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年來,我厲雁門弟子單次獲得的積分,最多為178萬。」司馬酆正se道,「而整個雁翎府,據有記載以來,單次獲得積分最高的保持者,是雁翎萬族如今的族長萬莫愁,475萬。這些記錄,在雁翎尊府中都有詳細記載。」

「萬莫愁。」林風輕輕念道,眼眸爍爍。

既然別人能做到,那麼自己同樣可能做到!

等等!

林風雙目倏地一亮,「敢問前輩,這所謂的『單次』是何意思?」

司馬酆淡然而笑,「雁翎尊府每年都可以進入一次,而積分是可以累加的,譬如和夏兒同一輩的最強者『季修』,在前年與金蟬對戰中,秒殺對手,實力極是強橫。如今雁翎尊府的積分,已累積近1000萬。」

積分,能累積!

林風胸口不斷起伏,頓感興奮和希望。

或許對別人來說這是條極其難走的路,但對自己而言,卻是目前來看最可行的存在!

眼前的路,豁然開朗!



(補上,還有兩章。大家見諒,小小爭取早點碼完繁體結局,恢復三更~)(未完待續。。) ()三個方法,各有利弊。

第一個方法,危險度大,且耗時長,優點是束縛最小,且隨時可起行。

第二個方法最安全,但要成為厲雁門內門jing銳弟子,沒個十年八年可達不到。而照千千所言,厲雁門弟子想要晉陞,實力固然不可缺,但對宗門的忠誠度,貢獻才是最重要的。

若按第二個方法走,自己恐怕得耗費不少『無謂』時間去提升宗門『貢獻』。

而第三個方法,最單純,最簡單。

但同樣有著危險,每年雁翎尊府的死亡率都在二成左右。

雖然算不得高,但這年復一年,累積起來卻也不是一個簡單的數字。

或許一次兩次避得過,但十次,二十次又如何?

然而,世上本就沒有十全十美之事。..

要收穫,自然要付出代價。




「呼~」林風長吐出一口氣,站定在原地。

耳邊不斷傳來各種熱鬧喧嘩的聲音,此時『天才選拔賽』已經快要開始。厲雁門外圍,一個個參賽的武者無不摩拳擦掌,準備大展身手,卻是五年磨一劍。

而林風,卻極是平靜。

抬頭望天,林風眼眸粼粼,彷彿思索著什麼。

「怎麼了?」司馬酆見的林風停下腳步,訝然而道,眼中卻透she出一分狡黠。

望向司馬酆,見的那張似笑非笑的臉,林風洒然笑道,「姜果然是老的辣,你贏了前輩。不瞞你說,我心動了,願意加入厲雁門。」句句離不開厲雁門。自己又怎會不清楚司馬酆的意圖。

不過,司馬酆所言卻正中自己軟肋,擊中弱點。

加入厲雁門自己並不排斥,一直以來,只是……

缺少一個理由。

而現在,這個理由已經出現。

離開雁翎府。前往大焱洲,一直都是自己所追求的。

「又何來輸贏之分。」司馬酆淡笑道,「無論對你還是對厲雁門,都是利大於弊,雙贏。」

林風笑了笑,卻是明白司馬酆所言。

對厲雁門來說,就算在雁翎府得到再多又怎樣?

當ri強如雁翎一族,同樣支離破碎,僅僅流下一個支脈。

就算未爆發內戰。『府』的存在終歸只是曇花一現,遲早有一天會被巫族摧毀。

只有『洲』,才是真正人類的歸屬!

故而厲雁門對於門下弟子前往大焱洲,極是鼓勵,甚至派遣星主級強者來『接送』,至於這接送費只是一筆小小心意,最重要的是接送的條件,必須是內門jing銳弟子。

何為內門jing銳弟子?

意味著不止有實力。更對宗門真正的忠心耿耿!

「走,應該還來得及報名。」司馬酆微笑道。

「好。」林風淡然而笑。

既來之。則安之。




隨著司馬酆,林風很快來到一片人山人海之地。


事實上根本沒走多久,就好似本就是往這條路而行,相當順路。

「前輩果然是前輩,原來一早便已給我下了套。」林風無奈一笑,司馬酆倒是以退為進。對勸說自己加入厲雁門信心十足。顯然,進入大焱洲肯定不止他所說的三個方法,應該來是他是專門挑出這三個方法,來『誘惑』自己。

「並非如此。」司馬酆背負雙手,洒然道。「只是順道而行,畢竟我身為護法之一,天才選拔賽我也有份。」

「是。」林風淡然笑笑,卻也並不在意這點小細節。

有意也好,無意也罷,對自己來說,重要的不是過程。

而是自己確實有了個理由加入厲雁門。

未嘗不是件好事。

「前來參加選拔賽的人可真多。」林風眼眸粼粼。

環視四周,一片人海茫茫,除了人似乎再也看不到其它。


這般場面極是震駭!

氣息有強有弱,星河級在這裡就像平民百姓般普通,星海級強者隨處都能感應得到。

起碼數以十萬計!

瘋狂!

「果然是厲雁門,單單是新人,便有這等實力。」林風輕嘆。

和雁翎府真正的大佬厲雁門相比,綠煙城完全不是一個檔次,差距足有十萬八千里。

最重要的是,這裡參賽的一個個都是少男少女,全部在二十歲以下!

可以說潛力無限!

「過來報名。」司馬酆招手道。

「好。」林風淡然而笑。



「你說什麼?」司馬酆眼眸霎時一凜。

「這,這……司馬護法,確實,確實已經超出報名時間了。」一個身著厲雁門武服的矮個男子戰戰兢兢說道,眼中帶著分懼怕。

「不是還有半炷香時間選拔賽才開始么?」司馬酆面se一沉。

「對,對。」那厲雁門弟子結結巴巴,顫聲道,「不過報名截止時間是選拔賽開始前一刻鐘……」

「少和我來這套!」司馬酆雙眸霎時寒光四she,直盯著那厲雁門弟子,「這裡是誰管轄?」聲音鏗鏘若定,司馬酆在厲雁門畢竟位高權重,氣勢確是驚人,直嚇的那矮個男子跌坐在地上,面se驚恐無比。

眼望著這般情形,林風心中微嘆。

卻也是註定,無謂強求,正待開口一勸司馬酆。

倏地

「何苦為難小的,司馬護法?」話聲帶著分蒼寂的感覺,一個身著武服的鷹眼男子跨步而來,手中旋握著三顆鋼球,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林風目光一灼,感受到鷹眼男子幾分氣息壓迫。

見得鷹眼男子來到,嚇坐在地上的矮個男子彷彿看到救星般,連是手腳並用爬起,躲在身後。

「韓護法,這裡歸你管?」司馬酆眼眸一爍。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韓祿淡然而笑。手中鋼球轉動,發出摩擦的金屬聲,「以大欺小,仗勢欺人,司馬護法,這傳出去似乎…有損您的威名?」

司馬酆雙目粼粼。「韓護法似乎早有準備?」

見到兩人對峙,林風亦是若有所思。

這鷹眼男子顯然也是護法之一,而從他和司馬前輩對話來看,兩人似乎並不『和睦』。

而最蹊蹺的是,這鷹眼男子出現的時機。

太巧合!

「哈哈。」韓祿大笑兩聲,「司馬護法這說的是什麼話,韓某奉命掌管統計報名參賽,自然是克盡己任,不敢有半分馬虎。」拍了拍手。韓祿臉上閃現出一副無辜的神情,「規矩就是規矩,過了時間自然不能報名,大家說對不對?」

「那是。」

「肯定要的。」

「要是不遵守,還定什麼規矩!」

……

竊竊私語聲不禁響起,聲音雖不大,但卻是清晰入耳。

司馬酆面se微變,雙眸一冷。

他並不懼韓祿。但眼下若起爭執,有損宗門威名。

卻非他所願。

此時

「韓護法似乎搞錯了一件事?」林風淡然踏步而出。帶著若有若無的微笑。

霎那間,眾人目光匯聚,韓祿那雙鷹眼更是銳光四she,冷聲道,「你算什麼東西,我和司馬護法在這說話。有你插嘴的份?!」狂然的氣勢透壓而出,韓祿的氣息異常恐怖,讓人窒息。

但林風卻是面se絲毫未變,「出口成臟,原來厲雁門的護法就是如此素質?」

話音一出。周圍頓時響起一片竊竊私語之聲。

「你!」韓祿面se發青,平ri里誰若敢如此對他說話怎麼死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