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就好,那還請葉兄弟快點救治我兄弟!”獨狼拱了拱手,神色懇切地看着葉無雙。

“嗯,你放心好了,我馬上救治他。”葉無雙淡然的說道。

隨即葉無雙便盤腿坐下,然後朝着黑熊背後的穴位點了幾下,先控制住了黑熊身體裏的暴力因子的反噬,然後扶起黑熊坐下。

接下來,雙手合掌,緩緩運行功法,將虛氣調動至雙掌,然後雙掌推出拍向黑熊後背。

站在一旁的獨狼死死地咬緊牙關,手心冷汗直冒,爲黑熊擔心,焦慮,緊張…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此刻葉無雙因爲真氣消耗過度,額頭上佈滿了汗珠,臉色也顯得有些蒼白。

突兀間,葉無雙展開雙眼,雙手運行一週天,用力拍向黑熊的後背。

只見,黑熊“哇”的一聲,一口黑血吐出,眼眸中的血紅漸漸消散,慢慢的恢復成了往日的清澈眸子。

黑熊的身體也慢慢地恢復,那鼓起的經脈恢復如初。

獨狼見黑熊已經慢慢地在恢復,一陣大喜,眼神流露出的對葉無雙的感激之色更甚了!

待黑熊恢復的完好如初後,葉無雙才重重地吐了一口濁氣,然後站了起來。

“幸不辱命,黑熊治好了。”葉無雙淡然地一笑說道。

“謝謝,謝謝!”獨狼滿臉激動地,似乎已經忘了身體的疼痛。

黑熊此刻眼眸才緩緩睜開,恢復了往日的清澈眼眸和憨憨的樣子。

當黑熊剛睜開眼見獨狼正和葉無雙站在一起,以爲戰鬥還沒結束,便大叫道:“獨狼大哥!我來幫你!”

獨狼見黑熊已經醒了過來,趕忙衝過去激動地說道:“兄弟,你能恢復,真好!”

此刻的黑熊一頭霧水,顯然是忘記了剛纔自己因被暴力因子反噬而做的一些事了,只是憨憨地一笑:“嘿嘿,大哥,你怎麼了?我很好啊。”說完還站起來跳了跳,證明自己很好。

一旁的葉無雙頓時忍俊不禁,誰能想到這個憨憨傻傻的壯漢發起飆來是那麼的恐怖。

獨狼再也忍不住,緊緊的抱住了黑熊,嘶聲痛哭了起來,黑熊只是憨憨地擾了擾頭。

過了半晌,獨狼纔回過神來,尷尬的一笑說道:“恩公笑話了,多謝恩公能救治我兄弟,以後只要恩公說一聲,在下必定萬死不辭。”

“救死扶傷乃醫者本分,獨狼兄別這麼客氣了。”葉無雙笑了笑說道。


此時站在一旁的黑熊一頭霧水,剛纔自己的大哥不是要來殺這個人的嗎?怎麼突然間又要感謝這個人了呢?黑熊實在是想不通,只是傻傻的站在一邊。


獨狼見狀,便向黑熊招了招手:“兄弟,快過來拜謝恩公。”

黑熊一臉的疑惑之色,不過還是小跑過去,警惕地看了一眼葉無雙,學着自己大哥的樣子憨憨地說道:“多謝恩公。”

“大哥,我們爲什麼要謝他啊?”黑熊弱弱地問道。

“哎呀,你看我這腦子!”獨狼笑着拍了一下額頭,自己因爲高興,竟然忘記了向黑熊解釋,於是便趕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併告訴了黑熊。

此刻黑熊的表情變幻莫測,待聽完獨狼的講訴,黑熊重重的呼了一口氣。

然後轉過身,“轟”的一聲巨響重重的跪在地上,朝着葉無雙拱了拱手道,“多謝恩公的救命之恩,黑熊無以爲報,願爲恩公粉身碎骨萬死不辭!”

黑熊雖然有些憨憨傻傻,但他的心思卻很細膩也很簡單,誰對他好,他就對誰好;誰傷害他最重要的人,他必定挺身而出!

黑熊就是這麼一個灑脫的憨厚男子,所以在得知葉無雙救了他,才毫不猶豫下跪!

葉無雙看着眼前這個憨厚男子竟然如此真性情,因而對黑熊更加欣賞了!

男兒定當這樣!

做男兒就要做一個知恩圖報、頂天立地、無怨無悔、快意恩仇的好男兒! 葉無雙見這個有些憨憨傻傻的男子竟然心思如此細膩,而且是屬於快意恩仇的好漢子,不禁讓葉無雙陷入到深深的回憶之中。

想當初,葉無雙一人一劍獨行天下,遇到的人也是不計其數,有仙風道骨的老者,有淡泊名利的居士,有快意恩仇的綠林好漢…只要葉無雙覺得對自己胃口的,哪個不是成爲了忘年之交?

眼前的這個有些憨憨的男子,葉無雙很是欣賞。

“還請這位兄弟起身說話吧。”葉無雙微微一笑,如沐春風。

“謝恩公。”黑熊拱了拱手,站了起來。

葉無雙疑惑的說道,“兄弟們剛纔所運用的招式,我有些眼熟,如果在下沒說錯的話,獨狼兄弟應該師承少林,至於黑熊兄弟,我真不知道。”

獨狼聽了葉無雙的話,暗暗心驚,葉無雙僅憑和自己過幾招,就已經看出了自己的師門,想必葉兄弟一定是見識淵博吧。

“看來,葉兄弟和我們一樣應該都是江湖中人吧。”獨狼正色道。

“呃,怎麼說呢,我行走過江湖,只是現在遠離了江湖。”葉無雙淡然的說道,葉無雙可不敢說自己是重生穿越了過來,說了那不得把別人給嚇死,而且說了別人也未必信,所以乾脆不說。

“不過,黑熊兄弟雖然天生神力,但招式奇怪,不知是何門派的武學,不知黑熊兄弟的師傅是誰?”葉無雙很是疑惑的說道。

“不瞞葉兄,我黑熊從小就天生神力,力大無比,只是後來偶得一山間老者指點一二,在加上我自己領悟的,就變成了我現在的修煉功法,只是我也不知道自己血液裏會隱藏着暴力因子,不過多虧了葉兄今天的神奇手段,纔將在下從鬼門關拉了回來。”黑熊說完,感激的看着葉無雙。

“原來如此,幸好我及時幫你逼走暴力因子,所以現在你的功力並沒有廢除。”葉無雙說道,也沒再黑熊師傅這個問題上糾結,葉無雙知道有很多世外高人他們不屬於任何門派,獨樹一幟,而且修行高深莫測。

“啊!太好了, 迷案緝凶之破疑 ,雖然無所謂,但還是覺得可惜,不過這下好了,不用擔心功力的問題了,多謝恩公。”黑熊激動無比,恨不得衝上前去抱着葉無雙親兩口。

畢竟,對一個武者來說,武功就是他們一生的追求,也是他們一生的信仰,如果沒了功力,這比殺了他還難受。所以葉無雙很是理解的點了點頭。

“兄弟,真爲你感到高興。”獨狼笑着對黑熊說道,但眼神中流露出的落寞之色卻被一旁的葉無雙看見了。

葉無雙也不點破,擡眼看着獨狼說道:“獨狼兄弟,在下雖然廢了你之前的武功,但我有辦法讓你恢復,甚至更上一層樓。”

“真…真的嗎?我…還可以恢復嗎?”獨狼止不住心裏的激動,聲音發顫的問道。

“嗯,真的,我是氣修煉者,我可以幫你恢復武道,不過要想更上一層樓那隻能靠你自己的努力了,我只能幫你指點一下你的這套龍爪手。”葉無雙輕鬆的說道。

“那已經很好了,多謝恩公。”獨狼激動難以掩飾,嘴角一直哆嗦,葉無雙讓他看到了希望,他何嘗不激動?

“好,那我們開始吧。”葉無雙輕身說道。

隨即便盤腿坐下,便示意獨狼坐下,然後葉無雙雙手合於頭頂,運行無量虛氣之力,將全身的虛氣調動至手掌,然後和獨狼掌心相對,一股磅礴的力量緩緩灌入獨狼體內。

獨狼感覺驚訝萬分,眼睛瞪得大大的,但不敢發出聲音,怕打擾到葉無雙。他感覺到有一股力量連綿不絕的輸送至自己及體內,修復着自己體內的五臟六腑,他感覺全身一陣舒坦。

過了大約一炷香的時間,葉無雙才緩緩地停止了輸送,此刻葉無雙早已汗流浹背,汗水都滲透了衣裳。

“獨狼兄,你試一試運轉一下你的龍爪手看看。”葉無雙說完站了起來,力量的大量消耗讓他一陣吃力,葉無雙暗道一聲虛氣境前期的境界果然太弱了啊,葉無雙無奈的搖了搖頭。

此刻的獨狼再沒之前被葉無雙打傷後的那種痛苦感,取而代之的是全身舒坦,感覺自己全身上下都充滿着力量,驚喜無比。

“還請葉兄賜教!”獨狼敬重的說道,修煉之途,達者爲先,此刻的獨狼對葉無雙充滿了敬佩。

隨即,演練了一遍龍爪手,威力上比之前更是強上幾分,獨狼眼裏止不住一陣喜色。

“嗯,不錯,比你之前只有形,而無實要好多了。”葉無雙滿意的點了點頭。

之後,葉無雙對獨狼的每招每式都一一指點了一番,獨狼本身的天賦還不錯,現在經過葉無雙的指點,實力大增。

“對了,葉兄,你知道是誰要害你嗎?”獨狼沒有直接說出,而是問葉無雙。

“我懷疑是苟嘯。”葉無雙正色道。

“對,葉兄,真是苟嘯派我們來殺你。”獨狼苦笑道:“要是知道葉兄弟如此厲害,我們打死也不會跟葉兄動手啊。”

“獨狼兄,你說笑了,我相信你,總有一天會達到另一個你想象不到的高度。”葉無雙微笑着說道,葉無雙剛纔在輸氣給獨狼的時候就非常驚訝,獨狼在修煉的天賦是巨大的,只要好好運用,一定會成長的很快。

當然,這些葉無雙都沒有點穿,沒告訴獨狼,因爲葉無雙知道讓獨狼自己去領悟也許會更好。

“葉兄,苟嘯這個人陰險的很,而且瑕疵必報,你可要小心。”獨狼提醒道。

“嗯,我會小心的,只要他不再跟我作對,那我也不會去找他。”葉無雙無所謂的說道,畢竟像苟小這種人,葉無雙不會放在心上。

獨狼還是有點不放心,皺了皺眉頭說道:“葉兄弟要不我幫你出手。”隨即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葉無雙嘆了口氣,無所謂地說道:“獨狼兄的好意,在下心領了,不過我不是一個嗜殺的人,只要他不再惹我,那我也懶得理他。”

獨狼欲言又止,努了努嘴,只是嘆了一口氣。

“那我們就告辭了,這是我們的聯繫方式,我們要離開這裏了,以後恩公有事吩咐就是,我們必當萬死不辭。”獨狼說完便遞了一張紙條給葉無雙。

現在獨狼已經深深的明白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這個道理,所以想找一片清靜之地和黑熊繼續專研武道,獨狼此刻的決定,爲他將來成爲一方霸主奠定了基礎…

葉無雙接過紙條看了一眼上面寫得阿拉伯數字,疑惑不解的搖了搖頭,然後放進了口袋。

獨狼和黑熊向着停車的方向走去,很快便離開了。

隨即葉無雙才晃過神來,自己在山頂,而且這裏一輛車的影子都沒有,那自己該怎麼回家…

此刻葉大狀元才意識到這個問題,正當葉無雙嘀咕不止的時候,離葉無雙不遠之處一道黑衣人影一閃而逝。

“誰!?”葉無雙猛的回頭,見什麼都沒有,搖了搖頭,面露疑色,剛纔自己明明感覺有一道目光盯着自己,但並沒有惡意,葉無雙很是疑惑,到底是誰呢?

帶着疑惑與不解,葉無雙快速的朝山底方向奔去… 葉無雙一邊朝山下奔跑,一遍嘀嘀咕咕,我這是啥腦子啊,剛纔獨狼他們下山的時候我怎麼不讓他們載我一程,害得我現在只能徒步下山了…

跑了不知多長時間的葉無雙,定住心神望着山腳,不禁爆了一下粗口,我靠,還有這麼長的路,尼瑪這不是要把人累死,葉無雙這一會兒可把剛在網上學的一系列流行詞都用來把這個坑爹的地方罵了一遍。


發完鬧騷的葉無雙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這個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靈的地方只能靠自己了,坦然的接受了這一切的葉無雙收住心神繼續朝山下奔跑。

這個時候要是有人看到,那真的得嚇個半死…

漆黑的夜晚,再加上冷冷的月光,一條盤山公路上,有一道人影以每小時一百二十碼的速度飛奔,此人不是葉無雙又是誰呢?

……

這個時候還有一個人正在一個打扮妖嬈的女人身上賣力的耕耘…這人正是在等待好消息的苟嘯。

他知道獨狼與黑熊從來沒有失手的時候,想必自己很快就會收到好消息了,不禁高興的猥瑣的笑了起來,便又開始加大力衝刺了起來,顯然牀受不了他那肥豬一樣的體重,正吱呀吱呀的響着,彷彿在給這對狗男女作一支美妙的交響曲。

……

蒼天吶,大地啊,不要這麼玩我行不。葉無雙對着蒼天豎了一下中指,因爲此刻的葉無雙還在奔跑,不過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到了山底。

晚風瑟瑟,靜的連風聲都聽得到,鬼影都見不到,何況是人影呢。

很顯然這裏沒有人居住,也少有人來,一邊走一邊哼着歌兒的葉無雙心裏是五味雜陳,正苦中作樂呢。

“哎呀!氣死我了,又輸了,看他們那小人得志的模樣,哼,我一定會回來的!”一輛炫酷的紅色法拉利上,一個身穿皮夾克,長髮齊腰,還漂上了酒紅色的一女孩憤憤不平的在咆哮。

正在路上走的葉無雙聽見“嗚…”的聲音離自己越來越近,頓時面露喜色,隨即轉過身看到有兩道車燈射過來,有一輛車正飛快的朝這邊駛來。

葉無雙仰頭望着蒼天,蒼天不負我啊,果然是天無絕人之路,葉大狀元得意的笑,得意的笑…

然後張開雙臂,呈懷抱狀橫在了路中間…

紅色法拉利上的女孩突兀的見路中間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東西擋在了路中間,不禁嬌呼一聲,那是誰啊,找死啊,不要命了!

葉無雙見前面的車輛沒有停的意思,不由得嚇了一大跳,我去,不會不停車直接撞過來吧?!

於是一邊揮舞着雙手一邊大叫,“停停停!我是好人!”

“嗤~”一聲急剎車的聲音響起,當車停下的時候,車離咱們的葉大狀元只隔一釐米,嚇得葉無雙冷汗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