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冰還是第一次見到這般景緻,情不自禁的她便伸手去接住落下的水珠,誰知水珠到了她的手裡,便猶如泡沫一般,突兀的就消失了。

她的心中湧現出失落之感,等她再去看時,先前呈現在自己面前那美麗的水珠就在那一瞬間消失了。 ?「這……」

卓冰轉臉,目光之中滿是好奇和失落。

見之,華青卻笑了,拉著卓冰往前面走去,一面走一面指著遠處排列有序的奇花異樹道。

「這裡面的東西都是真的,你看到的也是真的。那水珠一碰就會碎,跟一般泉水形成的一樣。」

卓冰聽聞卻站住,回眸看了看,卻不見那兩條巨大的鯉魚,這才問道:「可是先前那鯉魚,好像也是真的。水珠破碎這個符合情理,怎麼那兩條鯉魚亦是不見了呢?」

順著她的目光看去,華青眯眼,又拉著卓冰往前面去,慢慢道。

「那兩條鯉魚是楊羽從野外給我抓來的,後來被放生在這結界之中。因為這裡靈氣足夠,久而久之,那兩條鯉魚便成了引路鯉。

若是沒有它們同時的認可,別人是進來不了這個地方的。還好,你能進來。」

「那鯉魚與一般人大小,難道它們都已經修鍊出了思維來?」

卓冰繼續追問,華青引領著卓冰穿過了幾條開滿野花的柵欄,待一座小巧的竹屋出現在她們面前的時候,她這才說道。

「這裡靈氣比一般地方濃郁,若是我猜測得不錯的話,這山脈,確切的說是在這結界之下,必然又一汪靈眼。」

「靈氣之眼,那可是比靈源更稀奇的東西啊!」

卓冰目瞪口呆,面露欣喜和不可思議的神色,要知道,若是有靈眼,能夠運用裡面的靈氣修鍊,那修鍊速度可是外面的數百倍還不止。

靈氣之源都很難尋了,更何況還是這靈氣之眼。

靈氣之眼,而是靈氣之源的源頭,就好像是一股洪流的源頭一般。

靈氣之源便是靈氣之眼的數以萬計的分之,而尋常修仙者修鍊所用靈氣,便是這靈氣之源的數以萬計的分之。

卓冰這幅模樣,也無可厚非,華青眯眼看了看,隨後又繼續道。

「而且,這應該還是活的靈氣之眼。它似乎是有自我思維一般,之前我特意引導了一些與我交好的修仙者來此處,只可惜,都被靈氣之眼給阻擋了。

他們連那引路鯉都沒過,說來也奇怪,你竟然能進來。」

卓冰自然是好奇的,四處看了看,這裡是一片靜謐的平地,裡面有奇花異草,也有隨意生長的野草,樹木有的高大,有的才剛剛發芽。

看樣子,這裡是原始的風光。

而且在她們前面的一個竹屋之上,竟然還生起了許多的爬藤植物,將整個屋子包圍住。

隨著清風的吹動,爬藤植物嫩綠的新芽正四處飄蕩,而在其它植物之上還開著小朵小朵的花蕊,只有拇指大小,顏色各異。

花蕊上面縈繞著絲絲靈氣,正與那些爬藤植物相和。

卓冰轉頭,感嘆與這個世界的鬼斧神工,又四處看了看,忍不住驚嘆道:「這個世界竟然有這麼美麗的地方!」

「先前我試探了一下,這裡好像真是靈氣之眼所呈現給我們的外圍景緻。好像它是刻意將這裡分割開了,到前面不遠的地方,就會被一睹靈氣之牆給隔絕了。」

華青順手一指,正是她們來時路的對面,說完她又轉頭,繼續道。

嫁妻如夢 「每隔十八年,不,確切的說是十八年的前一天,那裡便會出現一個奇怪的風景。裡面有一些房舍,還有一個奔跑的,四個輪子的東西。」

說著她揮舞著手,猶如歡喜的小女孩一般,繼續道:「那些房子,似乎裡面一直點著燈火,從來不見熄滅。那些房子的周圍,也會有燭火,但是又和我們這個世界的燭火不一樣。」

「前輩。」

卓冰聽聞輕輕呼喊了一聲,待華青回神來,她這才繼續低聲道。

「您說的那些,應該是海市蜃樓吧?」

「不是!」

華青眯眼,斬釘切鐵的回答,語氣之中有了些不爽的意味,聽到這語氣,卓冰自然不敢多言。

待否定之後,她又順手指著之前她們來時的那片泉水,又指著遠處的山巒,和那些隨意生長的樹木,接著她最後將手指落在了旁邊的花蕊之上,這才繼續問道。

「你覺得面前的這些是真實的嗎?」

卓冰望著她,沒有回答。

華青見之,往前走了一步,隨手將身旁的一朵花蕊摘下,放在鼻翼之下聞了聞,微微一笑,又順手遞給卓冰。

卓冰見了,懷著好奇的心聞了聞,沁人心脾的花香,和在外面聞到的那些花香味兒一樣。

唯一不同的,便是這小小的如拇指一般的花蕊,沒有外面那些花朵的俗世之氣。

「如何,是不是很真實的感覺?」

華青又繼續問,卓冰手指間捏著花蕊,默默點頭,見華青又轉頭去看那遠處的據說有透明結界牆壁的地方,她猶豫了一下,又繼續道。

「確實很真實,同時,還有外面世界沒有的清新之感。似乎我們眼前的這些東西,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一般。」

「是。」

華青又再一次點頭,轉頭時,微微一笑,順手將先前那朵花蕊拿過來,又道。

「給你看看更神奇的東西!」

卓冰的手止住,心中好奇,目不轉睛的望著華青。

這裡的神奇的東西已經夠多了,難道還有什麼比這更神奇的東西嗎?

華青說完,轉身過去,隨手將方才摘下的花蕊放置在旁邊的藤蔓之上,這一次,並不是先前她採摘花蕊之地。

驟然間,只見一股輕靈之氣從藤蔓之中溢出,瞬間生起一股牽扯之力。

漸漸的,那朵被隨意擱置在藤蔓之上的花蕊,在這股靈氣之下,快速的藤蔓融合在一起。

一個呼吸不到,先前那輕靈之氣便慢慢開始消散,最終消失在了空氣之中,而此時,那花蕊卻好似新開的一般,傲立在藤蔓之上。

而在先前華青採摘花蕊的地方,那半截花蕊枝幹就這樣隱沒進了藤蔓之中去。

一切渾然天成,絲毫不覺得唐突和奇怪。

「好……好神奇,晚輩還從未見過這般神奇的力量。折落的花蕊竟然能夠再次生出開放,並且還不在同一個地方。」

卓冰不住的感嘆,確實,這是比先前更神奇的東西!

華青眯眼,心中滿意,仿若完成這些神奇之事的是自己一般。

接著她又往小屋那裡去,一面走一面歡快的道。

「也只有這裡有這般神奇的力量,這些年,我去過許多的地方,試過許多的辦法,都沒有完成。」

說著她看了看那完好無損的花蕊,又繼續道:「唯一在這裡,才能做到!」 ?「這實在是太神奇,這難道就是靈氣之眼的力量嗎?」

卓冰隨在華青身後,這一次看到了她這一輩子都沒有看過的東西。

「之所以說著靈氣之眼是活的,就是因為它有思維。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在這裡可以修鍊,但是卻不能使用一點點的靈力。」

聞言,卓冰這才恍然大悟道:「難怪,從一進來這裡,晚輩便覺得這一身修為似乎是消失了。」

「自然,我在這裡也運用不了靈力的,一點都不行。這一切卻不是我操縱的,唯一的可能,便是這靈氣之眼操縱的。」

華青總結,而此時,兩人正踏上了小屋之前的台階來。

說是台階,其實是一些自然的蓮花葉形成的台階,為來者提供了通往小屋的道路。

而此時,卓冰才看明白,原來這近在眼前的小屋竟然是修建在蓮花池之中的,小屋之下還有泉水在流淌,四周全是蓮花。

蓮花都是含苞待放的模樣,沒有一朵是開放的。

這小屋,遠看是修建在牢固的平地之上的,近看才發現這小屋竟然是浮空的。

卓冰感嘆不已,這是要多大的靈氣供養才能支撐起這麼大一座小屋。

小屋只是小屋,四周全是藤蔓和一些小花朵,藤蔓和小花朵就是它的牆壁。

而在它之下,便是一片蓮花池,未曾開放的蓮花池。

到了荷葉之前,華青腳步停住,輕聲道。

「我們試過許多次,唯有從這裡過去,我們才能進到那小屋裡去。其它地方時沒有辦法的,只要走上那荷葉之路,便會猶如快墜入深淵一般,讓人驚恐害怕。」

說著她抬頭望了望那些含苞待放的蓮花,苦笑道:「我們在這裡許久,也從來沒有見那些蓮花開放過。」

說完,她往前面去,踏上前面第二朵荷葉,話語又再一次傳來。

「走雙不走單,跟著我的腳步,以免掉下去。」

「是!」

卓冰忙應和,連前輩都覺得驚恐害怕,那得多恐怖,自然,她不敢掉以輕心。

走雙不走單,秀足踩過八次,越過第十七多荷葉,兩人一起入了小屋之中。

小屋寬敞,與從外面看到的不一樣。

雖然整個屋子都被藤蔓和花蕊所遮擋,可是在她們進入裡面之後,卻與白天一個模樣。

同時,她們感覺到這裡面的靈氣的濃厚,是外面的無數倍。

華青來了裡面多次,已經不覺得,而卓冰卻是第一次來這裡,這種感受自然是強烈了許多。

剛進了屋裡,還未等看清裡面的景緻,她便閉眼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濃郁純凈的靈氣,忍不住感嘆道。

「到這裡來,還真的是飄飄欲仙哪。」

華青只是輕輕的笑,拂袖便往前面去,穿過一整片的花草,她們一齊往屋子中央去。

屋子的中央有一方由靈氣匯聚而成的石桌,石桌四方倒放著四隻晶瑩剔透的杯子,比琉璃杯更讓人覺得賞心悅目。

杯子之中靈氣縈繞,似乎在每一個杯子裡面都有一個緩緩流動的故事。

石桌之旁,有四張石凳,皆由靈氣所幻化而成。

奇怪的是,這石桌中央既沒有小茶爐,也沒有小酒爐,在上面就孤零零的有四個杯子。

卓冰站在極遠之處,看了看,她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奇怪的東西。

石桌四處有靈氣縈繞,她自然知道,這石桌並非凡物。

華青見之,又繼續介紹道。

「這是由靈氣匯聚的石桌,上面有四個杯子,皆由靈氣所匯聚。你別看它上面什麼都沒有,但是若是你能將桌上的杯子拿起,那麼便會飲到這個世界所沒有的仙釀。」

說著她舔了舔唇角,似乎是回味無盡的模樣,又繼續道:「那可是好東西,比在這裡面修鍊還管用。我之前不是修為抑制住了嘛,就是靠飲用這裡面的仙釀,這才撿回了這些修為的。」

華青說得如痴如醉,卓冰自然心嚮往之,可是聽到華青之前的介紹,她似乎是明白了一些。

於是她便忙問道:「前輩你的意思是,要將桌上的杯子拿起才行,意思是,還有人沒有拿起那杯子嗎?」

華青聞言這才從享受之中醒來,眯眼笑道:「這裡也和之前一樣,不過這裡可比之前要求多多了。」

「難道能夠拿起那些杯子的人也很少么?」

卓冰追問,華青默默點頭,「也只有我和楊羽拿起過而已,實際上,你是進來的第三個人類。」

「那這希望豈不是很渺茫,看來晚輩是無福消受了。」

卓冰苦笑,能夠進來這裡已經是極其幸運之事了,若是不能得飲這仙釀,也沒有什麼。

「我們去試試吧,你能進來這裡,想必應該能夠拿起那杯子的。 醫神小農民 不過我隱隱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有四個人能夠同時將這杯子拿起,那麼就一定會發生不一樣的事情。」

見華青這麼期望的樣子,卓冰也不好拒絕,於是便隨著華青上去了。

果然,如卓冰所說,她根本就拿不起來那杯子。

那杯子輕輕巧巧的,一個三歲孩童都能見其輕巧拿起,而是如今在這石桌之上,任憑卓冰怎麼使用力氣都拿不起來。

嘗試了幾次,卓冰泄氣了,周身無力,癱坐在石凳之上。

華青見之,有些失望,覺得這不可能,於是她也伸手去拿身前的杯子,因為之前,她與楊羽對飲之時,她坐的,就是這個位置。

而卓冰坐的,就是她對面的位置,之前是楊羽坐的地方。

也是因為這個,華青才讓卓冰嘗試的。

可是,最終還是失敗了!

華青也嘗試了幾次,最終還是失敗了,她覺得愕然,癱坐之後,她苦笑道。

「之前行的啊,我和楊羽還喝過裡面的仙釀好幾次呢,不過每一次都只能各自飲用一杯。 重生之雍正年妃 飲用一杯得等十八個月,算算時間,這仙釀可以飲用了。」

說著她撥弄了幾次這杯子,還是分毫不移動。

「奇怪,按理說時間夠了啊,就算是你不行,我也應該可以的啊!」

華青蹙眉,好似被這石桌給坑了,並且在晚輩面前似乎是有些失態。

她還從未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並且之前,她與楊羽在一起時,是真的拿起來過這杯子,而且還喝了好幾次仙釀呢。

百鬼眾魅:妖妃要上天 這一次竟然不行,她心中有些懊惱,更多的是好奇。

一想到楊羽,她的心中突然湧現出別樣的情緒來。 ?正在華青嘮叨與思索之際。

緊接著,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聲音由遠及近的傳入她們耳中來。

「青啊,我之前也嘗試過,不過只有等你我同時在時,才能將那靈氣之杯拿起。那個時候,裡面才有你喜歡的東西。」

聲音難得的輕柔,沒有了往日的粗狂,可是這稱呼,華青是無論如何都忘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