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有始有終,拿到了自己應當所獲,清靈抱起地上被遺忘許久的白色蛋,這件事情的禍源,告別了金毛獅子石嘯天,和蜘蛛女珠珠等魔獸,向著十萬大山之外走去。

臨走之時,細心的珠珠還不忘給了清靈一塊巴掌大的黑灰色手帕,告訴清靈那上面沾染了她的氣息,一路返回的時候就不會有魔獸出現擋路了。

十萬大山中前進,帶著蜘蛛女珠珠送的手帕果然一路山遇到她的八級魔獸紛紛讓路,清靈很快就出了十萬大山二環區域,到了更接近自己回家的位置。

一邊迅速移動,一邊低頭看看自己懷裡的白色蛋,自從它停止對十萬大山的靈氣進行吸取之後,幾個時辰的時間,十萬大山中靈氣已經有開始恢復的趨勢了。

…………………………………… **警署總部,樑修明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而薛軍已經被關到了大牢裏。

樑修明坐在椅子上,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

“報告!”

曹易站在辦公室門外,敲了敲門。

“進來吧。”

樑修明點頭道。

“副處長,我不明白。”

曹易走到樑修明的面前,有些不甘的說道:“今天晚上的事情,我覺得副處長您處理的太草率了。”

“說來聽聽。”樑修明嘴角帶着一絲笑意,這個警司還很年輕,多少會有一些衝動。

“那段視頻我看了,很明顯是故意拍攝的,我們抓回來的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是被強迫殺死梅川內藤,而嫌疑人的名字叫薛軍,是大陸一個大型幫派的老大,而死者是山口組的首領梅川內藤,兩人一直有合作,我不相信薛軍會殺死梅川內藤。”

“繼續。”樑修明看着曹易,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曹易點了點頭,繼續說道:“所以事情很明顯就是那名叫葉寒的男子一手操控的,他纔是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

說着,曹易站直身體,說道:“我請求親自帶人把葉寒抓回來。”

“呵呵。”樑修明笑了笑,有些無奈道:“曹易,你今年多少歲。”

曹易微微一怔,回答道:“二十八歲,長官!”

“你果然還是太年輕。”樑修明笑着說道。

“長官,我不懂您的意思。”曹易疑惑道。

樑修明走到飲水機旁,倒了兩杯咖啡,然後將一杯咖啡放到曹易的面前。

“坐。”樑修明示意曹易坐下。

曹易愣了愣,但還是坐到了椅子上。

“我知道你心中有無數的疑問。”樑修明看着曹易,意味深長的說道:“我會慢慢的和你解釋,我今天晚上爲什麼會選擇收隊。”

曹易點了點頭,看着樑修明,等待着他的下文。

“你知道葉家嗎?”樑修明問道。

鬼萌小小妻 ,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不太理解,但我聽說過,好像是大陸的一個很大的家族。”曹易說道。

樑修明點了點頭,說道:“那我幫你補全點。”

“我們是**人,對大陸不瞭解,不過等你坐到我這個位置,等你接觸了權力之後,你就會知道大陸的一些事情了。”

“葉家,大陸四大家族之一,準確的說是四大家族之首,他們的實力很強大,無論是官場還是軍方都有涉及。”

“而今天晚上那個葉寒,就是葉家的人。”

聽到樑修明的話,曹易微微一怔。

沒有理會曹易的神情,樑修明繼續說道:“那個葉寒,我知道他的身份和資料。”

“葉家葉天之子,葉家第三代成員,曾經某神祕部隊的指揮官。”

“更關鍵的是,他的身份。”

“少將軍銜!”

“他年僅十八歲,卻有着少將軍銜!”

說着,樑修明露出了一副敬佩的神情,畢竟年僅十八歲就有着少將軍銜,這這是華夏有史以來的第一人。

曹易也是露出了震驚的神情,如果是從別人的口中說出來,他是怎麼樣都不會信的。

畢竟十八歲就有着少將軍銜,敢不敢再誇張一點。

“他前段時間露出了自己的身份,所以現在很多高層都知道了,你們只不過是等級不夠,還沒資格去涉及這一方面而已。”

“我今晚之所以會收隊,一方面是因爲葉家的實力,另一方面就是葉寒他身上的那股煞氣。”

“我能感覺的出來,我們飛虎隊的所有人就算拼了命,也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所以,爲了不和他起衝突,我決定了收隊。”

“更何況,殺人的是薛軍,不是葉寒,他手上有證據,我也沒有抓他的理由,最多就是把他請回來錄個口供而已。”

“你還年輕,心裏有着一股熱血,但你要明白,今天晚上的事情就算是葉寒做的,他也是爲民除害。”

“薛軍和梅川內藤都不是什麼好人,作惡多端,而葉寒曾經是某神祕部隊的指揮官,是一名軍人,就算這一切都是他做的,也是除掉了一顆毒瘤,所以我不打算追究他的責任。”

“等你坐到我這個位置,你就會明白了,現在的你,還是慢慢來吧。”

說完,樑修明喝了一口咖啡,似笑非笑的看着曹易。

曹易坐在椅子上,足足五秒鐘沒有任何的反應。


“我知道了,謝謝副處長。”曹易從椅子上站起來,對着樑修明敬了個軍禮。

樑修明點了點頭,然後對着曹易揮了揮手,示意他可以走了。

曹易離開後,樑修明將身體靠在椅子上,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嗡…….”

忽然,樑修明放在桌面上的手機震動了起來。

樑修明微微一怔,這個時候,還有誰會給他打電話。

樑修明伸出手拿過手機,看了一下來電顯示,居然還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雖然有些疑惑,但樑修明還是接通了電話,“喂?”

“樑處長,晚上好。”電話裏響起了一個對樑修明來說既熟悉又陌生的聲音。

“葉寒?”樑修明問道。

“沒錯,就是我。”電話那頭的葉寒笑道。

“不知道葉先生這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樑修明很有禮貌的問道。

葉寒笑了笑,翹着二郎腿,說道:“不知道樑處長有沒有時間,出來吃個宵夜。”

吃宵夜?

樑修明愣了愣,他想不到葉寒會在大晚上找他吃宵夜。

雖然心中很疑惑,但樑修明還是同意了,“好,地點?”

“我對**不熟,還是樑處長你來決定吧。”葉寒回答道。

“那就在中環的龍景軒餐廳,可以嗎?”樑修明說道。

“好的,半小時後見。”說完,葉寒掛斷了電話。

樑修明放下手機,微微皺眉。

總裁老公,請寵我!

身爲**警署的副處長樑修明對大陸的不少事情都是瞭解了一些的。

葉寒的身份他也很清楚,但葉寒找他幹什麼,樑修明還真的猜不出來。

葉寒的身份特殊,所作所爲也讓人琢磨不透,樑修明對葉寒接觸也不深,只是看過他的一些資料而已。

如今葉寒約他吃宵夜,這不得不讓樑修明疑惑。

不過,葉寒身份特殊,雖然樑修明滿肚子疑惑,但還是要赴約。

雖然這裏是**,但以葉寒的能力,一樣可以威懾到他。

**東方大酒店,和郭遠霸談完後,葉寒就和夏紫嫣回到了酒店裏。

此時,葉寒坐在沙發上,夏紫嫣坐在他的身旁。

“你找樑修明幹什麼?”夏紫嫣似笑非笑的說道。

葉寒翹起二郎腿,一副很神祕的樣子,說道:“也沒做什麼,溝通一下,增進一下感情。”

“噗嗤!” 深謀老公不遠慮 ,夏紫嫣忍不住笑出聲,“好吧,你快去快回,現在已經很晚了。”

葉寒點了點頭,站起身,伸了個懶腰,說道:“想不到來**只需要一天,就完成了我們要做的事情,我的計劃原本是兩天啊。”

“這不都是有你的聰明才智麼?”夏紫嫣笑道。

葉寒摸着下巴,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也是,都是因爲我聰明。”

“快去吧。”夏紫嫣揮了揮手,她再也看不下去了,葉寒這裝逼裝的太搞笑了。

葉寒聳了聳肩,轉身離開了套房。

看着葉寒的背影,夏紫嫣的心情莫名的感覺到了一絲輕鬆。

這些年什麼事都是她自己一個人扛着,現在有了葉寒,幾乎幫她處理掉了一切麻煩,剩下的事情,也不需要她自己來親力親爲。

她還是第一次有這樣輕鬆的感覺,而且還是和葉寒在一起的時候。

葉寒走出套房後,幽靈就跟到了他的身旁。

“老大。”幽靈恭敬的問好。

“你這傢伙。”葉寒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我們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了,怎麼你對我還是那麼恭敬呢,我只不過是牛逼一點,不至於吧。”

幽靈嘿嘿一笑,說道:“習慣了,嘿嘿。”

“哈哈,走吧,你來開車,我懶得動手。”葉寒率先走在前面,笑道。

幽靈恭敬的點了點頭,跟在葉寒的身後。


“幽靈,那個樑修明,給你什麼印象。”進入電梯後,葉寒扭了扭脖子,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