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大門通道,路過熟悉的觀賽台,當步天踏入角斗場中時,發現曾用來比斗的圓形擂台上,此刻已是站立了三道人影。

先前遇見的雷洛,赫然便在其中。而另外兩人,卻正是分別了數日的肖恩以及卡蘭多。

步天的到來,也是引得三人將視線紛紛投注了過來。

肖恩面色平淡,詭異的白色瞳孔散發著妖異的光澤;卡蘭多遙遙向著步天頷首致意,俊秀的臉龐上掛著和煦的微笑;至於雷洛,則是面無表情,但其眼神深處的一絲凝重卻是始終存在。

摸了摸鼻子,步天卻是沒想到自己竟是最後一個趕到的,當下乾笑兩聲,右手撫上劍柄,腳步邁開,身形幾個起落騰挪便已踏上了圓形擂台。

「現在…人已到齊了。你們很不錯,沒有把我的話當作耳旁風,都在規定的時間內趕到了。」肖恩聲音沙啞,以一種不急不緩的語氣慢悠悠道,他的視線自三人身上一一掃過,最後看向步天之時,目光稍有一頓,眼中露出一絲奇異之色。

「你小子,不錯、很不錯…竟能在這短短數日之間,便突破踏入到中階層次。不簡單啊…」肖恩眼神凝視中,看著步天緩緩點頭,神色間頗有些讚許。 卡蘭多初時還笑得燦爛,但在聽見肖恩說步天已經踏入了中階層次之後,笑容直接僵硬在了臉上,目中透露出無可置信之色。而雷諾雖是心中早有猜測,但現在聽起肖恩這麼一證實,便更為的忌憚起步天了,看向步天的眼神也愈發凝重。

在此之前,雷諾儘管敗於步天之手,卻也只是將步天視作一個強力的對手,並無太多忌憚。而這種感覺在雷諾踏入了准中階后,就更是落於心底生根,愈發覺得步天實力僅此而已,若是再來一戰,勝利將會屬於他雷諾。

可是,殘酷的現實給他開了一個大玩笑。 幻世之刺客傳說 ,本欲一雪前恥,從哪裡失敗的就從哪裡站起來。結果卻令雷諾傻了眼,相比起步天直接突破到中階的實力,他這區區准中階,又有什麼好得意猖狂的?

步天也是沒料到肖恩竟一眼就看破了自己的實力,當下一怔之後,笑著謙虛道:「前輩謬讚了,小子也是機緣巧合下勉強突破的,若是再來一次,我可沒什麼把握順利突破呀。」

肖恩聞言低笑一聲,也不再多說什麼,而是話鋒一轉道:「好了,既然現在人都到齊了,我們也就儘早出發吧,去那空間傳送陣的所在地。」說著,肖恩魔杖朝天空一指,一道幽綠光芒瞬息激射而出,飛至天空。

看著肖恩的這番舉動,步天目露疑色,感到有些莫名其妙:「這老小子在幹嘛呢?拿著根棒棒指著天空,難道那空間傳送陣還建在空中不成?」心裡想著,步天有些犯二的抬頭去看,極目所見處全是白茫茫一片的雲朵,哪會有什麼傳送陣出現。

納悶兒之下,步天將視線收回,看向身旁的雷洛與卡蘭多,卻發現這兩個傢伙也是面帶疑色,似是不知曉肖恩的舉動有何用意。

便在這時,忽的一聲嘶鳴響起,如泣如啼,刺耳至極。

步天皺起眉頭再度望向天空,卻發現遠處的天邊,一個巴掌大小的綠影正極速飛來,與之伴隨的是一聲聲凄厲刺耳的鳴啼。而隨著距離的拉近,這綠影在步天眼中逐漸放大,慢慢顯露了其身影,竟是一頭長相猙獰無比的醜陋大鳥。

「恐雀獸。」卡蘭多一聲驚呼,望向空中大鳥的目光充滿了驚異。

「孔雀獸?」步天看向身旁的卡蘭多,又看了看空中正極速飛近的醜陋大鳥,心裡實在難以將這等醜陋的大鳥,與印象中美麗優雅的孔雀聯繫在一起。

這大鳥全身上下沒有一根羽毛,周身被一層碧綠鱗甲覆蓋。其鳥頭上有一冠,此冠呈漆黑墨色,猶如醜陋的肉瘤,在鳥冠之下,便是一對森冷的黃色瞳仁。且這大鳥的牙爪都頗為鋒利,寒光森森,不似善類,怕不是什麼素食主義者。

「嚶嚶…嚶。」

正在步天思索間,凄厲鳥鳴自近處響起,呼風大作,一片陰影驟然將陽光都遮掩了。步天感覺周圍突然一暗,抬頭去看,卻見那醜陋大鳥已然飛近頭頂數十丈處,雙翼張開,猶如一抹綠雲,其七八丈長的龐大身軀,令人望而生畏。

心中一動,步天嘗試著調動升級系統,凝神望去,不過瞬息,一道信息流便自腦海中出現。

「恐雀獸.等級:4.屬性:力量36.靈敏47.體質39.精神18.能量630.身體狀況:正常100%.簡介:生性殘暴嗜血的鳥類魔獸,極難被馴服。成年的恐雀獸,大多具備中階層次的實力,一身鱗甲堅硬無比,毒性驚人。」

「中階4級…恐雀獸…」步天倒吸口涼氣。

與此同時,空中那體態龐大、外貌猙獰的恐雀獸驟然攜著狂風俯衝而下,其龐大的身軀形成一片陰影,籠罩在四人頭頂,一股凶煞壓迫的氣息撲面而來。

「…這…」卡蘭多連退幾步,驚疑不定的看向肖恩。一旁的雷諾也是目露奇色,但其身形卻是未動半步。

「不必驚慌,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是綠穹,我的契約獸。」肖恩面帶笑意,向著眾人解釋著。而在他話語說出的同時,恐雀獸那如小山般的龐大身軀也降落在地,嚶嚶鳴啼著將雙翅收攏,醜陋的大腦袋向著肖恩靠了過來。

「…契約獸…綠穹?」輕聲念叨了一句,步天眼中閃過一絲好奇,看向此刻大腦袋在肖恩身上磨磨蹭蹭的綠穹,若有所思。

對於契約,步天並不陌生。不論是當初洛克與他建立的黑魔法契約,亦或是之後沃倫伯爵為了控制他而拿出的血之契約。這兩種契約的所產生的特殊效果,無一不是控制與約束。

契約獸,顧名思義。在步天想來,這名為綠穹的恐雀獸,定是與肖恩建立了某種特殊的契約關係。使得這生性殘暴而又實力強悍的恐雀獸,成為了其寵物般的存在,聽其指示。

「中階層次的契約獸…還是契約獸中最珍貴難得的飛行一類。」這時,原本被恐雀獸所懾的卡蘭多反應過來驚嘆出聲,望向肖恩的眼神中充滿了敬佩。

縱是高傲如雷洛,此刻也是面露動容之色,雖不發一言,但其態度明顯恭敬了幾分。

畢竟小如克魯克公國,高階強者寥寥無幾,一般實力達到了中階層次的存在,便稱得上是高手了。而若是實力達到了中階4級以上,那更是一方強豪。

而現在再看這肖恩,不僅自身具備中階5級的恐怖實力,就連其契約獸都是中階4級的恐雀獸,這等強悍人物,已差不多躋身於克魯克公國金字塔最頂端了。如何不使人敬畏有加?

「好了,小子們,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啟程了。就讓綠穹帶我們前往空間傳送陣的所在地吧。」幾人心思轉動間,肖恩卻是開口催促了起來。

「是讓我們坐在這恐雀獸的身上嗎?讓它背著我們飛往空間傳送陣的所在地。」步天望著肖恩,有些詫異的開口詢問。

而他的話語不過剛落,肖恩身旁宛如綠色小山一般的恐雀獸頓時大聲鳴啼了起來,雙翅猛然扇動起陣陣狂風,一雙金黃色的瞳仁凶厲的盯著步天,似是極為不善。

驟然發生的一幕,使得步天一愣,卻是不知這恐雀獸為何突然間如此敵視他。

「小子,綠穹可是極為高傲的,平日里除了我,旁人可沒那福氣騎在它身上。你這番話,卻是觸怒了它。」肖恩拍著綠穹的身子安撫著,同時開口對步天慢悠悠的說道。

「哦~」步天訝異,望了在肖恩的安撫下逐漸平靜下來的綠穹一眼,再度開口道:「前輩既說讓綠穹帶我們前往空間傳送陣的所在地,自然也不會無的放矢。我想這旁人沒有的福氣,今日,我們怕是要享受上一回了。」

步天此話說完,眼神熠熠的看著肖恩,嘴角噙著一絲淺笑。

肖恩聞言一愣,偏過頭看了一眼步天,見其一副淡定自若的樣子,不禁啞然失笑:「你這小子倒是有股子機靈勁兒,不過你說的也沒錯,今天我便打算破例一回,讓綠穹載著我們前往那空間傳送陣之地。」

話說到此,肖恩語氣一頓,腳步自地面輕輕一點,直接飛身躍上了綠穹龐大的身軀,看這番動作的靈敏程度,怕是還具備著低階2級的武者身體素質。

步天三人內心暗自驚異,面面相覷之下,不禁感嘆聖光學院卧虎藏龍。隨便挑出的一名銀星學員,就身懷此等實力。


「都上來吧,不要再耽誤時間了。」肖恩在綠穹肩部坐下,沖著地面上的步天三人招了招手。

「走吧。」卡蘭多衝著步天以及雷諾笑道。

步天微笑頷首,雷諾卻是腳步一邁,身形飛躍而起,直接踏上了綠穹寬厚的背部。

許是不習慣被陌生人騎在身上,在雷諾踏上身軀的剎那,綠穹低低的嘶鳴幾聲,不耐的將爪子在地面扒拉幾下,若不是肖恩不時的安撫,恐怕早就野性大發了。

步天嘴角微掀,覺得這名為綠穹的恐雀獸挺有意思的。不過見卡蘭多也徑自躍上了綠穹之背,步天當下也便邁開腳步,身形飛展,一個起躍踏上了綠穹身軀,與眾人站立一起。

這恐雀獸體型龐大,從頭至尾身長七八丈,雙翼展開,便是一抹遮天綠雲。步天等四人落在其身上,卻也不顯擁擠,各自尋著一處穩當的地方盤膝而坐。

都是身懷不俗實力的武者,即便是身為魔法師的肖恩,都具備了低階2級的武者實力。四人坐於鱗片細密滑膩的綠穹身上,倒也不會失了重心,鬧出洋相。

「風牆。」

肖恩一聲低喝,手中魔杖陡然綻放青光,倏地一道由青色旋風組成的厚實牆壁顯現而出,於空中飛速旋轉,形成陣陣呼嘯之音。

「凝形。」

肖恩手中魔杖向前一指,空中由青色旋風組成的牆壁便隨其指向挪去,並在挪動的過程中,慢慢延伸成圓,將綠穹龐大的身軀完全包裹其中,猶如一個巨大的青光罩子。

對於肖恩的這番舉動,綠穹似是早已習慣,並未產生什麼情緒抵觸。而卡蘭多則是饒有興緻的打量著青光罩子,並不時用手觸摸兩下。 「等會兒上天之後,強風猛烈。以我等實力,雖不至於被風吹倒,卻也難以堅持長久。有此風牆凝形而成的光罩護持,阻隔外界強風,也可以讓我們省上點力氣。」肖恩坐於綠穹肩頭,背對著眾人開口道。

步天瞭然點頭,沒有說些什麼,而此時肖恩的聲音再度傳來:「都坐穩了,走。」

「嚶嚶」長鳴自綠穹口中傳出,其雙爪一蹬,雙翼展開,步天只覺渾身一輕,猶如登上了天梯,人已騰空而去。

……

浩瀚無垠的天際,層層白雲似浪,陣陣狂風如潮。綠穹龐大的身軀置於這天地之間,不過滄海一粟。

有肖恩施展的風牆在外形成光罩護持,任空中強風肆掠,亦不能影響到眾人分毫。

「那空間傳送陣…究竟在什麼地方?」卡蘭多的新奇感過去,終是忍不住向肖恩問出了口。

這一言問出,對此事也頗感好奇的步天與雷諾也將注意力集中了過來,齊齊將目光聚集在肖恩身上。


「克魯克公國總計十二座大城,在每座大城的上空,有著一處介於虛實之間的銀色符文。此符文,便是縮小了數百倍后的空間傳送陣,我等耗費些許蒼玉作為媒介,心念一動之下,便可抵達帝都。」感受到聚集在背後的幾道視線,肖恩半眯著眼睛,慢悠悠的道。

「什麼?空間傳送陣竟然建在空中?」卡蘭多兩眼瞪直,有些不可思議。即便他身為亞瑟王室的嫡系子弟,但關於此等秘辛之事,在未掌握家族實權之前,也是沒有資格知曉的。

不同與卡蘭多的難以置信,步天與雷諾聞言雖感驚異,卻也在能接受的範圍之內。

步天是穿越過來的,再怎麼奇異的事情,總沒有比穿越更離譜的吧?而雷諾身為雷鳴商會少東,掌有一定的家族實權,於一些秘辛之事雖不甚了解,但也曾聽聞過隻言片語,心中也有了些預料。


「建於半空中的傳送陣,除了實力達到中階4級以上的魔法師或者是高階武者,又有誰能夠接近?這樣的空間傳送陣,其適用範圍未免太小了吧。」卡蘭多從震驚中緩過神來,再度開口言道。

肖恩聞言不置可否,輕笑著搖了搖頭。步天則是臉皮一陣抽搐,眼帘耷拉下來,不作解釋。

見此卡蘭多微微一怔,隨即似乎想到了什麼,望向身下正極速飛行的綠穹,有些驚呼道:「飛行類的契約獸,難道是飛行類的契約獸?」 歲月凉薄不過你 ,可隨即又皺眉自語道:「但契約獸本就珍貴異常,飛行類的契約獸,更是價值連城。

即便是低階層次的飛行類契約獸,都價值上千金枚卡爾。如此大的手筆,僅做一個代步工具,這未免也太過奢侈了。」

卡蘭多的低聲喃喃,眾人雖聽在耳中,卻也不去理會。


因為經過這麼一段時間的飛行,空間傳送陣的所在地已近在眼前。

就在前方半空中,一道玄妙異常的銀色符文緩緩飄浮不定。這道符文約有巴掌大小,光芒明滅轉換,介於虛實之間,周遭的空氣都被其影響形成了扭曲的紋絡,一股令人窒息的強絕壓力驟然降臨在眾人身上,宛如虛空坍塌。

「這…這就是從遠古遺留下來的空間傳送陣?」望著不遠處仿若蘊涵著滅世神威的銀色符文,步天表情有些獃滯。

雖然在此前肖恩便有所提及,但親眼所見之後,步天仍覺不可思議。於他的印象中,空間傳送陣,應是佔地頗大,即便存於空中,那也應是以一種陣盤形式存在。

可眼前這道巴掌大小的銀色符文,儘管看起來神妙異常、玄虛莫測,步天卻總有種怪異難言之感。

「空間傳送陣…以空間規則之力構建而成,咫尺天涯、納須彌於芥子,非神術師不可觸及。別看眼前這道空間傳送陣小巧玲瓏,實則是經過了空間規則之力改造后形成的外相,似虛還實。

入得其內,空間無限,千里距離,眨眼即過。」肖恩驅使綠穹飛近空中飄浮的銀色符文,悠悠開口向著三人介紹著。

「納須彌於芥子…」步天眼神一閃,望著那銀色符文若有所思。

便在這時,肖恩身形站起,從懷中掏出五顆拳頭大小的晶瑩蒼玉,觀其色澤純度,品質應當比那贈予步天幾人的蒼玉令還要高上一籌。

「待我將蒼玉中的能量傳輸到空間傳送陣內,此陣便會開啟。屆時突破空間屏障進行大距離傳送,會有及其強烈的空間亂流,稍有不慎,便會被空間亂流之力拉扯進虛無空間,徹底迷失。切記,萬萬不可掉以輕心。」

肖恩神情凝重的交代完畢,手一揮,五顆拳頭大小的蒼玉散發著迷人晶瑩光澤,飛射向空中飄浮的銀色符文。

步天三人目光炯炯,眼睛眨也不眨的緊盯著肖恩的一舉一動,心中皆是謹慎起來,不敢有絲毫怠慢。

五顆晶瑩蒼玉朴一接近銀色符文所在範圍內十丈,便急速縮小,其內能量飛速流失,化作股股能量煙霞飛散。不過片刻,五顆蒼玉內的能量便消耗一空,晶瑩之色盡褪,成五團粉末飄於空中,隨風而散。

也就在此時,銀色符文驟然光芒閃耀,一圈圈空氣波盪紊亂的紋路自四周顯現。步天幾人只覺渾身壓力劇增,似被一方世界排擠,自那銀色符文正中,一圈模糊的空間漩渦浮現而出,仿若通往無盡世界的莫名通道。

「空間傳送陣已經啟動,都坐穩了,我們走。」肖恩一聲低喝,驅使綠穹一頭沖向銀色符文的方向。

奇異的一幕陡然發生,隨著距離的拉近,原本巴掌大小的銀色符文在步天眼中不斷放大。而符文正中位置的那道空間漩渦,也愈發明顯清晰,幽光深邃,猶如連通著某個未知的世界。

搖了搖腦袋,步天很快反應過來,並非是銀色符文在變大,而是他們都在縮小。便如同之前的那五顆蒼玉一般,越是靠近這空間傳送陣,自身的體積就變得越小。

步天心中駭然,第一次從真正意義上理解到了,空間規則之力,是何等的浩瀚莫測。非武力、魔法能比肩,或者說,這兩者根本就不是同一層次上的。

這空間便是天地至高的規則之力,象徵著宇宙法則,與時間相依襯。空間、時間,形成一方世界,形成宇宙規律。

望著愈發變大的銀色符文,步天目光凝聚其上。

這符文通體呈八菱形,周邊密布銀光燦燦的小巧紋絡,驟一細看,還真是組成陣型。且這番逐漸放大之下,於步天眼中,符文不再是符文,而是一座龐大恢宏之陣,內含無盡空間。

於這傳送陣表面,閃爍銀光點點,也便是步天初始所見符文之顏色,這點點銀光是由道道貫穿虛空的絲線匯聚而成。

絲線仿若蠶絲雪白透明,似實還虛、其內有股令步天頭皮發炸的毀滅能量涌動,只望其一眼,步天便有種被瞬息切割成無數碎片的感覺,雙目一陣刺痛。

而在其身旁的雷諾與卡蘭多兩人,也同他一樣,窺探之下紛紛吃了個暗虧。

「不要看、不要問,該是你們知曉的時候,一切謎題自會解開。空間奧秘,非比尋常,若無超凡階別的實力,莫要妄想參悟。」似是察覺到身後三人的舉動,肖恩搖頭輕笑,其眼帘低垂,彷彿對那組成銀光的絲線諱莫如深。

聞言步天摸了摸鼻子,心中暗自嘀咕:「說得這麼玄乎,這老小子還真把自己當成如來佛祖了,一句佛曰不可說,就想扮高深莫測。」雖是如此腹誹著,步天卻也不再去看那道道虛幻絲線,轉而將體內能量運轉而出,把身體牢牢吸附在綠穹背上。

「小心了,即將要突破空間屏障,都給我抓穩了。」便在步天剛剛將自己的身體固定好,肖恩的聲音急促傳來,隨之一股三山五嶽般傾蓋而下的重壓驟然產生。

綠穹身軀猛衝而過,前面正對方向便是那幽光深邃的空間漩渦,步天眼中瞳孔收縮,心跳近乎靜止,這一刻只覺彷彿穿透了某種屏障。似是魚兒跳出了河水,躍上河岸的那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