中回過神來的李有福突然露出貪婪的目光確認自己沒有聽錯:“你……你說的是真的?你不是撿破爛的嗎?能有這麼多錢?”

劉猛沒有鳥李有福,而是擡頭與同樣驚愕的望着自己的李小婉對視着認真正色道:“只要你能解氣,無論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別扯那些虛頭巴腦的,我們就要錢,趕緊打電話讓你家人送一百萬過來,不然讓你把牢底坐穿!”李有福見被劉猛無視了,氣急敗壞的將女兒拽到了身後與劉猛正面交鋒着。

“好,把我的手機還給我,然後告訴我你們的銀行卡號,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轉賬!”劉猛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大老爺們,說話算話,一口吐沫一個釘,吐出去的東西再咽回來,自己都覺得噁心。他現在只想爲被自己傷害的李小婉做些什麼,彌補自己的過錯。

“你……你有錢燒的吧你!”薛玥瑩條件反射的提醒劉猛道:“你難道沒看出來啊,他是在趁火打劫訛你的錢!”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劉猛冷冰冰的掃了薛玥瑩一眼,然後盯着在李有福背後偷偷打量自己的李小婉重複道:“我說了,我不求你能原諒我,只要你心裏能好受些,你提什麼條件我都會答應!”

“哈哈,好,爽快!”李有福看劉猛不像是在忽悠他,狂喜的大笑着邊從錢包裏掏銀行卡邊張羅着給劉猛找手機:“周隊長你看,能不能把他的手機還給他?”

“哼,你別想好事了,我們在現場蒐集的物證里根本就沒有他的手機!”薛玥瑩幸災樂禍的插嘴道。

“那……那他的手機呢?”李有福簡直都快抓狂了,氣急敗壞的一雙賊溜溜的大眼在衆人的身上掃來掃去,見女兒的手裏鼓鼓的好像攥着什麼,突然明白了什麼,過去一把抓住了李小婉的手:“你個臭丫頭手裏攥得什麼?是不是他的手機?”

“不是……是我的手機……”

“哼,你的手機?你讓我看看……”李有福試圖掰開女兒的手,但李小婉死死的攥着無論如何不鬆手:“爸,你想幹什麼啊到底!”

“幹什麼?要賠償,你給我拿過來吧!”李有福耍着狠也不管女兒疼不疼硬生生的從女兒手裏將劉猛的手機奪了過來,然後一改之前張牙舞爪的架勢,笑呵呵的來到劉猛身邊遞了過去:“呵呵,你看這是不是你的手機兄弟?”

“呸!真不要臉,這和賣女兒有什麼區別!”薛玥瑩氣得肺都要炸了,心說天底下怎麼會有這種狼心狗肺的父親!

劉猛點了點頭將手機打開,一開機只見二三十個未接來電,七八個是李大壯打的,剩下的都是程靜梅打來的,看着“程靜梅”三個字,劉猛突然想抽自己兩巴掌,自己乾的這叫什麼事,以後還有何臉面再見程靜梅!

“兄弟,這是我的銀行卡,趕緊轉賬吧咱!”李有福見劉猛看着手機有些愣神,畢恭畢敬的雙手將銀行卡呈上小心翼翼而又迫不及待的提醒道,俗話說夜長夢多,現在他連一秒鐘都不想耽擱,到嘴的鴨子的千萬不能再讓飛了!


“爸……”李小婉對她這個父親真是徹底失望了,本來過錯方是劉猛,但她要是要了劉猛的錢那事情就說不清道不明瞭。

“你給我住嘴!”關鍵時刻李有福怎麼會讓女兒壞了自己的好事,回頭惡狠狠的瞪着李小婉,那眼神恨不得把她吃了。

“我……”李小婉又急又氣,突然衝劉猛喊道:“你……你就是給他轉錢我……我……我也不會原諒你的……”

“別聽她的兄弟,我是她老子,這事我做主,老子就認錢,只要你給我一百萬,這件事咱就私了。”李有福唯恐刺激到了劉猛,腆着笑臉拿女兒的貞潔清白和劉猛做起了交易。

“呵呵,私了不私了你說了不算,再說了我給你錢不是爲了和你做什麼骯髒的交易,只是想盡量彌補自己的過失!”劉猛看着李有福這個法盲苦笑着搖了搖頭,笑話,已經立案偵查的強-奸案,你說私了就私了了,那還要公安機關幹什麼!

“對對,我越來越喜歡你了兄弟,要不你娶了我女兒吧,反正她也已經是你的人了……”李有福見劉猛不卑不亢淡然自若的撥着號,不像是冒充大款的窮逼,賊眼哧溜一轉竟然沒羞沒臊沒皮沒臉的爲強-奸自己親生女兒的強jian犯保起了媒。

“爸……你……你胡說什麼呢!”聽完父親的話李小婉心裏涼颼颼的陣陣絞痛,她知道她父親不是什麼好人,她也從沒奢求過父愛,但沒想到他能說出這種混賬話來,自從母親去世後自己十五六歲就退學打工供他吃供他喝供他賭博,到頭來卻換回了個賣女求財的悽慘下場,真是可悲可笑,想到這裏徹底絕望的她身子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我的事你別管!”李有福頭也不回的回了一句,,眼巴巴的看着劉猛,沒工夫搭理他那可有可無的女兒。

“好,好,好!”李小婉咬着滲血的嘴脣冷笑着連說三聲好,然後冷若冰霜的瞪着李有福問道:“你不就是想要錢嗎?你開個價,多少錢能和我斷絕父女關係!”

“啥?還要和我斷絕父女關係?你個死丫頭翅膀長硬了是吧!”李有福猛地轉身急赤白臉就要去打李小婉,只見正打着電話的劉猛突然身子一閃拽着李有福的衣領將其提溜了起來威脅道:“你要敢動她一根汗毛,你一分錢都拿不到!” 第057章 盡力彌補

“我……”對於劉猛這個金主李有福是萬萬不敢得罪的,悻悻然的站在那兒心虛的躲避着劉猛橫眉冷對的眼神。

“哼,你說話啊?!你怎麼不說了?”李小婉冷笑着衝李有福咆哮道:“你不是愛錢嘛,看看我值多少錢,把我賣了得了!”

“你個臭丫頭片子值什麼錢?你以爲你是誰啊,身子都被糟蹋了,和我倆裝什麼純,倒貼都沒人要,我他孃的算是倒了八輩子血黴了!”李有福鄙夷的瞟了女兒一眼,絕情的滿嘴噴着糞。


“多少錢你開個價吧!”李小婉強忍着心中的悲憤一隻手死死的抵着牆不讓自己倒下去,冷漠的望着自己的“父親”李有福,甚至連怨恨懶得浪費在他身上,她已經徹徹底底對她這個“父親”絕望了。

“一百萬你有嗎?”李有福趾高氣揚的瞟着女兒開了個價,他對女兒再瞭解不過了,雖然現在做空姐不少賺,但幾乎每個月都被他搜刮一空,根本沒有任何存款,因此他確信女兒掏不出一百萬,嘚瑟的撇了撇嘴:“還想和你老子斷絕關係,瞧把你能的,看我回家怎麼收拾你!”

“一百萬是吧,好!”李小婉淡漠的點了點頭,突然轉身盯着劉猛:“你剛纔說的話還算數嗎?給他一百萬,就算是我借你的!”

“好!”劉猛半句廢話都沒有,眉頭都沒皺一下點頭應了一聲。

“不行,是兩百萬,還有你剛纔答應的一百萬賠償金呢!”李有福賊眼哧溜一轉大叫着糾正道,他已經賠了女兒了,總不能再撈不着錢吧!


“那一百萬賠償金就算是給,也是給我而不是給你!就一百萬,愛要不要!”得到劉猛肯定的迴應之後李小婉彷彿瞬間有了底氣,霸道的瞪着李有福,心中卻無奈蒼涼的苦笑不已,哎,沒想到她李小婉卻要依靠糟-蹋了自己身子的男人爲自己撐腰壯膽!

“你……就二百萬,不然這事不算完!”貪婪的李有福算準了劉猛是個“人傻錢多”的大金主,不狠狠的咬下一塊肥肉絕不鬆口。

“哼……”由於之前一直出力不討好被劉猛不待見,薛玥瑩再也不主動爲其出頭站在那兒氣得直哼哼。

這時連刑警隊長周堅都看不下去了,瞪着李有福和李小婉冷聲訓斥道:“你們想幹什麼?這兒是刑警大隊,不是菜市場,討價還價還斷絕父女關係,在這兒作什麼妖?哼!”

“周隊長,我們父女之間的事情貌似你管不着吧?”在金錢的引誘下李有福的膽子瞬間膨脹變肥了,都敢當衆頂撞刑警隊長了,牛比哄哄的咧着嘴反問道:“我管教女兒不犯法吧?”

“你……”周堅氣得指着李有福牙咬得蹦蹦響,他今天算是開了眼界了,平生第一次見到臉皮如此之厚、如此臭不要臉的父親,他甚至懷疑李小婉究竟是不是李有福親生的,如此乖巧溫柔的女兒,怎麼會有這樣貪婪成性大義滅親的爹!

劉猛沒有理會周堅和李有福的爭吵,繼續打着電話,用熟練的英語說了一通之後,將電話掛斷,隨手將銀行卡扔給李有福:“別吵了,二百萬已經給你轉過去了!”

“啥?”李有福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哪還有心情和周堅囉嗦,欣喜若狂的看着劉猛像個奴才似的彎腰趴在地上將銀行卡撿起來,緊緊的攥在手裏。

“不信的話你現在就可以打電話查詢!”劉猛冷冷的回了一句,對於他這種至尊級別的客戶都有專門配備的客戶經理,他相信瑞士銀行的辦事效率,雖然是跨國轉賬但估計說話的工夫也已經到賬了。

“靠!這小子也忒有錢了吧,這麼有錢還玩什麼強-奸,大手一揮,那些個二三線小明星小**啥的還不爭着搶着擠破頭的拜倒在他的老北京布鞋下吟唱《征服》!”兩個押着劉猛的年輕男刑警目瞪口呆的打量着劉猛心裏忍不住犯起了嘀咕。

薛玥瑩亦是不可思議的看着劉猛,剛纔劉猛那一口熟練地道的倫敦腔已經足夠讓她驚愕的了,不禁再次懷疑起了劉猛的身份:“這個臭男人到底是什麼來頭?雖說傍上了著名主持人程靜梅,但也不至於讓他老爹親自出馬,他老爹可是濱城市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有時連市長的面子都不買,會爲了一個小小主持人屈尊?不行,回家一定要找老爹問個明白。”

“你……你真的轉了二百萬?”最驚愕的要數李小婉了,她還以爲劉猛只是說說而已呢,瞧他那身打扮也不像是有錢的樣子啊,怎麼會出手如此大方?難道爲了自己真的願意傾其所有,想到這裏冰冷的心口感動的涌起一股暖流。

“嗯!”劉猛點了點頭:“無論你提出任何要求,我都會盡全力滿足,這也是我目前唯一能做的了,對不起,真的……”劉猛苦笑着搖了搖頭,然後真誠的看着李小婉道了聲歉。


“我……”李小婉欲言又止的與劉猛對視着,這時只聽正給銀行客服打電話的李有福突然狠狠的掐了自己的胳膊一把激動的結結巴巴的求證道:“你……你說的是真的小姐?我……我……我的卡里真剛轉進了二百萬?”

“是的先生,您的賬戶兩分鐘前剛從海外賬戶轉進二百萬,現在餘額的爲二百萬零八毛!”銀行客服小姐不耐其煩的重複道。

“好好,謝謝你哈小姐!”喜形於色的李有福難得破天荒的道了聲謝,死死的抓住劉猛銬着手銬的手哆嗦着嘴脣搖晃了幾下,張口想說什麼卻沒說出口,轉頭衝押着劉猛的倆年輕男刑警咋呼道:“你們倆還愣着幹什麼?!還不趕緊把手銬打開,這是我女婿,什麼強-奸不強-奸的,真是亂彈琴!”

“李有福!你想幹什麼?”忍無可忍的周堅大喝一聲,他真是受夠了李有福這副有奶便是孃的嘴臉,“有沒有罪是你說的算的嗎?你是法官嗎?”

“我……你……你別給我扯那些沒用的,我們不告了總行了吧……”手裏攥着二百萬鉅款的李有福更加不把周堅放在眼裏了,說着腆着比臉來到女兒身旁臉上低三下四的小聲討好道:“小婉啊,爹這可都是爲了你好啊,你早晚都得嫁人,和誰過日子不是過,何況這個小子又高又壯長得也不賴,最重要的是有錢啊,你知道人家從哪裏給咱轉的錢嗎?海外賬戶,我的個乖乖來……再說了,他……他已經把你那個了,這說明他那方面的能力還是很強悍的,總比你以後找個不中用的守活寡強吧,你要看開點,今晚在賓館的事兒就全當試活了……”

李有福還沒說完就“啪!”的一聲被李小婉抽了一耳光,氣得渾身顫抖的李小婉指着李有福的腦門大吼道:“你給我滾!”

“你……”李有福捂着火辣辣的臉頰掄手就要打李小婉,只覺得身後突然射過來來一道冷冰冰的兇光,回頭一看劉猛正瞪着他,嚇得趕緊把手放了下來“苦口婆心”的打起了苦情牌:“虎毒還不食子呢,爹還能害你嗎小婉?爹承認,爹以前確實虧欠了你,可我也是被逼的啊,自從你媽出車禍死後,你說我又當爹又當媽的把你拉扯大容易嘛……”

“別把自己說的那麼可憐,人可以不要臉但別這麼虛僞,爲了我?哼哼,別忘了你已經把我賣了,從此以後我沒有你這個爹,請你也不要再來打擾我!”一顆破碎的心已經無法再回到從前了,李小婉已經把她所謂的“父親”看的透透的了,不再有任何一絲的留戀和不捨。

“行……你行李小婉,連你爹都不要了是吧,你給我等着!”李有福咬牙切齒的指着李小婉耍着狠,然後顛顛的來到劉猛跟前沒皮沒臉的道:“小夥子,雖然女兒已經不是我女兒了,但你永遠是我女婿,替我照顧好小婉,我先走了……哎……”

李有福一副不情願的模樣,唉聲嘆氣的出了辦公室,一出公安局大院就恢復了本來面目,狠狠的親了兩口手裏的銀行卡張狂的大笑着,小心翼翼的將銀行卡放回錢包裏,走了兩步又不放心的解開褲腰帶拉開三角褲衩上內兜的拉鍊放了進去,時刻感受着它的存在,大搖大擺的哼着小曲離開了。

“我可以再打個電話嗎?”劉猛詢問性的看着周堅。

“好吧,最好快些!”周堅點了點頭,他對眼前這個鎮定自若身手敏捷出手闊綽的年輕人愈發好奇了,二百萬的鉅額賠償金說給就給,連眼都不眨一下,確實沒有強-奸的必要,難不成在賓館裏的一切真是在他無意識的的狀態下發生的?

“等等……你……你要打給誰?”薛玥瑩以爲劉猛又要向她老爸求救呢,事先給劉猛打了個預防針:“我警告你哈,最好別給我爸打,人要臉樹要皮,他才懶得管你這檔子破事呢!我都替你臊得慌!”

劉猛依然沒有理會薛玥瑩,頭也不擡的繼續撥打着電話,電話響了不到一秒就接通了,裏面傳來李大壯焦急的聲音:“猛子哥你這是去哪兒了?可急死我了……” 第058章 牢頭獄霸

“我沒事大壯,最近要離開濱城一段時間,具體什麼原因你別打聽,按我說的做就行!”劉猛儘量簡潔幹練的吩咐道。

“好……好吧猛子哥,你說,我聽你的!”李大壯也不囉嗦,他只要知道劉猛是安全的就行了,沒必要婆婆媽媽的。

“你替我給我爸媽還有梅姐報聲平安,我不方便給他們打電話,另外你幫我時刻注意着孟天那狗-日的,我還是不放心他,我大姐要是再有個三長兩短,我拿你是問!”

李大壯本就因爲沒有看住孟天而倍感愧疚,聽完劉猛的話頓時拍着胸脯保證道:“你放心猛子哥,孟天那貨要是敢動大姐一根汗毛,我剁了丫的!”

“嗯,車你先開着,我這邊還有事情要辦,不和你多說了!”劉猛叮囑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將手機遞給了周堅:“該送我去看守所了吧周隊長?”

“你……聽你的口氣還有點迫不及待了是吧?皮就這麼癢癢?到了那裏面有你好受的,哼!”薛玥瑩冷嘲熱諷道,她真是服了劉猛了,這都啥時候了還和沒事人似的。

劉猛苦笑着自嘲道:“你說的沒錯,皮確實癢癢了,不然怎會犯下這樣的大錯,該進去鬆鬆了……”

“切,你就裝吧!”薛玥瑩不屑的小嘴一撇,突然想起什麼玩味的盯着劉猛奚落道:“咦,我記得你不挺厲害的嘛,再露一手打開手銬我看看……”

“上次我開手銬是因爲看不慣你公報私仇,這次我認罪伏法要爲自己犯下的錯付出代價,爲什麼還要開手銬?”劉猛眉頭一挑反問了一句。

“你……你別胡說八道,誰……誰公報私仇了……”被當衆揭穿的薛玥瑩俊俏的小臉蛋一陣紅一陣白的心虛的指着劉猛狡辯道。

“算了,我累了,走吧!”劉猛現在沒心情和薛玥瑩鬥嘴,微嘆一聲對押着自己的倆年輕男刑警說道。

“我……”李小婉神情複雜的看着劉猛,想說什麼又欲言又止。

靠近你,溫暖我 時候確實不早了,出發吧!”周堅擺了擺手命令道,兩個押着劉猛的年輕男刑警帶着劉猛到了樓下上了警車呼嘯着警笛駛向濱城市第一看守所。

望着劉猛寬廣雄壯的背影漸漸消失,李小婉內心深處突然有那麼一絲失落,糾結的看着刑警隊長周政囁喏着打探道:“周……周隊長……他是不是要蹲很多年的牢啊?”

“嗯,這個案件證據確鑿,不存在任何疑點,按照規定應該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不過具體刑期長短還要以法院宣判爲準。”周堅點了點頭回道。

“啊?這……這麼長啊……”李小婉於心不忍的嬌呼一聲,不知咋的,現在她一回想起剛纔劉猛爲了她豪擲二百萬連眼都不眨一下的舉動以及那愧疚真誠的眼神,彷彿不那麼恨他了。

“小婉,你不會是同情那個臭男人了吧?”薛玥瑩雖然渴望搭救劉猛,但當她發覺李小婉有這個意思的時候心裏卻很不舒服,氣呼呼的勸說道:“我提醒你哈,那個臭男人可是……可是奪了你的身子,你千萬不能被他假裝可憐的模樣欺騙了哈,那個臭男人最會演戲了,哼!”

“可是他……”李小婉也經歷了一番激烈的思想鬥爭,但最終還是對劉猛的寬容勝過對其的怨恨。

“哎呀好了好了,別說了,剩下的事情交給法院就可以了,我送你回家吧!”李小婉表現的越大度薛玥瑩就越煩躁,在心裏暗地裏將劉猛咒罵了一番:哼,你個大壞蛋倒想好事,糟-蹋了人家的身子,還在那兒可憐巴巴的想贏得人家的心,做你的春秋大美夢去吧!

“周隊長我……”李小婉還是想爲劉猛開脫,糾結的望着刑警隊長周堅終於鼓起勇氣紅着臉問道:“我要是……自願的,是不是他……他就不用蹲監獄了?”

“什麼?自願的?”周堅突然被李小婉搞糊塗了,心說這個女孩也太善良了吧,按說她作爲受害人才應該是同情的對象啊,現在怎麼還有心思同情施暴者呢,於是謹慎的勸說道:“玥瑩她說的有一定道理小婉,每個人都要爲自己的行爲付出代價,你不要感情用事,還是回去好好考慮考慮吧。”

“好……好吧……”李小婉小臉紅撲撲的點了點頭,不敢碰觸周堅和薛玥瑩的眼神,一個小時前還哭哭啼啼的說自己被強-奸了,現在又改口承認自己是自願的,她能想象的到別人會怎麼看她。

“送她回家吧玥瑩,路上注意安全。”周堅叮囑道,薛玥瑩應了一聲攙扶着李小婉出了辦公室。

薛玥瑩邊開着車邊用餘光偷偷打量着坐在副駕駛的李小婉,她實在想不明白李小婉爲什麼會爲劉猛求情,憋了半天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道:“喂,你爲什麼要說謊幫那個臭男人開脫啊小婉?”

“因……因爲他看起來不像壞人……”李小婉的腦海裏突然浮現出當初在飛機上劉猛挺身而出爲她解圍的英勇舉動,絕美的臉蛋上竟然升起了一抹不易察覺的紅暈。

“他還不像壞人?我告訴你吧小婉,就數他最壞了,哼!”薛玥瑩一聽恨不得將劉猛貶的一錢不值:“你被他騙了,你都知道他多會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