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0年1月30日,11:.

九郎岳光之棺遺跡

「我們受到了襲擊,救命啊,救命啊啊啊啊!!!」

尖叫聲,呼救聲從遺跡的洞穴中傳來,但是下一秒便完全消失。

「不好,我們進去,菲莉斯!」

「Henshin!!!」x2

龍天宇和菲莉斯兩人在奔跑中變身為空我全能形態與亞極陀大地形態衝進了遺跡之中。

血液、殘肢、死灰的人臉,當兩人衝進遺跡最中心時,入眼的首先是這一切。

「Kuuga!AgitΩ!」擁有白色的強化肌肉,以及雜亂如同鳥窩一般長發的怪人對着兩人低吟。

「達古巴!」龍天宇看着四周的景象憤怒的喊道。

菲莉斯沒有說話,但是其腰帶上的賢者之石散發出了神聖的銀色光芒。

「GiBu(去死吧)!Kuuga,AgitΩ!」

「GiBuNZaGoRaGiZa(要死的是你)!」龍天宇用古朗基語大聲回應道。

隨即龍天宇和菲莉斯兩人帶着達古巴朝着遺跡外跑去。這裏的地方實在太小,三人根本施展不開。

「超變身,驚異!!!」面對處於中間體的達古巴,龍天宇不敢有絲毫大意,一上來就變身為驚異形態。

「形態變化,閃耀!」另一邊,菲莉斯也變身為閃耀形態亞極陀。

「GaBaSaGiGiBiBoSaPa(新的力量嗎)?」看着黑金色的驚異全能空我以及閃耀亞極陀,達古巴饒有興緻的說道。隨即橙紅色如同火焰一般的封印能量在其全身浮現。

轟隆!!!

原本就被烏雲所覆蓋的天空中,突然一道粗壯的銀白色雷電柱朝着兩人劈落而下。

「菲莉斯,小心。」龍天宇擋在菲莉斯面前,沐浴在雷電之中。雷光收斂,龍天宇的身上流動着金色閃電,隨後他抬起手指向對面的達古巴。

菲莉斯的雙手冒出白色的光芒,隨即化為銀白色的火焰柱向對面的達古巴奔襲。

轟!!!

「唔!!!」

達古巴的身體突然自燃起來,驚異全能空我的超自然發火併沒有究極體那麼強,不過加上菲莉斯的火焰,再加上此時的達古巴也不是究極形態,兩人還能對其造成可觀的傷害。

喜歡阿宅的無限之旅請大家收藏:()阿宅的無限之旅新樂文更新速度最快。《一世劍主》006:敲悶棍,女俠來借馬 除了十大宗門之外,像大旗門這些二流宗門,也紛紛趕到。

這次圍攻天寶宗,大旗門可沒少出力。

還有很多大家族,聚集在四周,觀摩這場盛會。

「白晉,想要我們靈陽山脈,我勸你別痴心妄想了。」

沐天黎發出一聲冷哼。

往年十大宗門盛典,探討的是關於修鍊方面的東西,相互交流,相互切磋。

每一次十大宗門都收穫頗豐。

交流之後,還有寶物置換功能,大家將各大宗門的寶物拿出來,相互交換。

例如自己沒有用的東西,而其他人則非常有用,可以通過購買或者以物換物。

但是今年的十大宗門盛典,已經變了味道。

沒有交流,出現的那一刻,就箭弩拔張。

與其說是十大宗門盛典,還不如說是對天寶宗的一場討伐。

從場面的局勢來看,天元宗顯然是藉助十大宗門盛典,除掉天寶宗。

「白宗主,別忘了,這裏是十大宗門盛典,是我們老祖宗定下的規矩,我們只說道,如果白宗主不願意交流也就罷了,大可坐在一旁。」

天羅谷宗主站起來,認為白晉有些過分了。

雖然彼此間有過恩怨,那是以前的事情。

如果有仇怨,等十大宗門盛典結束之後,再做了斷也不遲。

「你們天羅谷一直不問世事,這次竟然主動站出來幫助天寶宗,難道權宗主,也想要跟我們天元宗為敵。」

白晉目光看向權重,眼眸深處帶着一絲不懷好意。

上次圍攻天寶宗,險些就要成功,結果權重帶領高手前來相助,才保存了天寶宗的香火。

「十大宗門這麼多年,一直相安無事,這一切禍端,應該都是白宗主挑起來的吧。」

權重一甩袖袍,如果不是白晉聯合了其他幾大宗門,天羅谷也不會出面干涉。

天寶宗一滅,天元宗很有可能將矛頭指向其他宗門,逐一擊破。

最好的辦法,大家一起聯合起來,抗衡天元宗,不能讓他一家獨大。

「今天還有誰,站出來替天寶宗說話,大可一併站出來。」

白晉冷笑連連,什麼十大宗門盛典,都是一個幌子,今日把他們全部召集過來,目的是一網打盡。

不僅是天寶宗,還有天羅谷,縹緲宗,全部都要滅掉。

從此以後,南域只有一個天元宗一家獨大。

「白宗主,你這是要跟全天下為敵嗎!」

一直置身事外的羽化門宗主邱行都看不下去白晉的所作所為了。

如此公然跟全天下作對,誰給白晉的膽子。

天元宗這些年雖然發展壯大,還沒有自大到藐視整個南域的程度。

「沒錯,今日誰敢站出來阻止我,就是我的敵人,你們好好掂量掂量。」

白晉揚天狂笑,霸氣一覽無餘。

公然宣戰,誰敢阻攔他,就是他的敵人。

「真是笑話,今日我到想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將我們全部滅了。」

天刑站起來,認為白晉在胡言亂語。

就算他聯合了青紅門,紫霞門,金陽神殿還有獨孤世家,那又如何。

想要全部殺光他們,難於登天。

到時候天寶宗,縹緲宗還有天羅谷也會聯合一起。

五對三,就算不敵,自保應該夠了。

「一會你們就知道,我有沒有這個本事,跟你們說了這麼多,希望讓你們好自為之,既然你們不識好歹,那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白晉眼眸中的殺意越來越明顯。

前來觀摩的那些大家族一臉懵逼。

說好的道術交流呢?

說好的法寶置換呢?

說好的自由坊市呢?

說好的……

這哪是十大宗門盛典,這壓根就是天元宗佈置的一個彌天陷阱吧。

既然來了,自然也不會這時候離開。

沒有坊市,沒有交易,沒有交流,卻能看到一場曠世之戰,倒也值得。

場上局勢越來越緊張,每個人都很清楚,天元宗之所以這麼做,目的是一網打盡。

天寶宗龜縮在宗門,有防禦大陣,想要徹底擊潰,付出的代價太大了。

如果能引到無常仙島,那就不一樣了。

這才是白晉的陰毒計謀。

「夠狠!」

不少人暗中豎起了大拇指,白晉不愧是一代梟雄。

如此忤逆天下的大事,都敢做出來。

成功了還好,如果失敗了,將遭到萬人唾棄。

「準備戰鬥!」

沐天黎很清楚,已經沒有必要繼續說下去,直接戰吧。

反正都有一戰,何必在磨磨唧唧。

凌厲的罡風,在無常仙島上空刮過。

自從兒子白元死在柳無邪手裏的那一刻,白晉就沒睡過一天覺。

每當閉上眼睛,就看到兒子渾身是血朝他走過來,讓他替自己報仇。

不殺柳無邪,不滅天寶宗,白晉這輩子都別想睡覺了。

所以柳無邪離開半年後,天元宗開始發動大戰,攻打天寶宗。

一切的一切,都是提前計劃好的,包括今日的十大宗門盛典,而是白晉利用這個盛典來除掉天寶宗的最佳時機。

還有什麼比十大宗門盛典更方便的,可以把所有高手聚集在一起,一網打盡。

不能用歹毒來形容白晉。

因為歹毒終有範疇,白晉所做的一切,已經超出了人類極限,今日一旦得逞,無數人因他而死。

整個南域,也會生靈塗炭。

大戰一觸即發!

天寶宗高層基本全部來了,除了十大長老之外,各峰的峰主,以及執法堂,任務堂長老全部趕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