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小子,昨天下午發生的事情,你不會是忘了了吧。”

柳煙兒指了指自己的臉頰一臉媚笑道。

沐青羽苦笑的搖了搖頭,知道柳眉兒是在有意爲難自己,便將話題轉移到了一邊,看了看四周的同學此時已經稀稀疏疏的到了,但是唯獨沒有看見昨天喝自己挑釁的陳小輝,不由的疑惑道:

“昨天的那個胖子呢?”

“陳小輝嗎?哎,青羽你可把他們害慘了,昨天陳小狼非常講信用的解散了七匹狼,但是之後便被過去的仇家找到了,狠狠的報復了他們,現在這兩兄弟已經沒有了立足之地了,我想他們以後可能都不會來了。”

柳煙兒嘆息道。

“這麼嚴重?”沐青羽道。

“恩,你想啊,過去陳小狼手上有人,與他結冤的人都怕他,但是他現在已經解散了自己的勢力,自然是虎落平陽被犬欺了。”

蘇蘇道。

聽到兩個女孩這麼說,沐青羽心中也是不禁有一些內疚,就在這個時候,學堂門口卻是傳過來一個囂張的男子聲音:

“你們班上,哪一個是沐青羽啊。”

沐青羽眉毛輕挑,向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長相普通身材中等的短髮男生正站在門口來回張望着,不過看他的樣子,似乎不是力士學堂的學生。

“咦,那個人不是武者學堂的學生嗎?找你幹什麼啊?”柳煙兒疑惑道。

沐青羽心中也是滿是疑惑走上前去道:“我就是沐青羽,找我有什麼事嗎?”

“哦,你就是。。。。。”男子上下打量了沐青羽一番,搖了搖頭道:

“看着也不是很強啊,就是你幹掉的陳小狼嗎?”

“對,是我打敗的。”沐青羽隱約的感覺對方身上似乎是來者不善,心中也是多一些提防。

“嘿嘿,那好吧,就當是你吧,告訴你個好事,先跟我走一趟吧。”男子臉色一喜道。

“跟你走?”沐青羽皺了下眉毛。

“對,有好事,跟我走吧,事後你就偷着樂吧。”

說完這句話,那男子便立刻在前頭開頭帶路帶着沐青羽離開了。

兩人穿過學校的中心練武場,來到了一處昏暗的倉庫內若隱若無的傳來一陣婉轉的琵琶聲音,倉庫外此時也是有兩個身材稍微魁梧的學生在看守着。

“弄的這麼神祕,難道里面藏着什麼祕密不成。”沐青羽不禁暗想道。

在來到倉庫內,卻是一副糜爛奢華的景象,幾個穿着暴漏的女子,正在倉庫內高大的臺子拼命的搖動着自己的腰肢,跳着豔舞。

顯然是沒有想到尚賢學院內竟然會有這樣一處場所,沐青羽也是不禁一陣驚訝。

就在這個時候高臺下的一張精緻皮椅上正半躺着一個十七八歲衣服凌亂的俊美少年,兩個女子正坐在他的大腿上,拼命的上下浮動着。

“呼,臭娘們,用點勁啊,媽的,早上沒吃飯啊。”

那少年怒罵一聲,狠狠的拍了一下那女子的屁股一下罵咧道。

“恩啊噢噢噢。。。。。”

這個時候兩名女子也是非常配合的更加努力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沐青羽也是不禁有一些心生厭惡,對着那三人輕輕的咳嗽了一聲,以示警惕。

恩?

那少年看見了倉庫內多了一個人,表情突然興奮的一把將大腿上的兩個女子一把推開,整理了一下凌亂的長袍走到了沐青羽身旁,友好的伸了伸手微笑道:

“哦,你就是沐青羽吧,你好,我的名字叫做白清和。”


沐青羽點了點頭道:

“你好。。。。。”心中仍然向着眼前這位仁兄之前努力奮戰的樣子。

“哈哈,沐兄剛纔見笑了,我白曉楓沒有別的愛好,就是對女人比較在意,如何沐兄要不要和我一同享受這魚水之歡。”

白曉楓道。

沐青羽趕忙擺了擺手道:“不必了,不必了,白兄今日找我一定有什麼事吧。”

“哈哈,沒想到沐兄也是和我一樣是個猴急的人,也好,快人快語,比那些婆婆媽媽的僞君子要強的多,把那兩個廢物給我拖出來。”

白曉楓話音未落,只見兩個身材壯碩的男子,便拖着兩個人影走了過來,仔細一打量沐青羽不禁一驚,原來那兩個人影就是陳小狼和陳小輝兩兄弟,兩人的嘴巴都是被一塊黑布給堵住了,陳小輝看見了沐青羽也是不由的瞪大了雙眼。

“沐兄,這兩人你可是見過嗎?” 白曉楓爽朗一笑道。

沐青羽也是有一些不瞭解白清和的意思,疑惑道:

“白兄,這兩人是我們力士學堂的人我自然是認識的,不知白兄和他們兩有什麼仇恨要將他們打成這樣。“

白曉楓道:

“哈哈,青羽兄誤會了,我和他們並沒有仇,只是聽說了,你與這兩個混蛋有過一些過節,所以便索性幫你出手教訓了一下他們。”

沒事獻殷勤非奸即盜,這個道理沐青羽自然是懂的,咧嘴一笑道:

“哦,是嗎,那就多謝白兄了,既然你都幫我教訓完這兩個混蛋了,我就沒有什麼必要留在這裏了,先走了。”


說完他便要轉身離去。

“青羽兄,請留步。”白清和突然叫住了沐青羽道。

“白兄,難道還有什麼別的事情嗎?”

“既然都這樣了,那我便有話直說了,當今王朝內兵部尚書白清和其實正是在下的家父。。。”白曉楓道。

兵部尚書在王朝可是一個重要的職位,負責調令軍隊,沒想到這白曉楓的背景倒是不小。

“哦,原來是尚書大人家的少爺,不知你找我有何事啊。”沐青羽淡笑道。

“你的事情我聽說了,僅用三招便輕易的打敗了向陳小狼這樣的學員高手,實力深不可測,我身邊需要這樣的人才,有意等你畢業之後邀請你加入我白家親衛軍如何 。”

白曉楓道。

“白兄能這樣說,是我沐某人的榮幸,只是我一向閒雲野鶴慣了,受不了別人的管束, 戰略級主播 。”

沐青羽道。

白曉楓聽了這句話,眉毛高高豎起,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悅,但隨後便被他很好的演示了起來,朗聲大笑一聲道:

“加入白家軍的事情日後再提,今日能與沐兄相識,實乃人生快事,我們兩兄弟好好喝上一杯如何。”

“對不起,女人和酒我雖然一向很喜歡,只是這裏的人太髒,我一刻不願意多呆,告辭了。”說完沐青羽便要轉身離去。

“沐兄,這是說我不配與你喝酒了。”白曉楓怒吼一聲,隨後一拳重重的打在了身下的皮椅上,直接將皮椅轟成了粉末,他的身上也是出現了一層紅色的天元罡氣,一盞白色的裏面有着六根蠟燭的天元燈也是浮現在了他的身後。

火屬性武者,後天中期階段,對方的實力居然與自己相同。

沐青羽皺了下眉毛, 雲中塵緣

“白兄,我想走你以爲就能攔住我嗎。”

“哼,那我就只有領教一下沐兄的高招了。”

說完白曉楓的全身都被包裹在了一片火焰下,一拳朝前打去,一條巨大的紅色火龍脫手出現,張牙舞爪的向沐青羽飛來。

看着火龍衝自己飛來,沐青羽也不慌張,手中虛空一抓,拿出了水寒劍,向迎面飛來的火龍虛空一斬,使用出拔刀劍術,所釋放的一道劍氣將那火龍直接劈成了兩半。

白曉楓微微一愣,卻是沒有想到一名力士居然可以阻攔住他一名武者的招數,也是不禁大驚失色。

完美寵婚:腹黑老公呆萌妻 白兄就這點手段嗎,那也不過如此。”沐青羽故意挑釁道。

“好,有這樣的對手纔像話,來沐兄我們再戰。”

白曉楓說完這話,手掌一把扯下脖子上的一條狼牙項鍊,接着一陣藍光閃現,一把巨大的狼牙棒也是直接出現在了他的手上。

紫等級彩虹聖器?

沐青羽微微一愣顯然是沒有想到對手居然又彩虹聖器,也是有一些亂了手腳。

看着沐青羽稍作遲疑,白曉楓又怎麼會給他機會,揮舞着手中的狼牙棒可就來到他的身前了,手中劈空一揮,狼牙棒直取對方的腦袋。

“不好,這是玩真的了。”

沐青羽咬了咬牙,隨後手中水寒劍擋在自己的頭上和狼牙棒觸碰到了一起,只感覺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傳了過來,整條胳膊都跟着麻木了。

“沐兄,你是個聰明的人,現在是不是該考慮一下我的建議了。”

白曉楓英俊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獰笑,顯然是認爲自己已經完全掌握了戰局。


“嘿嘿,小爺我還是那句話,去你媽的,給你當小弟,你做夢去吧。”

沐青羽冷笑道。

“我本誠心向明月,無奈明月照溝渠,那再見了沐兄。”

說完這句話,白曉楓眼中閃出一絲冷光,身上頓時的火光大勝,整個人也完全變成了一個火人。 一股熱浪撲面而來,沐青羽心中一驚,趕忙向後退去,但是即便如此自己的胸前還是被白曉楓身上突然迸發出的高溫,燒的焦黑一片。

“沐青羽,你再問你一句,你是投降,臣服於我,還是要死在這,我在給你一次選擇的機會。”

籠罩在一片火光的中的白曉楓身上的氣勢宛如火神祝融降落凡間,焚盡眼前一切。

“那我還是選擇第三個選擇,打敗你吧。”

沐青羽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手掌向身後探去,摸了摸身後的封着喵虎劍的黑匣子,知道現在已經不能再有所保留了,對方是武者自己稍有不慎便會死在對方的手中。

傲唔

一聲虎嘯之聲,接着一把銀光巨劍出現在了沐青羽的手中。

看着沐青羽手中的銀光巨劍白曉楓不知爲何心中竟然會有一些害怕,也是謹慎的向後退了一步,眼神依然緊緊的盯在沐青羽的身上。

兩方一時之間氣氛劍拔張弩,戰事一觸即發,就在這時一個女子聲音卻是突然傳了過來:

“你們倆給我停手。”

兩人微微一愣隨後向那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居然是琴晴雪。

“哦,雪兒啊,你來了,找我有什麼事。”白曉楓一臉殷勤的對着琴晴雪道。

琴晴雪並沒理會他徑直走到了沐青羽身旁淡淡道:

“他是我琴家的人,你不能傷他分毫。。。。。。”

白曉楓左眼一跳,陷入沉思中,怪不得敢如此的囂張,原來背後是琴家給他撐腰,難怪呢?

“哈哈,原來是琴家的人啊,沐兄這是個誤會,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沐青羽有一些不解的看着琴晴雪,顯然是沒有明白她現在到底葫蘆裏賣的什麼藥,不過看白曉楓衣服獻媚的樣子,似乎是對琴晴雪是有意思的,便跟着打起了壞心眼,一把將琴晴雪的細腰攔在了懷中,一臉的柔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