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們,一起上!!!!!”話音一落。

馬如龍箭步一飛,伴隨着身後的4道身形直接衝向雷動。

“火變,麒!!!麟!!!吟!”雷動緩緩的低喝一聲,那低喝聲中帶着一絲狠意。

隨着雷動話音一落,身形外的那道火焰光芒也開始緩緩的變得巨大起來。

一股巨大的內氣能量緩緩凝聚成一隻巨大的火紅色麒麟緩緩的在雷動身邊出現。

只是一息之間,那馬如龍也瞬間反應了過來!

“兄弟們。佈陣!”馬如龍回過頭,立即低喝一聲,

隨即幾人速度擺成一個“太”字的形狀,而馬如龍就在太字那一點處。

“天馬的咆哮!”

在雷動喊聲過後那一息之間,馬如龍幾人也快速的將合體武技施展出來。 “天馬的咆哮!”

在雷動喊聲過後那一息之間,馬如龍幾人也快速的將合體武技施展出來。

隨着喊叫聲過後,一道白色光影從幾人腳底下緩緩鑽出。

1息之後,那股同樣有着巨大能量的內氣凝聚成了一匹白色的俊馬。


與着上次4人合體武技不一樣的事,這匹白色俊馬的背部居然長了一堆傲人的翅膀!

飛翔在馬如龍等人的頭頂之處。

此時的觀看席上,不管是導師還是學員,那眼睛已經眨眼不眨的盯緊了鬥場之中。

那一匹白色的帶着一雙傲人翅膀的俊馬,還有那身上散發着紅色光芒火焰的麒麟。

兩道吼聲一前一後,從鬥場之中的雷動和馬如龍幾人身形處發出。

只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那火麒麟居然在發出聲響之後突然消失。

而那天馬口中的那道帶着極爲強大的內氣能量的光柱卻是直接射向雷動的身形之處。

“砰!”

“轟轟轟!”

爆炸響聲從雷動身形與着白色光柱接觸時,劇烈的發出。

隨着爆炸的聲響的想起,一道赤白色的光芒緩緩的從雷動身形處發出。

使得整個鬥場此時被籠罩在白光之中。

將得所有觀戰的學員都捂住了雙眼。

那些學員此時也緊閉了呼吸,雖然馬如龍等人的舉動有點卑鄙,5個隊打雷動一個隊伍。

但是要獲得勝利,現在也只能用這樣的辦法了。

想出來方法已經很不錯了,何況現在這個形式下,這雷動不死也得重傷!

此時馬如龍等人也在擊中雷動後,都緩下身形,喘了一口大氣。

望着面前的被這自己幾人擊中的雷動,馬如龍呼了一口長氣。

“按照剛纔的動靜,雷動已經被我們解決了。也不知道清梅和牛大膽把裏面兩個人抓住了沒。”馬如龍低聲緩緩的道。

語氣之中帶着一絲冷意。

隨着時間的緩慢推移,那白光以及爆炸響聲一前一後緩緩消失。

白光消失過後,只見在剛纔雷動的身形之處,有着一個巨大的由於爆炸產生的大坑。

馬如龍等人此時立刻跑上前去。

望着大坑底部,中央處一道健壯的男子身形。

人臉朝地的躺在大坑之中。

馬如龍此刻的臉色才緩緩變好。

“呼!雷動現在真的被我們解決了!我們去幫幫水玲瓏,怎麼她們連一個金系內氣師都搞不定!”馬如龍氣着無奈的說道。


雖然話語中帶着一絲生氣的味道,但是現在是人都能聽出話語中那鬆了一口氣的語義。

說完,馬如龍腳步微微一動,跑向了此刻正在和李博東糾纏的水玲瓏等人。

“水玲瓏,你們怎麼回事!一個人都搞不定!”望着那俏臉上的汗珠,馬如龍的生氣味道也消失了一些。

只是語氣之中帶着一絲責怪的意味。

“不是啊!龍哥!你不知道,這李博東不知道學了什麼身法武技,這速度,我們卻是跟不上,你自己看!”

水玲瓏對着馬如龍無奈的說道,而後身形一動,手中那把青藍色的寶劍襲向在遠處喘氣的李博東。

馬如龍此刻目光也隨着水玲瓏那身形看去。

只見水玲瓏幾人分開將李博東包圍住之後。

李博東身形一動突然消失,隨後又出現在了另外的一個地方。

而且那距離非常之遠。

“嘶!這速度!太快了!”

望着面前的這一幕,馬如龍輕息一口涼氣,眉頭緊皺,心裏喃喃的道了一句。

雙手不自覺的往頭上撓了撓。

“嘶!奇怪!這倒地什麼情況!怎麼這個李博東不和水玲瓏她們拼一下呢?”

突然心中一陣疑惑緩緩而出,眉頭緊皺處,又縮了縮!

“不對!有詐!”

突然馬如龍身形一轉,往着白色煙霧處看去!!!!

那白色煙霧,和這一開始,一模一樣,可是那籠罩的位置卻越來越大。

仔細一看,一開始包裹的一小塊地方白霧,此時已經將鬥場一般都要包裹進去了。

“石文祥!你和我去白霧一探究竟!其他人幫忙逮住那李博東!”隨即馬如龍對着身後一名被稱爲石文祥的男子大聲說道。

身形一動,望着白霧之中跑去。

此時觀看席上的學員已經不耐煩了,在馬如龍幾人和雷動那一次施展的武技碰撞之後,就沒有其他的強大武技出現。

在他們眼前的只有一團在不斷擴張範圍的白色煙霧,還有着那讓人摸清清楚頭尾的李博東幾人。

這貓追老鼠的遊戲,他們可沒興趣看。

現在就連馬如龍都跑進白霧中了,那現在他們還能看什麼啊!

此時抱怨聲都緩緩發了出來。


一來是抱怨自己的實力不夠,不能將白霧之中的打鬥場景看清楚。

二來則是這團戰賽到現在一點起伏都沒有,讓人看下去的心都沒有了。

抱怨聲響緩緩的多了起來。

此時正在導師觀看席上的謝清,也是兩眼疑惑的看着白霧。

“天老,你說這白霧裏面發生了什麼,這麼老半天了,那幾人都沒出現。”謝清疑惑的對着身前的天老問道、

身形也緩緩靠向天老的背部。

聞言,天老笑了笑,搖了搖頭。

他心裏非常清楚,而且他也看的到,煙霧之中發生了什麼事情。

“呵呵,這雷動小子不簡單,居然設下這樣的陷阱。雖然耗得時間和精力比較大,但是收穫還是不錯的!”天老緩緩的笑着說道。

隨即,緩緩起身,雙手向着天空一揮.

突然一道透明光幕緩緩升起,將着這巨大的比賽場地給籠罩了起來。

“好了!現在我讓大家看看這白霧裏面發生了什麼。呵呵!”天老笑着說道。

而後身形也緩緩坐下,雙眼又看向了白色煙霧之中。

聽着天老的話語緩緩響起,在拿到透明光幕升起完畢的一剎那。

煙霧之中的所有場景都是讓的觀看席上的學員看的清清楚楚了。

“我操!那不是鐵牛幫的牛膽大嘛!哦!不對,現在是鐵牛隊的。怎麼像是睜眼瞎啊,一直被人打!”

隨後一道道竊竊私語的聲響也是從中緩緩發出,帶着一絲絲疑惑的味道。 隨着白老的那倒透明的光幕升起,大家也都看到了白霧中的場景。


疑惑牛大膽那廝居然被一個妖嬈的女人和一個猥瑣的一直帶着笑容的男子打的居然不能還手。

而且更讓人疑惑的是,那清梅隊長帶着的隊伍,居然一動不動的站在邊上,好像似看着牛膽大捱打!

隨着馬如龍的進入,他兩眼面前只看見一道道白光充斥着自己的眼球。

什麼都看不到。

“不行!快走!”馬如龍低聲輕喝一聲,對着身後的石文祥說道.

望着面前一片雪白的場景,馬如龍此時剛卸下去的汗珠,又冒了上來.

“呵呵,想走?別急!讓我過過癮唄!”

突然白霧之中出現一道男子的話語聲。

細細一分辨。

“雷動!!!!!”馬如龍緊張的大叫一句道。

“你怎麼,嘶,你不是被我們打傷了嘛!怎麼現在會在這裏???”隨即又補了一句。

此時馬如龍的話語之中帶着的那一絲驚恐表情更加強大。

那汗水也不單單隻在額頭出現,緩緩的身體各處都冒出了汗滴。

“呵呵,這個你不用知道,來吧,吃我一拳!”雷動笑着說道。

身形一動,那嘴角緩緩浮現一抹詭異的幅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