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強光閃過,短短几秒鐘,剛纔林軒他們挑選的武器,已經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遠程傳送?”

林軒驚訝的皺了皺眉頭,“現在的科技已經如此發達了嗎?”

“這是傳送陣,古人幾千年前就在用的東西,和科技有毛的關係。”

林軒尷尬的看着諾雅,整個空間裏的氛圍都被諾雅的一句話搞得異常冰冷。

“以後,不懂就少說話,我怕你哪天會被她氣死。”

零拍了拍林軒的肩膀,然後撿起地上的武器,朝楚凡跑去。

在對面的貨船上,源治眉心緊鎖,突如其來的**,將秋葵炸成了重傷,松下象田也險些昏迷過去,源治的身上雖然也有多處傷口,但,他並不打算急着處理,他死死的盯着對面的集裝箱,林軒他們就躲在後面。

“源治,他快不行了。”

“先包紮傷口,別讓他失血太多,明白嗎?”

“明白!”

源治咬着牙,他沒想到對面如此狠辣,一出手就是兩顆遠程**。

“貨船已經漏水,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松下拖着秋葵,地上到處都是鮮血。

“後艙有救生艇,你先帶他離開。”

“那你怎麼辦?”

源治擠了擠眼睛,如果擡手一槍打在松下附近的甲板上。

“讓你走就走,別問那麼多的問題。”

松下面色凝重,他一言不發的拖着秋葵,向後艙走去。


源治目不轉睛的盯着對面,就算只爲秋葵,他也要弄死他們。

“發現他了!”

楚凡拿着改進版的M16,這種槍被叫做****,也就是我們熟悉***。

一梭子打出去,29發子彈,雖然未能命中源治,但足夠讓他對楚凡充滿敬畏。

“你這槍法可真夠爛的。”

零有些嫌棄看了看楚凡。

“你知道我的射擊成績從來不合格。”

“這傢伙身手很好,他能快速躲避子彈,看來應該是個身經百戰的傢伙。”

楚凡側頭四處看了看,“他們應該有三個人才對。”

零也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會不會是剛纔被遠程**炸死了。”

“還是小心一點好,我們已經失去了蔣晨,我不想再失去第二個。”

楚凡疑惑的看了看零,然後迅速向林軒的方向靠攏。

“怎麼突然搞這種煽情的事情,這可不是你的風格。”

“這東西怎麼弄啊?”

林軒抱着一把遠程連 狙SR,他雖然是警校畢業,但這種連狙他卻從來沒有用過。

“步槍會使嗎?”

“當然。”林軒點了點頭,楚凡把自己M4a1扔給了林軒。

熟練的換**動作,標準的射擊姿勢,林軒很快找到了源治的位置,這次源治並沒有剛纔那麼幸運,林軒用步槍點射,一槍命中了源治的左腿。

“可以啊,你這槍法不錯啊,你之前是做什麼的?”

楚凡驚訝的看着林軒問道。

“他是警察,從警校畢業的。”

“怪不得槍法這麼好,看來以後的射擊課,有戲了。”

“什麼意思?”林軒有些疑惑的看着楚凡。

“他想讓你幫他去考射擊科目。”

零一語道破,楚凡連忙解釋說道:“不是這樣的,我是覺得我們現在也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了,既然是兄弟,就應該互相幫助,你們說是吧?”

林軒看向零,一時不知道該如何回覆。

“他們想跑!”

零拿着手裏的SR,透過狙擊 槍上的倍鏡,他能清晰的看到,松下象田拖着秋葵爬到逃生艇上的畫面。

“弄了我們這麼久,我們纔出手他們就想跑?這可不行。”

楚凡轉身拔出腰裏的衝 鋒槍,打開保險,對着逃生艇就是一通掃射,這次的楚凡運氣格外的好,連續命中,一梭子彈下去,松下象田和秋葵就永遠的閉上了眼。 片刻之後,納甲土屍從地下冒出來,「主人,小的找到基地了!」納甲土屍興奮道。

「哦,基地在什麼地方?」江帆問道。

「主人,基地在前面不遠的山谷里!」納甲土屍指著前面不遠的地方道。

「基地在山谷里?不會吧!這查泰親王腦子有毛病呀!」黃富驚訝道,因為山谷地形最易受到攻擊,最忌諱把基地設在山谷中的。

江帆等人繞過了崗哨到了山谷的谷口,「我靠,這個山谷這麼大呀!」黃富驚嘆道。

現在黃富明白查泰親王為什麼把基地設在山谷裡面了,因為這個山谷太大了,整個山谷呈葫蘆形狀,葫蘆肚子的地方足足有幾十個足球場那麼大。

谷中草木茂盛,那些房屋都建在茂密的樹林裡面,如果從上空俯視,根本看不到叢林裡面的建築物的。也只有在谷口才隱隱約約看到一些建築物。

兩旁是懸崖峭壁,懸崖峭壁之上長滿了茂密的草木,如果在懸崖頂上俯視谷底,你根本看不到谷底的情況,也只能看到一片林海。


也就是查泰親王要把基地建在谷裡面的原因,因為這裡面太隱蔽了,就算有高空偵察也無法發現谷裡面的情況。

「我靠,這麼隱蔽地方,我們如何找到那個狡猾的查泰親王呢?」黃富搖頭道。

「嘿嘿,我們來個打草驚蛇,那個查泰親王肯定會露出行跡的!」江帆笑道。

「帆哥,如何打草驚蛇呢?」黃富問道。

「等會你到谷裡面安裝幾枚定時炸彈,等定時炸彈爆炸后,谷裡面肯定會混亂,那個查泰親王肯定會被驚動,他肯定會出來查看谷里究竟出來了什麼事情。他絕對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就找到了他的基地,只要他出現了,我們立即劫殺他!」江帆狡詐笑道。

「帆哥,高明!我這就去在那些房屋旁邊布置幾枚定時炸彈。」黃富拿出兩名定時炸彈,鑽入地下,悄悄進入谷里。

片刻之後,黃富返回原地,「帆哥,定時炸彈已經布置好了,五分鐘后立即爆炸!」黃富道。

「哦,那我們就守候在爆炸現場附近吧,那個查泰親王肯定會出現的。」江帆道。

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悄悄埋伏在爆炸現場附近的叢林之中,片刻之後,轟!轟!兩聲爆炸聲,谷里立即發出警報聲,很快出現了上百名持槍的士兵把爆炸現場包圍了。

片刻之後,那個查泰親王果然出現了,「怎麼回事?是誰幹的?」查泰親王怒氣沖沖道,他的心情十分不好,兒子死了,躲到了這個基地,剛才正和情人辦事的時候,突然爆炸了,老鳥直接地嚇縮了回去,以後還能出來還是個未知數呢。

「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聽到兩聲爆炸聲,有五名士兵被炸死,房屋被炸塌了,肯定是有人進入了基地!」一個頭目回答道。

「什麼有人進入了基地!難道是那三個華夏國人找到我們的基地!」查泰親王震驚道,他才到基地幾個小時,地方的速度不可能這麼快吧!

「從爆炸現場來看,應該是西國的高級定時炸彈,他們怎麼會有這種定時炸彈呢?」那個頭目驚訝道。

查泰親王眼睛轉了轉,揮手道:「不管是不是那三個華夏國人,肯定是有人混入了基地,快去搜查!只要發現他們立即擊斃!」「是!」那個頭目立即領著一群人搜索去了,查泰親王立即轉身朝樹林里走去,他身上跟著大巫師魯克和火能師差芭。

「帆哥,我們動手吧!」黃富悄聲道。

江帆擺手道:「不忙,等他回到屋裡,我們再動手不遲。另外他身邊的那兩個人不簡單,要殺死查泰親王就必須先解決掉那兩個人!」

「主人,那兩個人就交給小的解決掉吧!」納甲土屍道。

「切,那兩個人可不簡單,一個是大巫師魯克,另一個是火能師差芭,你以為他們是豆腐做的!我們在庫達城見識過大巫師魯克得本領了,比那些巫師要厲害多了,他真正的本領我們還沒見到呢!肯定很恐怖的!」江帆搖頭道。

「那我們如何動手呢?」黃富皺眉道,他想起了那個大巫師魯克,那傢伙釋放的毒箭如此之多,肯定十分厲害。

「等他們進屋來了以後,我們再去偷襲他們!在屋裡子裡面,那兩個人的本領施展肯定受限制,我們就佔優勢了!」江帆分析道。

「嗯,帆哥,我對付那個查泰親王,你們負責大巫師魯克和火能師差芭!」黃富道。

「主人,那個大巫師魯克就交給我吧!」納甲土屍道。

「好的,傻蛋,你對付那個大巫師魯克,我對付火能師差芭。」江帆點頭道。

幾分鐘后,查泰親王、大巫師魯克、火能師差芭三人進了屋裡,江帆、黃富、納甲土屍三人立即到了屋子背後,屋子四周有六名士兵站崗。

「傻蛋,你去把那六名崗哨幹掉!」江帆吩咐道。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點頭道,他立即到了兩名站崗士兵地下,突然伸出手抓住兩人的腳脖子,用力拉下,兩個名士兵沒來得及叫喊就被拉到地下活埋了。

如法炮製,納甲土屍把那六名站崗的士兵全部幹掉了,一點聲息都沒有,真是乾淨利索。

納甲土屍返回,「主人,那幾個人全部幹掉了!」納甲土屍道。


「嗯,很好,我們立即進入屋裡偷襲!」江帆點頭道。

江帆話音剛落的時候,突然,門開了,火能師差芭走了出來,伸手手,手掌上出現了一束紅色火苗,火苗來回擺動,他警惕地東張西望道:「查泰親王,我感覺到他們來了!就在附近!」

差芭是火能師,剛才他手掌中火苗就是警示火,只要有危險,手掌中的火苗就會發出警示。

沒想到被發現了,江帆當機立斷,「動手!」一聲暴喝,閃電般朝火能師差芭沖了過去,於此同時黃富和納甲土屍衝進了屋子。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火能師差芭冷笑一聲,一揮手數十支火箭朝著江帆射了過去,江帆身子如同蛇一般,扭動起來,左躲右閃,閃過了火箭瞬間到了火能師差芭身邊,手中的誅妖劍刺在差芭的身體上。

噗!誅妖劍刺穿了差芭的身體,差芭慘叫一聲,手捂著胸口吃驚地望著江帆,傷口瞬間癒合了。

江帆也十分吃驚,差芭中了自己一劍,傷口竟然可以瞬間癒合,「呵呵,我是火能師,我是殺不死的!」差芭用生硬的華夏國語喊道。

此時屋裡傳來黃富的罵聲:「我靠!他們逃跑了!」當他和納甲土屍衝進屋子的時候,一道亮光一閃,大巫師魯克帶著查泰親王消失不見了。

黃富十分吃驚,不知道大巫師魯克是用什麼手段帶著查泰親王逃走的,當時只看到亮光一閃,就消失不見了。

實際上大巫師魯克使用的是空間逃逸術,他看到有兩個人衝進了屋裡,屋裡地方狹窄他的巫術無法施展開,擔心查泰親王出事,因此他急忙帶著查泰親王逃逸。

黃富和納甲土屍出了屋子,看到江帆正驚訝地望著火能師差芭,「傻蛋,這傢伙就交給你了!」江帆道。

「好嘞!」納甲土屍手持骨刺對著火能師差芭狠狠地刺了過去。

差芭唱念咒語,他的身前出現一道火牆,阻止了納甲土屍前進,緊接著一揮手,空中出現一柄火焰刀。呼!火焰刀直奔納甲土屍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