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若雅擔心道:“答應我,無論如何,都不要讓自己受傷。”

“放心,在沒有將北方大地踩在腳下之前,我林絕,不會倒下。”

林絕語氣帶着強大的信心。

“盧家的事解決了,蘇家的事業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剩下的事我都能應付。”

蘇若雅看着林絕:“你就不用再花心思在我身上了,我不想讓你一直爲我勞累。”

“你是我的老婆,我當然要爲你好,怎麼能算勞累呢。”

林絕寵溺笑道。

經過今天與盧家黃老的一戰,林絕心頭多多少少有些震驚。

高茂春送給他的這本武學,居然如此霸道強絕。

六脈劍經,林絕修行不久,與黃老的對戰,是第一次使出來。

還只是第一式,威力就如此大。

如果能修煉到第五式,林絕就算與八品大成的強者對上,也有一戰的信心。

只是這六脈劍經修煉難度太大,以林絕的天賦,也感到頭疼。

不過高端的武學就是這樣,修煉總是很難。

如果誰都能修煉,那遍地都是高手了。

盧家。

黃老醒來後,還有些虛弱。

“黃老,你感覺怎麼樣?”

盧劍明關切問道。

黃老擺了擺手:“死不了,此子真氣雖然凌厲非凡,但厲害的,是他使用的這招武學,居然給我一種凌駕於我盧家劍指之上的感覺,實在太不可思議了。”

盧劍明驚道:“黃老,你的意思是林絕掌握了絕密武學?”

盧家劍指,屬於絕密武學的範疇。

原因是隻有盧家的人才能使出。

如今的修者世界中,高端武學幾乎絕跡,僅有的都被世家大族給收入囊中了。

而林絕背後並沒有世家作爲依靠,且一般世家也拿不出絕密武學。

盧劍明這才感到震驚,林絕是從哪裏得到的武學。

黃老凝重道:“不錯,林絕的確掌握得有強大的武學,只是我們不知道。依我看,林絕的實力,已經足以抗衡盧家元老了。”

在世家中,元老,是比長老更高的層次。

盧劍明澀聲道:“那豈不是說,我已經沒資格和林絕扳手腕了?”

他還想着在京城繼續爲盧家開闢呢。

要是林絕一個人都這麼強了,那他還玩什麼玩。

不入趁早打道回北方算了。

“除非請動家族元老出手,否則就算我全力助你,也不是林絕的對手。”

黃老道。

盧劍明苦笑:“黃老,你是知道的,北方本家,哪裏能抽出一位元老來幫我們,家族的元老必須坐鎮家族,這一點是北方豪族的硬性要求。”

“這一點我也知道,劍明啊,再忍一忍,總會有辦法的。你不是說過,伊家那邊,你有新進展嗎?”

黃老安慰道。


“不錯。”

盧劍明總算覺得鬆口氣:“伊春麗那個賤人,已經對我言聽計從,伊家,很快就會落入我的手裏。”

“好,如果你真能把伊家弄到手,我盧家在京城就穩當了。林絕就算再強,我們也不用怕他。”

黃老振奮道。

接下來好幾天,林絕都在家。

白天做飯,晚上就修煉。

一家人過着其樂融融的好日子。

就在這樣的平凡日子中,林絕手機響了。

一看,居然是孟雨欣打來的。

“小孟老師,若兮和露露又鬧什麼幺蛾子了嗎?”

林絕道。

孟雨欣趕緊道:“沒有沒有,若兮和露露都挺好的,成績也非常好。”

“哦?那小孟老師你是單純找我的嗎?”

林絕開玩笑道。

“其實,我就是找你的。”

孟雨欣支支吾吾:“林先生,你能出來一趟嗎?我想請你幫我一下。”

林絕很爽快:“好啊,小問題。”

孟雨欣頓時開心了:“那好,你來校門口等我。對了,你最好別讓蘇若雅小姐知道你來找我。”

林絕納悶,不讓若雅知道。


難道……

林絕幻想着,難道孟雨欣要對他做點什麼?

呸呸呸!

人家是老師,怎麼會做出什麼來,肯定是自己齷齪了。

一中門口。

林絕緩緩停下車。

“這裏這裏。”

孟雨欣已經在等候了,拉開車門,坐了上來。

“小孟老師,現在你該說說,找我來是幹嘛了吧?”

林絕笑問道。

孟雨欣臉蛋酡紅,催促道:“天海酒店,到了你就知道了。”

“去酒店幹嘛?”

林絕疑惑地看着這美女老師。

“你想什麼呢?纔不是你想的那樣。”

孟雨欣快被氣死了。

這傢伙滿腦子都是男女色調嗎?

難道去酒店,就不能是做其他嗎?

“好吧,那就送我們美麗的小孟老師去天海酒店。”

林絕一腳油門衝出。

很快,兩人在天海酒店門口下來。

此刻,一對夫妻正和一個西裝男走進酒店。 林絕的車停下,西裝男看了一眼,眼熱道:“豪車啊。”

這車是蘇若雅的,身爲世家家主,檔次當然不低了。


當看到孟雨欣從車上下來後,西裝男頓時大怒。

孟雨欣從車上下來,看到三人,頓時尷尬了。

“爸,媽,吳勇,你們來得倒是挺早啊。”

孟軍皺眉道:“雨欣,不是讓你一個人來嗎?怎麼還帶人來了?”

羅燕也不悅道:“雨欣,今天安排你和小吳叫個面,是商量你兩的終生大事,你帶一個不相干的男人來,是不是不合適?”

孟雨欣哼道:“我不管,你們沒經過我的同意,就安排我相親,這是對我的不尊重,我就要反抗。”

吳勇瞥了一眼林絕:“雨欣,我們兩好事將近,你就不要和不三不四的男人攪在一起了,傳出去,會對我的名聲有影響的。”

孟雨欣不屑道:“吳勇,你可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我什麼時候答應和你好了?我警告你,林先生是我的朋友,不是你說的不三不四的人。”

“孟雨欣,你對他的稱呼是不是太曖昧了,當我是空氣呢。”

吳勇嫉妒得發狂。

孟雨欣老爹孟軍喝道:“別在這吵,丟人現眼,先進去吧,給別人看到像什麼話。”

孟雨欣吐了吐舌頭,吵林絕歉意道:“林先生,對不起啊,我應該先給你講的。其實我請你來,是想讓你給我擋一下,我真的不喜歡吳勇,但我爸媽硬要撮合我們,煩死了。”

林絕聳肩道:“小事,不就是擋箭牌嗎?放心,就算是洪水猛獸,我也給你擋了,不過你得謝我。”

“好,只要你幫我擋了,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江湖風雲策 ,好羞恥。

林絕咳嗽一聲,假裝沒聽到。

這小妞還真是對自己放得開,就不怕自己吃了她?

五人落座。

羅燕陰陽怪氣道:“雨欣,還不給我們介紹一下,你的這個……司機。”

雖然林絕開的車很豪,但她不覺得那車是林絕的。


現在開老闆車出來裝逼的人太多了,羅燕經常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