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需等不祥發生,我現在就可以斬了這小子!」

說話之間,江寂塵已經被南宮婉玉打出的無窮可怕攻擊淹沒。

本書來自 ??

不止南宮婉玉,金袍青年天遙等人也出手了。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他們雖然震撼於江寂塵的強悍,一名書院少閣主的存在就在一擊之間被拍成了肉泥。

但他們都是非同尋常的人物,且比符籙系少閣主強大很多。

心志堅定,不會受到影響。

這是一場驚世大戰,此時正在被人用天級影像石進行直播,並且刻錄下來,可以重播。

可以想象,這樣一場驚天大戰的場面被傳播出去,造成的大地震絕對無法想象。

最終,無論結果如何,這一戰都擁有爆炸性的影響。

因為,這裡幾乎是南州年輕一輩最強的一群人同時出手,圍殺江寂塵。

黎所當婚,總裁老公深寵 更震撼的是當中還有南宮婉玉!

這樣的力量,只用來對付江寂塵一人。

足可以想象,江寂塵會可怕到何等的地步?

面對這些可怕的攻擊,江寂塵不閃不避,依舊直面衝殺。

金身三重境、靈嬰中境!

如此力量,何懼一戰?何需退讓?

江寂塵手握沉岳,橫掃、衝殺。

有些攻擊餘威,落在他身上,但也只能讓他稍稍受傷,不足以讓他致命。

此時,他的肉身如琉璃金身,強悍無邊,除非絕殺攻擊完全落在身上。

若不然,一般靈嬰境修士的攻擊不能傷他分毫。

不過,眼前都這些都是絕頂人物,便只是攻擊餘威,都足可以讓他受到輕傷。

「南宮婉玉,今日我必然要拍爛你的屁股!」

江寂塵身處無盡的攻擊風暴之中,依舊囂張的放言。

而且,他的話非常不講究,可以讓人心浮氣躁、無法靜心一戰。

果然,聽到江寂塵的話,南宮婉玉怒不可歇,更是狂暴、無休止的攻殺向江寂塵。

不過,在江寂塵看來,發怒中的南宮婉玉遠沒有冷靜時可怕。

江寂塵此時踏動幻影無定,再加上靈嬰境的神魂,可以捕捉到這些絕頂天才的攻擊軌跡。

避開絕大多數攻擊,江寂塵驀然追上一名青年高手榜第六強者,直接以身為器,轟然與之相撞。

那怕對方打來的攻擊,江寂塵也直接無視。

這樣的打法,絕對蠻橫無禮到極點。

但江寂塵就有這樣的資本對他們又蠻又橫。

那怕身後有呼嘯無窮的攻擊,江寂塵根本不在意,他的神念只鎖定了那名青年榜六強者。

剛才,他很囂張,江寂塵未來之時,要殺方影,奪眾女身上的遺地秘藏。

此時,他不復之前的囂張,眼中有了驚懼之意。

這一刻,他完全對江寂塵生出恐怖之意,心中有了陰影。

他至強的攻擊,竟然生生被對方轟碎,而只能在江寂塵的身上留下一道不輕不重的傷口而已。

他想退走,逃離江寂塵。

然而,他的速度如何與江寂塵比?

「轟!」

江寂塵的身體直接與他撞上。

而在江寂塵這樣的速度、又是近身之下,他所有的攻擊全部失效。

至於防禦,直接爆滅。

「啪!」

他被撞飛,渾身欲裂,意識飄散,靈力難聚。

下一刻,也彷彿是沒有一絲的時間間隔一般,江寂塵竟然又欺身上來,根本不給一絲緩氣的機會。

「噗!」

我待卿之以誠 這一次,江寂塵跟上,沉岳拍出。

青年榜第六強者化成肉泥!

與此同時,南宮婉玉、金袍青年等人的攻擊再次落下。

這一次,因為一絲時間的延緩。

江寂塵被一些攻擊轟中。

「噗!」

江寂塵踏出幻影無定,但依舊慢了一絲。

他實實在在的受了一道攻擊,吐出一口血。

不過,終究是避過了金袍公子和南宮婉玉二人的絕殺攻擊。

「嘿嘿……如此攻擊,太弱了,你來受我一擊試試!」

江寂塵完全受了一擊,卻毫不在意,而是森然的盯著那名給他一擊的暗器系少閣主。

他身上大多傷口,都是受他的攻擊,防不勝防。

畢竟,對方是暗器系的少閣主,隱匿、偷襲之道都無比驚人。

若是換作另一個人,早已被他偷襲得手。

但江寂塵,擁有驚人的神魂,再加上他變態的肉身之力,避過了他的所有絕殺攻擊。

只是受到了他的一些普通的攻擊。

被江寂塵盯上、神念鎖定,暗器系少閣主臉色驀然間大變,心中生出不安、危機感。

無念生死劍!

王爺,王妃又要逃跑了 一劍生滅術!

江寂塵,直接把沉岳換成了上古游龍聖劍。

連著兩式劍招,一氣呵成,快到極致。

無念生死劍,對這些人的影響很小,特別是南宮婉玉和金袍公子。

但有一絲影響足夠。

暗器系少閣主,便是因這一絲的影響,隱匿術慢了一線。

然後,就生受了江寂塵的一劍生滅術。

「噗!」

劍光凌利無匹,一念之間,奪人性命。

而這名暗器系少閣主,只來得及下半身隱匿入虛空,上半身卻生生被江寂塵一劍斬斷,從虛空中掉落下來。

這血腥、可怕的一幕,便是四周圍觀之人都看得渾身發顫。

江寂塵再斬殺一人,神情依舊淡然,彷彿只似捏死了一隻螻蟻一般。

然後,他劍招繼續連綿不絕的遞出。

戰鬥到這一刻,江寂塵已經不再保留,至強的戰力完全爆發出來。

、、同時極限運轉。

有,江寂塵身上之傷恢復加快、速度很驚人。

而他,手中聖劍,揮舞不止,大殺四方。

星辰劍法、太極劍法!

幽影步、殞靈指!

劍法、步法、指法……同時運轉暴發。

江寂塵已經戰至熱血、瘋狂。

殺念如潮,戰意衝天!

南宮婉玉、金袍青年等人也發狂,不再保留,無情出手,誓要斬殺江寂塵。

「死!」

然而,江寂塵的強悍,已遠超所有的人想象。

甚至,便是江寂塵自己也感到意外。

「噗噗……」

煉器系少閣主、青年榜高手殞落,被江寂塵斬首,神魂收入煉魂幡中。

最後,江寂塵滿身是傷。

但對方,只有金袍公子和南宮婉玉還能站在他的面前。

「江寂塵,你戰力已耗盡,一身是傷,該送你上路了!」

南宮婉玉怒然冷喝。

江寂塵笑:「是該我拍爛你的屁股了!」

說著,如同一頭洪荒巨獸在奔騰,衝殺向南宮婉玉。

本書來自 ??

之前,眾人以為江寂塵開玩笑,但現在看其架勢,似乎真要拍爛南宮婉玉的屁股。

此時,哪怕江寂塵重傷,但無人敢小看他半分。

剛才,死在他刀劍之下的都是南州的絕頂天才人物。

三位書院少閣主,兩位青年榜前七的強者!

這樣的戰績,絕對可以轟動南州,甚至還會被南州之外的世界所知。

何況,江寂塵現在只是靈嬰中期境!

繼續成長的空間太大,有無窮的潛能。

南宮婉玉,臉色生寒!

她從未有過這麼的恨一個人。

這個人,每一言一行都可以讓她抓狂、失態。

或許,曾經與她有過同樣心情的,是官小婧。

不過,官小婧已經殞落!

自然已經沒有人與她同病相憐了。

「江寂塵,我一定會讓你後悔活著來到這世上!」

南宮婉玉幾乎把銀牙咬斷。

同時,她手中的力量已催發到極致,有著比融嬰境還要強大的攻擊之道。

南宮婉玉的纖纖細指對著江寂塵所在的那一片虛空,凌空而划動。

下一刻,神秘光線從她的指尖中飄出。

放大、變長,神秘光線縱橫空間,所過之處,空間竟然被片片切裂開來。

空間分裂術!

這是半仙術法,是南宮婉玉從半仙寶藏中所獲,威能極為驚人強大。

此時,神秘光線繚繞不息,縱橫空間。

江寂塵此時,已被破裂的空間包圍。

且無數的神秘光線,向他漫延、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