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糊塗。」柳老夫人重重跺了下拐杖:「萬一秦悅那小子在暗中對你下毒手,你怎麼辦?」

柳老夫人聽到了柳狐玥的話,首先想到的並不是秦悅是不是死在柳狐玥手上,而是她的個人安危。

柳狐玥很是感動的笑看著柳老夫人,月光下,她小巧的臉蛋兒,掛上了一抹難以見到的甜美之笑,黑黝的大眸堪比天上的星辰還璀璨。

她說:「問題秦悅已經死了。」

柳老夫人輕嘆了一聲,無奈的說:「其實你可以教訓一下他。」

「他害我氣脈被廢,純粹只是教訓一下他,未免太便宜了他,況且,他還處心積濾的想將秦家的人打入柳家內部來。」柳狐玥將那晚在竹林子里,藍丫跟秦悅說過的每一句話都講給柳老夫人聽。

藍丫雖然受到了重罰,可是並沒有死去,此時,就在柳老夫人院子的外圍打掃衛生,一步也不準踏入柳老夫人的大院。

柳老夫人聽后,對藍丫更是失望:「那丫頭算是我看大的孩子,沒想到為了一個男人,竟然想害我。」

「祖母,我做事情都有分寸,你不必替我擔心,藍丫現在是插翅難飛了,秦悅一死,她也沒有任何靠山。」柳狐玥道。

柳老夫人伸手抓住了柳狐玥的胳膊,不解又好奇的問:「你的氣脈是什麼時候被修復回去的?」

她之前一直以為她只是一名召喚師,沒想到她還是一名了不起的戰士,真是比她老爹還厲害。

柳狐玥低下頭,吱唔著說:「祖母,玥兒巧遇高人,經得那位高人指點……」 「玥兒才能成為一名戰士。」

「那,那位高人現在在何處?」柳老夫人一驚,看來真的如她所想的那樣,柳狐玥是遇到了什麼人,才能在短短的時間內進入六階的戰士。

「祖母,他不喜歡見人,所以,我才瞞著你。」很多絕世高人都比較低調,柳狐玥這麼說柳老夫人也不會繼續再問。

柳老夫人面帶微笑,手輕輕的拍了一下柳狐玥的腦袋:「既然如此,那就跟那位高人好好的學,不懂就問。」

「嗯。」

反正那位免費的師父很樂意教導她。

到了下午,柳狐玥開始忙碌了起來,客人的酒店跟住行她都得安排好。

柳狐玥接待的客人,都是來自於天水國其它城市的大家族,他們皆是帶著有潛質的孩子來參加測試儀式的人。

對於柳狐玥的種種傳言,其它城市的人皆有聽說。

面對這個才十二歲的小女娃,他們還是感到十分的好奇。

當然,這當中也有一些對柳狐玥質疑的目光,不管是哪一種目光,柳狐玥都坦然的接受了。

柳家名下的所有酒店在一日之間住滿,藍家跟白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塊大肥肉繼續被柳家啃下去。

從自家酒店走出來,柳狐玥已經累得快散架了,大長老跟二長老這兩日對她都十分的殷勤。

兩位長老都跟在柳狐玥身後。

大長老拿了水,遞給柳狐玥道:「家主,辛苦你了。」

「也辛苦你們了。」柳狐玥大大方方的接過了大長老遞來的水,喝了一口,又問:「該來的人都來了嗎?」

二長老趕緊拿起了人物名單,每年的測試儀式舉行前,柳家就會匯總一下該進行測試的那些孩子的名單。

這些孩子,皆是還未成年的孩子。

二長老看了眼,隨後眉頭一皺,道:「連雲城藍家的女兒藍晴小姐並沒有來報名,她今年十五歲了,明天的成年儀式她也沒有來報名。」

「實力如何?」柳狐玥瞥了眼那名單上並沒有畫上紅勾的「藍晴」兩個字。

總裁的冒牌新娘 :「已經到達了戰士七階。」

「既然是十五歲了,那她為何還要來參加測試儀式跟成年儀式?」不是都說女子只有十三歲就算成年了嗎,男子才要十五歲才滿成年。

藍晴都這麼老了,還特么的未成年?

「是這樣的家主,藍晴之前被戰武學院的副院長帶入戰武學院學習了三年,那個時候本是要參加成年儀式,但是,藍家主說學業重要,讓藍晴的成年儀式推遲幾年,今年她才學滿回來,藍家主就親自到柳家來替她女兒報名了。」二長老解釋道。

在這兒的孩子,不管你多大,成年儀式必須舉行。


若是因為某些原因而耽誤了參加成年儀式,也可以後補,藍晴便是這樣的例子了。

柳狐玥聽后,淡淡一笑,抬起了手,拿過了二長老手中拿著的名單說:「二長老,一會兒你放話出去,還有半個時辰,就截止招收參選測試儀式與成年儀式的人數,今年未到測試神殿報到的孩子,推遲到明年!」 反正拿不到成年證,不能進入神武學院進修,可不關她的事,她只負責監管測試儀式跟成年儀式,可沒有強制性的要壓你來這兒報到。

你愛不愛來報到,柳狐玥才關不著呢。

二長老跟大長老互相看了一眼,往年柳祥風都會讓他們兩個上面去請,現在柳狐玥卻換另一種方式。

不過,這種方式他們喜歡。

那些不自覺的傢伙自己不來報到,憑什麼要讓他們上門去請。

搞笑,不能拿到成年證,不能進修,關他們什麼屁事。


大長老笑眯眯的說:「好,我們立刻去辦。」

藍晴得到了柳家這樣的消息后,頓時就在自個的房裡鬧脾氣了。

那是一位長相十分艷美的女子,才十五歲,已經蛻變成了一位完美的女人,她一身藍衣,手拿著茶杯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嘴裡憤憤的吼:「那個廢物,憑什麼下達這樣的命令,往年可都是她老爹親自上門來請啊,她現在憑什麼下達這樣的命令,本小姐,就是不去。」

「晴兒,哎喲你別生氣了。」

「走開。」

「劈……」

又一個茶具摔在了地上,那位站在她面前,本是想過來勸她的胖女人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驚叫了一聲。

藍家主走了進來,手負在自己的身後,滿臉惱意的喝:「藍晴,住手。」

藍晴見藍家主走來,她也快步的走了過去:「爹,你都聽到了?」

藍家主嚴肅的點頭說:「嗯。」

「那個廢物到底是怎麼回事,柳家好端端的選一個廢物做家主,柳家的人真的一個個都正常嗎?」藍晴雖然對柳狐玥的做法很生氣,可是理智還在,柳狐玥廢物之名那麼響亮,她才離開短短三年,那個廢物就成為了柳家大家族的一家之主,說來還真是讓人奇怪。

藍家主最不想提起此事,他眉頭皺起,說:「神武學院的進修入學通知書已經寄來了,趕緊去測試神殿報到吧,拿到成年證才是現在該做的事情,而不是去計較那個廢物是如何處理此事。」

藍晴安靜了下來,而藍晴的母親,也就是那位胖女人走前,握住了藍晴的手說:「晴兒,你爹說的對,你何必跟一個廢物計較太多,自己的學業才是最重要的。」

藍晴抽回了自己的手:「我倒是想看看那個廢物現在變成了什麼樣兒?」

轉身拿起了丟在桌旁的劍,離開了藍家。

測試神殿依然是那麼的熱鬧,柳狐玥坐在主持台前,看著那些自覺前來報名的貴公子哥們。

這時,一位年輕貌美的藍衣女子拿著劍,重重的放在柳狐玥桌面前,美眸帶著不屑:「藍晴!」

「誰?」柳狐玥伸直了脖子,輕輕的丟了一個字給她。

藍晴磨了磨牙,脾氣有點兒火爆的說:「本小姐是藍家大小姐,藍晴。」

「到這兒來幹嘛?」柳狐玥鼻子對著她,藍家的大小姐很了不起嗎?

藍晴憤怒的說:「不是讓我來報到嗎,當然是來報名的……」 她讓她來報名?

柳狐玥一臉疑惑的看她,回頭問二長老:「我讓她來報名了嗎?藍晴是誰,有在名單上嗎?」

二長老被柳狐玥逗的低笑,人需要相處,二長老現在看柳狐玥是越看越順眼,越發覺得這個小主子當家比柳祥風當家要有能耐多了。

至少,像藍晴這種專門喜歡仗勢欺人的小姐,柳祥風是不可能拿出強硬的手段來治她們。

故作著翻了幾頁,終於在末頁之處找到了藍晴的名字,隨後將名單推到柳狐玥面前:「家主,的確有藍家大小姐的名字。」

柳狐玥拿過了名單,像個小大人一樣的掀起了名單,瞅了兩眼,再抬頭看看藍晴:「多大?」

藍晴暗暗攥緊了拳頭,柳狐玥那副模樣兒可真是讓人氣憤:「十五。」

「到那邊去報名。」柳狐玥丟下了名單,抬手指著測試神殿的入門之處。

「你……」藍晴咬牙,重重的說:「剛才為什麼不說?」

柳狐玥身子往後一靠:「你剛才也沒問!」

「……」藍晴一雙眼睛死死的瞪著柳狐玥,總之,她怎麼看這廢物就怎麼不順眼,一個小小的孩子都能當上家主,甚至現在是坐在這裡當主持大師,怎麼能讓向來心高氣傲的大小姐心服口服。


藍晴的一隻手,也重重的拍在了桌上,如今是兩隻手撐在桌前,身子往前頃,目光直視柳狐玥:「你以為你現在很了不起嗎,當上了一個小小的家主罷了,有什麼可威風的。」

二長老站起身,抬手護在柳狐玥的面前:「藍大小姐,你這是做什麼?」

「我要跟這個廢物比試比試。」藍晴就是想見識一下這所謂的六階戰士的實力,真有傳言中說的那麼厲害嗎。

二長老臉一沉,很是反感別人再用「廢物」兩個字來貼在柳狐玥的身上:「藍小姐,請你對我們的家主放尊重一點。」

「你走開,我就要跟這個廢物比試比試,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能耐當上這個主持大師,掌管測試神殿。」藍晴伸手一推,想把二長老給推開,然而,二長老的實力在她之上,又豈是藍晴這個小輩能夠推開。

二長老目光沉了下來:「想跟我柳家家主比試,恐怕以藍小姐現在的身份還不夠資格,天水國有一個規定你是知道的,只有家主跟家主同身份的人才能夠比試,你現在這身份……」

「膽小鬼,只會躲在別人的後面。」藍晴聽到,臉蛋兒微紅,她只是一個家族裡的小姐,當然沒有資格跟一個家族的家主比試,憤憤之下,藍晴跺腳吼罵:「廢物就是廢物,永遠都上不了檯面。」

轉身準備前去報名時,柳狐玥突然站起身:「藍小姐,你的錢包掉了。」

藍晴停下腳步,雙手摸了摸自己的腰,錢包還在腰間,哪裡掉了。

她倏地回頭,瞪著柳狐玥破口大罵:「柳狐玥,你在耍我呢?」

「對,我就是在耍你。」柳狐玥淡定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 雙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目光冷冷的掃了眼藍晴。

早聽過藍晴這個大小姐很難伺候,連她母親都被她使喚的跟狗一樣,仗著自己被戰武學院副院長收錄,到處仗勢欺人。

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吶。

藍晴脾氣比較暴躁,隨便一件事情就可以激怒她。

柳狐玥這個人又對某些事某些人很沒有人情味,誰對她橫,她比誰還橫,因此兩個人就對上了。

藍晴這回是真的被柳狐玥給氣著了,她大步的朝柳狐玥走去,一掌拍打在桌面,而桌面上放著的名單頓時被震飛,二長老著急的護住那些名單,沒有名單,明天怎麼舉行測試儀式。

而守護柳狐玥的那些護衛,也紛紛涌了上來。

雷霆以護衛長的身份攔在藍晴的面前,說:「藍小姐,有什麼事情好好說,何必出口就一個廢物,我家新任家主,若真是廢物也不會坐在這兒來。」


「她就是廢物,誰知道你們柳家是不是腦殘了才讓這個廢物做家主。」藍晴憋了一肚子的火終於爆發了出來。

本來回來參加成年儀式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可是卻聽到了柳家那個廢物成為了今年的主持大師。

讓藍晴氣憤的不光是此事,她還聽說自己的父親曾入宮申請過當主持大師一事,可卻被柳狐玥給奪去了。

所以,她現在就認定,那個主持大師的位置只有她的父親才配坐。

她一個廢物什麼都不是。

柳狐玥緩緩起身,目光陰沉了幾許,說:「藍小姐是打算繼續這樣鬧下去嗎,還是不想要成年證書了,倘若是……你大可在測試神殿鬧,我身為主持大師,有資格把鬧場的人給除名。」

「你把我除名,柳狐玥你瘋了吧。」藍晴瞪著柳狐玥,這是她聽過的最可笑的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