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說賞金獵人?”楊月珊眼前一亮。

“不行,這是我們學院自己的事情,如果讓別人知道了,恐怕我們學院就要貽笑大方了。”

這個建議的提出,立即有老師出來反對。

“那你有更好的辦法嗎?或者是說人命比起學院的名聲還重要!”古羲看了那提出反對意見的老師,將那老師說的啞口無聲。


“好!就發出懸賞,招募賞金獵人!一天之內應該可以招募,後天出發,古羲,你也和我去救學生!”

楊月珊自然不會忘記古羲這個戰力驚人的人。

“可以!”


古羲回答的很是乾脆,無雙學院是絕對不能夠解散的!

“散會吧!還有,這件事情不準告訴學生們,以免引起恐慌。”楊月珊離開,佈置懸賞任務去了。 回來的路上古羲的步伐有些沉重,說是去救人,但與送死沒有任何區別,兩大學院的聯手狙擊,光是元衍境六重天的學生就有四十個左右,何況還有兩個帶隊的靈衍境的老師。

紫寧淵雖然沒有羅漢森林那般大,但裏面的一些修理啊資源還是比較多的,這也是三大學院公共的尋根、獵獸場地,當然了,外人也是可以進來的。

根,自然是靈根了。

獸,卻不是蠻獸,而是擁有智慧的異獸,到了元衍境就要着手準備自己的異獸了,等到了靈衍境,就可以將異獸馴服,成爲自己的一大戰力。

“怎麼算,實力相差的也太大了一些,不知道懸賞任務會不會請來靈衍境強者。如果有,救出學生的希望就大多了,如果沒有,那就渺茫了。”

古羲嘆息,遇到這麼一檔子事情,讓他有些無奈。

“老師,你回來了。”

來到門前的古羲剛想要去敲門,秋若水心有所感開了門,看見古羲有些難看的臉色關心的問道。

“哦,一些小事情。”

古羲搖了搖頭,來到房間直接坐在椅子上皺着眉頭。

“老師,你就不要騙我了,你這副樣子哪裏是沒有事情的樣子,和我說說,或許我能夠幫你想想辦法。”

秋若水溫柔的站在古羲身後,幫古羲錘着肩膀,像足了一個看見老公疲累回來,而幫助老公疏解疲乏的妻子。

古羲巧妙的避過秋若水的小手,說道:“和你說說也無妨,就是副院長……”

古羲緩緩道來,卻讓秋若水眉頭緊皺不已。

“老師,我也去!”沉吟的秋若水突然說道。

“噗哧…..”

古羲拿起杯子喝了口水,看見秋若水的在沉吟,還以爲在想辦法,沒想到蹦出了這麼一句,還沒吞進肚子的茶水全都噴了出來。

“咳咳……你說,你也去?”古羲緩過勁來問道。

“嗯,我也去。”

“不行,不行!你以爲這是過家家!太危險了,你不能去!”


古羲果斷拒絕。

“你都能去,我爲什麼不能去,我要去!”秋若水不依,雙手抱胸,腦袋撇到一旁。

越來越不像話了……

“我說你不準去,就是不準去!現在給我回去修煉!”古羲眉頭一皺,語氣有些嚴厲的呵斥道。

“我就是要去!”

秋若水一看古羲有些生氣了,頓時跑到房間去了,關門之際還大聲的對着古羲抗議着說道。

“這丫頭……是不是太寵着她了……”

古羲滿臉無奈,只好走進密室當中修煉。


一夜無話。

古羲修煉直接一直到下午,在上課前十分鐘準時的醒來。

“你在這幹嘛?”

一醒來,古羲就看見秋若水白皙的臉蛋,近在咫尺,將他嚇了一跳。

這也不怪古羲,學院的地方很安全,他的也沒有保持的那麼高的警惕,又因爲心中有事,一心一意的提升着修爲,所以秋若水出現他也沒有發覺。

“不幹嘛啊。”秋若水無辜的看着古羲,長長的眼睫毛一眨一眨,像是雨刷一般。

“上課去,上課去。”

古羲無語至極,將秋若水帶了出來,兩人一同向演武場走去。

一路所過,看到的學生都在議論紛紛。

“聽說副院長隕落了,而且九級的師哥師姐們也都死了!”

“什麼?你胡說八道些什麼!”

“不騙你,我聽我表哥說的,千真萬確!”

“怎麼可能……”

“無雙學院過了今年,也要被人衍學府強制解散了,周邊五城池已經傳的沸沸揚揚了,你要是不信,你自己去打聽。”

儘管楊月珊吩咐這件事情要保密,但是紙還是包不住火,消息瞬間傳遍無雙學院,處處都有人抱成團在討論,隱隱有越傳越離譜的趨勢。

“哎……”

古羲嘆息一聲,在510班的集合地方等待了一會兒,就看見510班級的學生無精打采的走了過來。

“怎麼了?你們也被傳言給影響了?”古羲問道。

“沒有,老師!”

510的學生大聲的回答道,無精打采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嗯,這就好,開始修煉吧。”

古羲笑了笑,素質還是很不錯的,傳言這麼兇被影響到也是應該的,不過卻能夠在一瞬間拋開這些負面情緒。

一下午的時間一晃而過,整個演武場的衆多班級,只有兩個班級修煉正常,一個是510班,一個是楊月珊帶的班級,而其餘班級全部都心不在焉的在修煉着。

宣佈下課,古羲回到房間,今天晚上就要給這六位學生加加班了。

很快的夜晚來臨,秋若水是早早的就到了,對着古羲微微一笑,靜靜的站在一邊。

時間緩緩過去,古羲皺了下眉頭,與段思遷等人約定的時間都過去了,卻還沒有看到人影。

在等了一會兒,纔看見段思遷五人的身影。

“下次不要遲到了!”

古羲淡淡的說了一句,沉吟一會兒繼續說道:“今天晚上教給你們的東西不多,主要是……”

“老師……”段思遷突然開口,欲言又止。

“有什麼問題嗎?”

古羲看着五人,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仔細看去,發現五人的臉上有點不自然,心中一動,有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有什麼話就說吧。”古羲的語氣異常平靜,但是依舊能夠聽出聲音當中的一絲顫音。

“我……老師……我……”段思遷支支吾吾說不出話,眼神看了看支付寶。

“你幹嘛啊,不是說好了你說的嗎!現在又讓我說!”支付寶大聲對着段思遷吼道。

吼過之後,五人低着頭默不作聲。

“我來說吧,老師……其實……我們……”尹翠翠推開兩人,走上前來,然而看見古羲那平靜的眼眸卻說不出話來。

“是要離開嗎?”古羲緩緩說道。

聽見古羲的話,段思遷幾人擡頭驚訝的看着古羲,而後又深深的頭下了頭。

幾人的沉默讓古羲平靜的眼眸劇烈的顫抖了一下,輕微嘆息一聲,緩緩地閉上眼睛。

“哼!老師欲將收你們爲親傳弟子,你們卻如此對他,不覺得很過分嗎!”

秋若水冷哼一聲,臉上寒氣凜冽,強橫的氣勢迸射而出向着段思遷五人強壓而去。

蓬!蓬!……


連續五聲輕響,在秋若水恐怖氣息的壓迫下,段思遷五人全都承受不住,跪了下來。

七零甜妻撩夫日常 ,連她的氣勢都承受不住。

“若水!”

古羲對着秋若水厲喝一聲,衣袖一揮,壓在五人身上的氣勢瞬間煙消雲散。

“哼!”秋若水冷哼一聲,撇過頭去不再理會五人。

壓力頓消,然而卻沒有人起身,段思遷更是急忙的從懷中拿出一封信件遞給古羲。

“老師,這個給你看,我們也是有苦衷的,離開無雙學院實在是家中父親的……”

“你們走吧。”

古羲搖了搖頭,沒有接過信件,轉身離開,秋若水急忙的跟在後面。

“老師……”

段思遷目光復雜的看着古羲的背影,又看了看信件,最終咬牙起身離開。

父命難違!

而其餘幾人同樣也是,跟在段思遷的後背離開。

離開後的古羲沒有回到房間,來到了小樹林當中,越上一顆大樹的頂,衍力遍佈全身,身體宛如羽毛般輕盈的仰躺在樹葉之上,目光看着漫天繁星。

“老師,你怎麼不聽聽他們的解釋?” 已婚主婦的秘密 ,趴在古羲身邊問道。

“有什麼好解釋的,他們的苦衷我自然知道,他們走後門來的原因我也知道,目的不是學習,而是爲了自己的家族攀上無雙學院的這顆大樹。如今無雙學院出了這麼大的一件事情,他們不走倒是讓人覺得奇怪,別說他們,恐怕510班的學生除了你,都走了吧。”

古羲語氣輕鬆,內心卻很不是滋味,剛剛挑選的幾個人,卻在一夜直接全都走了。

“他們走了,是他們的損失。老師,我不會離開你的。”

女尊天下︰血族女皇在現代 ,更加的靠近古羲,說出的話與那堅定的目光都讓古羲看的有些異樣。

“嗯。”古羲輕輕的嗯了一聲,閉上眼睛不去看秋若水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