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們都是兄弟,不說這些見外的話,我們幾個一定話追趕上大家的!」黃富微笑點頭道。

「嗯,很好,我相信你們的能力!」江帆點頭道。

「江兄弟,你也該把楊戩兄弟也叫來一起修鍊吧?他可是我們的好兄弟呢!」孫悟空建議道。

「猴哥,我怎麼會忘記楊戩兄弟呢,我已經派人通知他去了,他明天就會趕到神龍城,和你們一起在蓮花台上修鍊!」江帆笑道。

「哦,那就好了,看來是俺老孫多慮了!」孫悟空不好意思撓這頭皮笑道。

第二天,黃富、胡莉、楊雲、孫悟空、哪吒、楊戩等人進神仙府修鍊室,他們坐在蓮花台上修鍊。江帆進入符咒神界,他喚出誅神劍,拿出神花之石。

「呃,如何用神花之石開啟誅神劍的封印呢?」江帆一手拿著誅神劍,另一手拿著神花之石。

突然誅神劍發出嗡嗡的聲音,隨即誅神劍飛了起來,泛起一道金色的光。緊接著江帆手裡的那塊神花之石也飛了起來,發出七彩的光,如同一朵盛開的花。

神花之石慢慢地朝著誅神劍飛過去,誅神劍發出嗡嗡聲音,而且聲音越來越響。只見神花之石與誅神劍砰在一起,咔的一聲響,神花之石化成七彩光沒入誅神劍之中。

誅神劍立即震顫起來,發出嗚嗚聲響,彷彿要碎裂似的。突然轟的一聲響,如同爆炸似的,誅神劍碎裂了,變成無數塊碎片,懸浮在空中。

江帆頓時傻眼了,「我靠,這是怎麼回事?誅神劍變成碎片了!」江帆震驚道。

江帆正驚訝的時候,只見那些懸浮在靠空中的碎片迅速合在一起,重新組成了一把劍。這把劍的造型也變了,原來是那種普通的劍,現在變成奇特造型的劍。

月牙形的手柄,劍身手柄如同兩隻牛角,劍身是七彩之色,圓弧形直上,到劍尖的時候突然凸起,接著又凹下,形成一個星角。

劍身上面有許多古怪的花紋,還有符文,兩旁的鋒刃發出的寒光,讓人不寒而慄,就連江帆都感覺到了劍的威懾。

「哦,誅神劍開啟封印之後,重組了!」江帆震驚道。


「主人,小的重生了!小的現在是誅神劍了!誅神一出,灰飛煙滅!」那誅神劍發出姦細的聲音,如同一位五歲的男童。

江帆知道那是劍魂的聲音,他十分驚訝,對著誅神劍一招手,誅神劍立即緩緩的封飛到江帆面前。

江帆伸手抓住誅神劍,感覺一股強大能量灌注全身,心中產生一種王者氣勢,雙手握劍,那種感覺如同頂天立地的巨人俯瞰大地,眼前的一切都是那麼渺小!

江帆十分震驚,這誅神劍真是太神奇了,只要握著劍,就讓人霸氣十足,感覺到天下唯我獨尊,身體與劍融為一體,感覺到了劍的強大能量,足可以把天劈開。

江帆震驚之際,誅神劍上七彩的光流入江帆腦海之中,他腦海里出了一招劍法。那劍法太深奧了,和以往所有的劍法不同,是空間與時間法則相結合的神奇劍法。

江帆腦海里響起姦細的童音:「誅神劍可以毀天滅地,誅神一出,灰飛煙滅!這招灰飛煙滅一共九層,達到九層,誅神一出,灰飛煙滅!可以毀天滅地,慎之!慎之!」

緊接著腦海里出了灰飛煙滅的演示,看得江帆目瞪口呆,這招太神奇了,簡直就是時間法則與空間法則完美的結合。江帆不禁信心大增,開始還擔心黑暗族的太上長老,算個屁啊!只要練成灰飛煙滅第三層就可以讓他灰飛煙滅了!

如果練至第九層的話,簡直不敢想象,只要隨手一劍,整個神界都可以毀滅,莫說什麼神祖之類了!

江帆一陣興奮,他開始練習灰飛煙滅的第一層,江帆握著誅神劍,畫了一個奇異的軌跡,四周的空間發出震顫,劍鋒所到之出立即空間凍結。

緊接著劍改變軌跡,用高劈下,誅神劍釋放出耀眼的七彩光,四周的空間發出咔吧聲音,那是空間破碎。隨著誅神劍收回,誅神劍釋放出一道白光,四周時間靜止。

「我靠,誅神劍只要出手都伴隨著時間和空間的法則,不是時間靜止就是空間破碎,對手真是難以應付啊!」江帆震驚道。

江帆在符咒世界練習了兩天,他才勉強掌握了灰飛煙滅第一層劍法,接著江帆繼續練習灰飛煙滅劍法。

誅神劍法灰飛煙滅越到後面越難練,第二層江帆花費了半個多月才掌握了,第三層他花費了兩個多月才掌握,可見誅神劍法灰飛煙滅的難度!

半年之後,江帆立即了符咒世界,回到神界,他已經掌握了誅神劍灰飛煙滅劍法的第五層。他在符咒神界中試驗了誅神劍第五層的威力,那場面太可恐怖了。

一劍下去之後地面上裂開一個巨大裂縫,就像大峽谷一樣,方圓三百里的空間破碎,時間凍結,那威力太可怕了!

這只是在符咒世界實驗灰飛煙滅的威力,並沒有在神界實驗,江帆決定在神界實驗灰飛煙滅的威力,他一個空間瞬移到達神界西北面,那裡是一片荒蕪,是神界的洪荒。

給讀者的話:

來幾張月票頂頂吧! 江帆喚出誅神劍,雙手握劍,「就是試試誅神灰飛煙滅的第四層的威力吧!」江帆怕第五層威力太大,對神界產生巨大影響,所以實驗第四層灰飛煙滅的威力。

江帆閉著眼,如同一尊巨人,他身上散發出強大威懾力,方圓百里的神獸都感覺到災難來臨,紛紛逃竄。

隨著誅神劍發出七彩之光,江帆大喝一聲:「灰飛煙滅!」

誅神劍在空中劃過詭異的軌跡,空中傳來轟的一聲巨響,那劍光如同颶風似的,朝著洪荒卷席過去,那些巨石、山丘瞬間化成灰燼。

緊接著咔的一聲,地面裂開一條巨大縫隙,一直裂到一百里以外,變成了一條巨大的峽谷。方圓兩百里的空間發出破碎聲音,如同打破無數花瓶。

天空閃氣一道亮光,如同閃電一樣,方圓兩百里的時間全部凍結,就連洪荒上空飛翔的十幾頭遠古神獸也被凍結了,在空中一動不動。

洪荒之中發出聲音足足響了一分鐘才結束,那洪荒上空飛翔十幾頭遠古神獸變成碎片,飄落下來,洪荒頓時一片靜寂。

江帆頓時目瞪口呆,沒想到誅神劍灰飛煙滅第四層的威力如此之大,什麼黑暗族的太上長老,只要施展第四層灰飛煙滅,足可以讓他灰飛煙滅了!

江帆心情特別好,他一個瞬移回到了神龍城,此時黃富、孫悟空、哪吒、楊戩等人還在蓮花台上修鍊,他們已經修鍊將近兩個月了。

他發現蓮花台上少了兩個人,一個是呂宇春,另一個是柳晶甜,「咦,她們怎麼不修鍊了?」江帆驚訝道。

「帆,呂宇春和柳晶甜都回家神川城了!」范冰心睜開眼睛道。

「哦,她們為何回去了呢?」江帆驚訝道。

「神川城傳來消息,她們的父親病了,讓她們回去。」范冰心道。

「她們的父親病了?」江帆十分詫異,柳晶甜和呂宇春的的父親一個神王,另外一個是神尊,怎麼會生病呢?

江帆感覺十分意外,於是他一個瞬移到了神川城柳府門口,那些護衛看到江帆,他們立即認出是江帆,急忙去府中向柳傳雲稟告。

柳傳雲一直沒好意思去見江帆,他一直呆在神川城,當他聽說江帆來了,不知道什麼事情,心裡有些緊張。畢竟這麼多年沒有見到江帆了,這次江帆突然前來,難道是找自己麻煩來了?

柳傳雲忐忑不安地出現在門口,「江帆,你找我有事嗎?」柳傳雲微笑道。

江帆對柳傳雲的印象不是很好,當初他們太勢利眼了,冷冷道:「我是來找晶甜的。」

柳傳雲愣住了,「晶甜不是在神龍城嗎?」柳傳雲驚訝道。

江帆立即感覺不妙,「晶甜沒有回家來嗎?」江帆吃驚道。

柳傳雲也感覺出事了,搖頭道:「沒有,晶甜自從上次回來呆了幾天回去了,一直沒有回來啊!」

江帆拍著額頭,「我靠,這是怎麼回事?范冰心說晶甜前天就回神川城了!她是聽說你生病了明所以急沖沖趕回來了的。」江帆皺眉道。

「什麼!晶甜前天就回來了!我沒有生病啊,也沒有派人去通知晶甜啊!」柳傳雲驚訝道。


「不好,看來這是有人故意傳遞的假消失,晶甜遇到麻煩了!」江帆立即意識到,柳晶甜出事,但是他不知道在神界還有誰敢惹自己。

兩人正疑惑的時候,突然女僕小羽急沖沖跑過了,「不好了!老爺,小姐被人抓走了!」女僕小羽驚叫道。

她看到了江帆,急忙對著江帆道:「老爺,主人被人抓走了,快去就主人吧!」

江帆和柳傳雲都愣住了,「小羽,你別急,到底出了什麼?晶甜被誰抓走了?」江帆拉著小羽的胳膊道。

「是啊,小羽,你把事情經過說出來!」柳傳雲點頭道。

於是女僕小羽把事情經過告訴了江帆和柳傳雲,原來小羽在街上收到一位陌生人的一封信,信上說父親生病了,讓柳晶甜趕緊回去。

當時小羽也感到此事蹊蹺,為何是陌生人送信,於是她用緊急通訊晶石聯繫正在蓮花台上修鍊的柳晶甜。柳晶甜看到信件之後,她也懷疑這封信是假的,但是她害怕父親有危險,於是和小羽回神川城。

柳晶甜和小羽在趕往神川城的路途上,突然出現來了一夥黑衣人,柳晶甜被不低黑衣人,被劫持了,特意放小羽回來報信。

江帆皺眉了,他望著柳傳雲,「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人了?」江帆驚訝道,他沒有叫柳傳雲父親,因為柳傳雲一直沒有承認江帆這個女婿。

柳傳雲搖頭道:「我可沒有得罪人,我看是不是你得罪人了!你在神界得罪的人可不少呢!」

江帆沉默片刻,「你覺得我現在的地位,還有誰敢得罪我?」江帆冷笑道。

柳傳雲也暗自納悶,在神界誰不知道江帆,誰敢招惹江帆,出來都是江帆招惹別人,「呃,這個就不知道了!會不會是黑暗族的龍斯特?」柳傳雲猜想道。

江帆搖了搖頭,「不會是黑暗族的龍斯特,他根本不會這樣做,他要的是神界。況且黑暗族根本就沒有出動,應該是另有他人。」江帆分析道。

「這是太蹊蹺了,那會是誰呢?」柳傳雲納悶了,他真想不到在神界還有誰敢招惹江帆這個煞神!

突然江帆想到了呂宇春,呂宇春不會也出事了吧,「我去有點事,回頭再說!」江帆一個瞬移,出現在呂府門口。

那些護衛當然認識江帆,他們急忙稟告呂勁松,呂勁松神色焦地趕到府門口,很多年沒有見到江帆了,雖然當初他也不同意女兒呂宇春和江帆在一起,但是如今的江帆達到他想都想不到的高度。

「江帆,宇春出事了,她被人劫持了!」呂勁松驚呼道。

聽到呂勁松這句話,江帆就舉得不妙,「怎麼回事?」江帆驚訝道。

呂勁松把事情經過說給江帆聽了,事情經過和柳晶甜被劫持大同小異,她也是被一夥黑衣人劫持了。這次江帆發毛了,「我靠,這到底是誰幹的?竟敢招惹我江帆!老子把你碎屍萬段!」江帆怒吼道。

「江帆,那伙人竟然敢劫持你的女人,我想他們肯定是你的仇人,而且不是一般的仇人!你仔細想想你最近得罪了什麼人?」呂勁松提醒道。

給讀者的話:

今天更新結束,請大家支持新書《江山美人榜》,謝謝! 江帆低頭沉思,要說最近還真的沒有得罪什麼人呢!最近一直在修鍊誅神劍法的灰飛煙滅,沒有得罪什麼人啊?再說自己的仇人基本上都死掉了,還會有誰會呢?

江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是誰劫持了柳晶甜和呂宇春,「嗯,小秋,你帶我去宇春被劫持地方,我去看看現場留下什麼痕迹沒有。」江帆對著女僕小秋道。

「是的,老爺!」女僕小秋點頭道。

「我也跟著一起去看看吧!」呂勁松道。

江帆、呂勁松、女僕小羽三人到了呂宇春被劫持地方,這裡是神川城的郊區,距離神川城還有大概六十多里。當時呂宇春和小秋是坐在草泥魅神獸車到達這裡的,那伙人早就安排好了,他們突然出現,劫持了呂宇春。

呂宇春的境界並不低,她已經是神尊境界初期了,她是女人境界中最低的一個,但是在神界已是難逢敵手了。可是她竟然被劫持了,那就說明對方是神尊境界中後期,或者神祖境界的,那會是誰呢?

江帆腦海里想著神界的所有高手,能劫持呂宇春和柳晶甜的人只有黑暗族的龍斯特,還有就是那個神馬族的叛徒楊世貴。

「難道是他們做的?」江帆疑惑道。

「老爺,小的和主人就在這裡遇到那伙黑衣人的!」女僕小秋指著地面道。

江帆雙手結印,一道光一閃,空中出現了空間鏡像,鏡像裡面出現了十幾個黑衣人。對著呂宇春出手的是其中一位蒙面黑衣人,他一出手就凍結了呂宇春四周的空間,不等呂宇春反抗,另外一名黑衣人使出時間靜止,隨即一把劍指在呂宇春的眉心。

兩個蒙面黑衣人配合十分默契呃,幾乎天衣無縫,呂宇春一點反抗餘地都沒有。江帆納悶了,這兩個黑衣蒙面人是誰呢?看身形,其中一個還是女人?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神界的女人?

「哦,這兩個黑衣蒙面人都達到神祖境界了,其中一個已經到達神祖境界後期頂峰,神界什麼時候出現了如此厲害的高手?」柳傳雲震驚道。

江帆搖頭道:「不知道啊!這些年我出海了,沒想到竟然出現了如此厲害的高手!這是怎麼回事呢?」江帆也犯迷糊了。

「會不會是黑暗族的龍斯特乾的?」柳傳雲望著江帆道。

江帆皺起眉頭,手摸著下巴,「呃,看兩人的身形一個是男的,另外一個是女人,那男人身材沒有龍斯特高大,應該不是龍斯特。還有那些跟隨他們一起的蒙面黑衣人,根本不像是黑暗族人。」江帆分析道。


「這就奇怪了,不是黑暗族的人還會有誰呢?」柳傳雲獃獃地望著江帆,他知道江帆是個惹禍精,得罪的人肯定不少。

江帆看出柳傳雲的意思,「呃,雖然我得罪的神人不少,但是他們不可能具備這種神祖的實力!我們還是回去等待吧,他們肯定會找我的!」江帆收了空間鏡像。

「你的意思是那些黑衣蒙面人會主動找你?」柳傳雲驚訝道。

「是的,他們劫持了呂宇春和柳晶甜,目的就是為了要挾我或者敲詐我,因此他們肯定會來找我的。」江帆點頭道。

「什麼,柳晶甜也被他們劫持了!」柳傳雲震驚道。

「是的,都是同一伙人乾的!」江帆點頭道。

「我就不明白了,你身邊的女人那麼多,他們為何要劫持宇春和柳晶甜呢?」柳傳雲不解地望著江帆。

江帆搖了搖頭,嘆息一聲:「哎,誰知道呢!也許是她們的境界比較地的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