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流和夏劍沖了過去,說道:「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咚!

夏流和夏劍兩兄弟加在一起阻擋了一秒鐘。

達建仁說道:「這個時候就是體現誰才是真正主角的時候!看我的…….」

達建仁的話還沒有說完就直接被ko了。

達建仁連一秒都沒有撐住。

就這樣,十一班靠著這個陣法再次來到了十二班的禁區,這個時候的何小迪正在努力的吃泡麵補充體力。

康小京和郭小康,東方明三人站在了球門的面前,東方明說道:「人在門在!人不在,你們也休想進球!」

東方明說道:「主角光環啊!賜予我力量吧!」

一道光芒照在了東方明的身上,顯得東方明是那麼的威武,史一剛一邊轉圈圈一邊說道:「我靠!特效來了!我們要輸了嗎!?」

東方明說道:「力量!這就是身為主角的力量啊!」

郭小康和康小京吼道:「上啊!」

東方明現在渾身充滿了力量,俗話說的好,力量使人沖昏頭腦,東方明直接喊著沖了過去,可惜的是剛走到他們面前一朵烏雲擋住了陽光,東方明身上的光芒瞬間消散……..

東方明驚道:「納尼!?啊!!!!!」

東方明ko!!

蔣門深吼道:「看我的!蔣門深大力**射球!」

蔣門深雙腳燃起了黑色的火焰,一腳踢飛了足球,只見足球周圍被黑色火焰包圍著,徑直的奔向了何小迪所守的球門。

何小迪只有咬著牙再次放出九陰白骨面,可是由於這是何小迪第三次釋放此招了,威力可以說根本沒有,但是何小迪有一股不服輸的勇氣,憑藉著這股勇氣,何小迪硬生生的接住了此球,可是何小迪現在根本沒有一點力量,直接被球頂飛了出去,球,最終還是進了…….


「球進了!十一班再一次創造了一個奇迹!」胡說吼道。

再看看白鬍子這邊,白鬍子笑的捂著肚子,已經不能說話了,諸葛小亮氣的渾身哆嗦,「看到你那賤樣我氣就不打一處來。」

十一班的人圍在一起慶祝著,這可是他們第一次堂堂正正的贏了十二班兩局啊!這是能載入史冊的時刻!

再看十二班的人欒小雷和范同以及何小迪是不能再上場了,可以說已經輸了一半了。

何小迪勉強站了起來說道:「我還……..」噗呲一聲,何小迪一口將泡麵吐了出來,然後昏了過去。

東方明說道:「都給我站起來啊!!!!」

本章完,預知後事如何,請看下一章!

感謝大家的支持!

蔣門深:「啊哈哈……這是我們第一次堂堂正正的贏了他們!!!!老子…….老子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了!嗚嗚…….」

史一剛:「可是比賽還沒有結束,結果還未可知。」

「史一剛,你給我滾!」

下一章的幸運將軍:勝負決出!十二班還是十一班!?新的篇章開啟! 比試到現在,此刻算是顧月凌的一個漂亮反擊,頓時呼聲一片。

「好啊!」只聽台上一聲高呼,卻是來自於一側的赫連光,只見他轉首看向顧北堂:「將門父女,顧兄,沒想到你孫女小小年紀竟已得你的真傳,這招萬劍齊行打的漂亮啊!」

「赫連兄過獎!」顧北堂拱手,同時望著台山搖頭:「只怕這次,凌兒這丫頭是要栽在花下的手中了!」

顧月凌使出的萬劍齊行固然厲害,但在花下手中竟然沒走幾遭就被他輕而易舉的化解,她也因此被花下彎刀的煞氣打中而元氣大傷,吐了大口血。

如今的顧月凌滿身浴血,哪還有平日里的仙氣。

顧月凌心裡狂躁不已,現在的她根本已是強弩之末,不堪一擊。

身子不慎搖晃一下,又被花下的刀氣划中,她不甘心,明明她比任何人都努力,為什麼會被逼到如斯之地?

難道這個花下,竟然真的那麼強?

顧月凌望著那一聲黑衣,面容沉靜的花下,心有飛灰,唇瓣動了動吐出了一句:「你到底是什麼人?」

花下握著彎刀的手向前一揮,因為顧月凌的問題瞬間產生一些迷茫,隨後,迷茫之色盡掃,手中的彎刀再次朝著前方的顧月凌飛去。

感覺到彎刀內磅礴的殺意,自知不敵的顧月凌咬著唇,欲躲,卻發現雙腳被定動不得萬分,仰起頭,明白這是來自於花下的威壓,死在這樣一個對手之下,相信這輩子也不虛此行了吧。

緩緩的,認命的,顧月凌閉上了那雙美麗的眸子。

在她閉眼的那一刻,響起顧家人的驚呼聲。

最歇斯底里的當屬董怡倩那聲不要,心口一緊,這時候的顧月凌還真希望能發生昨日般的奇迹,會有一個人突然闖入這片死局救下她。

但她明白,這不可能!

她覺得不可能,卻還是如她所願的出現了。

一聲渾厚有力的「刀下留人!」之後,人群中飛出幾道人影,顧月凌心裡不禁一喜睜開眼,竟然是坤元大陸的四大高手齊擋在了她的身前。

開口的是赫連光,只見他禮貌朝花下一拱手,客氣的道:「花少俠,比試竟已分出勝負,何不得饒人處且饒人?」

花下被墨色盡透的眸子危險的眯了眯,彎刀綻出更為洶湧的殺意,此時的他,眼中只有殺戮,遇神殺神,遇佛殺佛,就算赫連光如此的高手心裏面對此時此刻的他都產生了一種毛毛的感覺。

此時花下身下的輪椅一動,一點點朝著幾人移去,隨著他們間的距離拉短,他眼中的最後一絲清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無際的殺意,喧囂著,奔騰著讓他毀滅眼前的人。

赫連光幾人沒想到花下竟然會連他們都想殺,雖然今日他們的行徑有些欠妥,但也不至於結怨至此吧?

眼看著花下越靠越近,幾人忌憚的抬起了手,雖然,如此難免落人口實。

「花下,住手!」這時候,自人群中走出一名黑衣少女,直走到鑒寶台前,鄙夷的掃了眼蓄勢待發的赫連光幾人,轉而朝聽見黑衣少女的聲音停止前進的花下軟聲道:「冷靜點,已經沒事了!」

。 黑衣少女邊說,自她身上響起了一聲聲環佩相碰的清脆聲響,片刻之後,花下眼中的黑霧緩緩消散,恢復到了他比泉水更為清澈的眼眸。

花下注視著與他之隔一步之遙的幾人,斂下眼瞼后逐而散去身上的殺意,衣袖輕輕一甩,彎刀消失,連帶的充斥在鑒寶台間的狂風暴雨一併抹去。

至此,眾人方不約而同的輕吁口氣,此時的花下,於他們眼中已是惡魔無二。

「比試既已分出勝負,就請幾位拿出琉心鏡碎片!」黑衣少女伸手,神態不可一世,目光一一掃過赫連光幾人,尤其望向劫後餘生的顧月凌的眼神更是不屑。

察覺到視線,顧月凌抬起頭,黑女少女眼中的不屑被她一覽無遺,唇瓣一緊高傲的別開目光,引得黑衣少女更是一聲輕哼。

聽到黑衣少女的話,台間走出一人,正是之前主持比試的雲渺神殿殿使,雙手緊捧一個尺長長盒走到花下身前,隨著他的手一伸,長盒被打開,自盒身飄出陣陣銀潤的溫光,只見黃色的錦緞里靜躺著一片巴掌大小的玻璃片。

「請花少俠過目,這便是這次鑒寶大會的獎品!」殿使說完,便將手中的長盒連同琉心鏡碎片交給了花下。

接過碎片的花下手一抬,方方消去的彎刀出現在他肩側,隨著他手掌一吸,琉心鏡的那塊碎片便沒入在彎刀的手柄處,光芒一閃,碎片消失,彎刀手柄處那枚原本徒有其形的梅花瞬間鑲嵌入一片花瓣,加上這片便剛好是三瓣。

隨著花瓣的嵌入,彎刀身上的凌厲光芒更甚。

離得最近的赫連光幾人見了不由心頭大駭,望向花下的目光猶疑不定。

收起彎刀,花下身下的輪椅再次移動,黑衣少女腳步一動,身形已出現在花下身後,兩手一推帶著花下從一側離開。

「不好辦了!」看著花下跟少女的背影越來越遠,鳳月汐頗為頭疼的捏了捏鼻樑。

要想從花下的手中拿到琉心鏡本就不易,加上那名黑衣少女,勢單力薄的鳳月汐大為無奈。

「這可不像你!」青鳥不甚鄙夷了聲:「行了,別假惺惺了,你的決定我贊成!」

與其漫無目的的滿世界翻找,耽擱時間,還不如讓人待其勞逸,花下手中既然已有三片琉心鏡片,自然還會去找另外的兩片,一片是搶五片也是搶怎麼算都是後者划算,既然如此,等等又何妨?

鳳月汐聽得一笑,對這種心照不宣的溝通方式十分滿意。

而另一邊的雲夙便有些丈二摸不著頭腦,卻也明白這兩個大小狐狸鐵是又打著什麼算盤珠子。

五年一次的鑒寶大會,這回算是徹底落下帷幕,至此,花下二字也成為坤元大陸最為哄傳的名號。

鳳月汐笑了笑,腦子裡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走。


「傻愣愣站著幹嘛?走了!」鳳七洵走上台階時轉過臉看向徑自發獃的鳳月汐,滿臉不爽!

鳳月汐一怔,暗道又哪裡惹到這小子了,撇了撇嘴跟上前去,眼角瞥到被顧崇武夫婦攙扶著走的顧月凌,那一身的大傷小傷,暗自發笑,看來這次勢必得重養了。

。 十一班看著十二班傷的傷,吃紅牌的吃紅牌,心中自然是樂開了花,史一剛說道:「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距離勝利如此之近!」說罷,史一剛擦了擦眼角的淚水,「兄弟們!這是我們第一次憑藉著自己的實力堂堂正正的取得勝利!等這場比賽結束后,我請大家上清樓!」

東方明搖搖晃晃的從地上爬了起來,說道:「喂!高興地太早了吧,老子還沒有倒下呢,你們就要上清樓慶祝啊!」

蔣門深說道:「看你那熊樣,倒不倒下的無所謂了!反正你們已經沒有戰鬥力了,范同那個飯桶徹底完犢子了,欒小雷也受傷了,守門員何小迪也口吐鮮「面」了,你們根本沒有勝算了,趕緊投降算了!」

裁判這個時候也走了過來,說道:「現在你們班級又有三名隊員無法戰鬥了,如果你們沒有替補隊員真的就輸了。」

東方明說道:「替補隊員?」

候補場上,歸田正在做熱身運動,歸田非常自信的說道:「替補隊員?老子就…….」

歸田十分瀟洒的走到場上,正準備裝逼就被冷月給扒拉到一邊去了,冷月穿著一身運動服,非常瀟洒的站在了球場上,「我就是替補!」

歸田愣了,因為冷月搶了他的位置,十一班的人整個班級都愣了,過了許久史一剛說道:「秦手你打我一巴掌,讓我看看我剛才是不是聽錯了。」

秦手直接給了史一剛兩巴掌還額外的送了一巴掌,史一剛摸著紅紅的小臉,說道:「疼!不是做夢!那就是說…….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白鬍子在一旁歇里斯底的吼道:「我抗議!抗議!這場比賽的規則就是不能有女隊員上場,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敢讓我的隊員們上場,抗議!」

裁判走到冷月的面前,說道:「這位女英雄你也聽到了,我們的規則就是不允許有女隊員上場,而且就你一個女隊員也起不到什麼作用,別鬧了,乖啊。」

歸田瞬間蹦到裁判的面前,說道:「誰說就一個人啊!這不還有我的嘛。」

冷月冷冷的說道:「我一個人足矣!」

歸田:…….

歸田小聲的對冷月說道:「你這樣說的話,我會很尷尬的哦!」

冷月傲嬌的說道:「那你就尷尬著吧!這場比賽我一定要上場。」

裁判苦口婆心的說了半天,可惜冷月一句都沒有聽進去,終於裁判的耐心被磨光了,裁判撕掉了他那虛偽的面具,吼道:「小姑娘,你知道我為什麼不去踢球而選擇當裁判嗎?因為在足球界我已經無敵了,沒有對手的感覺太寂寞了,所以我選擇了當裁判,順便告訴你,我還是跆拳道,空手道,柔道等各種比賽的裁判哦!如果你執意如此的話,哥哥我只有給你一點小小的教訓哦!」說罷,裁判大喝一聲直接爆衣,古銅色的肌肉顯現了出來。

「看到了嗎?這就是……..」裁判的話還沒有說完,冷月一個上勾拳直接將裁判ko……..

全場沒有一個人敢說話,果然武力就是一切。

白鬍子還在喊著抗議,不過看到裁判被一拳ko后,他的抗議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直至沒有,他求助的看向了校長林小風。

林小風吞了吞口水,他作為一校之長必須捍衛他指定的規則,他站了起來,說道:「這位同學,我們規則上寫的清清……..」


沒等林小風的話說完,冷月一個肅殺的眼神就飛了過去,林小風拿起旁邊的規則書就撕了起來,然後放進了嘴裡,借著旁邊的水咽了下去,林小風笑道:「什麼是規則!?規則就是用來打破的!啊哈哈…….我給大家做個示範,下面比賽繼續!」

林小風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趕緊坐了下來,不知道是嚇得腿軟了還是什麼。

史一剛看到校長的表現,在心裡狠狠的鄙視了他一番,他最後的希望也沒有了,這個女魔頭上場了!!!!

裁判迷迷糊糊的站了起來,說道:「可是你們只有一個替補隊員,還是不能……..」

歸田這個時候又準備上場,東方明開口了,「你也看到了冷月她一人能頂替三個人甚至更多……..」

聽到此話歸田又默默地蹲了下去。

「沒錯!」冷月又給了裁判一腳,「我一個頂三個!」

裁判擦擦鼻血說道:「既然如此,校長都沒有意見了,我還能說啥呢?冷月大人您真是有一身好功夫啊!有機會教小弟我幾招唄。」

東方明吐槽道:「喂!你身為裁判的尊嚴呢!」


反觀十一班這邊,十一班全體隊員顯得十分的鎮定,他們知道這場比賽他們是凶多吉少了,但是他們不願意投降,他們要捍衛他們最後的尊嚴,他們全部趴在地上一邊哭一邊寫著什麼,過了好久,他們終於寫好了,所有的人擦了擦眼淚,史一剛拿著他們寫好的東西走到白鬍子的面前,「老師,這是我們留下的遺言,如果我們有什麼不測,就把這些東西交給我們的親人朋友!我們也算是無憾了!」

白鬍子十分嚴肅的接過這些東西,認真的說道:「一剛,你是老師的驕傲!你們都是老師的驕傲!不要向這個女魔頭低頭!士可殺不可辱!」

史一剛小聲的嘀咕道:「我倒是希望她能侮辱我。」

白鬍子拍了拍史一剛的肩膀,說道:「上吧!」

史一剛沖著十一班全體敬了個禮,然後毅然決然的走向了球場,秋風瀟洒,史一剛離去的背影是那麼的可憐弱小又無助。

在觀眾席上的李二狗說道:「嘖嘖嘖…….十一班這個慘啊!竟然碰上了這個女魔頭,哎!勝負已分!」

史一剛站在了陣法的中間,對著冷月吼道:「女魔頭!你來吧!我們不怕你!」

「對!我們不怕你!」

「哼!」冷月冷哼一聲,沒有說話。

裁判捂著鼻子吹響了哨子,比賽開始。

比賽開始,十一班的人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來了戰力探測儀,他們看了一眼冷月,戰力探測儀上立即顯示出了數值。

冷月HP未知,戰鬥力:無限大!防禦力:無限大!穿著短裙防禦力增加。絕招太多無法顯示。建議:遇到了她就趕緊逃吧!不要妄圖反抗哦。

十一班的人搖了搖頭放下了探測儀,然後發動了陣法。

冷月抬起腳就是一球,這一球如猛虎下山如蒼龍出海,力量之大無法想象,足球如同猛虎蒼龍一般直接衝散了十一班的陣法,十一班全體團滅!

由於十一班全滅,勝利方是十二班。

東方明帶著出冷月外的所有隊員對著倒在地上的十一班全體鞠了三躬,「雖然我們兩個班級是對手,雖然你們是反派,但是經過這一次的事件我對你們有了新的認識,你們為了捍衛自己的尊嚴不惜獻出自己的生命,這一點值得我學習學習再學習,如果這一次不是冷月我們也不會敗在你們的陣法之下,因為我已經找到了你們的弱點,但是你們憑藉著陣法傷了我們三名隊員,這一點是值得肯定的,你們的陣法我們會虛心學習的,這也從側面充分說明了我們作為主角還有許多的不足之處,我們還改正的!所以你們就安心的去醫院吧!你們是真正的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