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回到木屋,赤焰不在,聯繫也沒回應,想要去找雨竹問問,又懶得大半夜趕路過去,糾結了好一會兒,最終在木屋攤上地毯躺下,聯繫起李欣兒來。

過了好久,才接通。

【死小七,我纔剛睡下。】

【啊,這麼早,平常你不都很晚嗎,怎麼,閒下來了?】

【閒你個大頭鬼!小德那混小子離家出走,找了一天才找回來,累的我……說!是不是你慫恿的?】

【怎麼可能,是不是你老說他,所以才……】

【哼!說他,我還準備打他呢!天天跟蹤我還不夠,還發脾氣,遲早把他扔了!】

【哈哈,哈哈!】

【笑什麼?】

【我笑你終於也有頭疼的對手了……好好不笑了,嗯,欣兒你派到這‘天外天’的人,能不能撤回去?】

【……,哦,怎麼,你李大公子也管起閒事來了,還是某個死傢伙託你傳話。】

【呃,對,赤焰那臭鳥說的,不過,你可別不當真,他出手的話你那些手下……】

【呵呵,不勞你操心,不說了,睡覺!】

又掛斷了,李一然心中苦笑,閉上眼睛,很快進入夢鄉,夢裏夢見了李欣兒,和她試驗那圖中的姿勢,好一番翻雲覆雨水ru交融,試到那招‘雛燕歸巢’的時候,心口一沉。

迷迷糊糊不知過了多久,快要喘不過來氣的時候,李一然睜開眼睛,房間已經大亮,陽光從窗戶撒了進來。

撥開趴在自己心口睡覺的赤焰,李一然氣憤的嚷道:

“你這臭鳥有地方不睡,非睡我身上,我又不是女的,哎呦,我說睡覺老感覺被石頭壓着,你又胖了。”

“滾!”赤焰翻過身子,躺在地毯上又睡了起來。

李一然站起來,準備用腳把赤焰踢醒,想想還是算了,怕捱揍,只好出了木屋,走到附近大樹跟前,撒了泡尿,抖了幾下,又來到溪邊喝幾口水洗把臉,嚼個清香丸,活動下身子,然後瞬移離開。

在家客棧找到老金時,他正穿着衣服,看到李一然進來,打着哈欠說道:“早啊,老大。”

“早,程明呢,在隔壁?你們沒留宿在那?”

“哎,別提了!我發覺真的是邪了門,剛提槍入洞,衝進來一大幫人,把我按在chuang上,真他孃的!”

“你沒事吧?怎麼回事?”

“沒事,是官府的人,還是由程明他爹帶隊,就是因爲我們去湊熱鬧把人打了,雖然蒙面但還是被認出來了,艹大半夜的把人從chuang上抓進衙門,哎,關了一陣又放出來,程明那小子也被他爹帶回去了,……看樣子好不了,哈哈。”

“你還有心情笑,昨晚沒打起來吧。”

“當然沒有,要不然我能還在這,說起來還是老大你派的那兩人沒下死手,要是死了人,那我昨晚就讓老大你來救命了。”

“好了,先出去吃飯,吃完去看看程明。” 二人吃完早飯,來到程府見到程明,此時的他正跪在大堂頭一點一點的迷迷糊糊着,聽到動靜,轉過頭,懨懨的說道:“你們來了啊……坐,我還要跪到中午,哎。”

老金坐在旁邊,幸災樂禍的說道:“昨晚你父親打你了沒?看你臉上還好啊,是不是打……,哈哈,來脫下讓我瞧瞧。”

“沒,沒,老大別動手啊……我爹沒打我,就是讓我跪這,讓我好好反省過錯,可是我也沒犯什麼過錯啊,人又不是我打的,看熱鬧也有錯?”

“哈哈,你小子,”李一然笑了起來,“你錯倒是沒錯,只不過運氣不好被人逮到了,嗯你爹是怎麼擺平的,畢竟把人揍了,揍的還不是一般人。”

“聽我爹說,昨晚是二皇子主持的行動,他,他手下認出我,就直接找我爹,讓我爹來捉人,真是……我爹氣得不行,說是欠了人二皇子一個人情,哎。”

“喲,是嘛,有意思,那昨晚行動抓到人沒有……不是說你們,是其他人。”

“應該沒有吧,當時沒見抓其他人進去,哦對了,昨晚出了件大事,有人刺殺沈王爺,嗯就是我朝唯一的外姓王爺,聽說傷的不輕,聽到消息人都趕去他那邊了,我也就被放了出來。”

“……,”李一然沉思了一會兒,說道,“這還真是大事,真是越來越亂,嗯……”

這時程明的母親走了進來,眼角仍掛着淚水:“李師父,你來了,吃了沒有,要不要下人……”

“不用,吃過了,程侍郎上朝了嗎?”

“天還沒亮就走了,對了剛纔老爺託人帶回話來,”

程明母親轉頭狠狠的瞪了程明一眼,想要訓斥,不過見兒子跪了一晚,精神憔悴又不忍起來,嘆息一聲,說道,

“你爹說朝廷剛下旨宵禁,今晚執行,讓你好好待在家裏別到處惹事,跪好了扭什麼!”

“那個都跪了一晚了,兒子都餓的不行了,娘,你看……”程明可憐兮兮的看向母親。

“哎,你什麼時候讓娘省心啊……起來吧。”

“哈哈,謝謝娘……娘你有事先去忙吧,我和老大們說會兒話,”等到母親離開,程明恢復了玩世不恭,坐在椅子上揉着膝蓋,說道,

“老大的老大,帶我去別的地方唄,嗯要不去尤二哥那邊吧,哈哈,讓他請客!”

“你可真是心大,好吧,隨你,正好去他那問問……老金你去不去?”

“當然去,免費的,傻子纔不去。”

… …


來到煉器聯盟忘憂城,程明肚子餓的實在受不了,李一然只好先找了個路邊攤,和老金看他吃完兩碗雞絲麪,兩籠包子外加一碗瘦肉粥,這才帶着打着飽嗝的程明來到了尤府。

尤二良還未起,他爹尤光啓一大早就出門了,三人在會客廳等了好一會兒,尤二良纔打着哈欠走了出來。

“幾位來這麼早啊,有什麼事嗎?”

“我說,尤二啊,”老金猥瑣的笑道,“你不會和哪個sao娘們纏綿完纔出來吧,等這麼久,夠可以的啊!”

“呃,金老哥說笑了,我爹是不准我帶那種女人進府的,剛纔我在醒酒呢,哎,昨晚招待客人,喝多了,見諒啊。”

李一然說道:“什麼客人,讓尤家大公子親自招待?”

“哎,這不是我爹想更上一層嘛,我這做兒子的,幫他多找助力,都是些老人老前輩的,沒辦法必須陪好啊。”

“看不出來你小子還挺孝順的。”

“還好吧,不過這次關鍵還是要靠李哥你,那事要是能辦成,我爹準有希望,正好今天沒其他的事,我就陪三位尊客,吃喝玩樂,要求隨便提地方隨便挑,我做東!”

程明樂的嘴快笑歪了,急忙說道:“我有個提議,尤二哥你幫忙找這城中最漂亮最知情識趣的姑娘,陪我們一起野外狩獵如何,吃着野味摟着嬌娘,地爲chuang天爲被,嘿嘿。”

“我看行!”老金附和道。

尤二良看向李一然,李一然想了一下,說道:“我沒問題,不過先說好,別找太sao的,老金你要把持住,別,人還沒出城,你就完事了。”

“老大!小瞧人不是,我可是出了名的金槍不倒,不信問程明,他就在隔壁,哪次不是他完事了我還高歌猛進的。”

“呃,老大,你這個我可證明不了,隔音都好的很,還有我纔是金槍不倒!”

… …

新月朝,臨城,沈王府。


前來問候的官員已經散去,朝廷派來的御醫也回皇宮覆命,從昨晚鬧騰到現在,王府終於安靜下來。

沈嘉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病榻上奄奄一息的那人,來到房間一處打開機關,進入牆壁後的密室,很快一人從地面浮了上來。

“啓稟少主,主人已安然離開臨城,很快就會到達目的地,主人帶回話,讓少主不必擔心依計行事。”

“父親身邊是誰護衛?”

“此次爲保隱祕主人只帶了殘血,斷痕二人,有他二人在,主人必然安然無恙,只要我們這不出紕漏,也沒人會注意到主人那邊。還有,剛纔滅世教的人傳來訊息,詢問下一步的計劃。”

“哦,他們好像比我們更心急嘛,讓他們等着,很快就有事做的,嗯你查清楚朝廷對那李一然的態度沒有?”

“啓稟少主,這次有些奇怪,二皇子開始想要罪責最後又放棄了,好像是被那皇帝阻止了,昨晚那姓李的突然攪局,少主,他會是哪方面的人?”

“……,暫時不用理會他,那人我見過幾面,有時間會會他。既然昨天計劃被打亂,那就換個時間,告訴他們讓宮裏那幾個先別輕舉妄動。”

“遵命,可是……”

“有什麼就說,別吞吞吐吐的!”

“屬下是想說,刺客可不是明智之舉,萬一牽連到我們……”


“放心,不是已經準備好替罪羊了嘛,他們想要嘗試就隨他們的意,邪教中人就是喜歡極端,呵呵,棋子罷了。好了,把我的意思傳達給他們吧。”

… …

不久之後,臨城某處民宅,隱藏在此的邱無常收到了那人的指示,把辰飛和齊夢叫了過來,剛準備說話,飛飛不知從哪裏飛了進來,落在桌上咋咋呼呼的叫道:

“怎麼啦怎麼啦,有事怎麼不叫飛飛大人我,是不是想大人我生氣啊!那丫頭過來給你飛飛大人倒茶!”

齊夢切了一聲,抱着胳膊不予理會,飛飛想要生氣卻被邱無常攔住:“別鬧了……這次的主事人剛傳來消息,讓我們先蟄伏,等待時機。”

辰飛問道:“那要等到什麼時候,下面的那幾個人質……有個傷的不輕,恐怕……”

“呵呵,”齊夢嘲笑道,“怎麼,看見是美貌姑娘就心軟了,省省吧你,她和你是不可能的。”

“我,我絕對沒有那個心思,只是她要是死了,對我們這次的計劃不利,齊夢你別老往那方面想好嗎。”

“你!!”

“好了,你們兩個別動不動就吵架,記住你們是同伴不是敵人……那人質,現在不是由小徐在管嘛,嗯他是不是還在下面。”

“對,下面密室,”辰飛臉上掠過不忍的神情,“大人你能不能約束他一下,那些人質已經反抗不得,折磨她們又有何用。”

齊夢冷笑不已,飛飛擡起頭奇怪的看了一眼辰飛,又接着小口喝茶起來。

邱無常臉上並未表現出什麼,說道:“小徐是彭hu法的人,不歸我管也管不到他,少說少看也別和他起衝突……齊夢,你想說什麼?”

“既然那些人質本來目的就是吸引官府注意力,那人質的死活也影響不大,我想說,把那受傷的索性弄死……”

“齊夢!你怎麼能!”辰飛站了起來,有些激動。

“喲,這麼容易就生氣了,辰飛別忘了是我們把她捉回來,你現在關心,呵呵,是不是晚了點。接着說她,她死了我們可以把嫌疑轉移到其他人身上,或許影響力更大。”

邱無常先是擺手讓辰飛坐下,接着摸着下巴思索起來,想了一會兒,說道:

“辦法倒是可行,我可以說與彭hu法聽,齊夢你也別得意,早就告訴過你們,此次來我們只是協助,聽命行事就行,不要有太多個人意願,你昨晚,擅自請纓,我原諒你一次,再有下次,就不必跟着我了!”

齊夢小聲應是,心中卻不以爲然。

昨晚她主動提出自己帶人質去那廣場,就是想做出成績給別人看,要不然怎麼往上爬,又怎麼能報的了仇。

那些傀儡她暗中研究過,威力驚人,而且她還聽說教中那樣的傀儡還有很多,要是她能全部掌控,殺死他一定輕而易舉,對,輕而易舉。

… … “啊切,”李一然打了個噴嚏,騎馬與他並行的美人望了過來,他揉揉鼻子,笑着說道,“剛纔你是不是想我了,哈哈!”

“公子還真說對了,”美人言笑晏晏,“快走吧,尤公子在叫我們呢。”

打馬前行,很快追上老金一行人,老金程明各自馬背上都懷抱着一位千嬌百媚的俏佳人,尤二良則和李一然一樣讓同行的女伴騎馬跟隨。

一紙婚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