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冬梅剛剛訂了回老家的動車票,看樣子估計是想跑!”

江琪若急切的道:“警方那邊已經提前布控了,跑她應該是跑不了,你趕緊帶着貴方哥過來——能不能將錢要回來,那就得看你們自己了!”

“我現在哪兒有空啊!”

想到自己跟秦冰約好的事情,魏明愁的直揪頭髮,最終只能給魏貴方打電話,讓他別管島上的事了,趕緊去警局……

而他自己,則打算先去見秦冰,將制符等等的事情搞定之後,再儘快趕過去。 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金碧輝煌自然是不需多言。

最引人注目的當然是房間中央的那張牀,不但大而且極其柔軟,讓人情不自禁的想象帶着一漂亮姑娘在其上顛龍倒鳳的場面……

秦冰就是一個漂亮姑娘,非常漂亮的那種。

一張巨大和舒的牀,還有漂亮姑娘……

想要顛龍倒鳳的條件其實都已齊備,不過魏明卻半點不敢想這事——因爲秦冰的模樣看起來,頗爲殺氣騰騰!

在這樣的房間裏,再如何顛龍倒鳳都不怕有人能聽到。

同樣的,被幹掉的話同樣不會有人能聽到!

也是因此,魏明在見到秦冰那殺氣騰騰的模樣之時,不得不幹笑一聲道:“談生意的時候,無論說什麼都是爲了佔據主動,爭取得到更多的利益——秦小姐你也算是生意人,相信你能夠理解的,對吧?”

“理解?”

聽到這話,秦冰就更有中一巴掌將魏明給抽貼到牆上去的衝動,心說姑奶奶被你給氣的七竅生煙,你居然跟我談理解?

不過顯然的,爲了靈果,秦冰不得不以大局爲重。

狠狠的瞪了魏明幾眼之後,她就直接將魏明當成了某個並不存在的生物,丟出了一本獸皮做的冊子之後,然後便開始教魏明怎麼制符。

符篆發揮作用,是特製的紙張,符水,以及符文三個部分共同發揮作用的結果。

符紙乃是採用靈材支撐,符水乃是利用靈獸的血液製成。

而那些各種形狀不同產生的效果也不同的符文,則是無數年來修行前輩們不斷總結,實踐的結果!

“越是高等的符篆,所需的材料要求便也越高——你那本符冊之上的符文,都是最基礎的符文,因而無論是對符紙和符水的要求都不高,所以眼下的符水,應該都夠用!”

秦冰一邊演示一邊道:“畫符的時候,圖樣準確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靈意貫通一氣呵成不能有絲毫的停頓,否則就會前功盡棄……”

說話之中,秦冰便已經畫成了一張低等的旋風符。

爆!

低喝之中,黃紙符篆之上靈光輕閃。

整張黃紙符篆便已化爲齏粉,但與此同時,一股旋風瞬間便圍繞着魏明呼嘯旋轉了起來,一時間讓他簡直連眼睛都睜不開……

“厲害啊!”

看到這一幕的魏明興奮的簡直都想拍爛手掌道:“原本以爲這種手段只能在電影中電視裏才能看到,沒想到居然是真的——等學會了這符篆手段,我魏明便也等於是半個神仙中人了,哈哈哈……”

“你別高興的太早!”

秦冰一邊教魏明練習的同時也不忘打擊道:“對於修行者來說,制符雖然不難,卻想學會卻也不是那麼容易——我能教你的,就是讓你掌握相關技巧,至於最終要多久你才能學會,那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明白!”

對這點,魏明自然沒有異議,不會幹出那種介紹媳婦還得讓人包生兒子的事來。

一邊練習,魏明也不忘詢問道:“不知道正常情況下徹底學會制符,一般需要多久?”

“這可說不準,因人而異!”

秦冰道:“聰明些的,可能十天半月,愚鈍些的說不定要一年半載,甚至一輩子都學不會也不是沒有可能!”

“那秦小姐你呢,你當初學會制符,用了多久?”魏明問。

“我?”

聽到這話,秦冰忍不住傲然道:“當初從接觸制符到徹底學會掌握,我只用了兩天——就連我爺爺都說若非現今乃是末法時代,否則我專攻符文,定有可能成爲傳奇級別的符修!”

“居然只用了兩天?”

聽到這話,魏明不禁咋舌的同時道:“也不知道我需要多久才能學會?”

“你?”

看着魏明那一邊學習一邊說話,三心二意的模樣,秦冰不禁鄙夷道:“以你的資質,一年之內掌握符技之道那都是燒了高香,就別說跟我比了……”

只是話音未落,秦冰便不禁秀眉一挑!

因爲她分明從正在畫符的魏明筆下,感受到了一陣涌動的靈意!

“不會吧?”

秦冰情不自禁的兩眼瞪大,死死的盯着魏明的畫筆,心說這傢伙才試畫了幾張符篆而已,別是就能順利成符吧?


“快失敗,快失敗啊!”

想到自己剛剛纔說魏明別說跟自己比,就算能在一年之內掌握符技那就是燒了高香的話,秦冰簡直都忍不住想要大喊出聲。

只是事與願違,隨着魏明的最後一筆落下,圓融的符意瞬息在房間內震盪開來!

爆!

靈意涌動之中,魏明手拈符紙低喝一聲爆字,符紙立即化爲齏粉,同時旋風狂涌!

不到一個小時就完成制符,而且這威能,居然比我之前的旋風符都要強勁太多?


感受着符篆的威能,秦冰看着魏明的眼神那簡直跟怪物也似……

魏明自然沒有注意到這些,只是望着那由自己繪製的符篆激發的旋風滿臉興奮,直到結束之後纔看向秦冰道:“秦小姐,你覺着我這制符天賦如何?”


如何你個頭!

想到剛剛自己吹噓自己兩天掌握符技的話,秦冰的俏臉是火辣辣的,悻悻不已的哼哼道:“這旋風符,那就是所有符篆中最低級最簡單的,短時間內能夠掌握那也沒什麼了不起的!”

說着這話的同時,秦冰不忘翻出符冊後方,指着其中一張繁複不已的符文道:“有本事你今天就將這張迷魂符畫出來!”

迷魂符的功用,乃是在短時間內迷惑目標的神智,算是整個符冊中威能最強橫的符篆了。

同樣的,其複雜程度,那也是首屈一指的。

看了看迷魂符的符文,魏明癟嘴道:“也不怎麼難嘛……”

啥?

聽到這話的秦冰簡直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畢竟當初爲了掌握這張符篆,她可是足足用了半年的功夫啊!

而且那還是在她循序漸進,符技雖不敢說是爐火純青,卻已經有相當造詣的時候了!

自己在符技有相當造詣的時候掌握這迷魂符,都足足花了半年的時間……

這傢伙可倒好,不過才製成了一張旋風符,居然就敢說這迷魂符不怎麼難?

感覺自己簡直是受到了羞辱一般,秦冰憋紅了臉道:“不難,不難你就製出來給我看看啊——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

“還是算了吧!”

眼見秦冰都有點氣急敗壞了,魏明可不想再刺激她,於是呵呵一聲道:“要不今天就這樣,回去我自己慢慢試?”

“什麼算了,你分明就是不敢!”

扳回一程的秦冰不忘打擊道:“僥倖製成了一張旋風符,便真以爲自己有多了不起,你這種人我可見的多了……”

“秦小姐,你這話我就不愛聽了啊!”

魏明鬱悶道:“什麼叫做我不敢啊?”

“敢的話你就制!”

秦冰道:“十顆靈果,賭你制不成!”

“好啊!”

魏明惱道:“我要是制不成,我送你十顆靈果——可我萬一要是製成了呢?”

“製成了我給你一千萬!”秦冰道。

一千萬!

聽到這個數目,魏明正要滿口答應,不過在目光掃過秦冰,注意到這丫頭眼底那抹奸計得逞的怪笑之時……

搞半天,原來用激將法想騙我靈果呢?

恍然的魏明立即便改變了主意,哼哼道:“要光是錢的話,那就算了,我不稀罕!”

眼見煮熟的鴨子要飛,秦冰忙道:“一千萬你都不稀罕,那你稀罕什麼?我看你根本還是不敢!”


“真不是我不敢!”

魏明嘿嘿笑道:“我是怕你不敢啊秦小姐,畢竟我想要的東西,那可不是一般的東西!”

“我有什麼不敢的!”

秦冰抓緊機會道:“只要你敢,無論你想要什麼,我都可以跟你賭——因爲我贏定了,你今天根本不可能將這迷魂符給製出來!”

“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

秦冰挑釁般的道:“你說吧,你想要跟我賭什麼?”

“我說了你可別生氣!”

魏明說完,這才上下瞅着秦冰那誘人的嬌軀道:“賭別的的話我沒興趣,不過要是秦小姐你願意以你自己跟我賭的話,那我倒是可以考慮考慮……”

說着這話的時候,魏明還不忘衝着不遠的大牀努了努嘴……

秦冰的俏臉在飛速充血,一雙粉拳更是捏的骨節暴突,似乎隨時都有一拳砸將過來的跡象!

“秦小姐,你要是不敢賭就算了,沒人逼你……”

嚇了一跳的魏明忙道:“不敢賭還打人,那可絕非君子所爲啊!”

“就算要打你,那也不是現在!”

秦冰咬牙切齒的道:“想賭我是吧,姑奶奶今天就跟你賭了,不過要加上一條,萬一你制不成符,不但要輸給我十顆靈果,還得讓我痛痛快快的揍一頓——你敢不敢來?”

魏明咕咚吞了口口水道:“我要說不敢,可以嗎?”

“你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