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漸晚,江北終於再次回到了萬魔宗,並不急。

萬魔宗依舊是以前那個萬魔宗。

魔門嘛,大晚上的動不動就得來上一點狂歡,彰顯一下大家魔門弟子的身份。 水元珠內。

自從中午江北帶着楊薇離開之後,江家一家人舉家便遷徙到了水元珠內。

該幹啥都幹啥。


小藤龍帶着他的小母龍在水元珠內雀躍歡呼着,跟一羣小弟子們玩耍得不亦樂乎。

候煙嵐則是和林沐雪探討着關於修煉的問題,畢竟這兩個姑娘一水一冰,也算是通得。

而林沐雪在離開了宗門之後,好像修煉更是一日千里,有候煙嵐帶她修煉,可是要比在冰寒閣上大課要來得舒坦的多。

這是一對一輔導!

至於江萬貫,進了水元珠之後,便帶着江南去拜訪了一下蒼天老頭。

不過讓人覺得詭異的是,最近的蒼天老頭對江萬貫的態度明顯好了很多,而且……看起來還特麼有一種“這小子是個可塑之才,要不也收了當三徒弟”的意思。

不過……可能是江萬貫已經拜過師了,而且論起來輩分的話,他都能當這江萬貫的祖師爺了,再收徒,可能是不太好。

主要還有一個問題所在……

這江萬貫是自己二徒弟江南的爹,也是大徒弟候煙嵐的公公,這就尷尬了。

綜上所訴,蒼天最後還是忍住了。

不過顯而易見的是,對於江萬貫現在的狀態,蒼天是保持着一個樂見其成的態度的。

起碼在他看來,道心崩碎,是一個修煉者無能的表現,沒有一種勇往直前的感覺,這是他所不恥的。

但是……

明明道心都徹底崩碎了,崩碎了二十年了,還特麼能一朝就給恢復過來,這江萬貫也是個人才啊!

所以,蒼天現在對江萬貫還是很有好感的。

而且,這一下午!

江南慘了,因爲就只能在那小院子裏乾坐着,他也不敢走,老爹和那便宜師傅進屋談話去了……


這是一個很苦逼的感覺。


不過好在還有煙可抽,還有酒可喝,嗯……上次葉富貴的那個酒葫蘆還在他身上呢,這就美滋滋。

天色漸晚,江萬貫和蒼天才出來。

江萬貫的臉上帶着恭敬的笑容,對着蒼天老頭抱拳行禮,周身道韻流轉。

看樣子是悟了。

是的,這一下午,江萬貫一直在和蒼天老頭論道,自從道心恢復過來之後,江萬貫對蒼天老頭所說的“道”也是瞭解的更爲詳細了。

而且……這蒼天畢竟是個大佬,超級大佬,江萬貫心知肚明,能跟他談一下午……直觀點來說,就如同和巴菲特那種大佬吃一下午的飯一樣,讓他給你講講怎麼玩投資?

大概就是這個意思吧……

所以,江萬貫和蒼天老頭出門的時候,都傻眼了。

只見,那江南躺在蒼天老頭放在小院的躺椅上,嘴裏叼着煙,一口一口的抽着,另一隻手握着一個酒葫蘆,一口煙,一口酒,快樂至極。

見到這一幕的瞬間,江萬貫就懵了,只覺得腦袋裏面嗡嗡的響。

嘴角下意識的開始抽搐。

“江萬貫,你且走吧,我來收拾這小子。”蒼天老頭擺了擺手,一副不用在意的意思。

“爹!沙雕老頭!”江南突然一激靈,轉過頭來,眉眼帶笑的打了個招呼。

隨後,站了起來,搖搖晃晃的來到了江萬貫的面前,撲通就給跪了,隨後直接就抱住了江萬貫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開始了他的表演。

“爹!別揍我了!俺不容易啊!你讓弟弟去了萬魔宗享受生活了,我呢?你把我當成什麼了?我也想回去啊!我那賭場,他不能離開我啊!”

江萬貫的臉徹底黑了,但是礙於蒼天老頭在這,他也不能打兒子不是?

“南兒,起來,起來慢慢說,你永遠是爹的兒子。”江萬貫不由分說的給江南直接拎了起來。

江南臉色通紅,明顯是喝多了的模樣,嘴一咧,笑的那叫一個開心。

“爹!俺也想回萬魔宗!嗝!俺不要跟這老頭在一塊玩!”

蒼天老頭的笑容也凝固在那了……

“後生,要不,你先回去?”蒼天老頭嚥了下口水,朝着江萬貫問道。

而一隻手正拎着兒子的江萬貫,臉上盡是尷尬……

畢竟之前他們也聊過這個兒子,說是這一個月讓蒼天老頭帶着修煉一下,一個月後,他們將進攻萬魔宗!到那個時候,希望這隻有闢海二階的大兒子也能幫上什麼忙……

蒼天老頭同意了。

然後出來了就是這麼一幕……


蒼天老頭突然有點後悔。

“嘿,嘿嘿……”那江萬貫乾笑兩聲,直接一鬆手,江南又是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裏叼着煙,神情那怎叫一個落寞了得!

“蒼天前輩,那晚輩告辭了,我這兒子……就拜託給您了。”江萬貫抱拳施禮,然後一溜煙就跑了,比特麼兔子都快。

蒼天老頭的嘴角狠狠抽了兩下,隨後低頭,看向那正喝着酒,抽着煙,看着月亮,一連連唉聲嘆氣的江南。

只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逆徒!醒來!”蒼天老頭冷喝一聲,直接把江南的煙都給嚇掉了,嗯,嚇了一個激靈。

下一刻,只見江南渾身一哆嗦,隨後轉過頭來,睜開了那朦朧的醉眼,撇了撇嘴,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緩緩站了起來,左右搖晃着,嘴裏叫囂着……

“老頭兒,別特麼亂叫喚,給本尊弄生氣了一下就幹翻你,你信不?”

蒼天老頭氣的胳膊都哆嗦了,他特麼蒼天這輩子,就沒被人這麼埋汰過!

片刻之餘,小院內,傳出了慘烈的叫聲,攝人心魄……

……

“叫啊,幹翻老子?特麼的幾萬年沒人這麼跟我說過話了?”蒼天老頭蹲在地上,叼着煙,神色嘲弄的看着被他團成了一個“球”的江南……

江南酒醒了,感覺自己很無辜。

“師傅……怎麼是您啊,能不能給我先解開,我這拉胯了,很痛的。”

“吾輩修士,連區區拉胯之苦都忍不了?”

“要不您也拉一個我看看?”

蒼天:“……”

……

另一邊,江北也進了萬魔宗,帶着聖女楊薇,當然,是提前換好衣服的情況下的,畢竟幽冥尊者這身份,還是很高大上的。

“拜見幽冥尊者!”

突然,萬魔宗山門直接涌出來了十來個人,直接對着江北跪拜行禮!

“起來吧!”江北大手一揮,那些人便直接被拖了起來。

嘖嘖嘖,能用靈力的感覺真好啊!

“這萬魔宗,今晚是出什麼事了?這麼熱鬧?”江北挑了挑眉,一副狐疑的樣子。

“是!幽冥尊者!今晚是冥神尊者,血魔尊者,以及永夜尊者的集會!您回來了,當是一場幸事!”

“哦吼!”江北樂了,開PARTY? 可以,不知道這些尊者大佬們都會怎麼狂歡一下。

江北也很喜歡開party,作爲一個連夜店什麼都沒去過的小萌新來講,他很樂於跟大家一起來快樂一翻。

搖起來!

“咳咳!”江北輕咳兩聲,掩飾一下尷尬,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一些。

沒什麼辦法,畢竟現在他還是幽冥尊者的身份,要那個啥,魔儀天下的……

“那個,幾個小兄弟……”江北擺了擺手,示意這幾人不用這麼緊張。

“撲通,撲通!”

這幾個看門的小執事們又直接跪了。

幽冥尊者,跟他們叫小兄弟?臥槽!這特麼誰受得了啊!

江北臉上的表情瞬間就凝固了,幹什麼,幹什麼呢!

“尊者!吾等擔當不起啊!”那爲首的守門隊長頓時嗚呼哀嚎了起來。

江北嘴角抽了抽,再來一下,一道魔氣直接從手心中竄出,將這幾人再次拖了起來!

“幾位,我們萬魔宗都是一家人,高低貴賤什麼的,在本尊這裏沒那麼誇張,不必如此。”江北擺了擺手,一臉和善的說道。

“這……”那隊長神色有些慌亂,滿臉都寫着:這世界也太尼瑪瘋狂了!

“行了,散開吧,各司其職!”

江北說着,直接朝着門內走去,一股無形的逼氣,縱橫在這清秀的眉宇之間!

而楊薇在後面也默不作聲的跟着江北的腳步,直接朝着幽冥山飛去。

“壞了!忘了問了,那三大尊者在哪開快樂呢!”江北一拍腦門,意識到事情大條了。

“應該在冥神尊者那邊。”一旁的楊薇抿着嘴,輕聲說道。

“哦?”江北明顯的一愣,點了點頭,也差不多。

……

楊薇直接被江北打發回去暖牀了,至於他?則是輕車熟路的朝着冥神老傢伙的山峯飛去。

果然,今夜有些不同與往日。

包括他的幽冥山在內,萬魔宗四大峯,用一句燈火輝煌來形容都不爲過,族人們聚衆鬥毆,小嘴抹了蜜,一個個瘋狂的侮辱着對方,就是要尋求一下互動,然後打起來。

可能這就是魔門之人交流的方式。

江北雖然不太理解,不過還是很喜歡看到這種局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