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的很快,眨眼五天過去了,姜凡這幾天在研究那青龍豹的那塊烙印有荒紋的頭骨,那是水行荒紋。

在這五天里,他一有空就指點小猴子,他想要幫助小猴子種靈,但是他發覺,幫助別人種靈很困難,而且還要消耗大量的靈能。

姜凡累得半死,也未能幫助小猴子種靈成功。

一天的清晨,當姜凡在神廟之中修鍊的時候,一個紫衣少女突然來到了姜村的村口外面。 清晨,大山之中的晨霧還沒有完全散去,一道身影便出現在了姜村的外面,直接向著姜村的村口走來。

這是一個紫衣少女,臉上蒙著紫色紗巾,渾身有著一種出塵的氣息,就像是大山之中的精靈一樣。

她從晨霧之中走來,如同從仙境之中走出的仙子。

姜村入口處,大門兩邊是塔樓,這個時候,塔樓上的守衛已經發現了那個空靈出塵的女子。

這個女子的肩頭上,還站著一隻小鳥,一隻火紅色的小鳥,遠遠看去,紫衣少女的肩頭上,像是有一團火光在燃燒一樣。

「來人止步!」

當那那紫衣少女走到姜村大門外面的時候,一聲大喝便從塔樓之上響起,兩邊塔樓上的獵手全都緊張無比,有的獵手已經彎弓搭箭。


「哼!」

見到塔樓上那十幾個獸皮漢子緊張的樣子,紫衣少女只是冷哼了一下,卻也停了下來,若無其事的逗弄著肩頭上的那隻火紅色的小鳥。

「來者何人,來這裡所為何事!」

塔樓之上,一個皮膚黝黑,赤著上身,露出粗壯上身的健壯漢子向著前方的紫衣少女大聲喝道。

「小紅,去!」

紫衣少女並沒有理會塔樓上的人,而是一揮手,站在她肩頭上的那隻巴掌大小的小紅鳥立時便飛了出去,瞬間便衝進了村子之中。

「戒備!」

那名壯漢見到這一幕,不禁吃了一驚,而後大聲向其他獵手喝道,兩邊塔樓上的十幾個漢子立時便將手中的弓箭對準了前方那個紫衣少女。

然而,那名紫衣少女對姜村的獵手那如臨大敵的緊張陣勢卻是視而不見,她好整以暇的抱著雙手,靜靜的站在哪裡。

「臭小賊,別讓我找到你……」

紫衣少女咬牙自語,她已經幾乎找遍了附近整片的山嶺,尋遍了大山之中的所有村子,都找不到那個可惡的小賊的蹤影。

一想到那個可惡的小賊,她便恨得牙痒痒的。

那巴掌大小的小紅鳥在姜村之中快速移動,很快,這隻小紅鳥便停在了姜村的神廟前,但是沒有停留多久,便又飛走了。

「唰!」

很快,村口紅光一閃,那隻小紅鳥沖了出來,落在了紫衣少女的右肩之上。

「沒有?怎麼可能,這可是最後一個村子了。」

紫衣少女很意外,但是這隻小紅鳥不會騙自己,因為這隻小紅鳥不敢騙自己。

「走!」

紫衣少女轉身便走,很快便消失在了晨霧之中。

這個時候,姜村外面的一座小山之上,一個人從大樹後面轉了出來,他伸手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終於是鬆了一口氣。

「這小妞竟然找到了這裡,好在我夠機警啊!」

這個人正是姜凡,當村口傳來呼喝聲的時候,他便第一次時間離開了神廟,而後躲進了姜村附近的山林之中。

要是自己慢了一步,恐怕就要被那紫衣少女逮了個正著。

想到這裡,姜凡的心臟不禁碰碰的跳,很顯然,這小妞對自己的怨恨比自己想象之中還要深啊!

「嗯,那隻小紅鳥怎麼那麼眼熟?」

突然,姜凡的眼睛猛的亮了起來,而後,他的額頭上再次滲出了一層汗珠,竟是凰鳥,那小妞竟然收服了那頭凰鳥。

姜凡震驚無比,那可是大山深處的一頭獸王啊,竟然被小妞收服了,她是怎麼做到的?要知道,想要收服一頭獸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凰鳥強大無比,姜凡曾經見過凰鳥出手,那是一頭不弱於熊村荒靈的獸王,保守估計至少有化極第三階的修為。

而且,這頭凰鳥的體內有上古神獸鳳凰的一絲血脈,即便鳳凰血脈很稀薄了,但是依舊罕見的異種。

「看來要儘快提升修為才行。」

姜凡看著紫衣少女消失的方向,喃喃自語,這個少女的來歷很不簡單,他對大荒之中的人族勢力並不是很了解。

要知道,大荒實在太大了,姜凡所在的西疆,不過是大荒的一個地域,即便是老族長年輕的事情,也沒有離開過西疆,只是到過人族的古國。

要真正強大起來,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人族種靈,隨要龐大的靈能,這也是為何姜凡難以幫助小猴子成功種靈的原因,只要他足夠強大,便可以為任何人種靈。

姜凡在小山上的大樹下盤坐了下來,他沒有馬上回姜村,他隱約感到,那個小妞恐怕還在窺視。

果然,很快,一道火紅色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姜村之中,那隻小紅鳥又回來了,這一次,小紅鳥又是在姜村之中快速轉了一圈,沒有任何的發現,而後便離開了。

「狡猾的小妞,下次要是再給我抓住,一定要打她屁股才行。」

姜凡在自語。

這一次,那小紅鳥沒有再出現,似是已經真正離去了,但是,姜凡依舊沒有動,他直接在小山上的大樹下修鍊起來。

周圍的天地靈氣開始向他匯聚而去,而後沒入他的體內,他是五極荒體,開闢出了五條與外界相連的通道,吸收天地精氣的速度是一般荒士的五倍。

通過研究青龍豹的荒紋,姜凡掌握了水行荒紋的修鍊方法,天地精氣匯聚,點點水藍色的靈光在他的丹田內匯聚。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姜凡的身子突然一震,他張開了雙眼,這個時候,他的丹田之中,有一點米粒大小的水藍色靈光在閃動。

姜凡成功在體內種下了水行靈種。

當姜凡從修鍊之中醒轉過來的時候,已經是旁晚時分了,如血的夕陽將半邊天映照的血紅一片。

「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姜凡很吃驚,在修鍊的時候,他根本感應不到時間在流逝,似乎魂游物外,思緒在九天宮闕前徘徊一樣。

「那是……」

就在姜凡想要回村的時候,他忽然發現,村口外面來了一隊人馬,那為首的一架馬車上,插著一面黑底白字的小旗,旗子上寫著一個「燕」字。

「大荒游商?」

姜凡見到那隊人馬,眼睛頓時亮了起來。 大荒游商,是在大荒之中的各個村子或是部族遊走的商隊,什麼東西他們都收購,荒獸的皮毛,或是大山之中的藥材,對他們來說都是好東西。

姜凡回到了村子,他記得,黑山小鎮上的燕家商隊上次來的時候,已經是三年前了。

「哈哈……,姜村的老爺子還安好嗎,黑山的老朋友來了。」

村口,那燕家商隊停了下來,一個黑須老頭大聲叫嚷了起來,聲音遠遠傳了出去,中氣十足。

這個時候,村口的大門慢慢打開,姜族的人迎了出去。

「哈哈,是你這個老傢伙,還在走商,難道還真的想要做到死去的時候嗎?」

姜族老爺子上前,與那黑須老人擁抱在了一起,而後,姜族老爺子親自將那黑須老人迎進了村子。

這一隊燕家的游商足有過百人,數十輛雙輪馬車,有的馬車已經裝滿,很顯然,這隊游商已經去過其他的村子。


「三年不見,老爺子你還是老樣子啊!」

燕鵬說道。

姜族神廟之中,坐著十幾人,老爺子在這裡宴請那燕族的游商,這對游商為首之人,是那黑須老人,名為燕鵬。

燕鵬並沒有發現老爺子有什麼異樣。

老爺子吃了五彩蓮這種半神葯之後,他體內的生機徹底恢復了過來,從外表來看,沒有人可以看出他已經修為盡失。

「你這老鳥也是一樣啊,看來你們已經去過其他村子了,有什麼收穫嗎?」

老爺子笑著說道。

眾人圍著篝火而坐,火上架著大山之中獵殺的荒獸,一股肉香,在神廟之中繚繞,眾人大塊肉,大碗酒,一邊吃喝一邊聊著。

「呵呵,你還別說,這三年沒來,這一次還真的有不少的收穫。」

燕鵬笑著說道。

「這是從虎村收上來的東西,你看看。」

燕鵬說著便從身旁拿起隨身帶著的一個足有四尺來長的木盒而後遞給老爺子。

老爺子伸手接過,而後打開木盒,他立時便感覺到了一股寒氣撲面而來,木盒之中,竟是一柄無鞘的黑劍。

「那是什麼……」


這個時候,姜凡也感覺到了從木盒之中透出來的那一股子寒氣,不禁出言問道,他並沒有看到盒中的黑劍。

「嗯!?」

就在姜凡說話的時候,那燕鵬看向姜凡的眼眸之中閃過了一絲精光。

「這是……,難道是……」

老爺子震驚無比的說道,他似乎看出了這是什麼劍,但是卻有些不確定,要知道,那東西可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

「哈哈,果然還是老爺子的眼力好啊!」

燕鵬大笑著說道。

「不錯,這是一把黑曜寒鐵打造成的長劍,這把劍,還是一件劍胚,還沒有荒士將之祭煉過。」

燕鵬繼續說道。

「什麼……」

老爺子聞言不禁動容,虎村什麼時候有這樣的一柄長劍?要知道,虎村的荒靈在十幾年前便離去了,一直沒有回去,現在的虎村,沒有荒靈的鎮守,他們的狩獵範圍已經大大縮小了。

沒有被荒士祭煉過的劍胚,老爺子自然是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黑曜寒鐵,那是大山之中的一種鑄造神兵利器的神材,在鑄造兵器的時候,摻入一點黑曜寒鐵,那鑄造出來的兵器必定鋒利無比,可以輕易破開化極五階以下的所有荒獸的皮甲。

「你這頭老鳥,又撿了大便宜了吧!」

老爺子沒有動盒子里的那把長劍,而後便笑著將盒子遞迴給了燕鵬。

「嗯!這個便宜撿的確實不小,只是用了十副黑鐵精甲便換到了這把劍。」

燕鵬接過盒子說道。

「十副黑鐵精甲就換了這把劍?」