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焰金獅的利爪卻是堪比神兵,所以能夠劃破他的肉身,可對他造不成實質的傷害,都是些皮外傷。

「大傢伙,遊戲該結束了,我要認真了。」武凌天雙目冒出精光,氣勢不斷攀升,體內真氣爆發,身上已經破碎不堪的衣服直接被震碎,顯露出古銅色的皮膚。

吼!

疫城 回應他的是一聲憤怒的獸吼聲,連同足以撕裂一切的利爪。

武凌天猛然一跺地,飛身一躍,一拳迎上了堪比他身軀大小的巨爪。

毫無懸念,烈焰金獅龐大的身軀被一拳轟飛。

龐大的身軀還沒落地,武凌天就凌空一腳,狠狠的提在它肚子上,上萬斤巨力攻擊下,烈焰金獅如同炮彈一般被轟飛,狠狠的砸在地面上。

轟隆一聲!

地面掀起塵浪。

烈焰金獅在武凌天猛烈的攻擊下,毫無招架之力,活生生被打死。

武凌天扛著烈焰金獅的屍體,再次光臨河邊,熟練的將其剝皮拆骨,清洗乾淨直接架火開烤。

烈焰金獅是附近方圓百里內的霸主,如今它被殺死,武凌天自然成為了這方圓百里的新霸主。

光陰荏苒,日復一日,年如一年。

八年時間恍如一日。

一塊巨大的瀑布下,一個長發凌亂,身上披著金色獸皮的少年不斷揮動手中的刀,一刀接著一刀,似乎要把瀑布劈開才罷休。

少年正是長大的武凌天。

他在妖獸森林生活了整整八年,整日與蠻獸搏殺。

八年時間,他成為了方圓千里內唯一的霸主,妖獸森林外圍的那些蠻獸再無他敵手。

這八年他沒有白過,武道修為已然達到後天八重巔峰境界,打通任督二脈,真氣外放,可運行小周天,循環不息。

只差一步就可邁入他前世的修為,後天九重境界。

可他的肉身力量卻是受到桎梏,難以突破萬斤極限,除非他能夠突破蛻凡境界。

雖然他擁有姑姑傳授給他的仙道法決乾坤心經,可他並沒有去修鍊。

因為仙道不是他的路,他要走的是武道之路,仙道不過是他武道之路的踏腳石。

能否成為蛻凡修士他並不在意,他只需達到先天境界即可。

他手中的刀不知揮舞了多少次,似乎沒有止境一般。

突然,他雙目精光大盛,力量暴增。

「開。」一聲大喝,他以超絕的速度,一連斬出九刀,九刀都斬在一個點上,力量爆發到極致。

長流而下的瀑布直接被劈開一道口子,那道口子並沒有立即恢復過來,彷彿被一股可怕的力量隔絕了一般,讓兩邊的瀑布無法重合。

幾個呼吸后,瀑布再次恢復原狀。

「哈哈。。。。。。」武凌天大笑道:「我終於成功了。」

他苦練刀法數年,每一日都重複同一個劈砍的動作千百萬次。

如今刀法大成,以不枉他多年苦修。

「這套刀法還沒有完善,不過隨著我修為的增加,定然能夠不斷完成,成為我一大絕世武學。」武凌天自語道。

他最強的底牌是降龍無極掌,可卻不能經常施展,只能當作壓箱底的底牌。

其餘的手段,除了四象鎮天拳和太極拳外,對於此時的他,都沒有太大的作用,所以他才花費數年時間來演練刀法。

短短數年時間,讓他淬鍊出了一套絕世刀法,即便只有雛形,其威力也不凡,攻擊力強大至極。

以他的實力,一瞬之間,最多可斬出九刀。

九刀合一,攻擊力足以暴漲一倍。

他一躍而起,施展輕功,幾個呼吸間,就飛到了百米之高的瀑布上的一塊巨石上。

目光眺望妖獸森林深處,戰意凌然道:「妖狼,這次我一定會打敗你,將你斬殺。」

三年前,他踏入妖獸森林深處,卻遇到了一隻妖狼,被其重創,險些成為妖狼口中食物。

死裡逃生后,他才知道妖獸森林深處的可怕,不敢冒然闖入,選擇了蟄伏。

三年時間,他數次潛入妖獸森林深處,與妖狼搏殺,雖然屢戰屢敗,可他憑藉出神入化的輕功屢次逃走,在搏殺中戰鬥力不斷增強。

如今修為再次提升,身上的戰意按耐不住迸發而出。 妖獸森林深處比外圍更加廣袤,且靈氣充裕,資源豐富。

一道黑影不斷在高聳的巨樹間穿梭,留下一連串的殘影。

黑影正是武凌天,他已經將輕功扶搖訣修鍊到了出神入化的最高境界,即便在叢林之中,他也如履平地。

他隻身來到一個巨大的山洞面前,一股可怕的氣息從山洞之中傳出。

「妖狼,給我滾出來。」一聲大喝,音波震得山洞上方的石頭不斷落下。

「該死的人族血食,還敢來打擾我修鍊,我這次一定要吃了你。」山洞中傳來凶戾的聲音,整個山洞都震動起來,碎石不斷下落,宛如要坍塌一般。

隨即,一隻身高丈余的人形妖狼走了出來。

妖狼猩紅的雙眼透射出一股噬人的目光,極為凶戾,身上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妖氣。

妖獸與人族蛻凡修士相當,實力可怕,天生擁有神通,強大的妖獸可化為人形。

妖狼雖然看似人形,可距離化人還相差十萬八千里。

「妖狼,今天就是你的死期。」武凌天目視妖狼,眼中充滿了戰意和殺意。

之所以帶著殺意,是因為他親眼見到妖狼吞食人族。

超凡宇宙之超獸武裝系統 雖然妖獸森林深處比外圍更加兇險,可一些煉體強者還是不顧生命安危,冒險潛入,尋找修鍊資源。

妖獸森林深處蘊含許多靈藥,可助人突破蛻凡境界。

蛻凡境界與煉體境界雖然只有一個境界之差,可卻是天壤之別,無人能夠抵擋這股誘惑。

妖獸不能隨便出入外圍,可凡是進入深處的人族煉體者,皆會遭受妖獸的獵殺。

妖獸將人族當作血食,直接吞食,場面血腥至極。

武凌天自認人族乃萬物之靈長,豈是這些披毛戴角之輩能夠隨意吞食的,人族的尊嚴不容褻瀆。

「卑微的人族,膽敢大言不慚,今日就吃了你,以泄我心頭之恨。」妖狼眼中戾氣一閃而逝,鋒利如刀的利爪直接朝武凌天的胸口抓去。

武凌天眼中閃爍著一股殺意,當初他親眼見到狼妖以利爪撕開了一名煉體九重的人族強者,將其心臟吞食。

出拳如風,快若驚雷,虎豹同行,虎豹一剛一柔,蘊含太極陰陽意境。

這正是圓滿境界的虎豹雷音拳與登峰造極的太極拳相結合。

一拳蘊含了近兩萬斤巨力,拳頭四周的空氣瞬間被抽空,形成了真空,沒有一絲聲音,看似十分尋常的一拳,卻蘊含著可怕的力量。

一拳一爪相互撞擊。

噔噔噔。。。

武凌天直接被震退五步,而妖狼身軀只是晃了晃,卻沒有退卻一步。

雖然被震退三步,可他臉上卻是露出一絲喜色。

第一次與妖狼交手,一招之下,他直接被震飛數十米,甚至五臟六腑都遭受重創,第二次交手,依舊是一招,直接被震飛數米,口吐鮮血,五臟六腑移位。。。。。。。。直到上次,也是第九次交手,他一招下,被震退十幾步,吐了一口鮮血。

這一次正好是第十次交手,他只退了五步,沒有受傷。

十次交手,每一次都有巨大的進步,如今他已經有了與妖狼硬碰的實力。

而妖狼臉上卻是露出一抹懼色,數次與武凌天交手,雖然武凌天屢戰屢敗,可卻一次比一次強,進步之快,簡直駭然。

如今更是能夠與他硬碰一擊而不傷。

他自己剛才那一爪可不是隨意一擊,有他八成實力,蘊含兩萬多斤巨力。

他眼中殺機閃爍,「此子今日必須死,一但讓他逃走,下次必然更強。」

「裂天神爪。」妖狼不再留手,全力施為,妖力凝聚成巨爪,朝武凌天攻去。

巨爪遮天蔽日,帶著撕裂天地之力朝武凌天落下。

「斬。」

武凌天舉起手中的刀,一個呼吸之間,斬出九刀,九道刀勁何為一道,攜帶撕裂蒼穹的力量迎上巨爪。

遮天蔽日的巨爪被撕裂開一道口子,武凌天一躍而起,從撕裂的口子中一躍而出。

「怎麼可能?」妖狼見到武凌天不但躲開了他的全力一擊,甚至還破掉他的裂天神爪。

轟!

巨爪落在武凌天消失的地方,地面瞬間塌陷,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爪印。

咻!

一道刀光閃過,刺得妖狼眼睛生疼。

當他回過神來,一道可怕的刀氣攜帶破滅之勢朝他斬下。

妖狼含怒一拳擊出,刀氣被一拳震碎。

鏗!

武凌天一刀落下,斬在了妖狼的拳頭上,發出金鐵般的鏗鏘聲。

妖狼速度極快,再次出拳朝武凌天攻去。

精神力強大的武凌天,瞬息間做出反應,凌空翻了幾個跟頭,平穩落地。

砰!

他手中的刀轟然破碎,化作無數碎片。

妖狼肉身強悍,神兵利器根本難傷分毫。

失去了兵器,武凌天等於失去了一個強大的攻擊手段,可他的底牌還沒有顯露。

「戰。」一股可怕的戰意從他身體釋放而出。

戰意凌然的武凌天不懼,不畏,有敢與天爭鋒的大無畏精神。

他驅動了自身一道底牌,不滅武體。

不滅武體一出,血氣破體而出,形成了可怕的血氣狼煙,誅邪辟易。

他結合眾多煉體法決,以及前世的煉體武學,創出了一門淬鍊肉身的絕世武學,不滅武體。

妖獸森林資源豐富,他以蠻獸之血,結合眾多珍惜藥材,也真氣不斷淬鍊肉身,肉身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變得堅不可摧,神兵利器都難以破開他的肉身。

「好濃郁的血氣,吞食了你,定然可以助我提純血脈,我就有望突破二級妖獸了,哈哈。。。。。」妖狼仰天長笑,完全將武凌天當作了他口中之食。

就在武凌天釋放不滅武體,形成血氣狼煙的瞬間,驚動了其他妖獸。

數百裡外的山谷中,一條正在吞吐日月精華的巨大巴蛇突然蘇醒,睜開了嗜血的雙眸,吐出蛇信,「好濃郁的人族血氣,好久都沒有聞到這麼美味的血氣了,吞食此人,必可讓我提純血脈修為大增。」

人族獵殺妖獸,是覬覦妖獸的血肉皮毛以及內丹。

而妖獸吞食人族,可是覬覦人族的血氣,人族血氣蘊含精純的力量,可助妖獸提純血脈。

一隻盤踞在千裡外的金雕目光犀利的望向了武凌天與妖狼所在之地,興奮道:「有美味的血食出現了,它是屬於我的。」

隨即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空中。

武凌天可是知道自己一但施展不滅武體,必然會吸引來許多強大的妖獸,血氣對妖獸可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他必須速戰速決。

一拳橫空,攜帶萬鈞之力,朝妖狼碾壓過去。

施展不滅武體的他似乎打破了煉體者的極限,力量攀升到了可怕的兩萬多斤巨力,足以與初入蛻凡境界的修士正面抗衡。

「怎麼可能?」妖狼眼中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他從來沒有見過有人族煉體者能夠打破肉身極限。

前妻不二嫁,腹黑總裁吃定你 可這麼個怪物竟然出現在了他面前,一時間,他的信心受到了打擊,不過一想到吞食武凌天,就能夠有突破的希望,眼中殺機閃爍,妖氣凌然。

「我要將你撕碎。」妖狼的狼爪發出寒光,朝武凌天抓去,力量達到可怕的三萬斤巨力,足以撕金裂石,神兵利器在他爪下都不堪一擊。

拳爪相對,兩股可怕的力量相互衝擊。

噔噔噔!

武凌天與妖狼各自退了三步。 勢均力敵。

不錯,這一擊,武凌天與妖狼正面硬碰,絲毫不落下風。

「我不相信你能夠與我抗衡,你定然是催動了某種秘術,才打破了煉體者的桎梏。」妖狼咆哮道。

他可不是那些沒有智慧的蠻獸,而是已經擁有智慧的妖獸。

妖之所以稱為妖,是因為妖擁有了靈智,智慧。

雖然妖的智慧比不上人的智慧,可妖狼活了兩百多年,見識還是有的,他不相信有人能夠打破天道桎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