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冠榮華知道了,當真要被氣笑了,她不過是在外人面前比較冷一些罷了,怎麼還不可一世了?

「你們一定要抓她?」

冠榮華對眾人不善的目光恍若未聞,只是再三確定眾人的動作,似是胸有成竹的樣子。

眾官差轉頭看向身後的老大,想看看老大是什麼意思,只聽那老大不屑地對他們道。

「怎麼,一個小姑娘就把你們嚇得不敢聽從太後娘娘的旨意啦?」

「屬下不敢。」

眾人連忙回應,一轉頭就又看到擋在前面的冠榮華,似乎沒有絲毫退讓的意思。

「冠姑娘,我勸你最好識相一點,不然我們怕是要連你一起抓了。」

那首領又對冠榮華道,目露不善,太後娘娘本就對這個冠榮華不怎麼滿意,這會還敢為了一個野丫頭出手相助,就算把她也帶著抓回去也無可厚非。

大不了他就說是這個冠榮華抵死不從,公然反抗太后懿旨,看她還怎麼翻身。

「我只是想讓大人您先查查事情的來龍去脈而已,以免造成誤會。」

冠榮華好心提醒到,只見那首領不哭不屑,覺得冠榮華純粹是在拖延時間,不願意交人而已。

「這件事情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把那個丫頭交出來,這樣一來就能保全所有人。」

「我要是不願意呢?」

「哦,把這個冠榮華也給我抓起來。」

那首領一聲令下,眾人不再猶豫,齊齊沖向冠榮華。

要說這群官差還是有些拳腳的,但比起冠榮華擁有渾厚的美麗,那可就有些不夠看的了。

不一會,但凡是衝到冠榮華身邊的官差,皆是倒地痛叫了起來,好不熱鬧。

冠榮華是醫師,自然知道什麼法子既能讓人痛苦不已,又無傷大雅,過後可以好好站起來。

「你,你大膽,這可是太後娘娘親自派過來的人,竟然將他們統統打殺!」

「你錯了,我是打了他們卻沒有殺他們。」

果然,冠榮華說完之後,倒在地上的眾人皆是滿頭大汗地站了起來,能跑能跳。

「你們快上啊,愣著幹什麼,將這個違逆的女人拿下。」

聽到還要上去跟冠榮華打,眾人畏懼地縮了縮脖子,一步也不願意再進,想到剛才那種鑽心刺骨的疼痛,當真是讓人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大,這個女人她會妖法,我們一碰到她,就渾身痛痛不已。」

一個官差硬著頭皮道。

慕胤宸這時大步走向了前方,眾人再不敢議論,皆是恭敬地看著慕胤宸,眸中隱隱還有希冀。

似乎是希望慕胤宸能夠替他們主持公道,目光中不自覺露出祈求。

「你們都退下吧,鬧也鬧夠了,莫要丟人現眼了。」

慕胤宸大手一揮,眾人紛紛低頭,一動不動的,那首領卻站出來道。

「宸王爺,下官可是奉了太後娘娘的懿旨出來辦事的,這不拿出個犯人來可要吃不了兜著走啊。」

首領苦口婆心地說著,始終站在慕胤宸身後的慕芊芊可謂是焦急又心切,可若是讓人當眾知道一國公主竟然在店裡打雜,那才是真的要她好看呢。

慕胤宸眉頭微皺,對於侍衛堅定地話並不認同,於是冷冷開口道。

「若是太后怪罪下來,本王自己承擔的若是如此大人還要繼續追究下去嗎?」

「這……」

侍衛微微有些動搖,他可沒必要為了個太后妹妹得罪一朝王爺。

「怎麼,連本王的話也不放在眼裡了?」

「屬下不敢,屬下這就命他們退下。」

那首領大手一揮,一群人紛紛退了下去,沈碧春攥緊手中的帕子,眸中儘是不甘,這麼一來她不就是個笑話了么。

「敢問宸王殿下,為何要護著一個跑堂的奴婢,難不成這個奴婢給了你什麼好處,又或者這個奴婢有意勾引殿下?」

沈碧春指著慕芊芊,胸脯上下不停地浮動著,顯然是被氣到了。

慕芊芊一聽,這個女人竟然敢誣賴自己的皇兄,還說出這種不堪的話來,也來了脾氣。

「你也好意思說自個是祖,太后的妹妹,你是專門出來給太后摸黑的吧,真是沒見過你這種不爭氣的親戚。」

「你,你大膽!」

「我就是大膽怎麼了,有本事你來抓我呀!」

一大一小兩個女人終於又忍不住地吵了起來,圍觀人群眼中閃著興奮,一個身份不低,一個雖然毫無背景但膽子卻不小,究竟兩個人誰會贏!

「侍衛大人,還不趕緊抓了這個賤人,好回去給太後娘娘交差,太後娘娘年紀大了,可禁不起你們這樣陽奉陰違。」

沈碧春看到止步不前的首領,言下之意他們要給太后交差,萬一太后一個不高興發落了他們,就是宸王也來不及管。

首領眼眸閃了閃,看看沈碧春,再回頭看看擋在慕芊芊身前的慕胤宸,抬手行禮。

「宸王殿下,得罪了,我們也是奉命行事。」

說著,帶著眾人又沖了上去,不過這次這群人倒是學聰明了,有的早已經悄悄繞到了後方。

趁慕芊芊不注意,一把抓住了慕芊芊,慕胤宸和冠榮華只聽聞後方一聲驚呼。

「啊!哥,榮華姐,快救我。」

慕芊芊被官兵粗魯地架了起來,疼得叫了出來,那些官兵也不管不顧,直接架著慕芊芊跑了。

冠榮華看到這一幕,又氣又好笑,無奈那些人知道冠榮華的可怕,更是畏懼慕胤宸的威嚴,一溜煙跑的飛快。

「真是大膽,大膽,竟敢傷害本公主,你們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慕芊芊兩個胳膊被侍衛架的生疼,她從小就生的身嬌肉貴,哪裡受過這樣的虐待,再也忍不住的大叫出聲。

冠榮華無奈地撫了撫額頭,她就知道堂堂公主來到這裡不會安寧。

眾人聽到慕芊芊的話,皆是哄堂大笑了出來,有的人還悄悄交頭接耳地說道。

「她要是公主,那我就是,就是…了,」

話說到一半,畏懼地看了眼慕胤宸,終是不敢把心中想法大聲地說出口。

「快把本公主放下來,便饒你們不死,否則-」

慕芊芊話還沒說完,慕胤宸手中一樣東西狠狠砸在架著慕胤宸的人,只見那人慘叫一聲朝倒了下來,連帶著被抬著的慕芊芊也掉了下來。

慕芊芊又一次逃出魔爪,她此生從沒有受過這樣的委屈,反正剛才也已經說出口了,慕芊芊沒有了顧及。

轉身對慕胤宸道,「皇兄,這事我絕對不能忍,我要回去告訴父皇。」

眾人看向慕胤宸,想看看慕胤宸究竟會有怎樣的反應,不料慕胤宸竟是淡淡地一點頭,似是回應慕芊芊。

那首領心下頓時有了不好的感覺,為何慕胤宸會對這女子的話有無不應,難道她真的是公主。

看到眾人懷疑的目光,慕芊芊從袖中掏出一枚金澄澄的令牌,那是代表公主身份的令牌,每個公主都擁有各自特點的令牌。

而這個令牌上寫著大大的芊字,這可做不得假,那首領常年跟著太後身邊的人做事。

這些常識還是知道的,首領的瞳孔微微一縮,雙膝一彎,跪在地上抖如篩糠。

他竟然抓了當朝最受聖上寵愛的公主,他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黃家七將的出現,令現場一下子騷動了起來。

跟隨黃家七將一起出現的,還有黃家的一些年輕子弟,以及,幾張陌生的面孔。

共計二十人。

精英拳館發出去的邀請函中,數量最多的,便是二十張。

黃家,倒是一張都不浪費。

「絕對有好戲看啊。」

「黃家七將有閑心齊齊出現,他們勢必有萬全之策,對付楚塵了。」

「說起來黃家也是憋屈,堂堂禪城第一豪門,竟被楚塵二進二出,如入無人之境。」

說話間,黃家一行人已經手持邀請函,進入了精英拳館。

其餘各家拳館,也都陸續到場。

下午三點。

精英拳館的練功場,四周圍擺滿的椅子都已經坐滿了。

甚至有一些沒有座位的人,直接坐在了地板上。

楚塵的精英拳館授課之行,似乎一下子進化成,楚塵的全禪城拳館授課行。

其中的一片區域,是精英拳館弟子,他們穿着統一的白色練功服,神色專註,精神抖擻。

他們是主場,不能落下了氣勢。

如今宋秋的身份,相當於是精英拳館的首席大弟子,站着隊伍的最前排。

精英拳館的各位師傅,以及館主洪日照,全部都到齊。

楚塵的正式授課時間,是下午四點。

「姐夫大概三點半到。」宋秋放下了手機,朝着洪日照說了一聲。

洪日照點點頭。

人群中突然間響起了一陣騷亂聲。

精英拳館眾弟子目光看了過去,眼神當即流露出憤怒。

趙家的人到了。

其中那一位,曾在精英拳館囂張跋扈的人,趙山。

彷彿是感受到了精英拳館眾人的憤怒目光,趙山的目光朝着這個方向瞥了過去,嗤笑了一聲。

神色儘是不屑。

宋秋的面容陰沉,下意識地緊握了一下拳頭。

「館主,趙家,黃家,葉家等……」有位中年師傅在洪日照的耳邊低聲說道,「有好幾家拳館,都出現了新面孔,而且,看起來,這些人都是練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