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緊接著,這些妖修接下來的話語,卻讓魚龍真人等人變得火熱的心,瞬間冷卻了下來。

有人將龍屍吞噬了,甚至還帶走了那頭活著的龍!

而等到這些妖修一說起來那些人的長相,魚龍真人等人的臉色全都變了,

尤其是將龜仙派的強霸,他直接就爆喝一聲:「該死的蒙面賊子,果然是他們搞的鬼!」

現在得知了這些隱秘情況之後,魚龍真人等人也算明白了。

隕龍島的存在,很可能就是那具龍屍,以及那頭活著的血色巨龍的力量在支撐著。

但現在那龍屍被吞了,血色巨龍也詭異的變成小女孩被帶走了。

也就是說,支撐著隕龍島的力量,已經消失,所以很有可能,隕龍島這個獨立空間,在逐漸崩潰。

於是乎,眾人的空間類妖獸,察覺到危險,才會主動將人帶離隕龍島!

明白過來之後,魚龍上人等人直接震怒!

「徹查,一定要徹查!!!」

「把那些賊子找出來!絕不能饒恕!」

「把整個東海翻過來,也要找到他們!!」

……

……

而就在魚龍上人等人震怒之際。

他們不知道的是,距離隕龍島位置數百里的某處半空,忽然玄光一閃。

一頭蝦類妖獸載著三人閃現而出。

正是方正,趙莽,以及操控呂天蝦的龍可兒!

此時此刻,閃現出來之後,方正連忙掃視周圍。

在發現周圍空無一人,以及看到獨屬於龜仙海域的景色之後,方正頓時暗鬆了一口氣。

呼~~~~~

他們總算離開隕龍島了。

—— 從隕龍島出來之後。

方正沒有二話,連忙召喚出水性極好的玄鯤,直接載著趙莽,以及龍可兒,迅速的往更遠處的而去。

看了一眼灰頭土臉的趙莽,方正當即詢問一聲:「趙大哥,你沒事吧?」

剛才的戰鬥,實在太兇險了,他也沒來得及顧得上趙莽。

趙莽聞言,頓時笑道:「俺沒事。」

他雖然魯莽,但剛才發現戰鬥太激烈之後,也反應不慢的躲了起來,所以看起來有些狼狽,但也問題不大。

方正這才點了點頭,然後又皺眉道:「趙大哥,這次本來我也不想施展那麼多手段的,但你也看見了,情況超乎想象,恐怕我們的身份要因此暴露了。」

趙莽聞言,頓時臉色變得凝重。

方正所說的情況,趙莽自然也意識到了。

這一次隕龍島之行…

他們雖然全程都是蒙著面,但因為手段能力的緣故,很可能會被有心人注意到,從而聯想到他們的身份。

其實在趙莽看來,方正還好,畢竟他的手段能力都比較多。

但趙莽自己就比較尷尬了,從頭到尾,都是野蠻衝撞,要不就是蠻力。

而他們兩個,只要猜測到其中一個人的身份,另一個人的身份也就自然能夠牽連出來。

眼看趙莽也清楚其中要害,方正頓時直接道:「趙大哥,既然這樣,那你就不要回去了,就跟我一起回北冥島吧?」

既然眼下已經有身份暴露的危險,那麼趙莽再回魚龍門的話,可能就危險了。

所以方正當即提出了建議。

當然,也不是說北冥島就徹底安全了,但總好過在魚龍門區域那裡被瓮中捉鱉。

而且方正現在的實力又增進了一番,哪怕是地階妖修前來,他也不懼,如果再提前布置一下的話,甚至能夠擋下更多的地階妖修。

再不濟的話,他也能帶著趙莽龍可兒等人棄島逃走。

而趙莽聞言,沉吟了一下,也就緩緩點頭。

他雖然有些莽,但也不算愚笨,現在的情況,他也是有一些見解的。

決定了目的地之後,玄鯤自然就載著方正三人,迅速往魚龍海域,北冥島的方向而去。

商量好趙莽的去向之後,方正這才又看向龍可兒。

他們的身份暴露問題,以及趙莽的去向,雖然重要,但龍可兒這個小丫頭的問題,似乎也不可輕視。

「大叔,你幹嘛這樣看著我啊?」

龍可兒頓時眨了眨大眼睛。

現在的她,雖然恢復了不少,但還是不能動彈,剛才勉強操控了一下呂天蝦,然後就躺到現在了。

而這時候,察覺到方正的目光,趙莽也看向了龍可兒,眼中也出現了疑惑之色。

對於龍可兒身上的情況,他當然也是十分好奇的。

「小丫頭,你剛才到底去了哪裡,為什麼會變成…龍?」

方正當即又詢問了一聲。

實在…太奇怪了。

趙莽也看著龍可兒。

但龍可兒依然眨眨大眼睛,一臉無辜的道:「大叔,我不記得了,還有什麼龍啊?」

方正聞言,頓時皺了皺眉,跟趙莽對視一眼。

兩人眼中都泛起同樣的神色。

難道小丫頭真的不記得了?

方正感應了一下,發現龍可兒現在的妖息始終保持在了玄階程度。

但為什麼之前卻變龍了呢?

而且還是地階之龍?

方正想了想,當即繼續道:「小丫頭,那你試一下,看看現在能不能變成龍,或者變什麼的?」

「變龍?」

龍可兒頓時綳著小臉,一小會之後,她竟然真的變化起來。

只是讓方正和趙莽都臉色一黑的是,龍可兒變化出來的,並不是龍。

而是蝦…

是的,就是蝦。

現在的龍可兒,體表憑空多出了一副紅色小盔甲…

好吧,現在她的變化,正是皮皮蝦附身。

方正又糾正了一會兒,但龍可兒還是沒有能變成龍。

折騰了這麼一陣,方正和趙莽的疑惑非常沒有減少,反而更加多了。

既然血紅巨龍變成了龍可兒,也就是說,肯定是先前龍可兒變成了血紅巨龍。

但為什麼現在又不行了呢?

「等等,先不管小丫頭能不能變成血紅巨龍,現在最重要的,應該是她變成血紅巨龍的原因吧?而且還是變成地階以上修為的血紅巨龍。」

方正忽然心中一動。

想到這裡,他連忙向趙莽問道:「趙大哥,你對於小丫頭的情況,有沒有什麼想法?這種修為狂升然後又下降的,還有人變成龍,或者變成妖獸的例子,歷史上有沒有出現過啊?」

為了保險起見,方正還是問了趙莽一聲。

畢竟真正算起來,方正他雖然知道很多關於妖修世界的知識,但說到底,時間還是太短了。

相比起來,或許趙莽會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也說不定。

而聽到方正的問話,趙莽頓時沉思了起來。

片刻之後,他才有些不確定的道:「方老弟,你說,會不會是因為天劫的緣故?」

「天劫?」

方正頓時一愣。

對於天劫這個詞語,他並不是太陌生,只不過對於他來說,還比較遙遠而已。

之前也說了,妖獸在晉陞地階的時候,會遭遇地災。

只有度過地災,妖獸才能血脈返祖,覺醒天賦神通。

而妖獸在地階的時候有地災,在從地階晉陞天階的時候,也會遭遇天劫!

相比起地災,天劫自然恐怖得多。

地災因為妖獸血脈緣故,還有跡可循,而天劫,則完完全全不可預測了。

一念及此,方正頓時眼睛一亮的看向趙莽:「趙大哥,你的意思是…」

「沒錯!」

趙莽點了點頭,這時候似乎思路也清晰了,語氣有些肯定的道:「應該是天劫。」

「俺是這樣想的,如果可兒原來就是一頭地階神龍的話,那麼會不會是她在晉陞天階的時候,遭遇了詭異的天劫,例如…變成人?」

聽到這話,方正再次心中一動。

他不禁想到了第一次遇見龍可兒時,所遭遇到的詭異雷電暴風雨…

「那為什麼她變成血紅巨龍的修為只是地階前中期呢?」

方正忽然又想到這個疑點。

趙莽頓時搖搖頭:「那俺就不知道了,或許她還沒有渡過天劫也說不定。」

方正想了想,這才點了點頭。

雖然不是很說得通,但這個說法相對來說已經比較靠譜的了。

方正看了一眼龍可兒,發現小丫頭依然是一臉萌萌的懵逼表情,顯然聽不懂他們的談話。

但現在的龍可兒,在他眼裡,無異是又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數天之後。

北冥島。

外圍的海域,忽然傳來一陣轟隆隆聲音。

海浪翻騰,一頭十米大的猙獰怪獸,在海面上出現。

怪獸身上,赫然乘著三人。

一個是年輕男子,面容清秀,一個則是中年大漢,外形粗獷,最後一個則是一個幾歲的小豆丁,可愛異常。

這三人一獸,正是騎著玄鯤,一路趕回來的方正,趙莽,以及龍可兒。

「終於回到了…」

這時候,方正看著前方遙遙在目的北冥島輪廓,頓時鬆了一口氣。

路上雖然只是循例性的遭遇了一些海妖,但方正的心一直提著,在看到北冥島的時候,這才鬆了一口氣。

不得不說,現在在方正心中,北冥島已經算是一個「家」的地方了。

而按照人性,回到家總算會安心得多。

「哇,終於回來了!!」

龍可兒也發出歡呼聲,這幾天方正嚴禁她遊玩,可把她無聊死了。

這會還沒有到島嶼呢,小丫頭馬上就迫不及待的將皮皮蝦和通天蝦放出,然後直往島嶼而去。

「可可可可~~~~蝦蝦們,我們去玩!」

歡聲笑語間,一人兩妖飛快的登上了島嶼。

方正暗自搖了搖頭,然後也一催身下玄鯤,然後帶著趙莽,迅速來到北冥島邊緣。

此時的島嶼邊緣的巡邏魚,顯然已經被龍可兒驚動,正帶著手下魚群,在海面上遊動起來。

一看到方正回來,巡邏魚也就主動游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