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白甜,商場上的事情,她基本都明白,瞬息萬變。

現在盛世集團,可不就是這樣的情況嘛!

只不過,戚薇薇不明白的是,蘇寒到底是因為自己,才執意不肯放棄收購案,還是因為他的驕傲,讓他不想認輸。

現在不管是哪一種原因,總之,盛世集團都很被動,始終處於挨打的局面。

戚薇薇不想看見蘇寒這麼被動,可是,自己的能力也有限。

她看見呂瑩瑩正在忙著工作,也不好在打擾她,去問更多的事情。

她一個人安靜的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知道,這個時候,她必須比往常都要冷靜,這樣,才能讓蘇寒放心。

不管怎麼樣,她想先等蘇寒出來,問問究竟是什麼情況。

這場會議,一直開了整整五個小時,中午的時候,戚薇薇借著給大家送餐的機會,進了會議室看了一下,整個會議室肅靜到了極點,感覺每個人的神色,都萬分凝重。

戚薇薇給大家放好外賣,就出去了。

臨走的時候,她還給了蘇寒一個鼓勵的眼神,蘇寒微微笑了笑,他的表現,似乎也沒有那麼緊張,依舊從容鎮定,根本不像是腹背受敵的模樣。

這讓戚薇薇心裡直打鼓,蘇寒的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

他的心裡,是否也跟臉上一樣,這般平靜。

戚薇薇一直等到下午五點的時候,蘇寒和公司高層們,才從會議室走出來。

他們每個人臉上的神情各異,但是,都不像鬆了口氣的樣子。

戚薇薇見蘇寒進了辦公室,她端了一杯咖啡,直接去了蘇寒辦公室。

蘇寒剛跟把外套扔在沙發上,就看見戚薇薇敲門進來。

他平靜的看著戚薇薇:"薇薇,你怎麼來了?"

戚薇薇擔心的看著他:"我看高層們一個個神情肅然,是不是現在的形勢很嚴峻,我聽說,有人給韓氏集團入資了,我們現在,是不是要放棄收購韓氏,才是最好的選擇!"

蘇寒認真的看著戚薇薇:"薇薇,韓氏的收購計劃,我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停止的,至於眼下面對的事情,我會一一解決,給韓氏集團入資的人,我會儘快查出來,既然他敢出現幫助韓氏集團,那麼,他肯定不是什麼泛泛的無名之輩,只要查到他的背景,我們再根據目前的情況,做出最好的選擇!"

戚薇薇的神情,還是非常擔憂:"蘇寒,放棄收購韓氏集團,不行嗎?"

蘇寒凝視著戚薇薇:"薇薇,你心疼了!"

戚薇薇搖頭:"蘇寒,你懂我的,我跟他們根本沒有什麼感情可言,我心疼的是你啊,我看著你這麼辛苦努力,我真的很難過,因為我知道,不是我的話,你不會好端端的,就去收購什麼韓氏!"

蘇寒的臉上,終於露出一抹笑容:"薇薇,其實有你這話就夠了,我不需要放棄,因為我沒有理由放棄,相信我,他們這點小手段,還打不到我的,公司的人,現在看似想讓我放棄,實際還是在給我壓力,想讓我儘快找到辦法,其實,辦法我也有,只不過現在還不到時機,等到我揪出給韓氏入資的人,一切好戲,就該落幕了!"

戚薇薇看著蘇寒如此自信的樣子,她只能猜測,蘇寒應該還有別的后招。

畢竟,蘇寒根本不是那種說大話的人。

她走過去,將手裡的咖啡,放在蘇寒的桌子上,她伸手抱著蘇寒:"其實,只要你心裡有把握就行,我無論有什麼想法,都是出於為你考慮,希望你理解我!"

蘇寒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你啊,我怎麼可能不理解你的想法呢,不過你放心,我是真的很有把握的,只不過,需要一點時間來證明這一切,我現在最好奇的是,究竟是誰給韓氏入資!"

蘇寒說這句話的時候,戚薇薇看見,他的臉上升起一抹饒有趣味的笑意,好像遇見了勢均力敵的對手一般。

戚薇薇知道蘇寒的孤傲,她也便沒有再說這件事。

等到戚薇薇跟蘇寒說了兩句,打算走的時候,她才想起,上午去見薛梓桐的事情。

戚薇薇思前想後,她最終還是把薛梓桐家裡的事情,給蘇寒說了一遍。

戚薇薇說完后,看了看蘇寒的神情變化,繼續開口道:"蘇寒,不管你怎麼想,我都必須跟你說明我的想法,我是梓桐的好朋友,當然,這只是以前,只不過,就算因為之前她背叛我的事情,現在不是朋友了,她對我的幫助,也不能平白抹殺,所以,我想查清楚這件事,判斷她不是在騙我,再去幫她!"

蘇寒看著戚薇薇一臉嚴肅的樣子,他伸手,颳了刮戚薇薇小巧的鼻子:"傻薇薇,你在想什麼呢,我能怎麼想,我肯定尊重你的想法,只不過,薛梓桐的事情,你的確得好好考慮一下,畢竟,她騙過你一次,也有可能是第二次,不能掉以輕心,至於幫她的事情,只要她說的是真的,你想怎麼幫她,我都支持你!當然了,如果你信我的話,我可以幫你查清楚這件事情,我怕你查出來的,都是一些表面的東西!"

戚薇薇看了蘇寒一眼,點了點頭:"好的,我沒有意見,其實,我沒有一時心軟,直接答應薛梓桐,就是不想被人欺騙,更不想被人當槍使!"

蘇寒笑著看向戚薇薇:"有我在,放心,以後不會在有這樣的事情了!"

戚薇薇點了點頭,離開蘇寒辦公室。

忙碌的一天結束。

晚上回到家裡,蘇寒還在調查關於韓氏入資神秘人的事情,至於薛梓桐那邊,蘇寒也幫戚薇薇,著手調查了。

晚上戚薇薇已經睡著好久了,她迷迷糊糊中,才感覺到蘇寒爬上床。

第二天,戚薇薇再次早起,給蘇寒做了早飯。

兩個人吃完飯,就去公司了。

路上,戚薇薇問了蘇寒調查的進展,蘇寒大概說了一下,一直在查,還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進展。

戚薇薇本來想告訴蘇寒,昨晚韓盛明給她打電話了,她沒有接聽。

但是,韓盛明又給她發了消息。

他說,只要戚薇薇願意救韓蘇蘇,他願意把韓氏集團,拱手相讓。

戚薇薇只是笑了笑,她了解蘇寒,就算是她告訴蘇寒,蘇寒也不會妥協,更不會讓自己去救韓蘇蘇。

至於那個神秘投資人,他估計壓根想不到,他在幫韓盛明的時候,韓盛明卻想用公司,去換女兒的命。

戚薇薇將這件事情憋在心裡,誰也沒有告訴。

中午吃飯的時候,蘇寒告訴戚薇薇:"薇薇,事情有進展了!"

戚薇薇剛吃了一口菜,她高興的抬頭看著蘇寒:"真的嗎?"

蘇寒點點頭:"當然,只不過,這件事情,我說了,希望你不要難過,我發現,給韓氏集團注資的人,跟薛梓桐口中,搶走她家小本生意的人,是同一個,當然了,這個人名字很陌生,叫蔣升舉,沒有什麼背景,以前只是個打工仔而已,我們根據這個繼續調查,發現這個人,跟另一個人有往來,而這個人,你和我都不陌生!"

戚薇薇已經隱隱感覺到不對勁了,她皺眉:"你說的是誰?"

"曾佐凡! 前夫,過期不伺候! "蘇寒一字一頓的說道:"他回國了!"

戚薇薇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無比:"原來是他,怪不得薛梓桐會突然來求助我!"

戚薇薇基本不用想,就知道,這一切只不過又是曾佐凡設的局,讓自己往裡跳,順便拉上蘇寒和蘇凜。

她突然諷刺的笑了一聲:"原來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句話是沒有錯的,如果我這次一時心軟,頭腦發熱,答應了薛梓桐,她又會從我這裡,騙取什麼消息,或者是,騙我做什麼事情,我們以前好歹關係那麼親密,她現在為什麼要這麼做!"

蘇寒看著戚薇薇:"很簡單啊,因為愛情,薛梓桐喜歡曾佐凡,她既然敢在我們的眼皮子底下,藏住曾佐凡,這就說明,她對他的愛,不是三言兩語能說清楚的!只不過,既然他們張良計,我也有過牆梯,薛梓桐不是讓你給她找工作嗎?那你就將計就計,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給她找吧,我安排她來盛世集團工作,估計這更合她的心意了,剩下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我看她倒是能給曾佐凡,傳遞什麼消息!"

戚薇薇皺眉看著蘇寒:"這樣真的可以嗎?萬一公司的機密被盜了……"

蘇寒搖搖頭:"沒事的,我自有分寸,我既然能讓她來盛世集團,那我自然會放著她,就算她傳給曾佐凡的消息,也不一定是有用的!"

戚薇薇有點迷惑:"我還是有點不明白!她傳遞消息的時候,肯定會再三確定的啊,我們就算能騙騙她,難不成連公司其他員工也要騙嗎?"

蘇寒笑了笑:"你真是個小古董,你難道不知道,真作假時假亦真,無為有時有還無!商場上爾虞我詐,誰知道真假呢,就算薛梓桐傳遞的消息,曾佐凡也不見得會相信!你就別擔心這個了!" 白長簡心頭劇跳,急急轉身,果然是魂牽夢繞的那個人,他一個箭步迎上去,白千帆揚著笑臉奔過來,眼裡閃著淚光,白千簡下意識的張開雙臂想抱住,就象小時侯那樣,他幾乎都要觸到她的手了,突然一道身影插在他們中間,把白千帆抱住了。

白長簡:「……」

皇帝抱著熱淚盈眶的白千帆,「瞧瞧,都當娘的人了,還愛哭鼻子,沒的讓人笑話。」

白千帆不好意思的扯袖子抹眼淚,「我這是高興的。」

白長簡愣了一下神才明白皇帝的意思,退後一步行禮:「臣白長簡,參見皇後娘娘。」

白千帆忙要去扶他,皇帝扯住她,說,「不必多禮,都是自家人,坐下說話吧。」

白長簡見皇帝將白千帆護得緊緊的,知道在他面前,兄妹抱頭痛哭一場是做不到了,只好撩了袍子坐下來,他仔細打量著白千帆,和中秋那晚的假公主相比,其實還是有區別的,真的白千帆眉目舒展,眼睛里是柔和的光,一笑一嗔鮮活靈動。假公主板著臉,冷口冷麵,表情顯得生硬,只是他那時以為白千帆成了南原公主,對東越的親人都生疏了,並沒有多想,畢竟長得一模一樣。

「大哥哥還好么?」白千帆掃一眼他的官袍:「做將軍了?」

白長簡嗯了一聲,「蒙皇上厚愛,如今官拜殿元正大將軍。」

白千帆驚喜的道:「大哥哥果然出息了。」

皇帝插了一句嘴,「他是你大哥,朕自然要高看一眼。」

白長簡:「……」難不成我這個將軍是裙帶關係?

白千帆,「高看一眼也得有本事,我大哥哥從小就聰明,早年去軍隊歷練,我爹那時侯書信給山西駐宮,都贊大哥哥能吃苦。」

白長簡,「咳,也算小有功勛吧,打達蒙的時侯,同僚們給了讚譽,說我是戰神,其實我哪……」

皇帝,「你這個戰神還不是敗在朕手裡了。」

白千帆直接忽略了皇帝的話,很是欣喜,「戰神?這麼厲害,怪不得皇上要封大哥哥做殿元正大將軍。」

皇帝看白千帆一眼,「當年先帝爺也封朕為戰神,你忘了?」

白千帆皺著眉頭想了想:「……不是封的煞神么?」

皇帝:「……」有封煞神的么。

白長簡忍不住笑起來,看皇帝臉色不好,識趣的換了話題,「皇上大概不知道,在臨安城,清君側,殺妖女的口號已經傳遍大街小巷了,就連說書館里都有這齣戲文了。這樣下去,謠言愈傳愈烈,對千帆可不是什麼好事。聽說今日文武百官在朝堂上逼皇上了?」

皇帝恨聲道:「一群昏庸的蠢貨。」

白長簡道:「自古以來,民為水,皇為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皇上若是不給天底百姓一個交待,這事恐怕難以過去,以臣之見,何不幹脆承隊有此事,將那千面人殺了示眾,以安天下百姓的心,等風平浪靜,再把千帆接回宮裡。」

皇帝聽到了最關鍵的一句,「什麼叫把千帆接回宮裡,她要到哪裡去?」

「臣以為,風尖浪頭上,千帆最好回娘家避一避。請皇上放心,娘娘是臣的妹子,臣定盡心儘力守護好她,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

皇帝總算明白了他的心思,好么,這是明目張胆的惦記上了,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哥哥算哪門子娘家人,趕走了一個杜長風,又來個白長簡,怎麼還沒完沒了了,乾脆調他去守南疆得了。

他還沒開口,白千帆居然附合上了,「我覺得大哥哥的意見可行,我出宮避段時間,先把民眾安撫下來再說,不然難堵天下悠悠之口。」

皇帝的耐心到了頭,這比百官逼他還要惱火,他沉下臉,「白將軍,你的心意朕領了,但皇后哪裡也不去,她就呆在朕的身邊,朕要是連自己的妻子都保護不了,不如一頭撞死得了。」

白長簡見皇帝有了怒氣,忙低頭肅目,「皇上息怒,臣只是提個建議,凡事好商量。」

「此事沒得商量,你回去吧。」皇帝站起身來,「來人,送白將軍出宮。」

白千帆有些不舍,「大哥哥與我剛見面,不如今日一起吃頓飯吧,我還有好多話想……」

皇帝拖著她往內殿去,「下回吧,今日不是時侯。」

白長簡看著帝后的背影,幽幽嘆了一口氣,皇帝這酸勁太大了,他真沒別的想法,就是不捨得白千帆在宮裡受委屈,到他那裡清靜一段有什麼不好?

白千帆知道皇帝生了氣,她只是不明白好端端的,皇帝的怒氣從何而來,去自己哥哥家住幾天怎麼了?

她甩開皇帝的手,「我大哥哥是一番好意,你怎麼說掉臉子就掉臉子,這宮裡住著確實悶,出去透透氣也好。」

皇帝怒氣難消,拔高了聲音,「你出去透透氣,我怎麼辦?又要把我丟下了?」

白千帆覺得他有些無理取鬧,「幹嘛這麼生氣,我又不是不回來。」

「不行,你不能離開我,半步也不能。」他實在是太害怕,一旦離開他的視線,又會發生什麼事。

「你不能這麼霸道。」

「是誰拍著胸脯說,有困難要一起面對?是誰說彼此信任就能克服一切?這才剛起頭,你就想丟下我么?」皇帝怒氣難消,拔高了聲音:「還有,白長簡不是你親哥子,你住到他府上,不怕落了別人的口舌?」

白千帆啊了一聲,她倒是沒想過這個問題,她問過藍柳清,她的親爹是誰,藍柳清三言兩語搪塞了過去,她便識趣的沒問了,人人都有傷心往事,何必揭人傷疤,關於她的爹倒底是誰,對她來說已經不重要了。

白如稟雖然不怎麼管她,畢竟給了她一個安身之所,讓她避免風吹雨淋,偶爾也會過問她的衣食住行,為了她和白夫人爭吵過,對她而言,白如稟就是她的爹,白長簡就是她的大哥哥,生和養,孰輕孰重,她心裡有本賬,所以她回來后沒有一開始揭穿修元霜,也有這方面的原因,修元霜教導過墨容麟,不管她對自己懷有什麼樣的惡意,至少她是真心對墨容麟好的。

看皇帝站在一邊生著悶氣,白千帆過去掐他腰間的痒痒肉,「別生氣了,皺紋又多了。」

皇帝下意識的撫了一下眼角,白千帆伸手摟他的脖子,「其實你就是吃醋對不對,因為白長簡不是我親大哥。」她噘起嘴唇,「你倒底是不相信我,還是不相信你自己?」

皇帝看著面前粉嘟嘟的小嘴,一口咬下去,含糊不清的道:「我是皇帝,天底下還有比我更優秀的么……」 戚薇薇說到底,心裡還是有陰影的,上次的事情,薛梓桐將她騙的那麼慘,她是真的不想再重蹈覆轍了。

戚薇薇有憂心忡忡的說道:"那萬一,薛梓桐是真的想要悔過,發生的事情都是真的呢?"

蘇寒有點無奈,他伸手揉了揉戚薇薇的頭髮:"你可真是個傻丫頭,薛梓桐是什麼人,經過這次的事情,你一看便知,薇薇,相信我,上次的事情,不會再發生了,曾佐凡想要對你動手,也沒有那麼容易了,再說了,你也不是過去的戚薇薇了,你的心裡,對薛梓桐已經有了戒備,不是嗎?"

戚薇薇點了點頭:"我知道了,蘇寒,你不用再說了,我會按照你說的去做,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就會告訴薛梓桐,答應讓她來公司上班!"

蘇寒"嗯"了一聲:"這樣也行,只不過,為了防止她起疑心,你就讓她來秘書辦,當個跑腿小妹吧!"

戚薇薇點頭:"蘇寒,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他們察覺到什麼! 萌寶辣媽好V5

蘇寒伸手,將戚薇薇抱在懷裡,眉宇間閃過一抹心疼:"薇薇,讓你承受這些,是我不夠好,等這件事情過去了,我帶你去蜜月旅遊,好不好?"

戚薇薇羞澀的點點頭:"嗯!"

兩個人在辦公室里膩歪了一陣,戚薇薇就離開了。

戚薇薇屬於比較果斷的那種人,既然已經決定了讓薛梓桐來公司上班,她下午便聯繫薛梓桐了。

只不過,在這之前,戚薇薇將秘書辦的重要文件,全都鎖起來了。

戚薇薇給薛梓桐打電話的時候,曾佐凡就在她的旁邊。

薛梓桐把手機拿出來,看到來電顯示的那一刻,曾佐凡的臉上,閃過一抹喜色:"梓桐,我就知道,戚薇薇一定會相信你的!"

薛梓桐的神色,倒是有點悶悶不樂。

她將手機拿起來,接聽:"喂,薇薇!"

"我們一會見個面吧,關於你說的事情,我已經給你想到了辦法!"戚薇薇聲音淡漠的說道,好像在跟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說話。

薛梓桐趕緊連連點頭:"好,薇薇,在哪裡見面,地點你來定,我會以最快的速度過來!"

戚薇薇的聲音從電話里傳過來:"就在昨天見面的地點吧!"

戚薇薇說完,就快速的掛了電話。

有那麼一瞬間,聽著薛梓桐迫不及待的聲音,她甚至有一種錯覺,薛梓桐是真的遭遇困難了,想要她幫助。

可是,蘇寒查出來的事實,卻又不得不讓她死心。

薛梓桐每次騙她,好像都是因為曾佐凡,只要這個男人在,薛梓桐永遠都那般的執迷不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