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慕卿臉頰驟然漲紅,羞惱的白了眼封時奕:「我怎麼就跟別人跑了?不對!誰是你未婚妻?」

「當然是你。」封時奕壞心思的摟住慕卿的纖腰,在她耳邊輕輕的哈了口氣。

「唔!」慕卿頓時渾身一震,又羞又惱的瞪著封時奕:「別鬧了!」

「那你說,誰是我的未婚妻?嗯?」封時奕威脅性十足的舔了舔她的耳垂。

慕卿不由得一陣顫慄,惱羞的瞪了眼封時奕,隨即認命的開口道:「我是……」

「是什麼?」封時奕不依不饒額的再次詢問道。

「封時奕!」慕卿不禁有些惱了,怒瞪著封時奕。

封時奕心中一驚,立刻上前吻住慕卿的紅唇,霸道的在她紅唇中攻城略地!

很快,房間內傳來一陣美妙的吟哦。

一室旖旎……

昱日,南宮家族門前。

一輛勞斯萊斯內。

慕卿氣鼓鼓的坐在椅子上,無論封時奕怎麼說都不肯看他。

「卿卿,我保證沒有下次了。」封時奕眼底劃過一抹歉疚。

「我信你個鬼!你在我這裡已經徹底沒有信譽了!」慕卿瞪了眼封時奕,氣悶的別過臉。

昨晚毫不意外的,又是一夜瘋狂。

連續兩夜的纏綿,她的腿已經徹底不是她的了!

現在光是動一下都會覺得顫抖不已,腰部更是酸澀難耐,這要她怎麼進去啊?

她已經坐著車裡半個小時了,不是因為其他,只是因為她根本下不去車!

難道要她像是上車那樣,再由著封時奕抱出去?她才不要那麼丟人!

看出慕卿的想法,封時奕頓時有些哭笑不得,男女之間,這種事情不是很正常的嗎?怎麼他家的小未婚妻這麼容易害羞?

輕輕地搖了搖頭,封時奕抬眸看了眼開車的宋文:「去準備一個輪椅,就說少奶奶扭到腳了。」

「是。」宋文微微頷首,隨即打開車門,徑直下了車。

慕卿唇角微微抽搐了下,無語的翻了個白眼:「你說我崴了腳,誰會信啊?」

「我會信就可以了。」

「呸!不要臉!」

嫌棄的瞪了眼封時奕,慕卿卻不可抑止的紅了臉。

心中暗暗鬆了口氣,說崴腳了,怎麼也比被看出來做壞事了強!

「呵呵……」封時奕低低的輕笑一聲,眼底滿是寵溺。

不多時,宋文推著輪椅走了回來,將輪椅恭恭敬敬的放在兩人面前。

封時奕抱著慕卿坐在輪椅上,親自推著她走進了南宮家族。

南宮家,客廳內。

許多的嫡系子女都來到了別墅,他們都很好奇,這次南宮晟找來的是什麼神醫!

隨著慕卿的走進,眾人紛紛驚呼出聲。

「好帥!」

「居然是封少!我的天,早知道我就換上最性感的連衣裙來了!」

「別發sao了好嘛?封少看不上你的。」

被眾人無視,慕卿唇角微微抽搐了下,這個封時奕還真是受歡迎啊!

「安靜!」一側的中年男子冷聲呵斥道。


眾人瞬間寂靜無聲,中年男子站起身:「封少您好,鄙人南宮迎,是南宮家其他人的大哥,年輕一輩的大叔。」

「您好。」封時奕淡漠的點點頭。

「不知封少今日大駕光臨,是想要做些什麼?」南宮迎狐疑的看著封時奕。

封家和南宮家也沒有合作,平日也素無往來,今天怎麼會……

「我來送我的未婚妻過來。」封時奕不耐的蹙起眉,冷冷的睨了眼南宮迎。


他很不喜歡慕卿被無視的感覺! 夏末的晚上七點鐘,天還是亮的,江帆駕著寶馬車到了金尊酒店。金尊酒店是東海市的五星級酒店,是東海市最豪華的酒店,在東海市流傳著這句話:「住在王府,吃在金尊。」,可見金尊酒店的名氣。

寶馬車進入金尊酒店,立刻就有門童來開門,江帆出來后,立刻就有一位服務生微笑道:「請問您是江先生嗎?」

江帆點頭道:「是的。」

「江先生您好,隆興集團的盛小姐在三樓的包廂等您。」

「好的我知道了。」江帆心道:「我靠!這盛凌雲還真有心啊,竟然在包廂里等我!」

坐電梯到了三樓,此時一位服務生微笑走到江帆面前道:「您是江先生吧,盛小姐就在第三間包廂等候。」

江帆到了第三間包廂,敲門后,門開了,盛凌雲微笑道:「江醫生,你真準時啊!請進!」

著今天盛凌雲特意打扮了一番,身穿緊身的香奈爾短裝,v字形的領口打開,露出飽滿的堡壘。頭髮隨意地披在肩膀上,散發者一股玫瑰花的香味。下身穿一件迷人的短裙,露出一截白色的大腿,肉色的長襪,緊緊地裹住豐腴的腿。

臉上紅撲撲的,嘴唇閃著光亮,長長的睫毛,大大的眼睛,顯得美麗動人。

江帆毫不客氣地坐在寬大的紅木椅上,翹起了二郎腿,冷眼望著盛凌雲。

盛凌雲理了下前額的頭髮,微笑道:「江醫生,我們前期是有點摩擦,但並不影響我們的友誼,今天請你來吃飯時想化我們之間的小小摩擦的。」

江帆笑道:「哦,不知道盛小姐向如何化解我們之間的摩擦呢?」

盛凌雲從皮包里拿出一張支票,放在江帆的面前道:「這裡是一張一千萬的支票,就當對你的補償。」

江帆看都沒看支票,「哦,這是你的意思還是代表隆興的意思呢?」

盛凌雲拿過酒瓶,往江帆的酒杯里到酒,酒杯滿后,然後給自己的杯子里到滿了杯,放下酒瓶。

「這既是我的意思,也是隆興的意思。」

「你以為這點錢能打動我嗎?」江帆拿起酒杯,望著盛凌雲,從紅色的葡萄酒中看著她大西瓜。在紅酒的映射下,兩隻大西瓜如同兩個擠在一起的西紅柿。

「我知道江醫生對錢不會感興趣,不知道對人感興趣嗎?」盛凌雲故意地下身子,衣領打開,呼之欲出,黑色的文胸是乎無法兜住,要掉落下來。

「不知道那個人是誰呢?」江帆拿開酒杯,望著盛凌雲。

「那你希望是誰呢?」

「呵呵,你是乎知道我的弱點,我總感覺代價太大了,不會是陰謀吧。」江帆道。

「是不是陰謀,暫且不管,但真實的人就在你眼前,你也無動於衷嗎?」盛凌雲臉湊近了幾分,身體故意擺了一下,大西瓜立刻上下起伏,如同浮在水裡的皮球。

我靠,這種赤裸裸的誘惑,再無動於衷的話,那就不是正常的男人!

江帆立刻起身,挨著盛凌雲坐下,手輕輕地托著盛凌雲的下巴道:「你就這麼自信一定能夠拴住我嗎?」

「還沒有男人可以逃脫我的魅力的!」盛凌雲自通道。

「也許我是個例外呢!」盛凌雲的確很美艷,尤其那種高貴的氣質,是其他女人不具備的。

「既然是你主動勾引我的,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江帆心道。

江帆狠狠地吻了上去,幾乎是粗魯那種,盛凌雲立刻迎合起來,小香舌主動絞纏。江帆的手如同泥鰍似的,從衣領鑽入,不老實起來,另外一隻手使出龍虎秘術穴位按摩術。

片刻之後,盛凌雲變成了白色的綿羊,暢快地喘息起來,她和不少男人上過床,但從來沒有感覺到如此舒服過,沒想到按摩也能帶來如此的舒暢。

江帆的手加快攻勢,盛凌雲立刻忘乎所以地叫起來,我靠!還沒開始就浪成這樣,等會還不要叫翻天!

當盛凌雲看到小江帆,不禁失色道:「這麼大啊!」

當江帆開始替盛凌雲疏通管道的時候,她眼淚差點沒掉下來,然而片刻之後,她立刻狂呼亂叫,太舒服了,那種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

江帆沒有一點憐香惜玉,用力地發泄著,近乎蹂躪的方式,但盛凌雲卻很享受似的,我靠!她這種人是越虐待越歡喜那種!

一個多小時后,盛凌雲癱軟在紅木椅上,她已經泄身了四次,渾身乏力,勉強坐了起來。

「江帆,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隆興的人了!」盛凌雲微笑道。

「我說過要加入隆興嗎?」江帆站起身來,喝了一杯酒,吃了一口菜,笑眯眯地望著盛凌雲。

「只要你加入隆興不但我是你的,隆興也有你的一份,你能拒絕嗎?」盛凌雲道。

江帆是笑非笑道:「假如我拒絕呢!」

盛凌雲臉色變得灰暗,「除非你不是男人!」


「是不是男人相信剛才你已經親自體會到了,今天十分感謝你的盛情款待,還有你的奉獻,至於加入隆興的事,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江帆走到了門口回頭望了盛凌雲一眼。

「你,你怎麼能這樣,難道我對你沒有誘惑嗎?」盛凌雲不甘心道。

「當然有誘惑,但是還沒達到讓我改變自己的立場的程度,另外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是不會負責的,千萬不要纏著我哦!」江帆說完打開大門走了出去。

「江帆,你混蛋!我不會放過你的!」盛凌雲歇斯底里喊道,但她渾身發軟,無力地坐在紅木椅上哭泣起來。

今天她所有的計劃都失敗了,滿以為憑自己的魅力可以吸引住江帆,沒想到失敗了,敗得一敗塗地,連自己的都搭上了!

她咬牙切齒道:「江帆,你這個混蛋,你遲早會後悔的!」

她立刻撥通了電話:「喂,爸,計劃失敗,讓殘彪出手吧,我不想再見到他!」盛凌雲掛掉了電話,茫然失落地坐在那裡,淚水滑落下來,這是傷心的淚還是憤怒的眼淚呢?只有她自己知道!

江帆得意地出了金尊酒店,吹著口哨,上了寶馬車,黑色的寶馬車如同夜鷹一樣消失在夜裡。


給讀者的話:

呃!距離新星榜越來越遠,怎麼回事?閱讀人比他們多得多,支持的人那麼少呢?快把書頂起來! 「原來是這樣,那您的未婚妻來是……」南宮迎還是很疑惑。

「大伯,慕卿小姐就是我邀請來的專家。」南宮晟邁步上前,輕聲解釋道。

「什麼?」南宮迎頓時震驚不已。

眼前這個坐在輪椅上,看上去就很稚嫩的少女,居然是南宮晟邀請回來的醫生?

南宮迎原本的期待瞬間化為泡沫,無奈的嘆了口氣:「阿晟,大伯知道你跟老爺子感情好,但是這樣盲目找人來治療,是不是不太合適?」

「大伯,慕卿小姐是有過多次胸腔科專業手術刀,前幾天封老爺子的手術就是她做的!」

「別開玩笑了,不然我真的生氣了!」南宮迎完全不信南宮晟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