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讓凌風心底打怵的是總感覺被什麼東西給盯上了,放出神識查找,卻並沒有什麼發現,人就是這樣對未知充滿了恐懼。

不知道走了多久,小路依然沉寂在黑暗中,看不到盡頭,凌風感覺應該是進入樹林的深處了,那種被緊緊盯上的感覺也越來越強烈!

走進樹林裏面,周遭樹木的顏色,發生了變化,一棵棵樹,就像沒有生機一般,雖然樹都長的十分的高大,但是樹上的樹葉卻卻長得十分的奇怪,也是黑色的。

不對勁,這不是樹葉,凌風走近了纔看清楚,這些黑黒的根本就不是樹葉,而是一隻只吸血蝙蝠,它們倒掛在樹枝上,一動不動的,就彷彿是大樹的樹葉,此處大樹居然都是沒有樹葉的!這些蝙蝠的個頭顯然比平時的要大的多,每一隻都有一尺多長,就像是冬眠一樣。

怪不得老是有種被盯上的感覺,這數不清的蝙蝠都睜着烏黑的小眼睛盯着凌風,讓凌風通體發寒。

凌風的手很自然的把殺破天給抽了出來,立在胸前。小心翼翼的走着,這時候凌風想起來,腳底下粘糊糊的東西是什麼了,應該是蝙蝠的糞便,這些蝙蝠靠吃什麼生存呢?

就在凌風想事情的時候,一陣颶風吹來,凌風的身體險些被吹倒,好不容易穩住身形,凌風心中暗道好險。

剛想鬆口氣,突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因爲原本一動不動的吸血蝙蝠突然都直立起身子,一副準備攻擊的模樣,剛纔的颶風難道是攻擊的信號。

一羣有組織有紀律的吸血蝙蝠,凌風都爲自己有這樣的想法,感覺到好笑。但是很快他就不這麼想了,因爲空中傳來肉翅扇動的聲音,一大片一大片烏雲撲面而來。

大片的吸血蝙蝠居然還能在空中組成一個個陣型,天空中出現了奇特的圖案,有方陣、有一字長蛇陣、還有三角攻擊陣型,排列整齊以後攻擊陣型在前,防禦在後,一字長蛇立於中樞,夾帶着嚯嚯的風聲衝向凌風。

原本看起來挺溫順的蝙蝠,突然攻擊了過來,凌風能清晰的看到它們嘴裏獠牙交錯,在如此漆黑的夜裏顯得特別的猙獰,肉翅上鋼勾一般利爪,泛着寒光,讓人心生戰慄。

凌風手中緊握殺破天神劍,冷冷的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吸血蝙蝠,身上升騰起無窮的戰力,正好借這個機會好好的檢驗一下自己如今的實力。

凌風不等吸血蝙蝠近身,身體彈射而出,殺破天神劍再次當成斧頭用,砍瓜切菜一般,很快地上就出現了一片片吸血蝙蝠的屍體。

凌風的身體已經不懼怕吸血蝙蝠的攻擊,所以凌風只是護着自己身體的脆弱部位就好,身上電蛇亂舞,猶如一尊身居雷霆之力的戰神,吸血蝙蝠只要是碰到凌風的身體就會掉落在地上,身體痙攣,失去戰鬥力。

凌風殺得興起,仰天長嘯,手中殺破天舞動的更加迅猛,吸血蝙蝠的陣型被凌風一個人衝的七零八落,一衆吸血蝙蝠雖然被斬殺了許多,但是依然悍不畏死的衝鋒,就像一隻只等待就義烈士一般,讓人打心底肅然起敬。

這是一個單方面的殺戮,突然凌風感覺到方纔的颶風再次襲來,一股陰寒之氣衝了過來,凌風擡頭一看空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兩隻巨型蝙蝠,這兩隻巨型蝙蝠通體血紅色,每一隻都有兩三丈長,巨大的肉翼一忽閃就能帶動一陣陣颶風,肉翼的邊緣兩尺多長的利爪,散發出灼目的光芒。

原本被凌風悍不畏死的吸血蝙蝠此刻卻都如潮水一般的退卻,這兩隻巨型蝙蝠一前一後把凌風困在中間。

突然兩隻蝙蝠張開嘴巴,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凌風卻感覺到一股股無形的壓力衝擊着自己的感官。

就如同一柄重錘不停的錘擊着凌風的心神。

咚咚咚!

凌風的七竅中都流出了鮮血,這兩隻血紅色的巨型蝙蝠居然是精神攻擊。而且它們的精神攻擊還是實質性的攻擊,不管你身體多麼的強悍,都不管用,因爲它針對的是人的感官。

凌風的心神都隱隱有些震散,而且這樣的精神攻擊讓凌風無所遁形,不管你躲到哪兒都沒辦法躲閃,看不見摸不着的攻擊,能讓人心神渙散,失去戰鬥力,最終心神被廢,人就只剩下一具沒有精神的屍體。

本來凌風看到吸血蝙蝠兩半寸長的獠牙,還有兩尺來長的勾爪,以爲這就是它們的攻擊利器,不曾想最厲害的居然是精神攻擊。

就在凌風意識開始模糊,七竅內大量的血液流出,身體搖晃不止的時候,突然一陣悠揚的琴音從凌風的心底響起。

凌風原本渙散的心神重新凝聚、凝實。突然琴音一轉,一直在捶打凌風精神的重錘,突然加快了捶打的力度,凌風的心神被打散了,重新凝聚,然後再次被打散,再次凝聚,最後越來越凝實,凌風就發覺自己的心神彷彿化作了一把鋒芒畢露的利劍。

百鍊成鋼!

這敲擊心神的重錘居然讓凌風的神識化形,凌風就感覺到自己的氣質都在這一刻發生了轉變,放出神識,神識可以清晰的感知到二三十里以外的東西。

當凌風把神識探查攻擊自己的吸血蝙蝠時,凌風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吸血蝙蝠體內發動精神攻擊時,它體內神識的運行線路,本來神識應該是看不到摸不着,現在我的神識居然可以捕捉到。

如果這樣,以後我的複製祕術將更加的完美,我可以用神識來複制對方的神通祕術,想到這裏,凌風神識化形,一柄利劍刺向身前的巨型蝙蝠,巨型蝙蝠身體一震,隨即掉落到塵埃,七孔流血已經沒有了生機。

凌風身後的巨型蝙蝠停止了精神攻擊,張開嘴巴,獠牙交錯,肉翼下的利爪抓向凌風面門,凌風如法炮製,神識化作利劍,衝入巨型蝙蝠脆弱的精神,巨型蝙蝠停在凌風的身前,尖銳的利爪都要觸摸到凌風的面門了,但是在它的口鼻中,鮮血滴落,“噗通!”一聲掉落在地上。

這時候剛剛突然悄無聲息的琴音,再次在凌風心底響起。

此刻的凌風心無雜念,無音魔琴的每一個音符都化作一個個古老的文字,在凌風的心神中浮現,很快一張看不出年代的金黃色的卷軸出現,所有的文字都沒入金黃色的卷軸,卷軸散發出無盡的光芒。

“禁忌之術!”

四個古樸的大字在卷軸表面浮現,就跟鐫刻上的一樣。此時凌風心底魔琴無音的琴聲停止,凌風想要去找尋無音的蹤跡,卻發覺沒有一點痕跡。

凌風嘗試打開卷軸,神識剛剛觸摸到卷軸,卷軸自行打開,禁忌之術之神識化劍。

居然是精神攻擊的祕術,凌風沉浸在精神祕術的講解之中,在卷軸上有一個小人在親身演練着神識化劍祕術。

凌風的神識或者說心神已經有了劍的雛形,在神識化劍祕術中,屬於入門級,到了最後神識居然可以秒殺數百萬裏的生靈,好恐怖,這真是輕描淡寫間殺人於無形。怪不得屬於禁忌之術。

凌風按照祕術中的講解,繼續錘鍊自己的神識,讓劍更加的堅實,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這把神識化作的劍與殺破天一模一樣。


凌風沉浸在對神識化劍的感悟中忘卻了時間。當他醒來時,周圍的環境已經發生了變化,原本枯藤參天老樹,吸血蝙蝠密佈的樹林消失不見,在凌風的面前出現了一個黑乎乎的洞口。

凌風放出自己的神識,探索周邊,這都是實實在在的存在,不是幻術,只不過面前的洞口彷彿有屏蔽神識的陣法,因爲凌風的神識探進去三五米的距離,就受到了阻隔,彷彿有什麼東西專門隔絕神識,讓凌風的神識探測不進去。 凌風放出自己的神識,探索周邊,這都是實實在在的存在,不是幻術,只不過面前的洞口彷彿有屏蔽神識的陣法,因爲凌風的神識探進去三五米的距離,就受到了阻隔,彷彿有什麼東西專門隔絕神識,讓凌風的神識探測不進去。

想要前行,必須從這個洞穿過去。一路走來不知道遇到了多少這樣沒得選擇的事情,凌風心中多了一份沉着淡定。

爲了以防萬一,凌風還是把殺破天握在手中,緩慢的前行,幽深的洞穴,也不知道是什麼生靈居住,裏面透着一股陰冷。

走了不長時間凌風發覺自己的感官只能感知自己身周不到一丈的範圍,這裏面肯定有屏蔽神識的東西。

突然凌風鼻子微微一縮,一股腥臭味傳來,這個味道好熟悉啊!

不好?

凌風游龍九步巧妙的躲向一邊,在凌風原本站立的地方出現了一頭身上閃着亮光的鱷魚。鱷魚的大嘴剛剛的閉合,如果不是凌風反應敏捷,估計現在有被腰斬的可能。

這頭鱷魚個頭不是很大,也就是一丈來長,通體閃爍着雷光。鱷魚看到凌風躲過了自己的攻擊,張開嘴巴一道閃電從他的嘴裏噴出,可以口吐閃電的鱷魚?

凌風沒有躲閃,本身凌風的細胞就具有雷霆之力,可以吸收雷電,凌風索性就看看,這頭鱷魚所發出閃電有多大的攻擊力。

閃電打在凌風的身上,就算凌風能夠吸收雷霆之力,身體還是微顫,一股**的感覺傳遍全身,在一剎那凌風失去了對身體的控制,好強大的雷霆之力。


就在凌風身體麻木的瞬間,鱷魚“唰!”的一下就到了凌風的身前,帶着無數倒鉤的鱷魚尾巴狠狠地抽打在凌風的身上,凌風的就感覺到身體被一股巨力打中,“嘭!”的一聲,身體被打飛了,狠狠地摔在牆壁上,周圍的岩石也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凌風的身體已經達到蛻凡境界,但是居然沒有撞碎洞內的岩石,身體結結實實的摔落在地上,這一下讓凌風痛苦不已。

太大意了,這鱷魚不僅可以口吐閃電,還有迅捷的行動力,就如同瞬移一般,這是什麼鱷魚啊?

凌風在恢復身體控制的瞬間,就從地上狼狽的爬了起來,還沒等站穩,眼前一道閃光就又到了,一股罡風撲了過來。

凌風不敢大意,手中殺破天狠狠的迎了上去,一陣金屬撞擊的聲音刺激着凌風的耳膜,殺破天神劍居然斬不破鱷魚身上的鱗片,反而是被鱷魚的身體給反彈開了。

這頭鱷魚雖然比一般的鱷魚要小,但它卻反應靈敏,行動迅捷,還能口吐閃電,最重要的是它的鱷魚皮上覆蓋着一層細小的鱗片,可以抵禦刀劍的攻擊。

一時間凌風只能是被動的躲閃,這個山洞內的空間有限,很多次凌風都不得不跟這頭鱷魚硬碰硬,凌風強大的力量頂多是把鱷魚給打的在地上打個滾,隨後鱷魚就跟沒事一樣的再次衝了過來。

這樣打下去不是辦法。凌風一邊躲閃一邊思索,這樣下去這鱷魚沒事,自己就先掛了。

“哎呀!我怎麼忘記神識化劍精神攻擊了?”凌風突然間靈光一閃,雖然你有堅不可破的外皮,但是你的精神應該可以攻擊吧?

情有毒鍾 ,一邊凝聚自己的神識,一股無形的劍氣,衝向鱷魚的頭頂。突然一股反彈之力傳來,居然把凌風的神識化劍給彈開了。神識攻擊也無效嗎?

凌風駭然,不對,雖然看起來是無效,但是鱷魚攻擊的身體明顯停頓了一下,也就是說這頭鱷魚應該害怕神識衝擊,只不過他可以反彈一部分而已。


想到這裏,凌風加大了神識衝擊的強度跟頻率,鱷魚的速度明顯的緩慢下來,在凌風神識之劍的衝擊下,鱷魚的防禦終於被打破,一動不動了,鱷魚的身體看起來沒有任何的傷勢,只是口鼻中有鮮血溢出,凌風放出神識可以感知到,鱷魚的大腦已經被凌風的神識之劍給攪碎。

這頭鱷魚一身是寶,凌風心情也是十分的激動,凌風的邋遢老道士師傅曾經說過,這種具有變異攻擊的生靈,它們的心臟都是最好大補之物,如果運氣不錯食用了之後,甚至有可能擁有它的部分變異能力。

凌風對鱷魚口吐閃電的能力,有幾分嚮往,如果可以擁有口吐閃電的能力,那自己的雷霆之力就更加的運用自如了。

但是面對一身是寶的鱷魚,凌風也是頭疼不已,怎樣才能破開它的這身鱗片呢?

凌風也想不出頭緒來,只能是溝通自己的識海,向石頭求助。


石頭看到鱷魚的時候,臉上一開始對凌風找他顯得不耐煩的神色,換做了一臉的震驚。

這是上古奇獸閃電鱷,你居然你居然殺死了一頭上古奇獸?石頭震驚的說道。

“閃電鱷?”凌風問道!

“真的不知道爲什麼上天要如此的眷顧你,閃電鱷一身是寶,它的鱷魚皮不同於普通的鱷魚,它的皮上覆蓋着細小的鱗片,如果可以用它製作一件法衣,那可是絕對的好東西,如果是你穿上了,估計就是化神境的攻擊,你也可以硬抗不死,但是一些變態攻擊除外。”石頭說道。

“我忘記了,它可以用於你身上補天神石所化衣服的進化,估計這次進化之後,你的這件衣服也可以買入法寶的行列了。”石頭彷彿剛剛想起來一般說道。

“最好的還不是這身皮,而是它的心臟跟它的趾骨。它的心臟又叫幽蘭雷音!煉化吸收後,不僅可以壯大你的心臟,還能附帶讓你擁有聲波攻擊,或許還有其他的能力。”石頭繼續說。

凌風都聽的呆住了,不是說天路是一條不歸路,十分的兇險嗎?怎麼對於我來說都是奇遇,還都是最好的奇遇,這不就是我想要什麼就給我送什麼嗎?

想到這裏凌風都忍不住傻樂。

“真的是鄙視你,也不知道你走了什麼狗屎運,你遇到的這些東西稍有不慎,就會送命,但是對於你卻就像是散財童子一樣,真的搞不懂!”石頭鄙夷的說道。

“趾骨?說說趾骨?”凌風習慣了石頭的冷嘲熱諷,根本不答腔,而是追問道。

“趾骨?我想不起來了,但是肯定有大用處,留着吧!”石頭拍了拍腦腦門說道。

“那個?它的幽蘭雷音怎麼拿出來?”凌風再次問道。

“從它的腹部下刀就好,它的腹部也就是它的軟肋。”石頭說完,也不搭理凌風,徑直走了。

凌風開心的剖開閃電鱷的身體,一顆拇指大小的藍色心臟被凌風取了出來,怎麼會這麼小。

別看它小,但是隱隱的雷聲陣陣,一道道閃電匯聚,有一股毀天滅地的能量波動,讓凌風感覺到心悸。

凌風不知道怎麼儲存,乾脆吃了得了。

一口吞下,下了肚凌風就後悔了,一股暴動的力量從身體內傳來,身體內的每一個細胞都有種被撐爆了的感覺。

一道道閃電在凌風的經脈中游走,深入骨髓的痛楚,讓凌風大汗淋漓。

身體內雷音陣陣,每一聲雷音,都讓凌風心底震顫,凌風后悔不已,緊咬牙關,口中默唸造化神功口訣,當默唸道第三重堅持的力量的時候,原本那些震顫的雷音突然地有些平復下來,雷音的頻率跟凌風的心跳頻率開始吻合,凌風能感覺到自己心臟強大了數倍不止。

但是身體內那些暴動的能量,被凌風的細胞吸收、同化。一陣陣細胞撕裂的痛楚,讓凌風痛不欲生,但是堅持的力量讓凌風一直緊咬牙關,凌風身體表面滲出了鮮紅的血液,整個身體就如同被雷海覆蓋,造化神功第二重生的力量,凌風心神鎮定。

可以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有一個種子發芽了,不斷的成長壯大,新生的細胞開始代替原本那些已經老去的細胞,新的細胞包容了雷音之力,凌風的身體就如同新生了一般。

此時的凌風對雷電之力的領悟上升了一個新的層次,不再僅僅侷限於皮毛,而是真正的入門,現在的凌風應該可以自如的操控雷電之力,或許等到雷電之力大成境界,甚至可以控制自然界的雷霆爲自己所用。

凌風吸收了幽蘭雷音,不僅僅提升了自己對雷電的掌控力跟領悟力,同時覺醒了一個血脈天賦-大道雷音,一種類似聲波攻擊的祕術,但是凌風還沒有領悟透徹,至於有什麼威力目前的凌風還不知道。

收穫頗豐的凌風,心情自然大好,放出神識探測一下週圍的情況,突然發現原先隔絕凌風神識的那道屏障沒有了,想來是閃電鱷的問題。

凌風暢通無阻的走出山洞,這裏是一個漆黑的環境,凌風放出神識很快兩個熟悉的人就被凌風感知到了,凌風跟冷亦寒還有文煜匯合。

匯合後才知道已經走出了天路,冷亦寒辨識了一下方向,此地距離刀王城居然很近,凌風簡單的詢問了一下二人在天路的遭遇,二人說一路上基本沒有遇到什麼阻礙,可以說暢通無阻,很快就出來了。

這讓凌風心中疑惑不已,怎麼一回事,居然還是不同的待遇,凌風想不明白。 匯合後凌風才知道已經走出了天路,冷亦寒辨識了一下方向,此地距離刀王城居然很近,凌風簡單的詢問了一下二人在天路的遭遇,二人說一路上基本沒有遇到什麼阻礙,可以說暢通無阻,很快就出來了。

這讓凌風心中疑惑不已,怎麼一回事,居然還是不同的待遇,凌風想不明白。

文煜不想進入凌風的乾坤袋,他想跟着凌風一起見見世面,凌風也就允許了,但是爲了防止他的出現讓世人震驚,他選擇了做凌風的影子。待在凌風的影子裏,這也是月影精靈族特有的本領。

文煜進入到凌風的影子,隨後凌風、冷亦寒直奔刀王城。

在凌風想來,他跟冷亦寒應該是離開刀王城好幾天了,但是回到刀王城才知道,只是離開了幾個時辰而已,一絲陰霾再次爬上凌風的心頭。

這發生的一切還是冥冥中自由安排,那種被人操控的感覺,讓凌風很不舒服。

“你就是凌風?”鳳奶奶冷冷的打量着面前的少年。

少年也就十五六歲,一身白色的衣服,濃眉大眼,臉上掛着與年齡不符的沉着冷靜的表情,棱角分明的臉上透出一股剛毅,寧折不彎的氣勢。站在那裏一剎那天地失色,他的眼睛深邃高遠,讓鳳奶奶都有種看不透的感覺。雖然不是多麼的俊美帥氣,但是自有一股吸引人的氣質。

“正是!有何指教?”凌風看到對方控制着葉千寒,心裏就來氣,所以沒好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