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風雨雷電四部落的卻是一臉的懊惱,淡然白起的心情也是如此!

白起心中暗恨爲什麼不在晚一會,但是想想所有人都死了也不好,倒時所有部落惱羞成怒就不好了!

巫山開啓,各部落的關注着從其中出來的族人,看着一個個出來的修士,各部落有喜有憂。

當所有的人站到廣場上的時候,所有的部落沸騰了,進去時近千人,而出來時,卻只有不足百人!

“怎麼會這樣,霆兒呢,還有河兒,他們怎麼還沒出來!”

殷馳看着廣場上的衆人,沒有一個殷家和白家的人,頓時失神一屁股坐在座椅上。

白河的母親看着巫山的方向,希望可以看到熟悉的身形,但是他很快就失望了!


突然殷婷眼睛狡黠的一笑道:“父親姑姑快看又有人出來了!”



聽到殷婷的話,二人眼中閃過一絲激動,舉目望去,就看到三個身影向外飛來!

“是白起!”

殷雲驚呼一聲,語氣中滿是驚詫!

看到白起三人出現,殷馳和白河的母親頓時無力的癱軟下來,這一刻他們終於相信了一個不敢相信的事實!

殷霆和白河永遠出不來了,而這一切很可能就是白起造成的!

同樣的還有燎原部落,紫電部落、輪迴部落都是如此,以爲這些人之中,沒有他們要等的人!

有人歡喜有人憂,這些人的悲傷換來了他人的歡喜,尤其是殷雲、殷婷還有紫風,因爲他們清楚殷家和紫電部落肯定和白起有關!

這是白起對他們的承諾!

“看到你們平安歸來,本族長…”

星辰輝臉上掛着笑意,正要宣佈這次淘汰賽 的結果就被一個聲音打斷了:“星辰族長,且慢!”

星辰輝向着聲音望去,正是殷家的方向,說話的正是白河的母親,但是話還沒說完就化爲了一團血霧!

星辰輝一哆嗦,瞥了一眼白起,見白起回了一個笑容,沒有出聲!

“啊,姑姑怎麼了!”

殷婷小臉煞白,驚叫出聲!

“呵呵,姑姑成仙了!”殷雲眼中閃着亮光,語氣虔誠!

“哈哈!”

在場的所有人哪個不是修爲高深之輩,均是被殷雲給逗笑了,而殷馳卻是一臉鐵黑,看着殷雲更是胸口一堵,就這麼昏死過去!

“父親!!”

殷雲一驚,大叫一聲,語氣中滿是惶恐,但心中卻是暗喜,機會啊,父親你死的好,大庭廣衆之下,你死了,而你的兒子因爲你的死恢復了神智!

淚眼朦朧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狠辣,一絲氣勁在殷雲將殷馳抱起的時候,打入他的體內,直接將殷馳的心臟摧毀!

“啊!!!”

殷雲仰天怒吼,聲音中滿是蒼涼,然後眼睛一閉倒了下去!

“父親、二哥,你們這麼了!”

殷婷語氣顫抖的呼叫一聲,撲到在二人身上,嚎啕大哭!

廣場上頓時安靜下來,對於這樣的結果,讓所有人心中都趕到一股蒼涼!

之前白河之母的離奇死亡事件頓時被衝散了!! “父親、哥哥,你們怎麼了,快點醒醒啊!”

殷婷無助的痛哭着,顫顫巍巍的身體,顯得那麼柔弱,卻不知她的心中卻是大笑開了,而這顫抖也是因爲激動!

然後低聲道:“好了,醒來吧!”

“二哥,你終於醒了,可是父親,怎麼還不醒啊!”

“啊!這是哪?你是誰?”

殷雲睜開眼睛,疑惑的問道,然後看向旁邊,頓時驚呼出聲道:“父親,我父親怎麼了誰能告訴我,我父親他怎麼了!”

殷雲語氣激動萬分, 最後一個死亡騎士 :“鬼婆婆,這是哪?我父親怎麼了!”

“少爺,節哀,族長去了!”鬼婆婆悲桑的語氣一轉,興奮的道:“少爺,你好了,你恢復正常了,太好了,太好了,老爺去了,還有你,殷家還有你!”

“父親!”

殷雲並沒有因爲鬼婆婆的話而高興,就這麼抱着殷馳喃喃的叫着,失神不已!

而另一邊的紫電部落也擦不多,只不過紫電族長並沒有向殷馳一般氣昏,若他也氣昏的話,今日氣死的人就多一個了

只不過紫電族長也顯得蒼老幾分,看着紫風面色複雜,最後嘆息道:“風兒,以後部落就交給你了,爲父累了!”

“父親..”

“你不必說了,就這麼定了,以後紫風爲我紫電部落族長,你們記住了麼?”

阻止了紫風的話,然後向着部落隨行的衆人說道。

“是,見過新族長!”

紫風心中激動萬分,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平靜的道:“起來吧!”

“這是圖紋精血,等有時間融合了吧!”

字典老族長,手中掏出一個玉佩,上面刻着一道流動的閃電,然後遞給紫風,自顧自的閉目養神起來!

而就在這時,異變又生, 獨佔小嬌妻:霍少寵上天

“那是什麼!”

“什麼怪物!”

“發生了什麼事!”

廣場上的衆人看着巫山方向驚呼出聲!

咻!

一道人影落到廣場上,渾身是血,身上穿着星辰部落的服裝,意識破破爛爛的了,然後跪在地上,看着星辰輝無力的道:“族長,巫山有獸神部落的人混進來了,我們圖紋部落這次之所以損失慘重就是他下的毒手!

剛纔被我們發現,卻不料此人神通廣大,我等不敵,被他逃遁!”

“什麼!竟會有這種事情。來人帶七長老下去休息!”

星辰輝大怒一聲,然後安排人手,一旁的星辰光嘀咕道:“這老傢伙,裝的還挺像!”

“大家,今晚先去休息,淘汰賽的事情明天在做定奪,而且明日離火殿的使者也會到來,今日獸神部落的妖人時間,一定要弄個清楚!”


星辰輝大義凜然的放聲說道,聲音中滿是沉痛和憤怒!

“一定要討回個說法!”

“這獸神部落膽子也太大了,難道是要合我們開戰嗎?”

“…”

各大部落議論紛紛的離開了廣場,今日的事情對他們打擊太大了,整個星辰部落的上空都布上一層陰雲!

“哈哈!!白起老大這個主意果真有效!這樣他們肯定會把所有的怒氣撒到獸神部落!”

白起的房間中, 我的腦子裏裝了個天庭

不錯,今日的這個妖人完全是白起製造出來的,爲了就是引起各部落的怒氣,然後向獸神部落發動攻擊,這樣就不用逼迫他們了!

這也是白起後來又想到的辦法,而近日看起來效果還不錯!

“是啊,白起老大果然有勇有謀,不過我老子今日演的還真像,連我差點都被騙了!”

“哈哈!!”

衆人聽到星辰光的話,都笑開聲來!

“只是,明日離火殿的使者,萬一問起來,發現了真相怎麼辦?”

星辰輝遲疑的問道,白起神祕的一笑:“放心吧,離火殿不會過問這件事的,他們說不定會幫助咱們呢!”

白起當然不怕離火殿,這次來圖紋部落的很可能就是夜七,就算不讓他來,因爲白起的關係他也會搶着來的!

白起的自信也是來自於此,雖然不知道離火殿支不支持,白起挑起事端,但是隻要是和逆天有關的事情,他們是不會拒絕的!

“既然白起老大有信心,那咱們也就放心了,明日的戲應該會更加精彩的!”

星辰輝出於對白起的新人,所以沒有了一絲疑惑,反而隱隱有些期待起來!

“是的,明天將會很精彩!”

白起低語似迴應星辰輝,又像是自語道。

同時白起也暗暗算計着明天的事情,到時候免不了一番爭鬥!!

次日,白起一行來到巫山前的廣場上,其他十一部落已經盡數到場,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一副仇深似海的表情。

白起幾人相視一言,眼中都露出一副笑意,星辰輝在主坐坐定,白起等人在旁陪坐而下。

“咻!”

幾人剛坐定,兩道人影從遠方飛近,然後在廣場上落下。

白起舉目望去,來者正是夜七,陪同的是一個一身白衣的俊秀的女子,面帶輕笑,清塵脫俗。


“兩位就是離火殿來使吧,在下星辰部落現任族長星辰輝,二位快請上座!”

星辰輝趕忙上前邀請入座,夜七應了一聲,走上臺來,就看到立於一旁的白起,但是並沒多想,就在另一側坐下。

“星辰族長可真是年輕有爲啊!”

夜七打量星辰輝一眼,輕笑一聲誇讚道,心中暗暗嘀咕,此人修爲平平卻能當然族長,當真奇怪,看來定有出衆的一面!

“使者客氣,不知如何稱呼!”星辰輝客氣一番,打量了那女子一番,並未露出出格的表情,只是閃過一道純粹的讚賞!

“星辰族長可稱呼我爲夜七,這位是我師妹,火舞!”

然後看向對面的白起等人,忽然看到一個眼神癡迷、滿臉猥褻的人,鄭打量着自己身邊的火舞,夜七冷哼一聲。

星辰光自從看到火舞的時候,腦袋就凌亂了,被夜七這一聲輕哼中蘊含的氣勁一擊,腦袋一痛,頓時清醒過來,一臉怒色,就要開口,就被白起拉住了!

看到星辰光如此表現,白起暗罵起蠢貨,於是出口到:“運來是夜七大人,白起見過使者!”

白起一邊說着,同時給夜七傳音道:“夜七大哥,別來無恙啊,千萬別說認識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