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會兒,林谷最強一擊終於準備完全,此時他整個人氣勢都變得凌厲開來,快速衝向葉影,手中長劍橫向劃開,強大的氣息盪漾開來,一道悽美的劍刃弧度掃開,急速向着葉影斬去!

此時的周圍中學院都直直的盯着場上兩人,讓他們大吃一驚的是葉影此時還是沒有絲毫躲閃的意思!

見劍刃弧度斬來,葉影微微一笑,劍刃弧度斬向葉影,周圍灰塵暴起!

此時周圍衆人眼睛直直的盯着場上的灰塵,轉眼灰塵散開,葉影的身影露出,此時他絲毫無損!

葉影笑了笑輕聲嘀咕道:“這威力對於高階靈級來說還算不錯了。”

還好葉影說的輕聲,否則若是讓他人聽到估計要崩潰了。

“呼。”

場上此時都靜了下來,周圍人羣都處於震驚之中。

“我輸了。”林谷嘆了一口氣,連自己的最強一擊都都他沒什麼用,他還拿什麼去拼?

看着遠處那藍衣青年臉上自信的微笑,林谷忽然感覺自己和他的差距好大好大。

“竟然真的擋住了…….”

“今日能看到如此戰鬥,值了!”

冬龍仲達兩人笑呵呵的走了過來。看着葉影說道:“好小子,不錯,接下來是你和孫雅的最後一戰了,我看你估計也不用休息吧。”

此時葉影忽然苦笑,和這丫頭一戰………

冬龍一看葉影臉色疑惑問道:“怎麼了,是不是剛剛消耗鬥氣精神力太多,當然可以休息一番再戰。”

葉影搖了搖頭:“不用,現在開始吧。”

冬龍一笑:“好,下一戰,葉影對戰孫雅!”

“曹,那葉影如此之強,孫雅妹子雖然貌似天仙、傾國傾城,但我不得不說,她是肯定贏不了葉影的。”

“你這不是廢話嗎,誰不知道葉影肯定贏啊,他要是輸,我就去吃屎!”

此時的孫雅笑嘻嘻的看着葉影說道:“葉影哥,你答應我說過,我們打上一百招然後我在輸給你的哦。”

葉影苦笑,一百招?開什麼玩笑!隨即大喊:“我認輸!”

反正只要能拿到前三就有參加龍騰學院名額之戰的資格了,能不能第一也無所謂啊。

此時比鬥場外的一人看着一臉豬肝色的某人大笑道:“剛纔誰說要吃屎的?”

“哈哈,那個,哈哈哈,今天天氣真好啊。” 年試結束,前三名是孫雅、葉影及林谷。

獎勵倒也不錯,一共三柄五星武器及六瓶五品藥劑,前三名都是一人一柄兵器和兩瓶藥劑,不過第一有先選的優勢。

一柄五星兵器應該是三十萬左右,而五品藥劑一瓶平均十萬,這一人的獎勵便是五十萬!一百五十萬金幣拿出來作爲每年年試的獎勵,估計在這大夏王朝南部也只有武雷特學院能做出來。就算是一些大家族每年拿出這麼多錢估計也會心痛,更何況年試可不只是葉影他們這一個年級。

這獎勵葉影也笑呵呵的收下了,雖然葉影已有暗鋒劍在手,但拿回去賣錢也好啊。獎勵雖然不錯,但對於衆學員來說能擁有龍騰學院名額之戰的資格纔是最讓人羨慕的,特別是五六兩個年級,他們參加年試基本就是衝着龍騰學院名額去的!

年試落幕,衆人迴路上還是議論紛紛。

“你們說着葉影能不能那拿下龍騰學院名額,之前的名額之戰的人選都是在五六年級中出現的,這次也許我們四年級便能出現一人呢。”

“這葉影明顯就是衝着名額才參加年試的,我估計他真的有希望!”

“難啊,學院中哪些在學院待了八九年的的學員都停留在六年級,六年級的魂級強者可是極爲多的,雖然學院規定在二十歲以上的學員不能參加龍騰學院名額之戰,但六年級中的那些正好二十歲的魂級學員也是很多。”

周圍的議論聲不少也傳進了葉影的耳朵裏,這次的名額之戰確實有些麻煩,四五六三個年級的年試前三將會交手,四五年級的學員葉影倒是不懼,但真正麻煩的六年級的學員,六年級的三人可是六年級年試中的前三!那三人必然是魂級強者,甚至有中階魂級都說不定。

對於這名額之戰葉影必須要小心了,就是不知他名額之戰的對手中有沒有念魂,看來葉影有必要去打聽一些情報。

葉影他們四年級年試結束不久,落木比鬥場的六年級年試也已然結束。

此時落木比鬥場的幾人圍着一起正在笑談,


“哈哈,黃武風、葛明天、林徵恭喜你們三人拿下這一次的龍騰學院名額了。”

“哎呀,振中兄你可不要這麼說,名額之戰都還沒開始呢,我可聽說五年級孫家子弟出了一個天才,據說現在已達到魂級,我可沒把握必然贏他啊,這裏恐怕只有林政和葛明天有把握拿到名額。林政如今已達到中階武魂境界,葛明天又是低階念魂,就我不行咯。”

“哈哈,我說老風你可別謙虛,雖然五年級那孫絕達到了魂級,但是哪能和你這早已達到魂級的人相比?剛剛年試之中我們六年級之中你打敗的魂級強者還少嗎?”

“哈哈哈,振中兄你說笑了。”

………

年試結束後葉影回到宿舍,在宿舍中有一人來訪倒是讓葉影大吃一驚。

“老師,你怎麼來了?”葉影看着他的老師雷古問道。

雷古找了一把椅子坐下笑道:“有點事要和你說說。”

葉影也坐下問道:“老師請說。”

“你這次拿到了年試的前三了吧,我當時也在旁邊看了看,你小子實力倒是還不錯,就是我說你最後一戰怎麼會向一個女生認輸?你還有沒有骨氣!”雷古忽然臉色一變指着葉影鼻子罵道。

葉影苦笑不得,低聲道:“老師你不會就因爲這事特地來罵我的吧?”

“當然不是,這只是小事, 一流贏家[豪門] ,我說女人有什麼好的,老子就沒有娶妻,獨自一人多快活不是?”雷古自言自語道。

葉影暗自腹誹:老師不會是年輕時被哪個女子給傷透了吧?

雷古嘮叨了一會又說道:“我這次來就是想問,這次的龍騰學院的名額之戰你有沒有把握?這次龍騰學院的名額你最好能拿到,龍騰學院確實不錯。”

沒想到雷古這次來是因爲這事,連雷古都如此誇讚龍騰學院,這龍騰學院絕非徒有虛名。

葉影想了一想說道:“名額之戰只要拿到前三便可,五年級之中我想問題不大,而六年級中只需打敗一人即可,如此看來我有八成把握!”

“八成把握?嗯,那我便放心了,看來不需要我幫你了。我可說好了,你若是沒有拿到名額,我可饒不了你!”雷古一拍葉影肩膀。

葉影被他一拍半個肩膀都垂下去了,力量可真大,葉影暗自嘀咕。

“嗯,還有一件事我也要和你說說,這次拿到名額的三人還有一個任務!這也是我今天想和你說的。”雷古臉色忽然嚴肅起來。

“任務?”葉影暗自唸叨,估計與古遺蹟有關,之前葉影便奇怪爲何名額之戰會提前。

雷古點了點頭說道:“之前我們學院導師在橫脊山脈出發現一處古遺蹟,我也前去看了看,那古遺蹟極爲奇特,當我進入裏面是便被那通道上的壁畫文字震驚了,可惜我無法進入那金色大門,那金色大門中有極強的封印陣法,後來我們試過,只有宗級之下才能進入。”

“無法進入?難道以老師你絕級強者之力也無法強行打破?”葉影沒想到那古遺蹟中竟有這等禁制。

“絕級之力?”雷古笑了笑:“打不破,絕級之力也打不破,我想那應該是個極其古老的家族遺蹟。”

雷古又說道:“正因如此,我們學院會組織幾位高階魂級實力的魂級導師和獲得名額的三位學員進入那古遺蹟,而其它的學院一律不準進入,違者直接逐出武雷特學院!”


久愛成疾,深情慌慌 ,這也太霸道了吧,葉影有些不滿。

雷古看出了葉影的想法又說道:“我們調查過,這古遺蹟早已被多人發現可是進去之人沒有一個能出來,當然或許有出來的人我們沒有調查到。總之這古遺蹟極爲危險,所以我們纔不許學員中的學員隨意進入。”

“當然,既然這古遺蹟設下禁制不讓宗級以上的人進入必有其意義,我想絕不會是必死之地,而讓拿到名額的三人進入也是有意讓你們歷練一番,若能出來必然實力更爲驚人,將來在龍騰學院出名了也能讓我們武雷特學院爭光。”雷古慢慢說道。

“原來如此。”葉影點了點頭。

雷古呵呵笑道:“小子,所以我說你可一定要拿到那名額,你若是在古遺蹟中拿到寶物,你都可自行收起來,我們學院不會沒收的。”

葉影哈哈一笑:“既然老師如此說了,我定會拿下那名額!”

“好了,話不多說,這段時間我有事會離開學院。也許要幾年纔會回來,這東西你拿着,若是進入那古遺蹟能保你一命。”雷古說完便拿出一物。

“這是?” 主公,你的謀士又掛了

“這東西你掛在胸前,將你的精神力注入其中,有危險時意念一動,它可助你抵擋絕級強者三次攻擊!”雷古將那白玉丟給葉影便反身離去。 看着雷古離開,葉影才低下頭看手中之物,這白玉外面圓潤光滑,上面還雕刻了一些紋路,從它的外表看真看不出了它竟然有着抵擋三次絕級強者攻擊的力量。

葉影找到一根線將其串了起來掛在脖子上。雷古將這等寶物送給葉影,看來雷古對葉影確實頗爲看重。

正當雷古離開不久,葉奇笑着走了進來,

“阿影,你今天把第一讓給小雅啦?你不知道,小雅這丫頭得了第一這可把她給樂壞了。”葉奇大笑道。

葉影罷了罷手說道:“沒事,我只要能進前三就行,讓小雅她開心就好。”

“後天便是龍騰學院名額之戰了,這次你可得拿到前三,若是這次失敗,就只能等明年了。”葉奇說道。

腦海中忽然浮現出那道紫色身影,葉影淡淡道:“我知道,這龍騰學院名額我勢在必得!”

“阿影,這靈兒我看好像家境背景極大,我看你若是喜歡她,你可得努力了。”葉奇靠在椅子上臉上露出笑意。


葉影點了點頭:“她的天賦便極爲妖孽,而且當時保護她的那吳葉影實力也是恐怖,之前我倒是沒怎麼想過,此時想起更覺得那吳爺爺實力之強。”

葉奇笑道:“阿影,那你想追她不是很有壓力?”

“額,算是吧。”

………….

年試結束,學院之人開始討論起兩天後的名額之戰,雖然四年級基本不可能搶到名額,但身爲四年級學員中的一份子,他們還是極爲希望葉影他們三人中能有一人能搶到那名額的。

兩天轉眼便過,龍騰學院名額之戰便在今天開始,名額之戰的地點如同往年依然在落木比鬥場。

這次的名額之戰雖然來觀戰的人不少但也不多,因爲名額之戰基本也沒什麼意思,拿到名額的都是六年級的那三人,只有特殊幾年五年級能夠出現一人與六年級爭奪。

今天來參加名額之戰的僅僅葉影一人,孫雅與林谷都已棄權,依孫雅的話來說:我去肯定是輸,還是不去了。

此時孫雅和葉奇都來到了落木比鬥場上,他們是來給葉影加油的,而林谷幾人也前來觀戰,他想看看葉影真的有挑戰魂級的實力。

葉影慢慢走上比鬥場,此時落木比鬥場周圍則是議論了起來。

“那小子不是四年級的吧,我怎麼沒看到過?怎麼每隔幾年就有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四年級學員來爭奪這名額,他真以爲他的能打得過六年級學員不成?”

“別叫的怎麼大聲,你把他嚇跑了怎麼辦,我還想看他被我們老生狠揍的樣子呢。”一人邪邪的笑道,可聲音卻一點都不低。

“哈哈,說的也是。”

此時他們周圍的四年級的學員都滿臉怒氣,任別人如此諷刺四年級學員他們心裏也不好受,可惜畢竟實力不如人,他們聽着那兩人不斷大喊卻不敢阻止。

那兩人說的話聲音並不小,葉影也聽到了,此時葉影心裏也有些火氣,四年級的學員就如此不堪?

壓住心裏的怒火,葉影準備懶得理會他們,可那兩人卻一點都沒有放過數落葉影的機會。

“啊喲,我說我們好心勸說他,他竟然理都不理我們,也不聽我們勸告,現在的新人確實太狂了。”

聽到那兩人如此煩人,葉影終於忍不住了,慢慢走到那兩人面前開口說道:“你們兩人是六年級的老生?”

那人一挺胸脯開口說道:“當然!”

葉影一笑:“都六年級了還是高階靈級實力,估計你們在六年級學員中是墊底的吧?”

“你!”

“你什麼你,你想打我嗎?學院可是有規則說不能私自對學員動手的,你敢嗎?”葉影一笑便要走開。

“哼,有何不敢!我說作爲一個新人在我們老生面前就應該學會尊敬!我雖然實力不怎麼樣,但教訓你還是足夠的!”他雖然與葉影同樣是高階靈級,但他停留在這一境界已有五年,在他看來欺負一個四年級的小傢伙還是不是想怎麼捏就怎麼捏。

說完那人便衝來過來,一拳向着葉影砸下,顯然被一個低他兩年級的學員羞辱讓他憤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