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嫵姐兒必定是一眼就瞧中了永昌伯世子,周茵娘不答應,嫵姐兒便就在她跟前說情,以至於周茵娘這才軟了態度,可對?」寧國公主萬分無奈,見明杏點頭,不由問了句,「這事為何當時不告訴我?」

這都過了半個月了,才來和她說,未免也太晚了點。

明杏一聽,就知道公主必定是心生不快了,連連說道,「公主恕罪,當時奴婢也並未注意過,只當是郡主宴請一眾同窗,可後來奴婢見那周娘子越來越不對勁,便就私下裡問了,這才知道的。」


要不是覺得周娘子態度轉變了,明杏也不會去關注這事。

寧國公主就朝她擺了擺手,並沒再說什麼,明杏見了,便就躬身退了出去。


……

林府。

林夫人此刻正無比頭疼著,見女兒難得和自己撒嬌,又不忍心拒絕了。

可那汀蘭書院擺明了就是不可能贏的,她要是真答應押銀子進去,不就是等於敗家嗎?

林府比不得長公主府,可沒有這麼多銀子拿去賭。

「娘,女兒也是汀蘭書院的一份子,長公主為了支持趙姐姐,押了一千兩銀子買汀蘭書院贏,女兒比不得趙姐姐,只想著押個幾百兩進去。」林楚容賴在林夫人懷裡,一副小女兒姿態。

林夫人一聽,當即就皺了眉頭,正要開口呢,就聽女兒又道,「娘,女兒拿自己的私房押進去,倘若汀蘭書院贏了便好,輸了,女兒也不後悔!」

林夫人,「……」

林家就只有容容一個女兒,往後林家都是要給容容的,又怎麼可能真的讓女兒拿自己的私房錢去下注?

「罷了,我就讓賬房的人給你拿個三百兩銀子,要押誰就押誰吧!」 蜜枕甜妻:厲少,別太壞! ,到底還是心軟了。

三百兩銀子也不算少了,林府每個月的開支也才不過五百兩。

林楚容聽了,頓時就眉眼彎彎地笑了笑,聲音聽著嬌嬌的,「多謝娘!」

她相信趙姐姐,汀蘭書院此次必定能超過飛鶴書院!

林夫人拿女兒沒辦法,又見自己這般和自己撒嬌,只好搖頭笑道,「你呀你,這事就先不要告訴你爹了,免得他又要說出什麼不好聽的話來。」

林老爺不是不愛女兒,只是覺得汀蘭書院不可能贏過飛鶴書院罷了。

當然,林夫人心裡也是這樣想的。

「女兒都知道的,娘就放心吧!」林楚容點點頭,眼眸放光。

……

書院大比尚未開始,各大賭坊卻已經是錢袋子鼓鼓的了。

不知是誰算了一下,如今外頭汀蘭書院的賠率已高達十五倍,一舉成為歷年來最高。

可惜即便有這麼高的賠率,也沒幾個人敢買汀蘭書院贏,大多都是買的飛鶴書院,就連賭坊老闆都覺得汀蘭書院必輸無疑。

這明擺著的事情,自然不可能會有幾個人傻到去敗家。

畢竟,年年都是飛鶴書院第一。

並無人知道,班山長悄悄讓姜暖拿了五百兩銀子,買了汀蘭書院贏。 次日一眾少女早早地就去了書院,抬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掛在牆上斗大的「第一」二字。

這是趙雙姝昨兒夜裡寫好,今早特意讓人掛上去的一幅字。

字跡工整,蒼勁有力,無一不透著霸氣。

「寫得好!」最先出言誇讚的,竟然是盧宛芊,「趙妹妹這幅字,寫得當真是好極!」

昨兒她被趙雙姝給忽悠了,還真的想著能在書院大比拿第一,等回去后她才反應過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還拿第一呢!

能拿個第二就已經是叫做運氣好了。

畢竟人家飛鶴書院和鳴鹿書院都不是吃素的,就連蘅蕪書院今年也有超過汀蘭書院的趨勢,還妄想能夠拿下第一,簡直就是在痴人說夢!

盧宛芊這句話聽著像是在誇讚趙雙姝,卻是帶了濃濃嘲笑之意的。

「多謝盧姐姐誇讚,我也覺得這幅字寫得極好,」趙雙姝微微勾唇,並沒有半分不快,笑道,「畢竟我這人素來習慣了拿第一,即便是書院大比,也不例外。」

盧宛芊,「……」

氣死她了,這個趙雙姝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年紀小小,可口氣實在是大得很!

真以為書院大比是很輕鬆就能拿到第一的不成?

也不看看背後有多少人都在等著看笑話,第四百七十七章

次日一眾少女早早地就去了書院,抬頭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掛在牆上斗大的「第一」二字。

這是趙雙姝昨兒夜裡寫好,今早特意讓人掛上去的一幅字。

字跡工整,蒼勁有力,無一不透著霸氣。

「寫得好!」最先出言誇讚的,竟然是盧宛芊,「趙妹妹這幅字,寫得當真是好極!」

昨兒她被趙雙姝給忽悠了,還真的想著能在書院大比拿第一,等回去后她才反應過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還拿第一呢!

能拿個第二就已經是叫做運氣好了。

畢竟人家飛鶴書院和鳴鹿書院都不是吃素的,就連蘅蕪書院今年也有超過汀蘭書院的趨勢,還妄想能夠拿下第一,簡直就是在痴人說夢!

盧宛芊這句話聽著像是在誇讚趙雙姝,卻是帶了濃濃嘲笑之意的。

「多謝盧姐姐誇讚,我也覺得這幅字寫得極好,」趙雙姝微微勾唇,並沒有半分不快,笑道,「畢竟我這人素來習慣了拿第一,即便是書院大比,也不例外。」

盧宛芊,「……」

氣死她了,這個趙雙姝簡直就是痴人說夢!

年紀小小,可口氣實在是大得很!

真以為書院大比是很輕鬆就能拿到第一的不成?

也不看看背後有多少人都在等著看笑話,到時候她倒要看看,趙雙姝顏面掃地的模樣!

盧宛芊心裡不舒服,可其餘少女聽了趙雙姝說的那番話,卻是個個都很振奮。

「趙姐姐,此次咱們必定要拿下第一名,也好為咱們汀蘭書院爭光!」

「就是,往年那些男子總說女子不如男,今年就讓咱們臘梅學舍的學生,好好地給他們上一課,叫他們知道知道,女子也不遜色於男子!」

「咱們必定能拿第一的,大家不要灰心!」

趁著眾人這般有信心之際,趙雙姝順勢笑著說出了自己的計劃,「既然是要奪得書院大比第一名,光靠嘴皮子說說定然是不可能的,咱們以後每日不止除了午休被取消,就連下午散了學之後,也要在書院多待半個時辰。」

原本是申時三刻散學,既然是要多待半個時辰,那可就是接近酉時才能散學了。

「這半個月里,不止是咱們要努力,就連夫子們也會一道留下來,陪著咱們一起努力。」趙雙姝又輕輕地補充了句,眼裡滿是笑意。

一眾少女聽了,紛紛點頭,齊聲說道,「多加努力,勇拿第一!」

聲音聽得頗為響亮,氣勢更是十足,一眾少女信心滿滿。

就連陶靜瀟,此刻也沒有再和趙雙姝杠上,也是鬥志昂揚。

……

除了學生們鬥志昂揚,就連書院的夫子們也湊在一處竊竊私語。

「臘梅學舍的這批學生確實是要比往年好很多,說不定此次書院大比還真就有希望!」

「便就是沒希望也沒什麼,最起碼學生們肯上進,咱們這些做夫子的,瞧在眼裡也覺得快慰許多。」

「這倒是,原本我還覺得山長做出這個決定來,是錯誤的,畢竟臘梅學舍的學生原就要比往年少了一個,可如今看來,倒是再正確不過了!」

「這可就要歸功於趙雙姝了,要不是她帶領著學生們努力,又哪裡來的這番景象?」

「是啊!山長收了趙雙姝這個弟子,只怕是嘴角都笑得合不攏了!」

說起趙雙姝,一眾夫子眼裡就露出亮光來,覺得看到了希望。

學生們每日沒了午休還要晚上多留半個時辰,夫子們自然也是一樣,絲毫不覺得有多辛苦,反而個個都很樂意。

……

這一日,謝皇後來書院教授策論,也是滿臉的笑意。

「往日汀蘭書院就只能拿個第三名,雖說已經是女子裡頭的翹楚,但你們能有奪得第一的決心,我心裡也覺得十分欣慰。」

「音律、書法和經義三門,一直以來都是咱們書院的強項,算學和騎射還有書法則是飛鶴書院的強項,你們既是想要拿到第一,便就要在這三門上多下苦功夫。」

「倘若你們此次書院大比真能拿到第一,我必定有重獎!」

一席話,聽得一眾少女鬥志更加高昂了,紛紛點頭應下。

能夠拿到第一固然是好事,可能夠得到謝皇后的重獎,那才是真叫人熱血澎湃的啊!

她們必定要加倍努力,勤學苦讀,此次書院大比就不信拿不到第一名!

謝皇后就把目光移向了趙雙姝,盯著她看了看,然後笑著問道,「趙雙姝,此次書院大比,你可有信心帶領眾人拿下第一?」

當著謝皇后的面,趙雙姝也是半點不露怯,眸子里儘是自信,從容回道,「請夫子放心,學生有信心。」

聽到她的回答,謝皇后眼裡的笑意就更濃了,挑眉一笑,「好!那我就等著你們拿下此次書院大比的第一名!」 謝皇后回宮之後,便就把這個振奮人心的好消息告訴了孝昭帝。

「趙雙姝年紀雖小,但頭腦聰慧,此次書院大比,她領著一眾學生日夜苦讀。」謝皇后說起趙雙姝來,眼裡就多了幾分笑意。

最開始謝皇后是想讓趙雙姝做自己的兒媳,可後來好友相勸,她便就歇了那個心思。

如今看到好友收了趙雙姝為徒,趙雙姝也確實是個聰慧的,謝皇后自然也替好友高興。

孝昭帝一聽,到底也是自己的外甥女,心裡自然也是高興的,笑著說道,「說起來她和你年少時生得頗像,都是個有膽有謀的,天不怕地不怕,偏偏又有一身的真才實學。」

「起初朕得知她才是婉嬋的女兒,朕心中還有幾分瞧不起,畢竟是個被當成庶女教養了十三年的,可如今看來,趙雙姝竟是半點也不輸給那些名門閨秀!」

謝皇后聽了,腦子裡就想起了自己年少時,女扮男裝入書院,和孝昭帝成為同窗的事。

一眨眼,竟是過去了大半輩子,二人的女兒都已經嫁人生女。

謝皇后想了起來,孝昭帝也想了起來,握住謝皇后的雙手,眉目溫柔地說道,「晚娘,朕當年見你時,你可比趙雙姝還要更膽大一些,那時候你女扮男裝和朕做了同窗,每次月考都比朕考得好,回回都是書院的第一名。」

「那時候你是不知道,朕心裡一心只想著超過你,拿到第一。」

說起這段陳年往事,帝后二人彷彿又如年少時一般恩愛,那些個嬪妃在這一刻被遺忘。


可說著說著,謝皇后心裡就只剩下了冷漠,年少時的孝昭帝對她無比深情,只要她一人,許了她一生一世一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