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到師徒二人的聊天結束之後,由於木靈子有事要做,所以,楊天便是走了出去,然後,便是找到小七,等到楊天找到小七的時候,楊天便是忽然發現,小七的實力也是有了一些增長,在哪火山之底的時候,小七的時候便是與楊天相差不多,都是入聖之境,而在這麼長的時間過後,小七的實力也是達到了人王巔峰之境,而此次楊天閉關之後,楊天赫然發現,小七的實力也是隱隱達到了天王之境,當然,這般實力,還是不足以與三族的人對抗,不過,這樣的實力,已然也是讓德心中有些歡喜,

毫無疑問,以小七自己的實力想要達到這個境界,恐怕還要在經過一段不少的時間,很明顯,小七能有這樣的實力,是木靈子的功勞,

看到小七的實力后,楊天也是有些欣慰,如今,凡是實力低於人王之境的,已經不是楊天的助手,說的難聽一些,對楊天來說,更是一種拖累,

不過,所幸的是,小七的實力也是不弱了,

此時的小七正在修鍊,所以,楊天也是沒有打擾她,退出小七的房間,楊天便是奔向林龍與林虎兩兄弟的住處,按照楊天所想,既然小七的實力都有所提升,想必,那林龍與林虎二人的進步定然也是不小,

懷揣著這種想法,楊天便是直奔兄弟二人的房間而去,

走到林龍與林虎二人的房門前,楊天陡然止步,眼神之中,充斥著些許驚駭之色,

從兄弟二人的房間中散發出一股不弱的實力,這股實力所散發出的波動,楊天也是頗為熟悉,畢竟,楊天也是從哪個境界過來的,

而那股實力,對於楊天來說彷彿就在昨天,

細細觀察著這股實力的波動,赫然便是帝王之境,

如今,楊天的實力可以算作是入皇初期,而小七則是天王之境,木靈子的靈魂狀態也是地皇實力,而那百花想必她的實力定然不會弱於帝王之境,

再加上林龍與林虎二人,兩個帝王之境的高手,楊天這一行人的實力,已是相當不弱,

尤其是林龍與林虎二人,二人的實力雖說不弱,但是其本體也是不凡,兩人都是古龍一族的後裔,楊天初次見到林龍與林虎二人的時候,兩人便是達到了天王之境,而許久時間過去,兄弟二人都是沒有一絲的進展,如果,再加上木靈子所煉製的丹藥,如果不能達到帝王之境,那才是一個笑話,

心中念頭繞過機會,楊天便是推門而入,

就在楊天推門而入的那一剎那,一襲白影忽然急速重來,見狀,楊天心中一驚,一拳擊出,那道白影也是徐徐消散,

等到白影消散之後,林龍與林虎二人也是來到了楊天的身前,林龍忽然擊出一拳,拳風之中,青影繚繞,從那青影中,楊天也能感覺到,林龍這一拳的不俗之處,

見到林龍的拳頭襲來,楊天嘴角微微一笑,剛要施招,忽然心有所感,右掌伸出,原本潔白的手掌上,忽然泛出黑白二色,黑白二色猶如跗骨之蛆一樣,順著林龍擊出的一拳迎上,就在黑白二色與林龍的拳頭接觸之時,那泛在林龍拳頭上的青影忽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

見狀,楊天驚呼一聲,果斷抽拳後退,而見到林龍身形後退,楊天也沒有前去追逐,

驀地,一道吼聲突然響徹在房間中,就在吼聲響起的時候,楊天的視野便是被一陣白芒所充斥,

楊天剛要反擊,一道若有若無的低吟聲也是在刺客同時響起,楊天心中一動,左掌也是探出,雙掌一抖,原本呈現黑色兩色的手掌頓時被一股熾熱的火焰所包圍,而就在此時,一條金色的巨龍也是迎面而來,

龍虎同時進攻,楊天也是不敢有絲毫的小覷,雙掌之上,充斥著離火的火焰,然後便是對著龍虎擊去,

恐怖的高溫,與兇猛的龍虎膠著,兩者之間所發出的的威勢,將房門都是擊的渣滓都不剩,

「不錯,」膠著了片刻,楊天果斷收拳,龍虎以一種絕強的氣勢對著楊天兇猛襲來,就在龍虎即將達到楊天身前的時候,一股恐怖的氣勢便是從楊天的身上爆發而出,

這股氣勢剛一出現,就以秋風掃落葉般的速度將龍虎迅速擊散,余勢不消,將林龍與林虎二人都是擊的撞在了房間之中的牆壁上,

摸了摸發疼的胸口,林龍苦笑一聲:「沒想到現在楊大哥,這麼強了,就連我兄弟二人聯手都不是你的對手了……」

聞言,楊天淡淡一笑,走到房中,將林龍與林虎二人扶起,嘴角笑道:「這沒什麼,若不是我僥倖突破,也不會這麼輕鬆擊敗你們,」

「楊大哥又在騙人了,」楊天話音剛落,林虎反駁道:「即便楊大哥沒有突破,也不是我兄弟二人可以抵擋的,畢竟,你有多少招式,我與大哥心中都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如今你連天風拳都沒有用,又怎麼能說不突破就不是我兄弟二人的對手呢,」

聽完林虎的話后,楊天也只能苦笑一聲,

三人坐到凳子上后,林虎一臉好奇地看著楊天,直到楊天被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才問道:「楊大哥,剛才那股氣勢,想必就是入皇的氣勢吧,」

聞言,楊天點了點頭:「不錯,這就是入皇高手所擁有的,如果不是邁入入皇之境,我也不會發現,自己與楊浩之間,原來還有這麼大的差距,」

說完,楊天便是皺眉沉思起來, 楊天沉思許久,雙目之中忽然湧現些許暗淡之色,目光一轉,便是起身離開,


見到楊天這一異狀,林龍與林虎二人都是滿臉不解,不過,兄弟二人都是沒有過問,看到楊天走出后,林龍與林虎二人也是急忙跟上,雖說,如今以楊天的法力在這些人之中已是屬於佼佼者,但是,面對著三族,如此可怕的對手,任誰也不會掉以輕心,

於是,林龍與林虎二人便是一路跟隨著楊天,當二人看到楊天並未走出百草堂,反而只是在堂中遊走,兄弟二人方才放下心來,

楊天的目標似乎極為明顯,只見他穿過重重院落,最終,來到了饕餮的房間,處在房間門口,楊天的心中也是百味雜陳,不知道饕餮的傷勢好了沒有,如果好了,為何遲遲不見饕餮的蹤影,倘若未好,楊天的心中又怎能安心,

懷揣著兩種極度矛盾的心理,楊天輕吐一口氣,最終,還是推門而入,

將門推開之後,楊天驚奇的發現,饕餮的房間裡面竟然空無一人,

快步走了進去,在一番搜索之後,楊天仍未發現饕餮的身影,不由得心一沉,有些失神地坐在凳子上,手掌放在桌上,手指微微一動,一股異樣的感覺從手指間傳來,楊天扭頭看去,在那桌上,一封信箋放在其上,

當楊天的目光放倒信箋上的時候,毫無來由的,心,突然一跳,將自己有些雜亂的心情壓下,楊天便是打開信箋,緩緩看了起來,

許久之後,楊天方才將信看完,信的內容頗長,裡面涉及到了饕餮的一件往事,而這件往事則是與那妖族十大統領的蠻力有關,

內容如下:

楊天,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或許我已經走了,因為,我心中還有一件事尚未完成,還記得在妖族的時候,當我被天怒三花蛇的天之怒擊中之後,那時,我便在想,或許,我可以解脫了,在死亡世界中雖然困了三千年之久,但是,那時的我,卻在無時無刻,不想著逃離那個地方,但是后來,你將我帶出來之後,那時,我便知道,我錯了,

還記得我初次見到蠻力的情景嗎,他那張令人憎惡的臉,時常會出現在我的腦海中,這幾個月來,跟你相處下來,我也感到了以往兄弟間的溫暖,但是,每當我想忘記蠻力的時候,我兄弟們便會出現在我的夢中,夢裡的他們與死的時候,一模一樣,看到他們的樣子,我知道,我忘不了與蠻力的仇恨,

古語道:龍生九子,而我也是其中之一,本來,我與兄弟們相處的十分快樂,但是,那蠻力卻將那種快樂摧毀,記得那時候,我兄弟九人不過才剛剛化成人形不久,蠻力便率軍殺入龍宮,那時的蠻力雖說法力沒有現在這麼高清,但是,也不是我們兄弟幾人可以抗衡的,

蠻力命人抓住我之後,在我眼前,以一種極為殘忍的手段,將我八位兄弟活活殘害,若不是大哥的臨死反撲,而令妖兵有所愣神的話,我也絕無逃脫的可能,

可是你要知道,蠻力的做法,簡直比殺了我還難受,看著自己的八位兄弟在自己眼前被殺害,我卻不能出手,你知道我的心裡是怎樣的感受嗎,

從此,我便在仇恨中度過,原本生性溫和的我,開始變得暴力,而卧也漸漸喜歡上了殺戮的感覺,從而導致生靈塗炭,

我想,若不是此次,木靈子全力救治的話,我還要等很久,才能有這個機會報仇,不過,所幸的是,通過木靈子的丹藥提煉,不但將我的傷勢復原,更是讓我的法力更進一步,或許我隨時有可能邁入地皇之境,

當我再次感受到體內那股充盈的法力的時候,我就知道,我不能再等了,否則,我無法心安,更無法面對我死去的兄弟,


你與楊浩之間的瓜葛,等我將蠻力解決之後,我便去助你,

……

楊天看完之後,便陷入了沉默之中,腦海中便是不自禁的想起,與饕餮的種種,

閉上雙眼,楊天便是默默感受著充斥在這個房間中的法力波動,細細感受一番后,楊天便是欣慰的睜開雙眼,那饕餮並沒有騙他,在這個房間中,楊天的的確確感受到了人皇之境,這是屬於饕餮的法力波動,而且,這股波動,比之以前,還要強上幾分,

將信箋我在手中,楊天嘴角泛起一抹弧度,握著信箋的手中,突然冒出一股火焰,火焰轉瞬間便將信箋焚燒的一乾二淨,拍了拍手,楊天便是走出饕餮的房間,

在門口,楊天便是看到了林龍與林虎兩兄弟,剛見到二人的時候,楊天還有些錯愕,不過,在想想自己的舉動之後,那種錯愕便是變成了不好意思,

畢竟,是楊天自己不打招呼就離開他們的房間的,

「走吧,」楊天對著在房間外的林龍與林虎二人說道,

聞言,林龍與林虎二人都是有些不解,當下,林龍率先問道:「去哪裡,」

楊天聽后,眼中閃過一抹狠厲之色,那抹狠厲之色一閃而逝,彷彿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沉吟片刻,楊天還是走向了木靈子的房間,

當楊天出現在木靈子的房間中時,那林龍與林虎二人自然是跟隨而進,


而木靈子看到楊天的時候,也是有些錯愕,誰能想到剛從自己房間中走出沒多久的楊天竟然又去而復返呢,

「天兒,有何事找為師,」木靈子問道,

楊天一臉平靜地問道:「師傅,信函發出去了沒有,」

聞言,木靈子笑了笑說道:「為師早就發出去了,」

「那有何回應,」

「回應嗎,」木靈子搖了搖頭:「恐怕還沒有那麼快,」

「那要多久,」

「多則一日,少則半日即可,」

楊天聽后,笑道:「那好,徒兒便在這等待一些時間……」

「額……」木靈子見到楊天的舉動,有些好奇地問道:「難道出什麼事了嗎,」 等待的時間,並不長,僅僅半日時間,但是,這半日時間對楊天來說,可謂是度日如年。

在半日時間過後,那無崖子的回信便是送到,信上的內容不多,只有六個字而已:在古龍城匯合!而在看到回信之後,楊天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容,身形一動,便是出現在百草堂的院內。

以楊天如今的實力,足以傲視天下,目光流轉一周,一道奇異的音波也是從楊天的口中散發而出,音波散發,處於修鍊狀態的幾人,頓時從修鍊狀態中退出,然後,便是匯聚到了院中。

楊天看了一周,便是對著眾人飛行而去,而楊天此次的目標,很明確,赫然便是那古龍城。

古龍城,號稱有古龍聚集的地方,而經過林龍等人的證實,事實正是如此!

如今的古龍城,已非昔日可比,在三族的經過這裡一趟之後,便是血流成河,而他們的目標也是很明確,也是為了找尋古龍一族的人,無論是在人脈上還是法力上,古龍一族的實力都是不可忽視的!

一旦,交戰期間,有古龍一族的人插手,那麼,勝者也有可能變成敗者!為了防止這個意外,那三族的人,最先尋找的便是古龍一族的人,不過,在收到風聲后,古龍一族的人便是將空間徹底封閉起來,即便是有天皇高手降臨,也無法找到出口的位置!

雖說沒有找到古龍一族的人,但是,三族的人在經過古龍城的時候,仍是大肆殺戮一番,原本繁華的城鎮也是變得一片狼藉。在楊天等人感到這個地方的時候,也不免一陣唏噓,這便是戰爭!

戰爭中,沒有和平,有的只是敵軍。妖怪的殘暴,冥界中人的陰線以及魔宮中的人的血腥霸道,在三者結合在一起之後,這三點則是榮威了一體。

故此,只要是三族之人到達的地方,都會生靈塗炭一番。

在楊天等人到達古龍撐不久,便有大批的人馬趕來,為首者,赫然便是那人運算元同樣也是星河谷掌教——無崖子,以前者在名門正派中的聲望在加上其玄師的身份,號令其他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雙方見面,略微含蓄一番后,楊天也是見到了萬劍山莊的莊主,此人有著一張國字臉,從面不上看,倒也是相貌堂堂,看到此人後,楊天滿腔的話語,也只能化為一聲長嘆,當初,葉明挑戰名門的時候,龍嘯天身死,而龍嘯天在臨死之際,便是囑託楊天,務必找到龍嘯天,而現在……已是今非昔比,若是三族之人不除,那劍宗宗主之位,就像是鏡花水月一般空幻!

一番交談過後,楊天便是問道:「現在三族之人所在何處?」

無崖子聽后,指尖揮動,右手拇指在四根手指上不斷點動,片刻,方才停止:「那三族之人仍在天界,沒有撤出!」

聞言,楊天眉頭微皺:「已經一個多月了,還沒有撤出嗎?那好,我等便揮軍前去天界,各位,你們看,怎樣?」

楊天話音剛落,無崖子便是說道:「公子,依在下看來,現在揮軍直逼天界,似乎有點操之過急了,我看,不如,我等現在此處整軍待發,然後,便揮軍而上,你看可好?」

「那要等多久!?」

「一年……」 「一年嗎?」楊天雙目低垂,細細想了一會兒,片刻,點了點頭:「那就在此處休息一年,不過,由於我等數量眾多,務必找一個安全的地方隱蔽起來,在這一年中,如果可以的話,那就在找些人手,一年之後,定要讓三族的人全部消失……」

聽完楊天的話后,無崖子答應了一聲,便向後退去。

看到無崖子退後,楊天目光低垂,看向自己的拳頭,心隨意動之下,一塊黑色的玉石在自己的拳頭中若隱若現,想要憑入皇的實力就將三族全部剷除的話,簡直就是痴人說夢,而正好,楊天手中的玉石,便是他最後的依仗,楊天想要剷除三族,就不得不運用玉石中的能量,畢竟,天皇之境,這個實力,在這方天地間,已是最高的了,雖說帝皇之境比天皇之境還要高出一等,但是,數萬年來,都沒有人能夠達到那個境界,難道,這次就會有嗎?這個答案不得而知!

那黑色的玉石若隱若現,楊天壓下心中的那股想要煉化玉石的yuwang,畢竟,這裡人多口雜,從某種方面上來講,無崖子等人,並不是真的與自己一條心,萬一知道了自己有能夠達到天皇之境的寶貝,難免這些人不會動心,最後出手搶奪!

要知道這黑色的玉石,可不是普通之物,乃是匯聚一個空間所有的生靈精華,想一想,單單是木靈子便是能夠達到地皇之境,更遑論其他生物,更何況,在這玉石之中,還有著一個實力達到天皇之境的恐怖存在,這般浩瀚的能量,讓楊天進入天皇之境,自然不是什麼難事!

將那股yuwang壓下之後,楊天便是帶著小七等人走到一旁,楊天一行六人圍攏在一處,看了看遠處的無崖子等人,楊天低聲說道:「此次事關重大,生死存亡全在這一件事上了,為了以防萬一,我決定去找尋上古五神器的最後一件神器——女媧石!我知道,如果我等全部離去的話,恐怖會引起恐慌,甚至猜疑,所以我決定,此次,便帶著小七,而林龍與林虎二人,我有一件重大的事情交給你們,這一戰,必須有古龍一族前來助戰,不然的話,就憑我們這些人去也是送死……」

話到此處,楊天停頓了一下,便又接著說道:「此戰,是勝是敗,全在我等一念之間,如果我們敗了,三族的人,定然不會饒恕我們,非要將我們趕盡殺絕不可,如果我們勝了,那麼天地間的浩劫,便可以解除!」

楊天話說完后,便是將目光轉向一旁,低低說道:「情況緊急,我決定明日便動身,師傅與花姨兩個人便留在此處等待我們的好消息……」

聽完楊天的話后,眾人都沉默不語,片刻,同時點了點頭。

看到眾人的舉動之後,楊天又說道:「在我出去的這段時間,我會將那塊玉石煉化,只有達到天皇之境,才算真正有與三族較量的實力!」

話到此處,楊天的腦海中倏然閃現一道有些蒼老的身影,目光微動,楊天握緊手掌,低聲說道:「放心吧!父親,等著我,孩兒一定會將您救出來的……」 第二日清晨時分,楊天便是與林龍、林虎二人兵分兩路,開始進行自己的計劃。

據楊天所知,上古五神器,其中,軒轅神劍在楊浩手中,而其他的三種,崆峒古印、神農鼎則是在楊天的手中,至於那伏羲琴與女媧石,楊天則是不太知曉。

而且想要取得伏羲琴,則是要往東部的東勝神州,那裡不說路途過遠,而且,楊天即便到了那裡,也未必能夠得到。而女媧石,相對伏羲琴來說,又稍顯容易一些,而且,女媧石的所在地距離此處也不太遠,更有一點,也是楊天非去不可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