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立這人最討厭那種心不向學的學生,既然不想學那就趁早離去,不要給人礙眼。

剛踏進小丹班,青陽便是受到如此挑釁,這讓得青陽心中微微一詫,當然他的心並未因此而有任何的怒火騰升,他的境界,早已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撩撥的。

只當沒聽到,青陽只是靜靜地找一個座位,然後準備聆聽這小丹班的課。

「喲呵,還挺拽啊,像你這種囂張的新生我見得多了,不過就是占著茅坑不拉屎,像你這樣,第一節課都不來,報什麼丹班啊?連最基礎的王氣之火都不認識吧?哈哈。」那名弟子見狀臉色一沉,再度出聲諷刺道。

前面幾天的課程正是在講解王氣之火,這王氣之火是煉丹的最基本條件,沒有火焰,怎麼煉丹?

聞言,青陽眉頭微微一皺,這人腦袋被門擠了么?一來就一直挑釁自己。不過在青陽目光觸到對方服飾上的標誌時,青陽的眉頭便是微微舒了開來。

原來是天月會的人,這也難怪了。

而這時,一道淡淡的笑聲卻是傳開來。

「呵呵,張雲,我知道你表哥張雄跟這位新生有些矛盾,但你可不能將矛盾帶到課堂上來啊。我們學習煉丹的,最重要的便是要潛心向學,而不是三天打魚兩天晒網啊。」開口的人,正是公孫易。

此話一出,青陽的眉頭微微一挑,目光循聲而去,正好與公孫易的目光微微一碰。(未完待續。。)

ps:現在已經是深夜兩點,熬夜寫的這一更,想試試定時發布,大家看到這的時候,應該是十二點吧,恩,安。 看著公孫易那平凡的臉龐,青陽心中有些意外,居然有人為他講話,不過下一刻青陽的心中卻是冷笑了起來,因為他又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印記在公孫易的服飾上,天月會的徽章。

以青陽的眼裡又豈會看不出這幫人在搞鬼,不過青陽還是本著溫和的心態,不打算搭理這些人,乾脆沉默地看著手中的紅色玉簡,如今青陽已經是下了狠心想要學這丹道,所以無論走到哪裡,只要他有時間,便會拿出天機玉簡,用王識來記憶其中的各種藥材圖鑑。

看到青陽徑直無視了他們,公孫易和那幾個人的眉頭都是微微皺了一下,一開始出言挑釁的張雲此刻臉色更是有些難看,居然被無視了。

「哼!不回答就是默認了,搞了半天你連王氣之火是什麼都不知道,那還學什麼煉丹啊,趕緊滾蛋吧你!」說到這,張雲的語氣已經是十分惡劣了。

其它學員見狀都是紛紛沉默,如今這幫人明顯跟公孫易有關,沒有必要為了一個新生而得罪這個小丹才。

青陽輕輕地呼了一口氣,將紅色玉簡緩緩收回青炎吊墜之內,下一刻他的漆黑眼眸已經是落在了張雲的身上,淡淡地道:「若你是因為張雄的事情來挑釁我,我奉勸你還是省點吧。你的實力…比他還弱。」

「你!」張雲臉色猛的一漲紅,他的修為的確比張雄弱。僅僅是通靈境大圓滿,雖然表面上看依舊比青陽高一個階別,但青陽的真正實力卻是十分可怕的。

就在張雲張口正欲反駁的時候。他的眼睛忽然不可思議地瞪大了起來,因為在其面前,在青陽的手上,此刻不知何時已經多了一團緩緩燃燒著的紅色火焰,火焰彷彿有靈性般緩緩跳動著,看得張雲目瞪口呆。

而原本一直沉默的學員在此刻也是目光震動地看著這一幕,這團緩緩燃燒的紅色火焰。無疑正是前幾日柳立導師講的王氣之火,雖然是最低級別的王氣之火!

煉丹之火分為兩種,一種是實質性的王氣之火。另一種則是虛性的靈魂之火,靈魂之火是一門高深的學問,目前小丹班尚未涉及到。而其中這王氣之火則是從低到高依次分為: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別看這紅色王氣之火乃最低級別。但那也不是眼前這群剛來學習丹道的學員可以輕鬆凝聚出來的。

然而。青陽卻是神奇地做到了!他是怎麼做到的?眾人驚駭不已,連柳立導師此刻的目光都是變得有些不一樣了,連課都沒上過就能凝練出火種,這種人不是天才是什麼?

事實上,青陽是天才嗎?並不是,而是他本身就是赤炎神體,火焰對他來說簡直是熟悉無比,將火焰凝練於體外。這又有何難?莫說是這紅色火焰,他若是傾盡全力。恐怕連黃色火焰都能夠凝練出來,不過為了避免引起一些麻煩,他還是有所保留。

儘管如此,他這一舉動,還是引起了眾人不小的震動。公孫易此刻的目光猶如見鬼了一般,這小子是怎麼做到的?要知道,當初他第一次凝練出王氣之火,還是靠著火屬性的煉火功法才做到的,而且也沒有眼前青陽這麼大的一團火焰。

這團火焰若是用來煉融藥材,絕對是綽綽有餘。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這麼快凝練出王氣之火?」張雲還是不敢相信地搖頭道。

聞言,青陽只是淡淡一笑,目光落在了張雲身上,道:「如今你還想叫我離開丹道班么?」

張雲聞言臉色難看至極,但嘴巴里卻是語塞說不出什麼來,如今青陽這一手王氣之火徑直令得張雲所有的嘲笑變得蒼白不已。

在記憶藥材的同時,青陽又怎麼會不對煉丹之火進行好好研究呢?要知道天機玉簡里的東西實在是太全面了,什麼都有涉獵,即便青陽不上這丹班,他依舊可以自己學習煉丹,只是他需要一個環境為他提供煉丹的各種道具和房間而已。

啪啪。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清脆的掌聲緩緩響起,那赫然是從公孫易的手上傳來,此刻他正一臉溫和的微笑,看著青陽,目光微微一閃,道:「不知這位新來的學弟如何稱呼呢?鄙人公孫易,學弟真是驚才艷艷,沒上過丹道班,就能凝練出王氣之火。」

聞言,青陽心中冷笑頻頻,但臉上依舊是平靜如水,只是淡淡地道:「學長好,學弟青陽,這王氣之火也只是機緣巧合凝練出來而已,見笑了。」

「呵呵,學弟過謙了,我想學弟肯定是學過一些煉丹基礎了,不如讓學長我給你試一試如何?」公孫易臉上依舊保持著笑容,但誰都看得出來這其中的氛圍有些不對勁了。

柳立作為導師自然也感受到了,不過此刻他倒是樂得看好戲,畢竟王氣之火的課已經上得七七八八了,這些年輕人願意上演好戲,他也不介意看上一看。

「試?」青陽眉頭微微一挑,誰也看不出他在想什麼。

「哎呀,我倒是忘了,學弟出生貧寒,來自南炎大陸,據說南炎大陸是蠻夷之地,哪裡有可能出什麼煉丹師呢?所以我想學弟應該也沒機會學得煉丹之術吧。」公孫易忽然輕拍太陽穴,略微笑了笑,道。

雖然公孫易笑得很淺,但任誰都看得出其中的嘲諷之意,言下之意還不是在嘲笑青陽出身卑微,長這麼大恐怕連煉丹師都沒有見過吧。

然而,青陽的回答卻是讓人大跌眼鏡,他輕輕一笑,道:「公孫學長,學弟願意試試,不知是怎麼一種試法呢?」

公孫易聞言臉上的笑意更濃,這小子終於上鉤了,那就趁機好好羞辱一下他。

「既然學弟如此有心,那學長自當滿足。這試法,其實也簡單,眾人皆知,這煉丹基礎無非就是王氣之火以及藥材之分。」

頓了頓,公孫易繼續道:「既然學弟已經凝練出王氣之火,那麼…學長我也只好從藥材之分,也就是鑒葯之力入手了。」

此話一出,眾人皆嘩然一驚,鑒葯之力?這新來的小子可能是跟公孫易有私仇了,否則公孫易又怎麼會如此刁難他呢?要知道,這鑒葯之力可是煉丹中一個十分艱難的問題,世上藥材千千萬萬種,有誰能打包票說能全部認識呢?所以說這鑒葯之力就有著十分大的進展空間,同時也導致了不少新人頭疼不已。


「哈哈哈!對,鑒葯!小子,你牛是吧?那你能試試鑒葯么?」張雲聞言臉上大喜,立即高聲道。


所謂鑒葯之力,其實就是分辨藥材的能力。任意那一株藥草出來,你能輕而易舉地道出其性質和作用,這便是鑒葯。

對於一個新生來說,記憶各種各樣的藥材絕對是一件枯燥的事情,更何況剛剛踏入丹道不足五天的青陽?在眾人看來,這次青陽恐怕是要吃大癟了。

然而,青陽的回答卻是再度讓眾人有些摸不著頭腦,他依舊溫和地笑道:「鑒葯么?無妨,學弟倒是有著不少興趣來試試這鑒葯之術。」(未完待續。。)

ps:啦啦啦 「哈哈,好。青陽學弟真是膽識過人,那麼我指一樣藥材,你便道出其藥性作用如何?」公孫易最怕青陽不答應,沒想到後者居然如此輕易就答應了,果然年輕氣盛啊。

「請便。」青陽伸出一手,示意公孫易可以隨時開始。

公孫易見狀眉毛微挑,伸出修長的手指輕輕在其身旁的藥材平台上微微一指,目標是一株通體漆黑的藥草。

這一指,不少人也是跟著在心中默默鑒定了起來,只不過有些人眉頭微皺,有些人則是一臉微笑。

青陽見狀臉上平靜無波,沒有絲毫情感波瀾,看上去就像在思索一般,然而事實上他根本就不需要思索,這株藥草對他來說,真是熟悉無比。

「黑石英草,味甘微溫,生於茂林山谷,可益氣,若長年服用可增壽,一品藥材。」幾乎是沒有任何思考地脫口而出,每一字都猶如鏗鏘金石般沒有絲毫猶豫。

此話一出,眾人立即露出恍然的神色,這的確是前幾天柳立導師講過的黑石英草,而其介紹也是絲毫不察,仿若教科書一般。

聞言,公孫易的臉色露出了詫異之色,居然識得這黑石英草,看來此人並不是一無所知啊。

旋即,公孫易忽然莞爾一笑,旋即又是指了指黑石英草旁的一株顏色鮮艷的三彩之花,道:「那這株花…又是為何呢?」

公孫易說完,眾人的目光頻頻落在了那鮮艷的三彩之花上。但此刻不少人的臉上都是眉頭深鎖,這株花似乎有些陌生啊。

見狀公孫易心中冷笑連連,這可是他自己拿過來的藥材。今日本來是想要嘗試煉製二品丹藥的,沒想到遇到這小子過來撞槍口,正好拿這株藥材來壓壓他。

然而,讓公孫易奇怪的是,眼前的青陽依舊一副平靜的表情,在微微看了三四眼那株花后,他便是緩緩開口道:「這是三彩靈蟒花。味道辛辣至極,其內有邪氣,可辟毒疫。祛惡魔,生於濕地或濕谷內,二品藥材。」


聞言公孫易的臉色立即一變,臉色變化的同時還有柳立。這三彩靈蟒花他是認識的。的確是二品藥材,但他沒想到眼前這個新生居然認識,太不可思議了!

「看來青陽學弟是做足了功課啊…」公孫易臉色有些陰沉地道,連問兩種藥材,居然都被他鑒定出來了。

「哪裡,還請公孫學長繼續。」青陽淡淡一笑,負手於背,道。

「好!那我就問你最後一株藥材!」唰的一聲公孫易居然是從空間羅戒中取出一截乾枯的樹枝擺在了青陽的面前。神色倨傲地道。

他就不信了,這一株藥材別說是青陽。連柳立導師都可能不清楚是什麼東西,這玩意可是他從一次任務中意外獲得的,經過好長時間才查出了它是什麼來歷。

「這是?」在公孫易拿出這株樹枝出來之後,所有人都是眉目深鎖,他們竟都是不清楚這是什麼東西,這樹枝幹枯無比,但偏偏其上又是散發著驚人的藥味,看起來似乎並非那麼簡單啊。

柳立此時也是目光微微一凝,他凝視了這塊樹枝一會兒,居然是看不出其種類,更別說鑒定出其功效和特性了,作為導師的他此刻感覺臉有些紅,不過他要裝得鎮定一些,要是被拆穿就丟臉了。

然而,事無絕對,當公孫易拿出那一截樹枝時,青陽的眉頭便是飛速一挑,一抹隱晦的熾熱便是從其眼眸中劃過,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這恐怕是巴戟天木!

巴戟天木在天機丹道中被列為重點提到,據說這是從堅硬無比的巴戟天樹身上而來,其樹枝堅硬如鋼,可用來做武器,也可用來煉丹,煉丹之效由於奇妙,起畫龍點睛之用,據說能提高五品丹藥以下的成丹率。

提高成丹率,而且還是五品以下的丹藥,這可是極為逆天的事情,不過這種特性是其隱形功能,很少有人知道,唯有天機丹錄如此逆天才有記載,而其顯性功能則是在一些葯目綱經中可以查找到。

沒想到這公孫易身上居然有如此寶貴的藥材,看他的模樣恐怕是不知道其隱形功能,否則絕對是不可能拿出來的。想到這,青陽心中已經動了念頭,如果能夠將之得到…

「此乃巴戟天木,出自堅硬如鋼的巴戟天樹,味辛微溫,可祛大風邪氣,強筋骨,增益內氣,三品藥材!」青陽清朗的聲音緩緩傳出。

這一番話一出,公孫易臉上的神色便是驟然劇變,怎麼可能?他怎麼連這個都知道!

「你!你怎麼…」公孫易抬起手指,震驚無比地道。

「怎麼…公孫學長,難道學弟還說錯了么?這是學弟在一處葯目綱經中看到的啊。」青陽淡淡一笑,道。


「好!我服了!你居然連巴戟天木都鑒定得出來…算你厲害!如果連這樣的你都無法在丹班中學習,那在座所有人都沒有資格了!」公孫易百口莫答,只好臉色陰沉無比地道。

這時一些有心人才是幹嘛翻起一些書籍,旋即才是大眼瞪小眼,這的確是巴戟天木啊。這玩意兒藏在書里一些細微無比的地方,沒想到青陽連這個都知道,真是令人嘆服啊。

而一盤的柳立導師此刻卻是歡顏盡開,眼前這新生的鑒葯之力如此強大,看來自己的小丹班又該多一名天才了,這絕對是大喜事啊。

這一下,所有人看向青陽的目光都是有些嘆服了,再無一開始的冷淡,而剛才囂張無比的張雲此刻也是猶如吃了黃蓮一般,苦著臉沉默。

一場小小地鬧劇,公孫易等人偷雞不成蝕把米,不過這也讓得青陽心中開始暗暗警惕了起來,看來日後跟這天月會的恩怨,是沒完沒了啊。

至於那巴戟天木自然是被公孫易收了起來,青陽雖然很想得到這株藥材,但總不能硬搶吧。不過,他也不急,看那公孫易陰沉如水的臉龐,他知道,往後還有很多樂子在等他,而那巴戟天木,自然也會有機會從公孫易身上獲得的。

眼下,柳立導師又開始講課了。這一次,他講的是煉丹基礎三煉中的第一煉,煉融!

學習煉融才是青陽眼下第一目的,儘管天機丹錄中有詳細的介紹,但再詳細都無法跟手把手交比擬,所以來這丹道班就顯得尤為重要了。

如今青陽正神情專註地看著柳立導師將三株藥材正嫻熟無比地煉融著,柳立導師乃三品煉丹師,他的煉丹水品很不錯,手法也很正規純熟,而其王氣之火也十分強大,是黃色的火焰。

不多時,那三株藥材便是緩緩在其手中化為一灘晶瑩的液體,在陽光的照耀下,反射著精緻的光芒。

「這就是煉融,控制好王氣之火,然後將藥材的汁液盡數榨出,煉融的過程中要控制好火焰的力度和溫度,不要操之過急,煉融最重要的,便是穩定和耐力。」柳立掃視了一眼學生,旋即緩緩地道。(未完待續。。) 自從學了煉融之後,青陽便是每天都往小丹班中扎去,因為在小丹班中有著大量免費的低級藥草可以供給練習,煉融沒有什麼技法可言,無它,唯手熟爾。

熟練度,可以將一件簡單的事情變得不簡單。

而另一方面,青陽在煉融之餘,還必須前往流火長老的煉丹房做藥劑生,這些天來跟在流火長老身旁,青陽也是看到以及學到了不少煉丹時的小技巧,無論是對於火候的控制還是煉融時的把握,都有很大的裨益。

而青陽為流火長老分配藥劑量時,也是一絲不苟,至少不會令得流火長老出現炸爐的事情,而青陽偶爾蹦出來的話語卻是猶如珠玉般令得流火長老為之茅塞頓開,這讓流火長老心中暗喜不已,終於找到個像樣的藥劑生了。

青陽當然沒有資格去評價流火長老的煉丹之術,但天機玉簡中的很多信息,卻有這個資格,所以當青陽看到流火長老以一種不合理的方式在煉丹時,青陽總會輕輕地蹦出幾句話,仿若無知後輩的妄語。

這些看似虛妄的話語,落在流火長老的耳朵里,卻是完全不一樣,所以這三四天來,流火長老淬骨龍元丹的煉製也是越發有著落了。


不過,對於他和其它兩位丹道長老的鬥爭,青陽是不打算去摻和的,他還是老老實實地練習他的煉融技術吧。

於是,在近來這些天。夏梨笑和楊凌兩人總是會看見青陽早早出去,前往丹閣,晚上深夜才是歸來。而歸來時他的臉龐上總會多出一絲淡淡的笑意,或者說是自信。

論起勤奮,恐怕沒有人比青陽更瘋狂了。他幾乎是每天都在花巨額時間在練習煉融之術,隨著這些天的練習,青陽的王氣之火已經是升為了凝實的橙色火焰,這王氣之火就如同人的身體各個零件,用得越多。它就越強大,越實用。

而在青陽瘋狂練習的這些時日里,乾坤學院也似乎變得越發熱鬧起來。因為大家都在緊鑼密鼓地準備著即將到來的新生交流大會,屆時還會有其他大陸的人前來,一般情況來說,他們都是其它大陸的一些精英人才經推薦來到乾坤學院學習的。

據說當年莫孤就是如此來到乾坤學院的。他也是其它大陸的人。並非炎陸原著人士。除了炎陸,這廣袤的修王大陸上,還有八個如同炎陸般的大陸,而來自這八個大陸中的這些人,又會有著怎麼樣的風采呢?

想到這,很多新生學員都是渾身熱血沸騰,加緊時間強化自己的修為,到時候好讓其他大陸上的人看看。我們炎陸的人,是多麼地傲骨錚錚。實力驚人。

對此,青陽並不是太過的在意,按照炎靈老人的話,以後隨著他修為的提高,肯定還會接觸到其他大陸的一些英才俊傑,那時候才叫真正的沸騰!如今,青陽只需要練習好自己的丹道,便足矣了。

如今距離新生交流大會還有五六天左右,青陽要在這段時間內嘗試一次真正的煉丹!

而關於煉丹中的第二煉和第三煉,青陽已經是打算自學了,小丹班的進度太慢,青陽在那裡最大的收穫就是無數次免費練習的機會,所以小丹班的學費倒也交得值了。

其實第二煉和第三煉也不算自學,因為他有一個絕佳的觀摩機會,那便是流火長老。他在煉丹的時候,是准許青陽在旁觀看的,以青陽的眼神,自然知道這是對方給自己的機會,所以他也是樂得跟流火長老學習這煉丹手法。

俗話說,修鍊無歲月,這煉丹也是同理,若是專註起來,時間就如同指尖流水般逝去,而今天距離新生交流大會,只剩三天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