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逃到這裡后我用貯存在聚仙石中的仙力布置了這個祖地。從此後我就在這裡修鍊。很是令人高興的就是,我居然融合了天石,以天石為肉身成功的保存下來了神魂。

只不過,唉,功境一去不復返。直到現在,我也僅僅修鍊到下等人仙境界。

眼以前的實力相比差了十萬八千里。當年人皇的大東王朝令我是最清楚的。

這東西絕作不了假的。因為,聽說這塊令牌是神物,神物,那是屬於神袛之物。

這是天意,天意啊。爺,也許,這是爺冥冥中在命數安排。」武銀光居然老淚縱流。

「嗯,你叫我少主就是了。」唐春說道。

「好好好,老臣就叫少主了。」武銀光說道。

「那你怎麼不準武家親人過來拜祭,反倒是要外人才能進來?」唐春問道。

「我是有個心愿。希望能碰上有緣人。如果由著武家人過來拜祭那就沒機會了。

而且,我一直在這裡修鍊不能輕易出去。而且,關於此事還關聯著另外一件事。」武銀光說道,看了唐春一眼,道,「少主的息壤應該是得自南天府的息壤丘吧?」

「算是吧……」唐春把油莫里之事說了。

「這些賊子,狗東西!」武銀光大怒,爾後,道,「其實。少主。你可能還不知道。南天府其實是當年人皇爺暗中安排下來的另一個去處。」

「另一個去處,什麼意思?」唐春一愣,曹浩西夜更是震駭得不行了。

「人皇爺有測過命數,知道有一劫。這一劫估計難以渡過。


所以。事先早作安排了。而南天府的唐家就是人皇爺的後代。只不過後來唐家後代不爭氣。明明控制著龐大的南天府的居然給另外三家奪了權。

這也許是人皇爺都沒辦法算到的事了。不過。少主的出現就是變數。

也許,南天府要等著少主過去整合。爾後以它為基地進行反攻神牛王朝,恢復大東王朝國運。」武銀光說道。「少主,從此後,武府就是少主的下屬。

武府全族人的命就是少主的。銀光我可以追隨少主征戰天下了。

這以前的事又要物重演,就讓歷史再重演一回吧。」

「我想,都萬年過去了。你一直無法恢復鼎盛時的功境是不是跟這天石也有關係?」唐春問道。

「這個老臣我不清楚,不過,也許是吧。」武銀光說道。

「成為天石敗也天石,天石讓你存活了一萬年,而且還擁有仙力在身。而天石也束縛了你的功境的提高。也許你將永遠停留在這功境。」唐春說道。

「少主,只要能跟隨少主打天下,就是永遠這功境銀光也滿足了。只不過功境不高不能相助少主銀光心裡難安。」武銀光說道。

「無妨,慢慢來。今後咱們再想些辦法看看能否突破天石障礙讓你突破功境。不過,我想問一下。既然你五六品真仙境了,人皇爺當年功境肯定更高了。那宮裡那位姓白的老太婆豈不是更可怕了?」唐春問道。

「那老太婆的實力只略強我們一點,只不過人皇爺當年遭了暗算。

具體怎麼回事我也不清楚,當年我問人皇爺他也不說,只搖頭說這都是命數。

而且,老臣懷疑有別的勢力插手相助老太婆。因為,當年合圍我們的就有十來個真仙境強者。

天仙境倒沒見過,就是他們數量太多了。」武銀光說道。

唐春扔出了曹浩西夜。

「你怎麼也在?」武銀光一看,頓時大驚。

「你老二都沒死我不能先死了。」曹浩西夜大笑道。

「哈哈哈,講得對。」武銀光看了曹浩西夜一眼,又是一愣,道,「看來,你跟我一樣的倒霉。而且,你比我還倒霉。現在才半仙境,太弱了。」

「唉,講這些還有什麼用,當年我本來就比你弱。現在能撿條命在就不錯了。」曹浩西夜也相當的感嘆。

「銀光,你現在出去會不會給宮裡那位認出來?」唐春問道。

「不會了,因為,肉身被毀之後我在天石當中修鍊時就改變了原來的相貌,重塑了石頭身體。至於剛才我是以魂魄形式顯露的。所以小曹會認得出來的。」武銀光說道,「而且,當年人皇爺手下三**神將中忠心不二的也有一大半。而這些人中估計應該還有倖存者。只不過暫時還不敢露臉。一旦少主起事,他們就會出來的。」


「實力還太弱的時候咱們還是先隱忍,就是整合南天府後也不宜於一下子就打出旗號來。」唐春說道。

「謹遵少主之命。」武銀光說道,不久,把武家現任家主武和青招了過來交待了事宜。


而不久,武和青招呼來了幾個核心族人認了唐春這個少主。

「唉,太弱了,一個人仙層次的高手都沒有。」武銀光顯然不滿意,武家幾個族人頓時臉騰地就紅了。

「老祖宗,和青不爭氣,請祖宗治罪。」武和青幾人趕緊下跪請罪。

「要為少主出力,你們得努力。」武銀光一臉嚴肅。

「明白!」武和青幾人異口同心,回答。

有了武家相助,唐春一行人順利進入了天河城的青虹橋。

唐春發現,青虹橋猶如一條青色彩虹從神牛王朝一直延伸至遠方的南天府區域。

而天塹中的毒瘴冒騰出來后居然無法進入青虹橋,只能在橋的兩則。

「當年兩大區域大戰的時候估計這青虹橋就是兩邊防守的重點區域吧?」唐春問道。

「沒錯,兩邊都派有大批強者守著不讓過來。甚至戰況最激烈的時候有人提議毀掉青虹橋。

不過,此橋是遠古強者搞的真要毀的話也不好毀。並且,當年是有人想毀此橋。

不過,天際劃過一道青色彩虹,當即就把有異心想毀橋的十幾個強者直接劈死。

因此,後來再也沒人敢打此橋的主意了。」武和青說道。

「和青,你說,那個管理青虹橋的神秘家族跟此橋有沒關係?」唐春問道。

「肯定有關係,只不過那個神秘家族一直沒有顯身過。就是出大事時強者露一下你也看不清是誰。」武和青搖了搖頭。

「如此一來真要收復大東王朝時想把大批高手派過來難度就相當的高了。雙方都要有保人,哪裡去找如此多的擔保人?所以,控制青虹橋就至關重要了。」唐春說道。

「當然,估計雙方區域都打過那個神秘管理家族的主意。不過,誰也沒得逞。這說明那個神秘家族絕對有實力。」武和青說道。

「查,不管怎麼樣神秘也得先查清再說。」唐春下達了命令。

南天府的仙氣含量果然比神牛王朝還要濃一些。


而且,一進入南天府地盤就發現。本地人那個頭的確比唐春等人高大得多。滿街走著的都是二丈左右高的巨人。甚至,有些巨人高達五六丈都有。

因此,南天府的房屋建築得都特別的高大。

當然,南天府也並不是巨人族一個族類,還有許多別族生靈。

「它嗎滴,這些大塊頭的傢伙好像都很囂張。」胖子頗為有些不滿意。

「嗯,他們是土著,自視其高。認為他們巨人族才是天下主宰。

其實,個頭長這麼高狗屁都不是。浪費衣服不說,而且,行動沒有我們靈活。

當然,他們也有優點。這些巨人族的生靈們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比咱們要快一些。

因此,造就了巨人族生靈的強者也不少。不過,巨人族生靈腦子不如咱們靈活。

比如煉丹來講,他們在這方面就缺失。高階丹師極為少見。

對於,丹藥以及一些神兵的價格在這裡就偏高了一些。高階丹師和煉器大師在這裡的待遇是相當高的。」武風說道。

「傻大個啊。」胖子叭著嘴笑了。

「不能這麼說,普通智商沒咱們人族高。但是,人家也有絕頂聰明之輩的。別小看了他們。到時吃虧就來不及了。」武和青說道。

一行人沒有停留,匆匆往南天府首府南天城而去。

十幾天後終於到達南天城。

遠遠望去,一座高達千丈,長達十幾里的巨大牌坊挺立在南天城前面。

「這座牌坊叫『驚天之怒』,你們看看,整座牌坊是不是有點像是一個朝天巨人正在發怒時的表情。」武和青說道。

胖子和天香兒等人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來,道:「好像就像是一座牌坊,哪有什麼驚天之怒的表情?」

「你要用心看。」武和青說道。

一行人又細看著,但還是搖頭。

「武家主,你看出來了嗎?」胖子愣了一下問道。(未完待續。。) 「沒有。」武和青搖了搖頭。

「切,原來你也在蒙人啊。」胖子豎起了指頭。

「呵呵呵,據說能看出的就能得到『驚天之怒』認可,絕對有大好處的。因為,這處牌坊就是南天府的象徵。跟息壤丘一樣是南天府的祖源之地。」武和青笑道。

不過,眾人一轉頭,發現唐春正獃獃的看著牌坊。

胖子正想過去打招呼,不過,給武銀光扯住了,道:「別亂動,少主進入了頓悟狀況。沒準兒有收穫。」

如此一說,所有人都默默散開圍著唐春,有人靠近就給趕走。

「驚天,經天,驚天……經天……」唐春心裡默默念叨著,頓時心裡一驚。

因為,人皇爺就叫『唐經天』。這『驚天』跟『經天』可是諧音了。難道這塊巨大的牌坊就是大東王朝的人皇爺建立起來的?

就在這時候,大東王朝令閃了閃自個兒飛出來直奔牌坊而去。

此令猶如兒子見到母親一般。

「你終於回來啦。」一道滄桑的聲音響起。

「沒錯,回來了。」唐春說道。

「唉,萬年了。」那聲音嘆息了一下,牌坊上居然露出了一對朦朧,深遂而悠遠的眼睛。

唐春腦袋裡轟然一聲響,外掛丹田在意識海中形成的星辰突然全都亮了起來。這雙眼,像極了輪迴之眼。

「唉,亂象橫生。空魔域之始。複合大東王朝令,萬妖空域。切記切記!」那聲音嘆息了一聲,漸漸模糊直到消失。那雙眼也不見了。

而現場恢復了平靜。

當唐春睜開眼時才發現,一夥巨人族生靈正跟胖子等人打成一團。

「滾!」唐春突然生氣了,一聲吼。雙方都停止了戰鬥。

唐春一雙眼冷煞煞的掃了那些鬧事的傢伙一眼,哄地一聲,巨人族的幾十個傢伙居然惶惶然全都散開跑了。

好可怕的眼神!

這是現場所有人的心聲。

「呵呵,你剛才那道眼神可是有著初級神靈之眼的威力。」撼岳笑道。

「不會吧,這怎麼可能發出來?咱又不是神。」唐春搖了搖頭。

「呵呵,你剛才肯定有奇遇。那眼神其實是別人的眼神的延續。而並不是你真正的眼神。」撼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