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得認真,語氣不像平常。

周徐紡聽得似懂非懂:「那我們不能婚前同居嗎?」

他說也不是:「如果你能確定,至少在深思熟慮后的某一刻能確定,你以後會嫁給我,會當我孩子的母親,就可以。」

周徐紡對婚姻還處在一知半解的階段,這段話,她並沒有理解透,就問江織:「那你確定了嗎?」

江織點頭:「嗯,我確定了,所以我在等你。」他看著她,目光深邃,像仲夏夜裡一望無際的星河。

他是個隨心所欲的性子,佔有慾很強,會說這樣的話,周徐紡很意外:「你說的這些話都好奇怪。」

江織把她抱起來,讓她坐在腿上:「是不是不像我?」

她乖乖把手掛他脖子上:「嗯。」

婚不由己:總裁撩妻成癮 平日的他,會比較纏人,也愛撒嬌,喜歡她哄他、寵他,要是她不聽他話了,他有時還會惱。

江織摸了摸她還在發燙的耳朵:「這些話都不是我本意,而是本應該由你母親來教你,可你是一個人,沒人教,所以只能我來教你。」他鬆手,在她耳尖上親了一下,補充了一句,「雖然我也很想跟你同居,很想你事事依著我、慣著我。」

最後面那句,才是他本意。

只是,周徐紡孤身長大,他不忍心她懵懵懂懂,她自己一個人學著獨立和善良,剩下的,他來教。

他也覺得自己有病,分明是男朋友,卻又當爹當媽的,想把她缺的,都補給她。

周徐紡很感動,抱著他的脖子一直親他臉:「江織,你真是好人。」

「……」

又被發好人卡了。

江織晚飯在周徐紡這兒吃的,兩人都不會做飯,叫的外賣,剛說完暫時不會同居的某人,又捨不得走了,哄著要周徐紡吻他,磨磨蹭蹭了很久才下樓。

周徐紡家裡除了睡覺換衣服洗澡的地方,剩下的都有攝像頭,江織在的時候,她都關了,等他走了,她才打開,把電腦也開了,她住的樓棟、小區、小區外面也都有監控,她盯著電腦屏幕,江織的車已經開遠了。

霜降上線了,海綿寶寶跳出來:「徐紡。」

暮色天使 周徐紡心不在焉地答應。

「江織已經走遠了。」

「哦。」她把目光從一台電腦上移到另一台電腦上。

霜降有正事找她:「我查了一下,駱家那個養子。」

「有查到什麼嗎?」

周徐紡懷疑,她跟駱三,或者駱家,有一定的關係,那些斷斷續續的片段,可能是記憶。

「能查到的,基本就是駱家對外的那一套說辭。」霜降懶得打字,用了合成的聲音,「是駱家的管家從鄉下抱來的,駱家收了當養子,染色體異常,天生帶殘疾,不會痛不會餓,還有語言障礙。」

又是染色體異常,周徐紡擰了擰眉。

霜降繼續:「但一件事很奇怪,駱家上下沒有一個人待見這個有缺陷的養子,為什麼還要留著他,駱家可沒有什麼善人,不會無緣無故養一個外人,如果只是因為駱家這一輩沒有男孫,完全可以領養一個正常的孩子,而不是一個被駱家人稱之為『弱智』的孩子。」

周徐紡沉默了半晌,開口:「我只想到了一種可能。」

霜降問:「什麼。」

「駱三是駱家的血脈。」 「你說什麼,聯繫不上了,怎麼可能,他們最少五百人吧。」

明玉公子一把將那負責人丟在地上,指著他激動的說道。

「公子,確實聯繫不上了,不只五百人,加上後期聚集的人,一共有八百多,可是這些人,卻全部都聯繫不上了。」

「閆濤,既然聯繫不上了,你還在這做什麼,聯繫不上他們,難道你不會聯繫其他人嗎?」

轟!!

負責人閆濤腦中一陣轟鳴,剛剛因為擔心明玉公子的責難,竟然忘了這一茬。

他連忙將幾百塊聯絡石從乾坤袋中拿出,靈魂出體,發揮出自己最大的速度,給每一塊聯絡石發消息。

片刻之後,一陣『滴滴滴』的聲音就從那一堆聯絡石中傳來。

他急忙拿出來查看。

第一個,沒有異常,第二個,依舊沒有異常,第三個………………第十五個,還是沒有異常。

直到第十六個,終於傳來了不一樣的消息。

「大人,我們這裡有人收到了一條消息,只有三個字,五護法。」

五護法?

閆濤一愣,心中卻不由一松,他連忙將那塊聯絡石拿出來,恭敬的交給閆明玉。

「公子,這是第一百五十三小隊的,他那邊有一些消息,您可以問問他。」

好像生怕閆明玉拒絕一般,他在說完后,就再次低頭整理起聯絡石。

這次可能是老天也要幫幫他了,陸續的,他又發現了十條消息,這些消息幾乎都是那些人臨死前發出的唯一消息。

直到最後一塊聯絡石被閆濤放下,他這才抬起頭來。

「公子,這十一個小隊的消息中,有八個提到護法,而這護法中,還有三個具體到五護法,三護法,還有九護法,剩下的三個,說的都是長樂幫,由此推斷,這些人,應該是長樂幫的護法。」

「護法個屁!」

閆明玉好像是踹上癮了,他又是一腳踹在閆濤的身上,閆濤作勢倒地,卻被閆明玉再次踹了一腳。

「趕緊給我滾起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是裝的,整個妖獸山脈秘境,除了我們的人,就只有那一個石破天。」

閆明玉和外界的聯繫可是一直沒有中斷的,從他們進來開始,就沒有一個人再進入了。

而他們進入之前,也就石破天這一個人進來過。

想到石破天都是葉秋假扮的,他瞬間就明白了,這是那葉秋混淆視聽的方法。

想讓我以為他人多,就會畏手畏腳。

真是好算計。

如果我不是早就知道你會易容,還真被你騙了。

「別被他騙了,他就只有一個人,既然方位已經確定,那就知道他在哪了,讓所有人,全部過去,將他給我圍困至死。」

一個人?閆濤心中疑惑,卻不敢說。

你是公子,你說什麼,就是什麼。

他真怕一個不好,自己就先被滅了,如果自己被滅了,那什麼功勞都是假的。

「遵命,公子,我這就讓他們過去,那我們呢,公子,我們過去嗎?」

閆明玉表情有些僵硬,他突然覺得找這個傢伙當總負責人,有些找錯了。

不說自己的實力,就是那石破天一個人殺我近千人的戰績,你讓我去送死嗎。

「我們自然也要過去,不過本公子聽說古之大將都是坐鎮中軍,我們過去就在後面看著就好,如果那石破天沒有被殺,而是被抓,我再處決他吧。」

傻子都知道,你這是怕死,閆濤心中冷笑,嘴上卻是賠笑。

「公子說的是,只有公子坐鎮後方,他們才能全力殺敵啊。」

「那就走吧。」

閆明玉一馬當先,應該是一道當先,畢竟他沒有馬,閆濤緊隨其後。

………………

而此時的黎天,雖然也想到了他的九大分身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卻也並沒有在意。

他個九大分身一樣,同樣擊殺了一隊二十人的小分隊,就向著遠處飛奔而去。

一人九分身中,因為黎天只為逃跑,而九個分身,卻只是為了殺人,所以他們的行事方法全然不同。

黎天一路上那是見人就躲,而九大分身卻是見人就殺,於是乎,黎天就發現了,這一路上的人,都是向著九大分身那裡去的。

但是這分身,是猴毛分身,現在根本就不聽自己的話,自己也感應不到他們。

「算了,能殺幾個人,就看他們的本事了。」

一個小時之後,黎天就發現,再也沒人從自己身旁經過了,於是乎,黎天也不再隱藏,再見到路上有妖獸出現,直接出手擊殺。

黎天這邊殺的不亦樂乎,九大護法分身,比之他殺的那就是太多了。

孫悟空的分身猴毛,那能是一般的猴毛嗎,那能是一般的分身嗎,自然不是一般的。

九大分身,不但繼承了黎天的實力,連他的裝備,都一應俱全。

暗影披風,在他們手裡,可比在黎天手裡的時候強多了。

九個人在殺死第一批人以後,就分散開來,全部找了一個陰影處,開啟隱身模式。

要說他們九個,雖然都是黎天的分身,但是性格卻不盡相同,其中八個都是向著遠處去的,卻有一個回到了黎天原本殺人的地方。

而且他還故意留下破綻,讓人找到他,當又一次有五十人經過時,他瞬間出手,一擊必殺。

烈火天罡劍訣配合飛仙劍訣,五十人也不是他的對手,只是他殺人的速度,明顯有些慢,那些人到底還是將消息發出去了。

也正是此時,還沒有趕到的閆明玉和閆濤同時收到了消息。

「公子,找到了,這人可是真狠啊,竟然還在原地沒動,他這是以為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呢!」

「哈哈,還真是膽大,殺了我的人,竟然還敢這麼大搖大擺的呆在原地,這是沒把我閆明玉放在眼中啊。」

拍馬屁的機會稍縱即逝,閆濤如何會不把握住。

「公子機智百出,哪裡是他能看明白的,正是因為他看不明白公子的深意,所以才會留在原地,等著公子前去瓮中捉鱉。」

「哈哈,說的好,讓他們都快點,給我把這個鱉抓來。」

閆濤點頭應諾,心中卻不屑冷笑,真是一個膽小鬼。 「駱三是駱家的血脈。」

「如果是血脈,又是唯一的男孩,為什麼不好好待他?」

周徐紡沉默了半晌,聲音低低地說:「駱三可能不是男孩子。」

如果她腦子裡的那些片段都是真實存在的話,那個住在閣樓里的小光頭,應該是女孩兒。

霜降:「那她的父母是誰?為什麼要隱瞞性別?」

周徐紡搖頭。

這時候——

「來任務了。」霜降截了個圖過來,「僱主:唐想。」

原本低著頭在思考的周徐紡,聽到唐想的名字,立馬抬頭:「任務內容是什麼?」

「取一個人的頭髮。」

「誰?」

霜降答:「你。」

唐想要取周徐紡的DNA。

雇傭金,八百萬。

霜降並不認識唐想:「她要你的DNA做什麼?」

周徐紡思忖著,手裡拿著罐牛奶,有一下沒一下地敲著桌子:「有兩種可能,跟我的身世有關,或者跟基因實驗室有關。」

一提到基因實驗室,霜降就很警惕:「那你不要給了,太冒險了。」

如果讓人知道,她有基因異能……

「要給。」周徐紡說,「我也想知道,我到底是誰。」

霜降有不太好的預感,顧慮重重:「你要不要告訴江織?」

她說暫時不要:「如果我解決不了,我再找他。」

說了,徒惹他心疼。

她喜歡報喜不報憂,關於她的身世,沒有一點好的記憶,她不是很想讓江織知道,尤其是那個基因實驗室。

九點,她躺到床上,並沒有睡意,盯著江織送的那兩盞燈,在發獃。

叮——

是江織給她發微信了,他發了波浪號過來。

周徐紡打字回他:「你怎麼還不睡?」

薛先生說,江織以前都是八點多就睡,跟她在一起之後,才開始熬夜了。

熬夜不好。

奶爸兵王 江織發的語音,應該是躺著,在被子里,聲音有一點點低,一點點悶,但很好聽:「這個點兒,我估摸著你該想我了。」

下一句——

江織想說:我就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