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瀧看到洞府外還是灰濛濛的一片,天還沒亮,嘟起小嘴,道:“哥哥,困。”

“劍來!”

一聲令下,兩柄神劍從劍鞘中無聲飛出,懸浮在離地兩寸的空中,李沃將自己和芊瀧的氣息包裹而住,身子一動,踏上兩柄神劍,抱着芊瀧,御劍飛行。

一道劍光閃過,李沃已經行去百里,徹底離開了六陽宗。

與此同時。

一道倩影從蒼鸞峯洞府走了出來。


“不辭而別!李沃, 校花的無賴同桌 !”

“難道……我沒答應成爲你的道侶,你就要走嗎?”


東方夢容神情複雜,看上去有憤怒,也有淡淡的失落,更多的是難過。

她不知道爲何難過,只知道心有些痛。

“我也是怎麼了?”

“像他這樣完美的人本不該出現在六陽宗。我難過什麼?”

……

天明城最北部,距離北城門的一家小酒樓。

李沃帶着芊瀧去吃早點。


一盤靈牛肉,兩顆桃形大靈果,兩人簡單解決了一下肚子後,正打算離開,卻聽到旁邊一長髮男人道:“聽說玄武城玄武宗出了兩位天才少女,在黑虎山脈修行時,被雷龍幫的人偷襲,被捉去雷龍幫當壓寨夫人了。”

“唉,玄武宗只是一個小宗門,實力與雷龍幫差不多。本來可以憑藉那兩個天才少女崛起,卻沒想到那兩少女直接被雷龍幫的人給活捉了。”

長髮男子邊上坐着一位劍修,劍修男皮膚有黑,說話大聲,說到這裏,他只是不停地搖頭,不願意再說下去了。

“那兩個少女叫什麼名字?”

李沃隨意打聽道。

一聽到玄武宗這三個字,他不禁想起夏家兩姐妹。

他記得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第一次接觸到的人就是夏萍和夏媛了。

來到天明城這麼久,也是時候去看看這兩個女孩了。

他現在實力強大,人脈極廣,哪裏都可以去得,多出去走走,也能增加一些世面,開拓一下眼界。

像上輩子,他一生平凡,一輩子都沒出過自己的城市,只能羨慕別人帶着自己的女朋友吃喝玩樂。

但是這輩子,他什麼也不缺,努力修煉靈道,還能追求長生不死,更有大把的時間揮霍。

故而這相當於是他來到異界的一場大旅行。

而在這場旅行中,他將會帶着妹妹走遍世界各個角落,見證她的成長。

當然,有哪些不開眼的傢伙要是敢惹自己。那他也絕對會毫不客氣地進行反擊。

“那兩個天才少女叫夏媛和夏萍。”

劍修眉頭微皺,起身付了十幾個銀幣後,道:“我去雷龍山脈救她們。”


“萬一她們一感動,看上了我就掙大發了。那兩位女子長得也挺不錯。”

望着劍修離去的背影,李沃目光冰冷,他沒想到那劍修救人的目的竟然會是如此邪惡。

他更沒想到被雷龍幫抓住的天才女修士竟然是夏萍和夏媛!

當總裁老公破產以後

不過,李沃不想現在動手!

他需要藉着這個劍修的力量找到雷龍幫的位置。

出了北城門後,是茫茫山海。

一條冷清的大道從城門口一直延伸進山裏。

……

兩個時辰後,黑虎山脈外圍。

劍修在前方一臉警惕地走着,而李沃抱着芊瀧悄悄尾隨。

再次回到黑虎山脈,李沃不禁有些感慨。

“瀧兒,這兒就是你真正哥哥隕落的地方。”

“哥哥。瀧兒來看你了。”芊瀧眼睛紅潤,良久臉上浮現出笑容,“我現在過的很好。放心吧,哥哥。”

“兄弟,我用了你的身子,必不會白用。我一定會照顧好芊瀧的。而且,她現在可是我的道侶。雖然年紀還小,但是我願意等她長大,護她一輩子。”

譁!

李沃從系統空間中取出一瓶酒,然後撒在了地上。

下一刻,他抱着芊瀧消失在了原地。

那名劍修走遠了,他得趕緊追上!

李沃開起神魂之力,腦海裏如同出現一張小地圖。

只見那名劍修沒入了一片黑竹林中。


而他的神魂之力卻是被黑竹林給格擋了。

“沒想到這小小的黑竹林竟然設有抵擋神唸的法陣。” “小小法陣,能擋吾之神魂力?”

李沃毫不猶豫運轉月丹中的月靈氣,催動至陰之力,憑空斬出一道無量劍氣。

隨着修爲提升,無量劍體不斷的開發,無量劍氣也是覺醒出多種能力。

它不僅可以吞噬各種大道之氣,還能直接破壞陣法。

劍修本是陣法師的剋星,而那個在黑竹林中佈置格擋神魂之力陣法的陣法師遇到李沃,也算是他倒黴了!

畢竟,李沃劍道無敵,破壞一個小法陣簡直和喝水一樣簡單。

隨着劍氣斬出,那片黑竹林直接顫抖了一下,驚動黑竹林深處雷龍幫的所有修士。

……

雷龍幫,一三層高的黑竹樓內,站着三個人。

他們各個袒胸露乳,神情猙獰,面帶不懷好意的笑容,看着眼前倒在地上的兩個清純靚麗的女子。

這三個人便是雷龍幫的大當家、二當家以及三當家,修爲都在結丹境前期,算是有些小實力。

可是,就是這麼三個修爲還算高強的男人卻帶領着近百個臭名昭著,兇狠暴戾的修士在這裏組建了一個幫派。

而由於黑虎山脈地形龐大,非常適合他們藏身於此,一些小宗門根本拿他們沒有任何辦法。

雷龍幫的人比較聰明,他們從來不會去招惹大勢力,只會去欺負一些小宗門,掠奪修煉資源,強搶女修士,可謂是壞事做盡。

大當家雷大皺着眉頭,豁然起身,魁梧的身體足有兩米多高,氣勢逼人,一臉兇相,他看了一眼樓外虛空,道:“有人闖入黑竹林了!老二,你親自派幾個弟子出去看看。”

“由於抗魂陣能夠抵抗神魂之力,我們無法探知到黑竹林外面的情況,老三你得加緊巡邏,就是一隻普通妖獸也不能放進來。”

雷三濃眉大眼,抱了抱拳就直接退了下去,然後召集人馬,開始仔細巡邏。

“放開我!”

竹樓內,夏萍穿着一件青色長羣,怒道。

雷大嘴角一勾,直接一腳踹在了夏萍的小腹上。

砰!

氣海境前期的夏萍直接被踹飛出去了三米,硬生生撞在了一柱子上。

“姐!”看到夏萍噴出一口鮮血,妹妹夏媛幾乎咆哮着喊道:“雷大!我們是玄武宗重點培養的弟子,你敢傷我姐,就等着宗門的報復吧!”

雷大面色猙獰,冷笑道:“只要你們成爲了我的鼎爐,玄武宗的那幫老傢伙也只好忍氣吞聲,根本就不敢與我做對。”

“小丫頭,看你伶牙俐齒的,就從你開始動手吧。你放心,我會好好疼你的!”

說完這句話後,雷大就對着夏媛撲了過去。

……

而另一邊,李沃帶着芊瀧追上了劍修!

只不過,那名劍修此刻卻是被一個身強體壯的中年男人給攔住了。

而李沃則抱着芊瀧躲在一棵大樹後,偷聽劍修與那兩中年男子的對話。

“你是何人?”

這名中年男人便是雷二。他一臉凶神惡煞地盯着劍修,怒斥道。

劍修自我介紹道:“在下風不及,爲救夏家姐妹而來。”

“今日你必死在我的劍下。”

話剛說完,劍修氣勢大開,一道劍氣從他的身體中迸發而出。

而雷二見狀,渾身雷電浮現,一股毀滅力量充斥在全身,周圍的岩石樹木被雷電觸及後,紛紛爆碎啊,變成漫天齏粉,可見威力一斑。

鏘!

一柄通體血紅色長劍忽然在風無及的手心裏,風無及手微微一動,紅劍如血絲般劃過,又是盪出一道劍氣,只是這道劍氣並不滂沱,而是鋒利到了極致,只是一個罩面,就逼迫雷二以最強的雷系功法進行抵擋。

一條雷蟒從天而降,直接將血紅劍氣包裹,最終相互抵消,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沒想到你的劍道竟然進入了氣境。不過我雷二可不是吃素的!去死吧……雷霆閃!”

雷二剛想使用最強功法直接秒殺風無及,可是忽然他感知到身體麻痹,不能動彈了。

這讓他神情陡然一凜。

“這……這是怎麼回事?”

“桀桀!”劍修發出一道得意的叫聲,一臉猙獰地提着血紅色長劍,對着雷二走了過去。

“我除了修煉劍道以外,還修煉毒道!我的劍氣中有毒!你以爲你用雷電把我的劍氣抵消了,就萬事大吉了?”

“這就是你自負的後果!雷二……雷龍幫的二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