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爸媽問起來,總不能說自己考了3.5吧,復讀一年考了3.5,那可比上一次考零分丟人多了。”

越想越苦惱,江辰乾脆拿起了自己的平板開始玩當下最火的經營策劃類遊戲。

許是因爲高考失利的緣故,原本最喜歡的遊戲幾分鐘便沒了興致,就這樣,江辰趴在牀上不覺間便進入了夢鄉。

時間不知過了多久。

江辰只感覺自己睡的很沉。

而就在這時,耳旁卻是傳來一道悅耳的小女孩聲音。


“王兄,醒醒。”

“王兄,再不起牀就要遲到了。”

迷惑間,江辰揉了揉眼,可當他醒來時,卻是發現自己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

古老式的房屋稍顯破舊,自己的席夢思大牀已經變成了古代的牀榻,不過就是有些破舊。

周圍的物件擺設,門窗櫃子,皆是凸顯了古典風格。

“王兄,你終於醒了,害的小七叫了半個時辰呢。”

那道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江辰一愣,隨後迎着聲音傳來的方向微微撇過頭去。

此時,一面容微紅的少女正楚楚動人的伏在一旁的牀榻上,似是叫江辰起牀叫的着急了,氣息都有些急促。

少女約莫十五六歲的模樣,穿着一身宮廷皇家少女才能穿的綾羅杏黃裙,朱脣微啓,明眸含光,引得江辰一陣失神。

“這裏是…”

江辰剛想要問問這是哪裏,便覺得頭疼欲裂,隨後便有着一系列的陌生信息匯入腦海之中。

九州大陸、大河國、日月谷



大河國六王子江辰。

……

記憶融合完畢,腦海中的疼痛方纔收斂。

整理着腦海中的紛亂的記憶,江辰心底有個大膽的猜測。

他,穿越了。

而且像小說中的主角一樣穿越到了一個玄幻世界。

不過自己開局不是小家族的少爺,也沒有被退婚,而是一個國王。

不過卻是一個剛剛被滅國的國王。

這個世界名爲九州大陸,是一個武道繁衍到極致的大陸,而自己所在的國家名爲大河國,位居大陸東部的東荒之地。

而就在三月前,大河國被毗鄰的落日、銀月、黑鷹三大王國所滅,國王江峯戰死,王族血脈幾乎死絕。

身爲六王子的江辰和七公主江瑩被禁軍護送,拼死逃往祖地日月谷,而他也被父王臨死前受命爲最後的國君。

“哎…難道英語考不好就要被這麼懲罰?”

江辰有些苦惱。

前世他雖然英語成績賊差,可是其他科目都是班級裏的一流,就算高考失利考不上自己心目中的大學,也還能復讀啊。

雖然他復讀效果不怎麼顯著…

可如今穿越到這麼個被滅國的國家裏,自己還是個國王,這就有點麻煩了。

一個不好,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而就在這時,一旁的江瑩玉手輕輕抵在了江辰的額頭,輕聲道。

“王兄是不是身體有恙?”

“要不小七讓族老們明日再來?”

發現江辰身體已無大礙,小丫頭方纔安心的收回了纖纖玉手。

“族老?他們要見我?”

江辰有些疑惑,從記憶裏他並未得知這些情況。

“嗯。”

小七螓首輕點,星月般的眸子之中卻是閃過一抹微怒。

“怎麼了?莫非他們還想造反不成?”

江辰心底一沉,思緒涌上心頭。

從這記憶裏,他便模糊知道一些祖地的事情。

在他的記憶裏,祖地的這些老傢伙可是連父王的賬都不買,更何況是一個早已被滅國、且毫無根基的自己。

“四大族老聯合了祖地上千的土著居民,揚言要廢掉哥哥的國王之位。”

“他們說父王自大引來滅國,使得江氏一族幾乎絕跡,不能再由父王子嗣統領大河國。”


小七言語變得有些急促,言語之中的怒意,江辰感受的極爲真切。

“那其餘三大族老呢?”

江辰知道這祖地有七位族老,代表着大河國七大分支。

“其餘三大族老帶族人前往荒山邊緣,在與三大王國周旋戰鬥,以免戰火危及祖地。”

聽到江瑩的話,江辰拳頭微微握緊,白皙的手掌因大力發出嘎吱嘎吱的骨節聲。

他生平最恨這些吃裏扒外、搞內亂之輩,之所以英語成績那麼差,也是因爲性格使然,不願觸碰英語課本所致。

“看來得設法穩住當前的局面才行。”

心底思襯着,又一個難題涌上心頭。

要知道這些個族老個個都是神藏境的強者,可自己如今 只是個小小的聚炁境,又如何能震得住這羣傢伙。

當初父王以王侯境的實力到達祖地,他們尚且倚老賣老,更何況自己這個沒有實力沒有根基的小萌新。

還不是隨隨便便踩死?

就在江辰思慮之際,門口傳來急促的敲門聲。

“國王可是休息好了?衆族老和族中衆人都等了一個時辰了。”

“莫不是國王懦弱的連見族中之人的勇氣都沒有了?”

“若是如此,還是趕緊交出傳國玉璽,退位讓賢吧。”

聽到門外的叫喊聲,江辰的雙眸微眯了眯,這哪裏是國王待遇啊,分明就是階下囚嘛。


“看來今日註定有一場劫難了。”

門外之人話語雖然猖狂,可卻並未擅自闖進來。

一旁的小七看着王兄儒雅的模樣,眸底閃過一絲擔憂,不過隨後她那青澀的面容變得異常堅定,纖纖玉手輕輕握住了江辰那握緊的拳頭。

“王兄,走吧,小妹保護你。”

看着小丫頭那堅定的眼神,江辰不禁輕輕颳了一下江瑩的瓊鼻。

“你這妮子,也太看不起你王兄了吧。”

雖然小七的實力比自己高,可也不過聚炁境九重的實力,相比起早已開闢神藏的族老來說,差了不止一星半點。

可若是現在不出去,惹急那羣傢伙,說不定衝進來就將自己給砍了。

“走一步看一步吧。”

心底思襯着,江辰緩緩起身。

“走,我倒要看看他們到底要翻出什麼浪。”

江辰眸底泛過一抹怒氣,隨後便踏步行去。

身後的七公主江瑩看着自己這位學藝不精的王兄,此時似乎多出來了點什麼。

“王兄…”

江瑩心底呢喃着,她說不清這種感覺,不過隨後便小跑上前與江辰並肩而行。 日月谷

大河國祖地。

三面環山,一條大河從西部的山崖之上垂直落下,猶如一道天河。

瀑布下,水聲震天,龐大的水流在谷內形成了一汪月牙狀的湖泊,名叫月牙湖。

湖泊對岸是一塊廣袤的楓樹林,林地高低起伏,此時正值初秋。

整片山林的楓葉都黃了,遠遠望去像個金黃的太陽,與對面的月牙湖遙相呼應,日月谷因此而得名。

若是細看,那楓樹林中的高地上,有着一處四方形的古老建築。

那裏是大河國祖地祭壇。

祭壇下方,站滿了人羣,足有上千人之多。

而這上千人,明顯的分爲了四隊,分別對應着四大氏族。

“江辰,交出傳國玉璽,我們或許還能饒了你江氏滅國之罪。”

“就是,快快退位讓賢,否則休怪老夫無情。”

“江辰,你區區聚炁境,怎麼當得了一國之君,還不滾下來。”

“若是讓賢,還能讓你生活在祖地,如若不然,按祖法處置。”

挑起話頭之人,乃是四大族老之一的莫老,莫冥,是如今莫氏一族的掌事人。

其餘三人分別是其餘三族的族老。

看着臺下,面容陰寒、言語逼人的莫冥等人,江辰泛起一抹冷笑,嘴角掀起一抹自嘲。

“就這麼迫不及待麼?如此族人,就算邦國再強,又怎能不滅?”

江辰將目光鎖定在最左側的莫冥身上,隨後淡漠出聲。

“莫老口口聲聲稱江氏滅國,我父王在王城戰死不退,當時的莫老在哪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