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木穎神色黯然,輕輕嘆了口氣。

木白道:「他給陣靈給擊殺了。」

「什麼?這禁製法陣有陣靈?」木戰大吃一驚,聽到木和的死訊,他情緒波動很大,但一直都在剋制,極為心痛。

「為何連神格都不在了?」

木白苦笑道:「被陣靈給吞噬了。」

木戰不禁懷疑起來,目光冷冽的盯著木穎和木白,道:「連十三弟都不是陣靈的對手,你們怎麼可能還活著,並破掉了禁製法陣?」

木穎臉色一變,陰暗下來,道:「木白說的都是實話,他……」

木白不等木穎把話完,強行打斷了她,道:「別說了。」

他目光平靜的望著木戰,道:「該說的我都說了,我木白雖然算不上什麼好人,但絕不會趁人之危,做些背後下手的下三濫手段,至於你信不信,那是自己的事,你若執意認為是我和木穎下的殺手,大可現在就報仇。要動手,我木白可從沒怕過什麼人,一定奉陪到底。」 「你!」木戰氣得直咬牙,渾身散發出逼人殺機,眸子冷冷和木白目光對視,握緊神槍的手,傳來一陣骨骼脆響,似要將那神槍都擰斷了一般。

他和木和之間,擁有十萬年的兄弟感情,木和的死因找不到任何痕迹,心裡很悲憤,但他畢竟是一名古神級高手,任何時候都能夠保持高度理性。

待撥雲見日



「我暫時相信你的話,十三弟的死因,稍後我會仔細調查。」

說完,他飛起身子,便朝樹林外的神府樓閣飛去。

「這傢伙真是冤枉好人。要不是你殺了陣靈,他能這麼輕鬆離開禁製法陣嗎?」木穎抱怨道。

木白微微一笑,道:「不要計較了,趕快去找混沌之氣。」說著,便飛起了身子。

木穎連忙跟了上去。

路上,她好奇道:「原來也是天龍外族的人,為什要一直隱瞞身份?你是從哪個位面大陸來的?」

現在她才明白木白要和自己一起回天龍族的緣故了。

木白淡淡道:「我的事,你最好不要多問。」

「我發現你這麼人怎麼那麼冷漠,連這都不肯告訴我,真是小氣。」木穎撇嘴道,心裡實則對木白充滿了好奇。

雖然只是一個初階古神,但他展現出來的實力實在驚人,就是在外族中,能夠做他對手的人也不多。

幾個轉眼后。

兩人就飛出了那片樹林,一幢幢壯闊恢宏的閣樓、莊嚴、宮殿出現在兩人眼前,儼然如一個城市般。

木白不解道:「一個人住,用得了那麼大的地方嗎?」

木穎頓時像看白痴一樣望著木白,沒好氣道:「我真懷疑你這傢伙是不是古神,也太沒見識了吧。我告訴你哦,一個擁有幾百萬年修為的古神,他的財寶,那還不堆積如山啊,而且到了古神級這一層次,就可以收養神仆了,培養私人力量,很多雞毛蒜皮的任務,隨時都可以吩咐神仆去做。一個神仆,再弱也是一個半神高手吧,居住的地方能差么?這點兒地方算什麼,我看你還沒見過更大的呢。」 木白一時顯得很尷尬,這個問題確實是很白痴,畢竟他進入古神級,實際上也沒多長時間,很少在意這些生活上的細節。

早點在這裡立足,造一座神府,就可以早點把小煙他們接過來團聚了。

木白心裡如此暗中想著。

木穎道:「你還在發什麼呆啊,快去找混沌之氣吧,木戰可是先來我們一步,要是不快點行動,品質稍微高點的寶物,都被他給奪走了。」

木白微微一點頭,便朝前方一幢高達數百米的十層閣樓飛去。

呼呼——

兩人身影落在閣樓大門前。

驚奇的是,木戰也在同時來到了這裡。


見到木白和木穎,木戰頓時警惕起來,冷哼一聲,便朝閣樓內衝去。

「我們也快走。」木穎慌忙道。

兩人隨即進入閣樓內,直徑朝第五層奔去。

來到第五層,這裡面空間極為巨大,大約有近千平米,空間被乳白的晶石光芒照耀得如白晝一樣。

看樣子,這裡是用來私人收藏的,裡面有大約百具儲物藏架,擺設滿了琳琅滿目的神器、捲軸、奧義神典、珍貴晶石等寶物,隨便拿出一樣到高等位面,都是無價之寶。

木穎稍微掃視一眼安歇儲物藏架,對上面的寶物倒是不怎麼感興趣。這些東西,她空間戒指里多得是,只是很多沒有沒什麼用,也僅僅只是用來收藏觀看而已。

「你說這裡面會有混沌之氣嗎?要是找不到,我們算是白忙活一趟了。」

木白道:「一定有的。」

說著,他邁步朝一個儲物藏架走去,來到近前,只見藏架中有一個古老的玉瓶,上面刻滿了各種奇怪圖案。

「就是這個了!」木白目光一亮。

這寶物雖然被設下了一層強大封印,不過木白有幻夢幫助,倒是不擔心無法解開封印得到其中的混沌之氣。

「這就是嗎?」木穎一臉驚奇的望著身前那玉瓶。

木白微微點頭,正要身手去拿的時候,木戰的身影突然沖了過去。

「你要幹什麼?」

木穎頓時擋在木戰身前。

木戰沉聲道:「把那聖瓶給我!這是我千辛萬苦才找到的。」

————

更新完。 「憑什麼給你?這是我們先找到的!」木穎一副蠻橫的樣子,絲毫沒有讓步的意思。

咔嚓!

木戰頓時握緊雙拳,眸內寒光閃動。

他費盡苦心,用了數百時間才打聽到這聖瓶的下落,沒想到今天在這裡遇見木白和木穎兩人,他們也是為了這聖瓶而來,更奇怪的是,他們是怎麼知道聖瓶就在這神府里?他們是從哪兒得到消息的?

木白的左手懸在聖瓶前,沒有任何動作,眉頭緊緊皺起。

只要他拿走聖瓶,木戰一定會不惜一切過來搶奪,這一戰很難避。

場中氣氛一時顯得劍拔弩,誰都沒有輕舉妄動。

木穎心中很擔憂,最想不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要是和木戰發生衝突,以木白的實力,不知道能否是木戰的對手。

「現在怎麼辦?」木穎悄悄對木白傳音。

木白忽地收回了手。

木戰的目光一直緊盯在木白手上,此時見他收回了手,心裡很驚訝。

木白微微一笑,轉身面對木戰,道:「看來你也是為了這聖瓶內的混沌之氣吧。」

「不錯!」木戰微有些疑惑道:「你是怎麼知道這聖瓶的下落的?」

木白道:「這個沒必要回答你。既然你我目的都是一樣,那就用實力來說話吧!」

木戰目光一亮,心裡暗喜,表面上不動聲色,道:「那你想如何?」

木白道:「決鬥。贏了,這聖瓶你拿走,輸了,這聖瓶歸我。」

木穎臉色一變,傳音道:「你有把握嗎?」

剛才在樹林里,木白一路上擊殺那些幽靈影子,又轟殺了陣靈,神力消耗很大,就算他有神分身,但他畢竟只是初階古神,和木戰差距很大,這不免讓木穎極為擔心。

木白微微點頭。

「跟我來。」

說罷。縱身就朝閣樓外飛去。

木戰微微瞥了眼木穎,冷哼一聲,連忙跟在木白身後,飛出了閣樓里。

……

片刻后。

學霸快遞員 ,左手負在身後,腰板挺得筆直,一臉淡然的望著前方。

呼——

人影一閃,衣衫翩翩的木戰閃現在木白身前二十米處。 伸起右手,掌心銀光一閃,神槍頓被他緊握,斜指木白,那冰冷鋒利的槍尖,寒芒凌厲閃動,讓人感到如錐芒在骨。

木白淡淡一笑,左手血光一閃,修羅劍便閃現在他手中。

這時候。木穎從遠方飛來,遠遠落在木白身後,一臉緊張的望著木白的背影。

木白朝木戰微微一點頭,道:「來吧。」


木戰不屑一笑,道:「只是初階古神,也敢找我挑戰,自不量力。」

他知道木白身上有一件威力強大的神器,但他想要依靠神器的力量打敗自己,是絕不可能的。

「這話還是等到你能打敗我的時候再說吧!」木白沉聲道。

木戰大笑一聲,似乎勝券在握,渾身氣勢猛然間暴漲,身上那件幻化的白袍頓時破裂,皮膚上迅速覆蓋上一層青色龍鱗,進入了變身形態。

木白臉色緊繃,站在木戰對面,有些難以承受他的氣勢。

「接招!破天一擊!」

雙手握住神槍,萬丈銀光爆閃,他身子飛躍向半空,甩動神槍,帶著那蓋世鋒芒,便朝地面上的木白拍擊而下。

木白身體四周的空間頓被那強大的氣勢凝固,身子就如同被鎖鏈束縛住了一般。

以木戰此時的攻擊力量,絕對可以瞬間殺死一名后階古神。

一道金光自木白身上閃耀而出,他頓即運轉出金象之身,身上的壓力這才減輕不少。

右手翻動,磅礴的氣勢爆發而出,一道金光沖向天際,攪動天穹雲層。

「破!」

萬里雲穹中,一隻巨大金掌橫貫下。

這一擊之力,融合七種元素奧義,其力量是極為恐怖的。

「嘭!」

一掌拍向木戰的神槍鋒芒。

一金、一銀兩道神力光芒碰撞的瞬間,一聲巨大爆響,同時破碎。


木白悶哼一聲,不禁連退十幾步,這才勉強穩住身子。他心裡很震驚,天龍內族的人,一旦進入變身形態,攻擊力量果然恐怖得很。

木戰的身子在空間,被震飛千餘米,遠遠凝望木白的身影,心裡更是震撼。

其中元素奧義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