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此時一步一步向藍靈萱走去。

越是向前,溫度越是可怕、驚人。

不過,江寂塵的肉身受過魔鳳之火洗禮,異常的強悍。

且他已經運轉《魔鳳訣》,煉化空中的熱能。

只是一旦運轉《魔鳳訣》,魔鳳氣息,便會散出,漸漸地與藍月心火的力量交織一起,充滿結界房間的每一處角落。

很快,江寂塵走到了玉床邊上,他可以近距離的觀看玉床上的睡美人。

藍靈萱,此時眉目之間,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她赤著的身體,已變成了一片艷紅之色。

彷彿是受了魔鳳氣息的刺激,藍靈萱虛弱的生命之能開始變得強起來。

江寂塵此時只為救藍靈萱,所以,心中在魔鳳氣息刺激下,雖有無窮慾望,但也需要極力壓制著。

「藍月心火,可焚滅蒼天,無比可怕,藍靈萱的重傷之軀根本無法承受其洗禮!」

「若要成功,需要護住她的肉身不滅,同時,幫她先分擔部藍月心火,減弱其洗禮的威力。」

江寂塵心中暗道。

同時,江寂塵的七彩神念進入藍靈萱的靈魂空間中。

此時,藍靈萱藍色的一縷靈魂之火,如同風中燭火,無比弱小,隨時都似要滅去。

她感覺到很疲憊,想沉沉睡去。

「藍靈萱,醒醒,永遠不要睡去!」

就在藍靈萱要沉睡過去之際,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把她驚醒。

然後,在她的靈魂空間之中,她看到了江寂塵。

「你你怎麼進來了?」

藍靈萱知道,強行進入對方的靈魂空間,那是異常兇險的事。

但江寂塵為了救她,顯然管不了那麼多了。

也幸好,此時藍靈萱的靈魂處於極其虛弱的狀態。

「自然是來救你了!」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道。

「沒用的,藍月心火,焚滅一切,我族歷代以來,沒有一個聖女可以成功渡過藍月心火的洗禮。」

「而且,歷代藍靈族聖女,大多覺醒太古族血脈,都是在神王九重境之後,修行了上千年的時間。」

「但我才修道百年,只有神王二重境,竟然就激發了藍月心火,看來,我命該絕。」

藍靈萱嘆了一口氣道。

江寂塵淡淡地道:「我說,有我在,你死不了!」

「現在,你照我的話去做,一切由我來引導。」

江寂塵不再廢話,神念退回了身體,只留一縷靈魂,與沉睡的藍靈萱進行溝通。

他伸手一手,按在藍靈萱的心口處!

當然,也碰觸著胸前的那一團豐滿的軟肉。

眼前一切,充滿了誘惑,但江寂塵暫時需要做到清心寡欲。

當江寂塵布滿了魔鳳氣息的手掌,按在藍月心火上時,一種驚的熱度流入江寂塵的身體。

而且,若不是他的手掌布滿了魔鳳氣息,此時只怕已經被焚滅。

這並不是說,藍月心火比魔鳳之焰高階。

只是因為此時的藍月心火是二重神王階的火焰等級,而江寂塵卻只有神道五重境。

所以,對於江寂塵而言,這麼高等級的藍月心火入體,也是一種洗禮、淬鍊。

說白,他現在幫藍靈萱分擔藍月心火,與她一起承受藍月心火的洗禮。

同時,江寂塵另一手也按在藍靈萱的小腹處,不斷以魔鳳之息,為她修復被藍月心火焚傷的軀體。

若不然,以藍靈萱的重傷之軀,早已化成灰燼。

「我們素昧平生,只是第一次相遇,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你沒有必要為我冒這樣的險,付出這麼多!」

藍靈萱的靈魂空間中,她的靈魂神念輕輕的開口道。

她現在自然能看到江寂塵為她做的一切。

雖然,此時她們赤身相對,雖然江寂塵的大手按在她的胸口、小腹處。

這動作無比的羞人!

只是,在生死熬煉之間,這些似乎可以暫時忽略掉了。

而且,藍靈萱可以感受到自己內心之中,已經不由自主的奔騰出無盡春情與慾望。

特別是在江寂塵的魔鳳氣息入體,神魂進入她的靈魂空間,與她共同分擔藍月心火時。

他們之間,更像融為了一體,成了一個整體,不分彼此。

「靜心,守神,一切待藍月心火洗禮結束再說。」

「當然,現在我可以先告訴你,我叫江寂塵!」

江寂塵的一縷靈魂神念傳音道。

「江寂塵,如果我活了下來,從此以後,我藍靈萱就是你的人了!」

藍靈萱這時候輕輕開口道。

江寂塵倒是嚇了一跳道:「咳,我只是為了救人,一切從急,況且,我輩修士」

然而,江寂塵話還沒有說完,藍靈萱已經打斷他的話道:「你不用多說,我意已決!」

「我是你的人,並非是你救了我,而是因為你是第一個看了我身子的人。」

「我藍靈一族的女子,身子一生只會給一個男人看,那就是她的男人。」

「而江寂塵,你就是我藍靈萱的男人!」

「無論你有多少個女人,但我藍靈萱都只會有你一個男人!」

藍靈萱最後之言,更像是一種誓言。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都來讀手機版閱讀網址:m. 現在說的太多,你們可能以為我在說大話。表面相信,這心裏面肯定會有所懷疑。

這些都不要緊,等以後你們就會知道了。總之一句話,安心留下來就對了。「

確實去葵姐所說,心裏面還真是有些懷疑。但是聽葵姐這麼一說,偏偏又有些相信了。

原本還想,跟葵姐再次確認一遍。是不是真的。只要做滿一個月時間,就真的能讓她離開這裡?

心裏面想問。可她的嘴巴,還沒有張開。葵姐卻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又霸道的不容她在啰嗦

」行了,你們先去洗澡吧!不必再有什麼疑問,有些事情不是一下子就能說清楚,以後有機會我再慢慢的告訴你們。」

說完,又指著房間最裡面的衛生間說。裡面有一個衛生間,裡面有淋浴有毛巾熱水,可以洗澡。

毛巾有好幾條,都是新買來的,還都沒有用過。你們一人拿一條用,然後這個淋浴頭只有一個。

隨便你們是一起洗,還是單獨洗都可以。」接著又看了看,牆壁上掛著的一個鐘錶。

並且把鐘錶上顯示的時間,給她們念了出來「現在時間,是五點半。我到六點鐘的時候,準時過來著你們。

希望我來的時候。你們都已經洗好了澡,並且已經穿戴完畢。」說完不由分說,就扭身離開了房間。

並隨手就把們給關好。本以為就完了,沒想到後面居然聽到,有人在鎖門的聲音。

聽到這鑰匙,在鎖芯裡面旋轉的聲音。心裏面的恐懼感,再一次襲向心頭來。

很不理解,離開為什麼要鎖上門?難道她真的再一次,又失去自由了嗎?雖然心裏面,始終不願意相信這一切。

不願意,去往壞的方面去想。但是如果這真的是。不!應該說,這真的確實是,關強子所說的上級公司。那她們的處境,又能好到哪裡去呢?

聽到葵姐腳步聲遠去。張小花不敢相信的趕去,一隻手用力的把門拉了拉。接著卻沒有把門給拉開,接著她只能兩隻手去拉。

結果這門依舊還是拉不開。這次不得不相信,這門果然給人鎖上了。怎麼使勁去拉都拉不開。

後面的付美美,看張小花拉個門,半天都拉不開。以為張小花力氣小的原因,所以打不開門。

於是,也跑過去幫忙。結果還是一樣,也沒有把門給拉開。兩個人怎麼都沒有想到。

讓她們在這裡洗澡,居然還會把門給鎖上。正常如果她們洗澡,也是由她們從裡面把們給鎖上。

這裡倒好,居然把門從外面就給鎖上了。這樣一來,這葵姐如果不來。她們兩個人,還真是哪裡都去不成。

即使不洗澡,也要在這間房間裡面老老實實的呆著。兩人相視一望,都對葵姐的舉動,表示很不理解。心裏面都很擔心,但是誰也沒有說出來。

原來還很想洗澡的付美美,一看這門都鎖上了。也跟著沒有洗澡的想法,心裏面也很是不安起來。

不想洗澡,這個時間要怎麼打發?還出不去,只能在房間裡面晃蕩。反正就算坐著,她們也坐不安穩。

兩人不約而同,就在房間裡面四處巡視起來。而看了一圈,除了那兩架子的衣服。

再有吸引她們的東西。就是梳妝台下放著的那一堆,瓶瓶罐罐的瓶子。

也不能全說是瓶子,也有盒子裝的。總之,是她們之前所沒有見過的東西。

大的小的圓的扁的,還有高的和矮的。不僅如此,就連顏色也很多不一樣。紅的,粉的,黑的,…

而這些瓶瓶罐罐,不僅外貌好看。它們雖然蓋著蓋子,可是依然能夠聞到它們濃濃的香氣。

她們都十分的好奇,這些瓶子裡面到底裝的是什麼?居然比花粉還要香氣撲鼻。

裝在瓶子裡面,還能這麼香。女人都愛香,她們兩也不例外。這也是她們為之所吸引的原因。

不過不是自己的東西,她們也不敢亂動。即使再喜歡,再怎麼好奇。也只是在它們的旁邊站著。

左看右看,上看看下看看。看了很久。倆人都沒有,想要伸手去摸一下的打算。

就怕是給摸壞了,或者是給摸髒了或者其他什麼。因為她們清楚的知道,她們身上並沒有任何的錢。要是損壞了,她們可賠不起。

不過很快。張小花就沒有那麼大興趣了。因為想到,自己還身處囹圄,頓時就沒有心思。

心裏面很疑惑,她們到底是怎麼來到了這裡。他們又是什麼時候,把她們給送到了這裡。而這裡會比之前,更黑?

偏偏在,最需要清醒的時候。自己居然卻睡著了,而且還睡的從來沒有過的沉。

被人抬起,又送到車上居然都沒有醒過來。睡的跟死豬一樣,說的大概就是她了。

不僅如此。就連之前費心,從保安室裡面。偷拿出來的自己的工作牌,和宿舍的鑰匙,都已經不知去向。

這是運送的途中掉了?還是自己被他們搜過身?希望是第一種…

現在,想這些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擔心的是。他大哥會不會籌到錢,然後給劉英美給匯過去。

更擔心的是。他們還會以其他的理由,問他大哥匯錢…或者打電話到她們宿舍,問姜西紅要錢…

越往壞處想,這心裏面越是著急的不行。怎麼也無心再看起來。無趣的站直身體,等待付美美欣賞完畢。」

畢竟是陌生的地方,也不會在一個地方停留太長時間。還有就是再怎麼看,她也記不住這些東西到底都是做什麼用。

用在什麼上面,居然會用到這麼多的東西。又見張小花都不看了,付美美一個人也不想再看下去。隨後也站直了身軀。

房間就那麼大,有什麼東西。其實站在原地不用移步,只要用眼睛環視一圈就能看清楚。

所以也沒有必要走到面前去看。最重要的是,她們已經無心思去逛。此刻她們想法一樣,都像離開這裡。

頹喪的時候,她們看到了房間裡面。窗帘的外面,居然還有一個大窗戶。於是她們心中又看到了希望。

接著,她們同時跑到窗前。想要從這窗戶翻出去逃走。結果發現。玻璃窗戶外面,還加了一個格子狀的防護網。

而這每個格子都很小,大約只有20公分。就算是再小的頭,恐怕也無法從鑽出去。看來是無法逃脫,兩人又失望極了…

最後又老老實實,回到沙發旁站好。彷彿那葵姐,此時還坐在沙發上一樣。她們就是,誰也沒敢往沙發上去坐一下。

頂點 此時,江寂塵已經開始承受藍月心火的洗禮,正在忍受著難以想象的痛楚。

藍月心火,焚滅蒼天。

其威能確實無比的可怕。

江寂塵聽到了藍靈萱之言,但無法回應。

因為,他此時已無法回應,他需要全力的對抗藍月心火的焚煉。

同時,他還需要輸送大半的魔鳳氣息進入藍靈萱的體內。

畢竟,藍靈萱是重傷之軀,需要消耗的魔鳳氣息更多。

若不然,她根本無法承受哪怕一半的藍月心火洗禮。

藍靈萱現在體內的情況,一邊不斷地被藍月心火焚傷,但江寂塵輸送進來的魔鳳氣息又將傷處撫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