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庚子悠哉遊哉的雙手交叉在胸前,斜躺在一隻巨大到幾乎可以比擬一棟二十層大廈怪物上面,左手伸出,赫然是向析寒勾了勾手指頭。

“那麼,我夠不夠資格呢?”

“青堯尛倪,好東西啊,如果我把你坐下的那隻接近成年的青堯尛倪給宰了吃了,不知道能不能夠填補我小萬年的修行呢?嘿嘿,給我滾過來!洪荒巨獸,你居然選擇跟它們合作。”

析寒慢悠悠的說道,只是,說到最後的時候,聲音逐漸的大聲了起來,最後一句的時候,那隻巨大的青堯尛倪龐大的身軀甚至不可遏止的顫抖了起來,就差沒有趴下來向析寒臣服了。

“畜生,哼,就算是你太祖爺爺,也不過跟我是平輩論教,餘乃萬道妖修,人界妖修之首,爾敢犯而?”

一聲冷哼,廣庚子卻如同被針紮了一般,暴跳了起來,忽然陰陰的笑了起來,

“滾滾滾,就現在的你的道行,也敢囂張,你的法器呢?不都給你的小徒弟了麼?哼,我且看你又什麼法子跟我鬥,‘妖仙盜——析寒’,我沒說錯吧,我想想,要是現在我毀掉你一半的道行,是不是等我回仙界的時候,順便也可以把你一起捎上呢?四方仙帝可是都尋你尋得緊了,這暗底下的花紅,可是豐厚得很。”

“是麼?那你不妨來試試。”

斜着眼睛衝廣庚子翻了翻白眼,析寒明顯的不屑的衝着他比出了中指。

“來啊,要是我躲,我是你娘生的。”

“你不信我真的跟你幹上了。”廣庚子雙眼一瞪,沖沖的說到,析寒用那隻僅剩下的手高高的舉起,然後,中指筆直的豎了起來,

“看清楚沒有?豎子,滾!就算老子只剩下一隻手,你也不是我的對手,就算你攀上了東海洪荒遺留的巨獸,那幫我的孝子賢孫,你還是什麼都不是,哼,滾,你要牛,要刷,不用在我面前,因爲在我面前,你什麼都不是,如果不是要幹掉你肯定會連同這個人間界一起幹掉的話,你現在早就只剩下渣了,你還真把自己當盤菜了?你可不是你哥哥廣成子,人家是四方仙帝之一,手上拿的翻天印就算是冒牌貨也強過你百倍,不過你可別忘記了,我可是跟你哥打到大的,老子在仙界的時候,他還在混沌裏面呢。”

一席話將廣庚子說得臉色近乎煞白了起來,眼前的析寒明顯變得比之前暴虐了許多,失去了半邊的身體,他似乎也失去了那股溫文爾雅的氣息一般,眼前的這人,給人的感受更像是洪荒猛獸一般的巨大。

不,這傢伙,本來就是一隻不知道原形是什麼的洪荒巨獸!廣庚子恨恨的咬着牙,腳下,那隻巨大的青堯尛倪已經癱成了一團,大半個身子已經沒入了水中去了,畜生就是畜生,哪怕是萬年的畜生,只要沒有幻化出人形出來,不,哪怕是幻化出人形出來,在野獸的意識裏面對眼前的這個分明比自己生存不知道久遠了多少個年頭的人形怪獸而言,那潛意識裏面的恐懼,是無可遮擋的驚恐。 read336;

對於現在的秦蒼瀾來說,能夠阻止白墨就阻止白墨,如若阻止不了白墨的話,到時候整個天河宗也就算是為他秦蒼瀾陪葬了。

因為這件事情沒有辦好,恐怕主上也不可能真正的讓自己主持大局,最後弄不好也會送命的,現在他只有等待著自己的人到來,不過看著葉川的樣子,秦蒼瀾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些發憷了。

白墨很快的便來到了刑法堂,他進入了刑法堂之後,整個意識已經是包裹住了刑法堂的勢力範圍之內,很快他便發現了陸天行的蹤跡。

他之前一直都是跟著葉川的,雖然那個時候他還不怎麼會交流,但是他已經開始關注葉川以及他周圍的一切了。

對於這個陸天行他自然也是非常的熟悉的,畢竟他是葉川的師尊,和葉川的關係很緊密。

白墨緩緩的朝著那邊走了過去,一路上的阻礙很快的被他給清除了,按照他的實力,這個的確是非常的輕鬆的。

「誰?」陸天行和臧天朔看著外面有人緩緩的朝著他們走了過來,而且更讓他們感覺到奇怪的是,這個人彷彿是沖著他們過來的,任何的阻礙都是被他一一清除了。

「你就是陸天行?」白墨沉聲問道,雖然他知道他是陸天行。

陸天行不知道此人是敵是友,他也是沉聲道熬:「不錯,我就是陸天行,你是哪位?」

「呵呵,葉川是我老大,沒有想到老大的師尊竟然真的被關在這個地方,我是來救你的。」白墨笑著道。

一旁的臧天朔看著白墨道:「謝謝謝謝,沒有想到你竟然是來救我們的,葉川回來了?」

「嗯,我老大要是不回來的話,你覺得我會出現在這麼個地方么?還是先出去再說吧!」白墨因為跟這幫人不熟悉,他也是不想有什麼太多的話說。

陸天行和臧天朔兩個人看著此人如此的倨傲,他們也不好說什麼,不過在白墨的口中,葉川還是他的大哥,想來實力也是不怎麼樣。

兩個人畢竟是宗主級別的人物,這個時候在葉川這個小弟的面前,他們還是擺正了自己的位置。

陸天行和臧天朔看著一路上倒下的那些人,也是朝著白墨看了看,陸天行有些好奇的問道:「那個……這些人都是你解決的?」

「怎麼了?」白墨看著陸天行問道,不過因為是葉川的師尊,所以他也不好說什麼。

但是陸天行總是感覺自己遺漏了什麼,不過他一時半會也想不起來到底哪裡遺漏了。

陸天行很快的就隨著白墨來到了內門的演武大廳這邊,看著廣場上已經圍著一群人,尤其是秦蒼瀾等人也在其中。

陸天行一陣暴怒的就來打了這邊,還沒有等到開口,直接就是對秦蒼瀾發起了強有力的攻擊。

「轟……」

一拳直接轟在了秦蒼瀾的身上,原本已經受傷的秦蒼瀾,直接被轟飛了出去。

「秦蒼瀾,你膽敢勾結陰武宗之人謀反,簡直膽大包天!」陸天行此刻出來,雖然精神狀態有些不佳,不過看到秦蒼瀾之後,他整個人還是暴怒了起來。

秦蒼瀾捂著自己的胸口咳嗽了幾聲,他艱難的想要站起來,卻發現根本站不起來,緩過勁來的秦蒼瀾口中含著鮮血,整個人都艱難的跪在了地上。

「宗主大人來了?原來這秦蒼瀾竟然是陰武宗的人啊!」

「怪不得我覺得奇怪呢,好好的宗主大人怎麼可能突然就受傷消失了呢?」

「我也覺得奇怪,這件事情事發太過突然了啊,現在宗主大人過來了,這秦蒼瀾恐怕要倒霉了!」


「可是這陰武宗聽說很厲害的啊,我們怎麼能夠得罪得起啊?」

「哎,說的也是啊,咱們也只能夠走一步看一步啊!」

眾人開始議論了起來,看到了秦蒼瀾的樣子,有些人歡聲雷動,還有一些人則是陰沉下來了臉,這權力爭鬥的結果雖然說高層有人倒霉,不過絕大多數的還是下面的人。

秦蒼瀾咳嗽了兩聲,看著這幫人的樣子沉聲道:「陸天行,你現在就逞能吧,哈哈哈哈,過一會我們的人就到了,你現在要是殺了我的話,一會整個天河宗即將是血流成河!」

陸天行的臉色也是難看,不過他看著葉川低聲道:「葉川,你怎麼在這個時候回來了?現在天河宗面臨劇變,陰武宗之人無孔不入,他們妄圖要將我們整個天河宗盡數的收入他們的地盤之下,作為他們攻佔整個大陸的一個秘密基地!」

「師尊,沒有想到這剛回來就碰到這樣的事情,咱們師徒兩個還沒有來得及敘舊呢啊,呵呵!」葉川倒是不把陰武宗的人放在心中。

他也知道這個時候陰武宗的人想要有什麼大的動作的話,恐怕也不太可能。

陰武宗他也是了解過的,除非是真正等到他們反攻大陸的這一刻,否則的話,他們就一直都是處於一個蟄伏的狀態,想要讓那些高手提前暴露在滄海大陸的高手眼皮子底下,這顯然是不太可能的。

「葉川,師尊現在也沒有這閑工夫跟你敘舊了啊,對了,紫萱他們呢?」

陸天行不單單的是擔心他的徒弟,他的女兒他自然也是非常的擔心的,畢竟他也就這麼一個女兒。

「紫萱啊?她應該過不了多長時間也就回來了,我估摸著也應該快了,慢則十天半個月,快則一兩天應該也會回來的。」葉川沉聲道。

「那……那我的兒子呢?」臧天朔現在最為擔心的就是自己的兒子了,看到自己的兒子沒有跟隨著葉川一起回來,他的擔憂更甚。

「臧宗主請放心,青梭他們跟紫萱他們在一起呢,沒事的!」葉川笑著道。

陸天行沉聲道:「徒兒,你現在帶著你的人趕緊離開這邊,這一次陰武宗來了不少的高手,為師都不是他的對手,你要趕緊的想辦法離開這邊,別到時候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們有多遠就要給我走多遠,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切莫回頭啊!」

「師尊,為什麼要走啊?現在秦蒼瀾已經是被我們控制起來了,我們害怕他們什麼啊?反正現在也沒有什麼事情可做,咱們敘敘舊也是好的嘛!」葉川笑著道。

陸天行趕緊擺擺手道:「這一次秦蒼瀾的目標就是你,也不知道你怎麼得罪他了,為了抓到你他甚至把我們都暫時扣押了。」

葉川道:「其他的我不知道,不過當年秦蒼瀾等人在後山密謀商量一些事情讓我聽到了,雖然當時我也沒有聽清楚,但是現在想來應該是關於陰武宗的事情吧,否則的話他為什麼要殺我滅口呢?呵呵!」

「原來如此,我還奇怪這傢伙為什麼一直要等你回來,現在看來是為了怕你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把他們的行蹤給暴露了。」



陸天行的神色有些焦急,要是葉川再不走的話,恐怕一會就走不了了。

「嘎嘎嘎……秦蒼瀾,你個蠢貨……」

就在陸天行剛說完話的時候,從內門演武場的身後已經是出現了十來個身著黑袍的人,這幫人不用想也應該知道了,肯定是陰武宗之人。

「主上……」秦蒼瀾看到來人,彷彿是看到了救星一般,他沉聲道:「主上,屬下是被偷襲的,現在陸天行這個老傢伙被放出來了,咱們也暴露了!」

「所以說你這個人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在這邊蟄伏了這麼長時間,竟然也沒有一點點的影響力,你真的是太過令人失望了。天河宗這邊已經是被我團團包圍了,獵殺遊戲一會即將開始,這幫人既然不服我陰武宗的管教,那麼我們只能夠送他們去下黃泉了!」

這個秦蒼瀾的頂頭上司他的說話完全沒有秦蒼瀾的那種拖泥帶水,一上來就要告訴所有人,他們要殺光這些人。

陸天行的面色劇變,他是認識這幫人的厲害的,陸天行趕緊把葉川護在身後道:「徒兒,一會趁亂逃脫,不要戀戰!」

葉川笑著道:「師尊,這件事情還是交給我來吧……」

說完在陸天行和臧天朔等人詫異的眼光中,葉川緩緩的走到了黑衣人的前面。

「陰武宗的?我可能就是你們要找的人,不過你們這般興師動眾的,有何意義呢?」葉川的嘴角掛著一絲的笑容,而這種笑容看上去甚至有些輕蔑。

「葉川?呵呵,你既然知道了我陰武宗的一些秘密,那就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死!」

「死?呵呵,那也得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呢?」葉川現在的實力可是比之前在天武城參加百宗盛宴的時候又高出一籌了。

「看來你真的是挺自信的,不過我們就喜歡斬殺你們這些看上去很自信的人。」

為首的黑衣人顯得是莫名的興奮,只是他不知道這對面的小子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

竟然如此的對自己說話,很多時候他覺得一般人碰到他們陰武宗的人都是嚇死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到底是傻呢?還是實力太強大呢? read336;


天武宗的內門演武場,很多人都是看著事態的發展,如若事態發展到了一定的程度的話,那到時候這裡就有可能成為真正的戰場了。

很多人都是為葉川捏了一把汗,這幫人剛才明顯都聽到了,陸天行都覺得而不是這幫人的對手,葉川等人又怎麼可能成為這樣的高手呢?

「秦蒼瀾,作為我天河宗的叛徒,我認為你現在已經可以去死了!」

葉川雖然和黑衣人說這話,不過他的劍氣已經是直接飛向了站在黑衣人旁邊的秦蒼瀾。

秦蒼瀾完全是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他覺得這個葉川不可能是自己的對手,卻沒有發現葉川已經超過他很多了。

滄瀾劍,正好將秦蒼瀾一斬兩段,根本沒有給任何人還手的機會!

秦蒼瀾就這麼的掛了,掛的讓人都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黑衣人也是瞪大了眼睛看著這一幕,他也沒有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一個小小的天河宗的弟子竟然有這等實力斬殺了秦蒼瀾。

也怪他疏忽大意,至少從他的角度來說,他完全沒有想到這葉川竟然在跟自己說話說了好好的時候竟然直接性的動手了。

「你……你竟然敢當著我的面,斬殺了秦蒼瀾?」黑衣人的眼睛瞪得老大,他根本不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太多年沒有碰到了,他們陰武宗走到哪裡都是別人小心防範的對象,可以說他們陰武宗的人不去找別人的麻煩已經是很不錯的了,別人還敢主動的招惹他們么?

或許有很多人會偷偷摸摸的去對付陰武宗,不過真正敢光明正大對付他們陰武宗的人其實並不是很多,因為論單體實力的話,陰武宗的人那是非常的厲害的。

「怎麼?只准你們來天河宗搗亂?不允許我們反擊了?哼,天河宗豈是你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地方嗎?你當這邊是你們的自留地么?」葉川的眼神充滿了殺機。

其實一開始他也不怎麼討厭這陰武宗的,可是不知道怎麼回事,這陰武宗的人總是和自己過不去,讓他鬱悶的很。

現在他殺了不少的陰武宗之人,現在的葉川對於陰武宗的人也是鬱悶的很,如若在給他一次機會的話,他還是一樣的會痛下殺手的。

因為對於葉川來說,這陰武宗的人實在是太過的討厭了,現在能夠清除一幫人就先清除一幫人吧。

「哈哈哈,竟然有人敢這麼對我陰武宗的人說話,葉川我記住你的名字了,陰武宗的特點你應該知道吧?只要陰武宗不滅,你這個人的名字將永遠都抹除不了!」

黑衣人的話讓很多人都是不寒而慄,而對於陰武宗的人來講,一般他們出了這樣的話,很多人都是活在無盡的煎熬之中了。

葉川只是微微一笑道:「陰武宗難不成是你家開的?呵呵,你就不要自己安慰自己了,誰死了整個滄海大陸照樣明天天亮,誰會把你當回事啊?你以為你是你們陰武宗的宗主啊?好了,廢話我也不想多說了,解決了你們我們還有別的事情呢。」

言下之意,葉川已經是穩穩的勝出一籌了,讓人感覺到了無盡的自信。

陸天行瞪大了眼睛看著葉川,一劍直接斬殺了秦蒼瀾,就算是全盛時期的他也是不可能做到的,即便是在偷襲的情況下。

可是葉川竟然就做到了,而且做的非常的好,絲毫不拖泥帶水。

現在葉川說話又如此的大氣磅礴,簡直就是讓人有一種膜拜的感覺,即便是陸天行此刻也看不懂自己這個徒弟了。

「你好大的膽子啊,來人吶,讓他嘗嘗我陰武宗的手段……」

黑衣人話音未落,這幫人已經是準備動手了。

一道白色的亮光閃過,很多人都沒有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剛剛衝上來的那一群黑衣人已經是悉數被殺,甚至他們的造型都是一個樣子的。

黑衣人的首領剛要準備發出一陣陰冷的笑容,可是還沒有發出來的時候,他的瞳孔就猛然的放縮,緊接著他就看到了自己的手下挨個的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